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的話,他也能陪她去。

貝瑤聽了,半晌才說「我的確好久沒去看她了。」

希望媽媽不要怪她,認了別人。

見她又開始發獃,葉旭藉著這會兒功夫打量她。

他身邊不是沒有好看漂亮的女生。

可他就是莫名其妙的,被她勾著,抑制不住的探索慾望。

他視線不知不覺落到她耳上的痣,想到那天的事情,眸色加深。

貝瑤察覺到他的眼神,便往後退了一步,「我先回教室了。」

說完,她快步離開。

葉旭站在原地,微微一笑。

再跑,也跑不了了。

貝瑤一整天都心事重重。

孟晚察覺到她不高興,詢問她什麼情況。

貝瑤不想讓孟晚擔心她,便隨便找了一個借口。

如果讓孟晚知道她被領養的原因是做替身,她會替她難過,而她只想讓孟晚在這裏開開心心。

這時,有人走過來。

「遲貝瑤。」

鄒亦荷手裏拿着貝瑤的書包,神情有些彆扭的看着她。

貝瑤一看就知道她是來還書包的,什麼也沒說,就把書包接到手裏。

見狀,鄒亦荷猶猶豫豫的,說「昨天的事…謝了。」

貝瑤聽了,並不在意的搖了搖頭。

她正打算和孟晚一起離開,鄒亦荷見狀,倏地追上她。

貝瑤奇怪的看着擋在面前的鄒亦荷,下意識拉着孟晚的手,「你還有事兒?」

她可沒忘記鄒亦荷針對她的事情。

鄒亦荷撓了撓頭,「昨天你幫我,我還挺意外。所以,有件事我想和你解釋下。就之前讓趙月你找你麻煩的那次,我本意是想讓趙月把葉旭的校服買下來,沒想過她會用那種方法。」

「這樣啊。」貝瑤淡淡點頭,並沒什麼情緒。

「還有那次在遲宴的生日派對上,我……故意羞辱你,也……是我的不對。你能別計較了嗎?」鄒亦荷說。

貝瑤皺了皺眉,有些奇怪。

鄒亦荷不是討厭她嗎?

那幹嘛還在意她計不計較??

似是看出貝瑤的疑惑,鄒亦荷清了清嗓子,「我想了下,確實是我太沒禮貌了。所以,還是希望你能大人不記小人過。以後,能好好相處,就好好相處,可以嗎?」

貝瑤定定看了鄒亦荷一會兒,說「我沒放在心上。」

鄒亦荷有些尷尬。

這時,孟晚碰了碰貝瑤的手,有些無奈的看着她。

貝瑤明白孟晚的意思,便道:「那就和平相處,希望你是真心的。」

「我可以!!!」鄒亦荷突然靠近她,聲音有點激動,繼而朝着她們靦腆一笑,「那我先走了。改天再一起哦。」

貝瑤:???

鄒亦荷還沒醒酒嗎?

這邊。

鄒亦荷去和程安語彙合。

見她姍姍來遲,程安語忍不住抱怨了句:「怎麼這麼久?」

「還東西去了。」

「我剛沒看錯的話,是遲貝瑤嗎?」

鄒亦荷點點頭,「是啊。」

「你什麼時候和她有交集了?」程安語狐疑問。

鄒亦荷想着,程安語是自己的好朋友,便道:「我只是覺得因為一個心都不在我身上的男生去針對別人,多少有點蠢。而且她昨天幫了我,就拿這件事說,我也不能再討厭她。」

程安語聽了,卻說:「就這?那你怎麼不想想她明明知道和你有過節,為什麼還要幫你?」

鄒亦荷懵住。

「你別這麼天真好嗎?她是想通過這件事讓你對她心存感激,好讓你別礙着她和葉旭,你打算就這麼把葉旭讓給她了?」。首先,感謝所有讀者老爺們的支持!2021年10月1日0點10分左右,《我師父超強卻過分穩健》正式上架!

希望各位讀者老爺能來【】或者【起點讀書APP】訂閱支持下,萬分感謝!

最後,祝福偉大的祖國生日快樂!願祖國永遠繁榮昌盛!

《我師父超強卻過分穩健》上架感言 朱竹清被戴沐白抱著,內心出奇的安心,而且她也實在是沒有力氣再掙扎了。

當年當她知道戴沐白逃出皇宮,客走他鄉,逃避未來的命運,撇下她孤身一人在星羅的時候,她徹底心如死灰,對戴沐白充滿了失望和憎恨,痛恨他為什麼要丟下自己一個人去面對那不公的命運。

可是她不甘心,她不想死,她想自由自在的活下去,她甚至抱著一絲僥倖心理,期望戴沐白並不是逃了,而是去尋求變強的方法了。

為了心中的不甘和對自由以及生命的渴望,還有那一絲憧憬,她拚命的努力修鍊,只是為了不讓自己未來蒼白的落幕,但她還是遭到了她的好姐姐的瘋狂打壓。

終於,在兩個月前,她抓住一絲機會,懷揣著心中那一絲僥倖心理,她和他一樣,逃出了那個冰冷無情,令她厭惡的家。

她要離開星羅,她要去找他,當面問他為什麼要丟下自己,哪怕就是不問明白,再看他一眼也好。

但她沒有想到,她的姐姐竟然會對她窮追不捨,她都已經逃到謝羅山脈了,再向前就是出了星羅帝國了,可是她的姐姐仍然不肯放過她。

當她被打下萬丈懸崖,向著岩南峰下掉下去的時候,她的心徹底死了,沒想到她這短暫的一生就要這樣落幕了,身體在逐漸下墜,她的心中一片冰涼,也變的出奇的寧靜。

當死亡來臨之際,她後悔了,也想通了,命運從來都是掌握在人自己的手中,她其實不應該那麼恨他,面對這樣悲慘的命運,他有選擇自己未來命運的權利,只是可惜,就連他最後一面,她也見不到了。

然而,當她再次睜開眼的時候,她發現她還活著,不僅沒死,就連魂力都突破了27級。

她,終於逃出來了!

