言情小說

楊間的眼睛微眯,臉色依舊難看,但那隻掐著劉小雨脖子的手卻緩緩的收了回來。

「咳~咳咳!」

劉小雨揉了揉脖子,她感覺自己都快要被掐死了。

楊間見狀說道:「解釋吧,不要拖延時間,我的耐心很有限,你負責我這麼久,應該知道我的脾氣。」

劉小雨看了一眼楊間,氣的直翻白眼,開口道:「這是規定,又不是針對你一個人,我之前沒有和你說就是怕引起你的不適,本以為你也不會發現,沒想到你這麼快就發現了!」

「總部是怕我厲鬼復甦么?」

楊間眼睛微微一眯道:「所以提前做好了防範措施,如有必要的話直接把我關到這輛車子裏面,將危險直接扼殺在萌芽里,不讓馭鬼者的鬼跑出來造成靈異事件。」

「差不多是這個意思。」劉小雨點頭道,承認了楊間的話,畢竟這就是事實,隱瞞不住,也無需隱瞞。

「來大京市的馭鬼者大多數自身都出了問題需要王教授那邊處理,所以防範就很有必要,你不要有意見,這也是為了群眾着想,不能因為個人的問題就影響到了所有人的安全。」

「總部也早就考慮到你可能會察覺,所以不是派我來接機么?這目的也是為了打消你的疑慮。」

說到這,劉小雨的目光有些閃躲,似乎變得有些不好意思了起來。

楊間則看了劉小雨一眼說道:「原來是這樣,看來總部考慮的很全面嘛,連應急方案都已經備好了。」

「該說的我都已經說了,現在先送你去酒店,順便安排一下你接下來的行程,司機大哥,開車吧。」劉小雨對着楊間說道,最後一句則是對着駕駛位上的司機說的。

聞言,楊間說道:「還沒上車呢,急什麼。」

「嗯?」劉小雨有些不解,歪著腦袋一臉疑惑的看着他。

但旋即她發現周圍的景物一晃,自己不知道什麼時候坐在了旁邊的休息椅上,根本就沒有在車內。

「我就說怎麼從剛才到現在,司機大哥都一點動靜都沒有,原來是你用鬼域把我從車廂裏面帶出來了?你什麼時候動的手?」

反應過來的劉小雨一臉疑惑。

「我踹那一腳的時候,你以為我真是踹給你看的么?我是把車頂上的天窗踹開。」楊間臉色平靜的說道,隨後朝着路邊的白色車輛走了過去。

劉小雨也跟着站了起來:「你太小心了吧,這裏可是大京市,而且因為這點小事就動用一次鬼域,你就不怕自己厲鬼復甦的時間提前到來么?」

她睜大了眼睛,覺得楊間做事簡直就是滴水不漏,甚至到了有點疑神疑鬼的味道了。

「你犯了失誤頂多就是丟了工作,我犯了錯誤,可是會死的!」楊間的臉色依舊平靜,他並不認為自己這樣警慎行事有什麼不對。

他經歷過很多,幾次靈異事件都差點死了,之所以能活到現在,是因為他一直在減少自己的失誤。

「你不要這樣緊張,弄的我都有點一驚一乍的了。」劉小雨有些無語看着楊間的背影說道。

楊間沒有理會她,而是邁步繼續向著那輛車走了過去。

在他的身後,劉小雨微微鼓起了臉,臉色透露著無奈,最後還是快速的跟了上去。

「走吧,司機大哥,送楊間去酒店!」等到兩人都進入了車裏,劉小雨跟前面的司機打了聲招呼。

隨後,司機就發動了車子。

在行駛的過程中。

劉小雨簡單的給楊間做了一下在大京市的行程安排,例如:先休息兩天,然後再參加時間長達七天的培訓,然後參觀研究院等………

白色bm車行駛的非常平穩。

現在這個時間點,早就已經過了上班早高峰期,同時也還沒到中午下班的時間,因此路上的車輛雖然不少,卻也沒有出現堵車的情況。

很快,司機就駕駛着車子,來到了一棟有着幾十層樓高,看起來十分的奢華的酒店。

7017k 模糊手鏈。

法力激活后,可對使用者面容進行模糊化。

希將手鏈交給姜澈后,示意他可以走了。

「我是不是應該說聲謝謝。」姜澈遲疑道,無緣無故受人好處,有些違背他做人原則。

「不必了,你難道還想再拿點水果嗎?」希白色的眉毛輕輕一橫,雖然面無表情,但是看在姜澈眼裏卻風情萬種。

目送小男生離開后,希有些煩躁的提了提衣領。這個禍水,如果再呆片刻,哪怕是她也沒有把握把持住自己。

這男人難道有魅魔的血統嗎?希在心中腹誹。

姜澈重新站在校長辦公室門口圓形空地處的魔紋陣列上,隨着耀眼的藍光再次亮起,他彷彿失重一樣,身形猛然下墜。

意識回歸身體的時候,周圍的場景已經發生變化。

他知道自己已經到樓下,摸了摸放在口袋裏的模糊手鏈,沿着岩石階梯向外面走去。

班上的妹紙們已經等很久了,除此之外人群中還有很顯眼的銀灰色頭髮。

