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旁邊終於有人回過神,撥打了救護車的電話。丹尼爾仔細地查看過了,才回過頭說:“只是被砸中了腿·骨折了,沒有砸到頭和其他地方,應該是痛暈了。”

“呼——”艾迪芙舒了一口氣,雙手合十地開始祈禱上帝保佑。

J∞也嚇得不行了,她當時離素素有二十米左右的距離,眼睜睜看着素素被砸到,一聲尖叫卡在喉嚨口,緊緊幾秒鐘的時間,她覺得彷彿天都黑了。

“我······我······對了,我要打電話給尼克。”J∞奔向素素的手袋寄放處·手忙腳亂地掏鑰匙,開了半天,才打開,然後從素素的手袋裏面找手機。素素的手袋整理得很乾淨,這個時候,卻連個小小的手機都找不到。

這個時候·手機的鈴聲開始響了。J∞這才想起素素剛剛是拿着手機在把玩的,壓根沒有放在手袋裏面。

丹尼爾距離素素最近,看到手機響了,已經幫她接起來了。

手機上的中文字,讓丹尼爾一頭霧水,不過手機的操作界面都是大致雷同的,他接起電話:“你好,我是丹尼爾。”

“你好,”對方遲疑了一下,才說:“丹尼爾?”

重生之都市唯我至尊 丹尼爾已經聽出是薛飛的聲音,連忙說:“你好,尼克,我們正要打電話給你,素素受傷了,現在我們都在等救護車來。我建議你稍後直接來醫院。”

“什麼?”薛飛冷不丁被通知這樣的消息,整個人都懵了,他定了定神說:“她怎麼了,現在呢?”

“她現在昏迷着,不怎麼好,你冷靜點,她的腿被攝像機砸到了,可能是骨折了。”丹尼爾儘量讓自己的聲音放平穩,還是忍不住顫抖了幾下。

薛飛心疼地猶如心臟快要裂開了,他問:“什麼醫院?”

“梅森醫學中心。”丹尼爾已經聽到了救護車的聲音,心中安定了幾分說:“救護車來了,我先送她上去,你儘快過來吧。”

“好的,謝謝你。”薛飛掛了電話,拿起外套就往外衝。

“怎麼了,爹地?”這是週末,剛剛從後院玩好水的薛月蕪抱着奧黛麗走進來。

薛飛想起兒子還在家,囑咐道:“你素姨進醫院了,不過沒有什麼大問題,我先去了,你好好照顧妹妹。”

薛月蕪皺起了眉,擔心地說:“素姨····`·”

“我晚點打電話給你。”薛飛對月蕪的擔心寬慰地一笑,不過事情緊急,他還是想先確認素素的情況,拍拍兒子的肩頭,便大步離開了。

“奧黛麗,素姨她不會有事的,是嗎?”薛月蕪見薛飛走的這麼急,便隱隱覺得應該不是爹地說的沒有什麼大問題,他憂心忡忡,見奧黛麗沒心沒肺地笑着,不由地抱緊了她,小小的身體有着溫暖的溫度。

奧黛麗似贊同一般,咯咯地衝着哥哥笑了起來。

薛飛一路疾馳到了梅森醫學中心,便看到導演詹斯,丹尼爾和安迪芙都在。

“怎麼樣了?”薛飛問,他的眼神有幾分責問,看着詹斯,這個是劇組的管理不利,導致演員受傷。

安迪芙又大哭起來,抓着薛飛地手臂說:“都是我,都是我不好,素素是爲了救我。” 院長媽媽邊抹淚邊哽咽着把事情盡數告訴了宋晴兒。

宋晴兒聽完後,眉頭緊鎖,轉頭看向病牀,視線滑過守在牀側的雲墨非,輕輕嘆了口氣,染染和雲墨非也算是多磨難吧。

兩個人在一起,總是很難真正的平平靜靜過日子。

顧越從雲湛非那裏瞭解了大概情況,他沉思了好一會兒,然後對雲墨非說:“哥,我再去看看那個監控視頻吧。”

說完,不等雲墨非反應,他轉身就往外走,宋晴兒見狀,連忙起身追了上去,對他說:“我和你一起去。”