掙扎著爬出天一湖,朱竹清一路沿著玉龍大峽谷,狼狽的出了謝羅山,也出了星羅帝國。

她不知道自己該去哪,在外面她唯一能依靠的也許就只有她自己,或者那個令她失望,令她抱著一絲幻想和僥倖的他吧。

一路漫無目的的走著,朱竹清來到了索托城,在城裡一家烤腸專賣店員的口中,打聽到了一個讓她最想聽到的消息,那個混蛋在一個叫做史萊克的地方上學,那名叫翠花的店員說,那是一所只招收怪物的學院,她的老闆就是史萊克學院的學生。

於是朱竹清也不再四處遊盪了,帶著那一絲憧憬和僥倖,她出了索托城,向著翠花說的怪物學院而去,來到了史萊克所在地。

然而,當她看到史萊克學院的時候,她覺得自己被那個叫翠花的姑娘給騙了。

來到這樣的地方是修鍊的嗎?

怎麼可能?養老還差不多。原來他真的是為了逃避未來,才逃出那個冰冷無情的皇宮的。

來到這樣的地方,他估計就是為了混吃等死,等著接受命運的安排吧?

她徹底死心了,那絲叫做僥倖的心理希望,也被史萊克的面貌狠狠的碾碎了。果然,一直以來,她能依靠的只有她自己。

朱竹清決定最後看一眼那個混蛋,她就離開這個地方,去尋找讓她變強的方法。他雖然放棄了,但是她沒有,她不想死,她要抗爭到底,她不接受那不公的命運。

憑什麼她一個如花似玉的青春美少女就要花季隕落?

她不同意這樣的安排,她要如一隻貓一般,自由自在的活下去。

他和那個混蛋,以前在星羅的時候,雖然經常書信聯繫來往,但是她還沒有見過他長大后,到底是什麼樣子。

然後,朱竹清終於見到了她想見的那個混蛋。

他長的好帥,氣質是那麼的霸氣和陽光,一點也沒有她想象中的一絲頹廢之氣,這和她想的一點都不一樣。

看著他那如陽光般自信洒脫的笑容,優雅帥氣、霸氣側漏的樣子,朱竹清死寂冰冷的內心,彷彿被那陽光的笑容感染了一般,開始撲通撲通的亂跳,宛如小鹿亂撞,似乎,有一種就叫做希望的火苗,又燃起了起來。

也許,他真的和她想的不一樣。

那一刻,她彷彿感覺她那冰冷的內心,第一次見到了陽光,和煦而溫暖,冰冷而死寂的心,似乎在那一刻活過來了。

接著,當她聽到那個看門老師對他的吩咐,她才知道,原來他距離魂宗已經只有一步之遙了。

這一刻,她心中那棵名叫希望的種子,宛如星星之火,已成燎然之勢,穩穩的紮根在了她的內心,原來,他真的沒有放棄。

再想想她在索托城和翠花那打聽到的關於他的消息,沒有一絲關於他的緋聞和齷齪,這下她徹底放心了。

只是他走的時候才25級,現在卻離魂宗只有一步之遙,他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他這四年,應該過的比她還苦吧,她可是拼了命的修鍊,現在也才不過28級罷了。

接著史萊克學院紅毛學長的安排,放水般給她的考核,她和他拼盡全力,酣暢淋漓的一戰,她看到了他這些年的成長。

戰至精疲力竭,再也沒有一絲力氣,朱竹清渾身一身輕鬆,冰冷的俏臉上,更是破天荒的第一次露出了一絲讓人不易察覺的微笑。

接著軟倒了下去,結果她就被戴沐白一個愛心的公主抱,抱在了懷裡。

靠在他的懷裡,別說她已經沒有力氣掙扎了,就是有,這一刻她也不想動了。

他的懷抱讓她感到溫暖、舒適,最重要的是安心,就像回到了鏟屎官懷抱的小貓咪。

朱竹清不自覺的就想多往他的懷裡擠一擠,希望能得到他更多的呵護和關心。

戴沐白在朱竹清來的時候,就有了一種奇特的感應,一種名叫激動的情緒,從他內心悄然升起,只是無法確定她的身份。

但是當她顯露武魂的那一刻,他就已經確定了,她來了。

不用想,也不用猜,能來史萊克這種小隱隱於野的地方,她肯定是來找他的,就算她嘴硬不肯承認,但事實已經擺在了眼前,就算再怎麼嘴硬也是沒用的。

否則,不是被忽悠和清楚內幕的人,誰能看的上他們史萊克學院?

再聽到朱竹清的修為,戴沐白心中更是一痛,他和她雖然都是七月七的生日,但是她比他整整小了三歲,先天魂力也只有七級。

按照正常的修鍊速度,她能在不滿十二歲就修鍊到28級,肯定是沒日沒夜拼了命的修鍊,肯定是不知道吃了多少的苦頭,付出了多少的努力和汗水,才達到現在的28級。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