「冷月也來了?」姜澈腳步微頓,當他出現的一刻,少女們齊齊發出一聲哦呼聲。

「你再不下來,我會想校長會不會對你做不好的事。」藍藍半真半假的擔憂道。

冷月眯着眼睛,一言不發自顧上前抓住姜澈的手腕,想要將人帶走。

「你做什麼呀。」

「放開他。」

「他是我們的。」

班上的女生自然不願,聯手將冷月攔住。藍藍都炸毛了,毛茸茸、蓬鬆的尾巴都從裙子裏面豎了起來。

眼看爭鬥即將上演,姜澈急忙掙開冷月,安撫眾人情緒,「大家冷靜下,她是我朋友。」

「女朋友?」洛天琪傲嬌抱着手,眼神一斜。

面對冷月移過來的目光,姜澈有些心虛的搖頭,又小幅度點點頭。

「小澈,你不用怕她。」藍藍自顧捏著拳峰,發出嘎巴的響聲,「我會保護你的。」

「有本事決鬥,輸了都給我滾。」冷月以最囂張的話語,最輕蔑的眼神挑起眾人的怒意。

「好,輸了就滾。」班上的女生暗戳戳對視,打算等會來一場車輪戰,一定要合力趕走這可惡的小妞。

「別打,先吃飯。」姜澈勸了一句,然而女生們根本勸不動,又結伴去決鬥場了。

這世界女孩子真太好鬥了。

姜澈有些無語,故意落在後面。漸漸和群情激奮的少女們分道揚鑣。只有藍藍跟了過來。

「你為什麼不去呢?」姜澈好奇道。

「保護主…你比看她們打架更重要。」藍藍一本正經回道。

「真乖啊。」姜澈對藍藍的好感度大增,伸手親昵的摸了摸她的耳朵。

藍藍俏臉瞬間變了顏色,「主,手你不要亂碰…」

「沒事的。」姜澈笑眯眯的收回手。

不知不覺,兩人來到一側樓道的拐角。

看見是一間廁所,姜澈走了進去。

奧法學院的廁所不分男女。寬闊的場地內,全都是一個個私密的小單間。猶如小迷宮一樣圍繞。

他走進去的時候,有小精靈提着清潔用品在半空中飛過。

資料提示有人使用的單間門口的銘文會呈現出紅色。於是姜澈找到一個沒有人使用的單間推開。

在狂風銘文的作用下,廁所內並沒有太多異味。

舒暢的解決完生理需要,他在門口的洗手池裏洗了洗手。

「小澈,你中午想去哪裏吃飯。」藍藍背着手,裙子下面的蓬鬆之尾微微搖晃。

「去學院食堂吧。」出於壤中羞澀,姜澈只能做出最合時宜的選擇。

食堂是免費的!

姜澈通過系統提供的資料里得知,食堂的廚師都是由小精靈擔任。

由於身體只有常人巴掌大小,小精靈廚師對於大多數稍微複雜的菜品都很難操作,因此並不受到學生的歡迎。

只有一些嫌出去麻煩的宅法師,才會選擇到食堂用餐。

姜澈隨便叫了一份麵包和湯,便和藍藍坐在角落裏等待。

「真是榮幸啊,今天有這麼漂亮的男孩子光顧,多少年都沒有過…」一隻抱着餐盤的小精靈將麵包放在姜澈面前的桌上,情不自禁的發出真心實意的讚美。

「謝謝。」姜澈目不轉睛打量著這神奇的生物。

藍藍一手拿起一塊麵包,張嘴開動了,「哎呀,好硬。」

她難受的捂著自己牙齒,恍然間想起自己開學的時候已經吃過一回虧了,怎麼就搞忘了呢?

「可以等湯到了,將麵包放進湯里泡軟再吃。」

姜澈看似好意的建議著,可疑的視線移動到藍藍裙子下面的蓬鬆上。

「澈,我不是你的寵物。」藍藍挑了挑自己藍色的眉毛,表情很不高興。

姜澈尷尬的收回視線,「好奇怪,竟然會動欸,可以給我看看嗎?」

藍藍鼓著腮幫子,臉紅得似番茄似的,哼了一聲,「你以後千萬不要對女生動手動腳,別人可沒有我這麼好說話。」

「客人們,您要的湯來了…」小精靈服務員將碗放在兩人的桌上。

姜澈將麵包泡了進去,然後輕咬一口。

怎麼還是很硬?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沒用的,你有的我全都有,事實就是,我是你,而你…卻不如我!」

心魔的語氣又變得平淡了起來,之前那副彷彿被戳中了痛點的表情消失不見,

現在的他,似乎勝券在握了。

「……」

林皓並沒有回答他的話,而是默默執行著自己的操作。

「系統,選定負面屬性排除目標為我自己本身。」

【叮!檢測到宿主的指令,正在執行中。】

【選定目標為:宿主本身,可排除負面屬性為「半步築基心魔(一階練氣)」請問是否進行排除?】

「喂,你這是想要幹什麼,我說過了,你就是我,我就是你,你別想搞什麼小動作!」

「我知道的,我全都知道的,你沒有什麼手段的,你不要故弄玄虛!」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