她心裏總覺得哪裏不對勁,但又說不出個所以然,或許看下犯罪嫌疑人的影響,能給她一點思路。

顧越瞥了她一眼,沒有說什麼,率先大步走了出去,宋晴兒緊緊跟在了他的身後。

在他們離開後,楊澤起身悄悄的走了出去,他在想發生了這樣的事,怎麼樣也該讓家裏的人知道。

於是,他走到走廊盡頭的窗戶邊,拿出手機撥通了家裏的電話,把事情告訴了自己的母親,並囑咐她千萬別告訴爺爺和其他人,讓她自己一個人過來醫院。

掛掉電話後,楊澤擡眼看向窗外灰濛濛的天空,心情很是沉重,距離孩子被搶已經過去了好幾個小時,如果是綁架,嫌犯也該打電話過來要贖金了。但是幾個小時過去了,他們這些人沒有一個人接到電話,看來嫌犯並不是衝着錢來的,那可能就是單純衝着孩子來的。

上次染染才被人蓄意開車撞傷,嫌疑人還沒找到,現在孩子又丟了,那兩件事是不是有所聯繫呢?

楊澤擡手揉了揉發疼的眉間,如果不早點把孩子找到,那後果恐怕不堪設想。

……

醫院監控室裏,保安人員找到了案發時段的監控錄像,播放給了顧越和宋晴兒看。

畫面裏,一個身穿護士服,戴着護士帽和口罩的護士,正和抱着孩子的楊蕊說話,從畫面可以看出,楊蕊對這個護士還是挺警惕的。護士是側身背對着鏡頭,身材不似一般女人的瘦弱,有點壯有點高,看上去就像是個男人。

男人?宋晴兒腦中念頭一閃而過,這時畫面剛好播放到那個護士搶過孩子就跑了,動作很快,快到等他們反應過來,那個人早已消失在鏡頭裏。

顧越皺眉,詢問保安:“除了這個,還有沒有其他的監控視頻?”

“沒有。”保安搖頭,接着說:“我們查看了醫院裏案發時段的所有監控器拍下的畫面,都沒有這個人的蹤跡。”

“醫院是不是哪裏沒有裝監控?”顧越又問道。

保安想了想,然後說:“好像沒有。”

保安的回答有些模棱兩可,好像,那是不是保安自己也不清楚醫院在安保方面是不是有紕漏呢?看來他必須親自去四處看看才可以。

“能把視頻往回倒嗎?”這時宋晴兒提出了個要求。

保安聞言,立馬把視頻往回拉,重新回到那個人和楊蕊聊天的畫面,宋晴兒直直盯着那個穿着護士服的人,對保安說了句:“這裏暫停一下。”

顧越挑眉,瞥了眼神情認真專注的宋晴兒,心想,她該不會是發現了什麼吧?

“顧總。”宋晴兒轉頭看他,手指着靜止畫面上的人,說:“覺不覺得這個人的身影有點眼熟?”

她仔細看了好久,總覺得很熟悉。

顧越看了她一眼,然後湊上前去盯着屏幕,看了好一會兒,他才猶豫的開口說:“這好像和李錦的身影有點像。”

果然是他!其實宋晴兒早就有了答案,現在聽到顧越這麼說,她更是覺得自己沒有想錯。

回想起在商場,李錦奇怪的言行舉止,宋晴兒把他和恩恩的事結合起來想了下,隨後她便對顧越說:“我知道是誰把恩恩抱走了。”

顧越揚眉,看她一臉的肯定,他大概也知道她所想到的那個人是誰了。

既然心中都有數了,那就抓緊時間把恩恩找回來。

……

顧越他們回到病房後,把看了視頻的結論告訴了雲墨非,後者聽了,沉默了好半晌,才擡眼看向宋晴兒,問:“你確定是他嗎?”

“我確定是他。”宋晴兒很肯定的點頭。

“既然知道了是他,那我們還等什麼呢?”一旁的雲湛非急了,都知道嫌疑人是誰了,那就趕緊去找嫌疑人啊。

顧越搖頭,“不能太急躁,萬一驚動了他,我怕恩恩會有危險。”他覺得還是不能太魯莽,必須想個萬全之策才行。

宋晴兒想了想,提議道:“我先打個電話給他,你們有辦法定位他的位置嗎?”

她帶着詢問的視線在他們幾個男人中間來回移動着。

這時,楊澤出聲了,“我有辦法。”

只要能找到李錦的所在位置,那就能找到恩恩了。

李錦是趁着孩子睡着了,偷跑出去採購東西的。這凌楚萱說要找個臨時保姆,但恐怕一時半會兒沒那麼容易找到合適的人選吧,那還不如他自己先照顧。


他回到家的時候,孩子還在睡。看着孩子酣然入睡的模樣,他笑了笑,這麼可愛的孩子,凌楚萱怎麼會那麼狠心想痛下殺手呢?真是夠狠毒的。

看來替她辦成這件事後,他拿了錢就跑,不能再和她有任何牽扯,不然最後倒黴的肯定是自己。

邪少的億萬女人 想到那天被她發現自己偷偷錄音了,他就有些懊惱,這錄音可是將來如果出事了,可以拿來當證據的,現在沒有了,那他不跑就真的完蛋了。

正當他懊惱着,突然手機響了。

他嚇得趕緊掏出手機,看都沒看來電顯示就接了,因爲他怕鈴聲響久了,會吵醒孩子。

看了眼依然睡得香甜的孩子,他輕輕的走出房間,然後對着電話那頭說:“你好,哪位?”

那邊沉默了會兒,才傳來了熟悉的聲音:“是我,宋晴兒。”

李錦愣了愣,連忙拿下手機看了眼屏幕上的名字,攢眉,他們不是才在商場見過嗎?怎麼又打電話過來了?

他把手機重新放到耳邊,小心翼翼的問:“晴兒,你有事嗎?” 聞言,南宮龍澤也不禁皺緊了眉頭,女人清冷嗓音裏的冷淡讓他感到幾分不悅,醇厚森冷的嗓音低喝出聲:“本王怎麼聽着……你倒是有些幸災樂禍的樣了,發生這種事兒,難不成你心裏正求之不得?!”

伴隨着男人這一聲厲喝,原本睡得香甜的嬰兒“哇”的哭出聲來,嘹亮的啼哭聲響徹天際,驚走窗口大樹間停靠的一羣飛鳥。

皇甫羽晴不由皺緊了眉頭,倏然回眸,對視上男人的鷹眸,冷冷道:“王爺若真是捨不得,就該去找三哥算帳,衝着我和孩子吹胡子瞪眼算什麼男人!”

牀榻上的嬰兒的啼哭聲越來越高昂,高分貝的音量也讓男人的意識稍稍清醒了幾分,南宮龍澤眸底劃過一抹異色,似顯得有些惱怒,卻又有些煩躁,最後深凝向女人,那張秀美的小臉經過一段時間的調養泛起紅潤的光澤,不過眼下與他對凝的眸光卻是過於清冷。

稍稍調整了一下氣息,南宮龍澤似也發現自己剛纔的火氣太大了,一方面是被南宮龍硯給氣的,另一方面則是讓皇甫羽晴的態度給激的,這會兒調整呼吸,讓自己心平氣和下來後,緩步朝着牀榻的方向走去,襁褓裏的小家夥似脾氣還不小,被男人剛纔那一聲嚇到後,便扯着響亮的嗓音啼哭一直到現在。

“讓本王抱抱他--”南宮龍澤不自然的低沉道,從孩子出生到現在,他抱的次數屈指可數,並不是他不喜歡孩子,而是這個軟軟的小東西抱在手裏着實令他緊張,他的身子太軟了,讓他感覺自己稍一用力就會將他捏碎,又擔心他會軟的從自己指縫間滑落。

皇甫羽晴冷冷起身,將牀榻旁邊的位置讓給男人,一言不發的退到紫檀木椅旁坐下,她也能夠看出男人對孩子複雜的感情,愛得小心翼翼,又是喜歡,卻又怕傷着他。1dej1。

這半個月來由於新出生的小家夥霸佔了男人的位置,南宮龍澤每天晚上都只能睡書房,加上幫助女人調理身子的太醫也吩咐過,待孩子足大月夫妻才可以行、房,最近男人應該也很忙,每天夜裏回來的都很晚,爲了不吵到母子倆休息,所以乾脆搬去書房小住。

南宮龍澤伸出雙手,觸碰到啼哭不止的小家夥時,深邃的眸光閃過一抹異彩,好軟的小家夥,還真是難倒了他這位久經沙場的大男人,面對千軍萬馬也沒有這般爲難過,可是想要抱他入懷卻是讓男人感到好緊張。

當南宮龍澤小心翼翼的將嬰兒抱入懷中,一直啼哭不止的孩子竟也不哭了,原本微閉着眼睛緩緩半眯,烏黑的眼珠像是認真的盯着眼前的男人,黑瞳靈動的打轉,卷長濃密的黑睫映襯着那張日益紛嫩的小臉,說不出的好看,柔嫩細膩的粉粉肌膚看得連南宮龍澤這樣一個男人,也忍不住想親上他一口。

想着,男人還真是做了,低下頭狠狠的親了兒子的臉頰一口,吧唧一聲連皇甫羽晴也不禁凝望過來,水眸劃過一抹驚詫異色。

這一口親下去,小家夥竟然咧着小嘴笑了,不知是不是因爲男人薄脣呼出的溫熱氣息讓他癢癢,還是半眯着眼的小人兒又進入了夢鄉,總之憨憨的模樣看着着實可愛。

“壞小子,你總盯着爹看什麼?這會兒還笑起來了……”南宮龍澤的心情這會兒似乎也變得豁然明朗起來,同樣半眯着鷹眸直勾勾的盯着懷中的小人兒。

皇甫羽晴實在忍不住想潑男人一身冷水,冷冷出聲:“這麼小的孩子壓根兒就什麼也看不清,睡着了眼睛也是半眯着的,偶勻夢笑一下也很正常。”

女人的話不禁讓男人臉上的表情微微僵滯,下一秒臉色便又暗沉了下去,這女人是存心要惹他生氣麼?南宮龍澤低垂的眸斂閃過一抹異色,緊接着便緩緩將手中的孩子放到牀榻上並用被褥蓋了個嚴實,這才回眸再度凝向女人,同時邁開修長的步伐朝她走去。

“女人,你是吃錯了藥嗎?存心和本王作對是不是……”南宮龍澤雖然有些不悅,可是嗓音卻是刻意控制着,經過剛纔的教訓後,他也不想再嚇到孩子,他不難看出皇甫羽晴清冷語氣裏含藏的疏離冷意。

“並非臣妾與王爺作對,而是王爺自個兒遇到了煩心事兒,所以把氣都撒到我身上。”皇甫羽晴淡淡應道,看着男人步步逼近的欣長身軀,眸光變得愈加清冷。

聞言,男人鐵青冷毅的俊顏微微一怔,腳下的步伐也倏地停了下來,就這樣隔着三丈開外的距離,靜靜地凝望着女人的小臉。

“本王的心情確實不好,可是本王從來沒有想過要把氣撒到你身上。”南宮龍澤靜靜的凝盯着女人的臉頰看了好一會子,才低沉出聲。

“就因爲我分娩那日……三哥趁着王爺疏忽劫走了蘇三小姐?”皇甫羽晴雖然不能確定,可是回想那日的情況再結合今日之事,大略估析一翻便能猜出大概。

南宮龍澤緩緩走到女人對面的位置坐下,鐫刻的俊顏也透着一層寒氣:“你以爲本王是因爲他劫走了蘇舞而生氣?”

“如若不然呢?王爺將蘇三小姐藏了這麼久,心裏打的什麼主意還用說嗎?顯然是還沒有對她死心……”皇甫羽晴凝盯着男人的臉,這會兒他臉上的鎮定肅然不由令她心頭一緊,看起來他好像是越來越平靜。

“你似乎真的自以爲很瞭解本王?不過……本王還是要很明確的告訴你,本王之所以一直藏着她,只是很單純的爲了保護她,絕沒有半絲非份之想,本王說過……絕不會勉強她做任何事!”南宮龍澤一副正義凜然的模樣,對自己說的話一定很負責任。

皇甫羽晴水眸劃過一抹不易察覺的異色,面色依然清冷如水,淡淡道:“這都是王爺自己的事兒,不必對臣妾解釋,你和三皇子之間的事情,同樣臣妾也不敢興趣。”

“你不相信本王的話?”南宮龍澤狹眸半眯,直勾勾的凝盯着女人的臉,低沉道:“本王沒有必要對你說謊,你可知道三哥劫走蘇舞的目的何在?他是打算拿蘇舞當做交換條件威脅蘇貴妃,讓蘇貴妃出面替張皇後洗清冤屈。”

男人的話出,皇甫羽晴微微一怔,顯得有些吃驚,雖然心裏有好些問題想問,可是她還是咬咬牙忍住了,什麼話也沒有說。

“不論蘇貴妃是否答應他的條件,對於蘇舞而言……都不會有好結果。”南宮龍澤咽了咽喉嚨,凝盯着女人小臉的深邃眸光倏地暗沉下去,眉頭也同時皺起。

皇甫羽晴淡淡的撇開頭,清冷應聲:“王爺對我說這些做什麼?這些都與我無關……”

女人清冷的聲音同樣也讓男人眸光微怔,南宮龍澤低垂眼斂的同時,腦子裏亦閃過一道複雜,是啊!他爲什麼要細細的同她解釋這些?他根本就沒有必要將自己內心的複雜情愫一一道出給她聽,可是他的心卻不受控制的想要說出來。

“你好好休息吧,本王還有事要忙。”南宮龍澤疲憊的眸光閃爍,今日他接到消息說南宮龍硯入了平南王府,便迫不及待的趕回來,這一番折騰下來,整個人也倦了。

皇甫羽晴沒有說話,端起桌上的茶水輕啜一口,感受到男人帶着低沉的情緒邁着步伐離開,漸行漸遠。

…………素素華麗分割線…………

接下來的半個月,男人每天回房的時間很有規律,天不亮早朝出府前會進屋一次,撩開輕紗帷帳看看女人和孩子,聲響不大,起初頭兩次皇甫羽晴還會被驚醒,清澈的水眸正好撞入男人深邃如潭的眸底,再到後面,女人也熟悉了聲響,每次男人進屋依然佯裝熟睡,免得讓自己陷入尷尬氣氛。

每天上朝回府,男人也會回屋抱一抱孩子,然後才會去忙活自己的事兒,自從上次的冷戰後,兩人之間的關係像是陷入到微妙中,說不出的感覺,冷亦不算冷,怪怪的。

過了今日便算是出了月窩,皇甫羽晴的心情莫名變得高興起來,溫詩韻前兩日便來看過女兒和外孫了,特意提起了老太后的事兒,老人家再三交待讓皇甫羽晴母子足月之日就入宮看她,她甚是想見見皇曾孫。所以皇甫羽晴和兒子阿離明日的行程便是已經定下來了,由溫詩韻陪同着一起入宮去給太后娘娘請安。

隨身空間︰神醫小農女 正想着,突然聽見窗外一陣吵雜聲,丫鬟的聲音在門外響起:“王妃,王爺特意讓木匠爲小世子打造的搖藍有人送過來了。”

皇甫羽晴微微一怔,男人什麼時候讓木匠給阿離做了搖籃?這事兒她竟然一點兒也不知道。

“進來吧。”皇甫羽晴淡淡道,風靈已經聞聲迎上前去打開房門,眸光落在那架精巧的搖籃上時,水眸劃過一抹驚豔之色。

“王妃,好漂亮的搖籃,還是用沉香木雕制而成的,小世子還真幸福,瞧瞧王爺多疼他。”風靈也忍不住連聲稱讚,這段日子南宮龍澤每日回府都會先回屋抱抱孩子,看在她眼裏也不禁覺得男人是個好爹爹,特別是像她這樣從小無爹無娘的孩子,更是看着羨慕。言頭麼音言。

“這麼小的孩子,哪兒用得着這個,平日裏跟着大人睡牀就好了……”皇甫羽晴面色平靜如水,淡淡應道。

“可是……可是……小世子睡了牀,那王爺不是得一直睡在書房了麼?”風靈不自然的清了清嗓子,經過一段時間的觀察,她覺得其實還是應該搓合着主子和王爺在一起,孩子有爹無娘不行,有娘沒爹也不行,阿離那麼可愛,一定要爹孃都疼着愛着才是。

皇甫羽晴白了她一眼,沒好氣的道:“未出閣的丫頭,一天到晚說什麼渾話呢?”

風靈吐了吐舌頭,莞爾一笑,突然想起了什麼似的,話峯一轉:“王妃,過不了多久惜音那丫頭也該生了,咱們什麼時候也抽空回將軍府去看看她,前幾次夫人出門都沒帶上她,想必也是看她月份重了,怕出門落個閃失。”

“嗯,咱們也是該抽空回去看看那丫頭。”皇甫羽晴點點頭,坐月子被關了一個月,簡直就跟坐牢似的,明兒就到出獄的日子了,她得好好籌劃着要去哪些地方。

“奴婢估計着王妃明日入宮,太后娘娘一定不會那麼容易讓小世子走,指不定要留着你們娘倆在宮裏小住一段日子。”風靈掩嘴偷笑,前些日子她在太后娘娘的慈心宮小住了幾日,和太后娘娘之間的關係也親近不少,知道太后娘娘雖然面上看着嚴肅,其實還是個蠻有的老太太,上次爲了從武德妃那裏偷出緞匹,太后娘娘可也是出了力的。

“若是太后娘娘堅持,那估計也只能在慈心宮小住幾日了,畢竟上次我爹的事兒,太后娘娘也算是幫了大忙,否則就算是解決了一個曹牧,後面也不知道還會生出什麼事端來。”皇甫羽晴秀眉微蹙,想到上次的事情依然心有餘悸,武德妃不僅利用了溫詩韻,反倒打算用她送出的緞布做文章,風靈偷出宮的緞布後經仔細檢查,發現刺繡底下不知被人用什麼手法印上蠱符,唯了迎着陽光時才能發現緞布里的祕密。

如果他們真的用這匹緞布來做文章,恐怕這罪名則是皇甫家居家叵測,想用邪門歪術改朝換代,這個罪名比起之前的私通敵國,似乎就更大了。

那塊緞布是從溫詩韻手裏送出去的,也是她的手藝,就算是想賴恐怕也不容易,幸而皇甫羽晴靈機一動想到了這個上面,在南宮龍澤慎密的佈署,和太后娘娘的配合下,風靈也輕鬆得手,如今那塊緞布已經銷燬,而溫詩韻也從這件事情裏吸取了教訓,相信日後她是再也不會爲了討好那宮的娘娘而做出這樣的事情了。

ps:先傳一章四千字,晚一點再傳一章三千,手機摔壞了,電話微信通通失靈,手機控的婦女傷不起呀,先出修好了回來再說……悲催!!! “好兄弟,加油!”易俊陽走過去,拉住他的手,狠狠的用力握了一下,“我在外面等你!爲了井橙和小澤,你也要加油,明白嗎?”

“你什麼時候學會煽情了?”區少辰蔑視的掃了他一眼,脣角卻是微微上揚的。之後擡頭看向推着自己的護士道,“走吧”

護士看了易俊陽一眼,然後推着區少辰向手術室裏走了去。

病牀走的很緩慢,區少辰的目光就那樣一直望着頭頂緩緩而過的天花板。

直到他被推到手術檯的聚光燈下,直到那刺目的光將他的雙眼刺痛,他才將目光收回,而這個時候,他發發現,手術室裏,陳教授和其它二個國外專家,已經全副武裝的在等着他了。

“別緊張”陳教授走了過去。

雖然他對區少辰有所瞭解,但就算是勇士,來到手術臺上的那一刻,也不會是毫無畏懼的,畢竟這種“任人宰割”的恐懼感,誰都無法克服。

更何況,他只是一個普通的人。

“我相信你!”區少辰鼓勵般的看着陳教授。此時此刻,他除了相信醫生,也別無選擇了。

陳教授微微的點了下頭,然後轉身跟兩位國外的專家對視了一下,隨即開口道,“開始吧”說完,他轉頭看向自己的助手,“給病人注射麻醉劑!”

區少辰就那樣,聽着陳教授吩咐着,隨即感覺到很粗的針頭,緩緩的刺入了自己的肉裏。

一分鐘不到的時間裏,他的心跳緩慢了起來,大腦也變的有些模糊,他甚至還幻聽到了穆井橙的笑聲。

那開朗的,毫無戒備,燦爛的笑。

區少辰的目光漸漸變的模糊,他望着聚光燈的方向,像是看到了穆井橙向自己跑過來一般,他想伸手去抱她,可是他的手腳像被束縛了起來一般,根本無法支配,甚至連動一下都沒有辦法。

這時,他才意識到,自己還躺在手術臺上,而穆井橙總算來看他。

“放心,我會好起來的,一定會”他望着那個模糊的身影,在內心裏暗暗的下着決心,然後眼睛不受控制般,緩緩的閉了上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