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你們!」苟飛氣的不行,求助道:「老大,你快管管他們吧,都要上房揭瓦啦!」

沒想到,劉毅卻吐出一句:「我也覺得叫着挺順口的。」

「噗~」

「哈哈哈哈……」

一組人除了苟飛,全都笑了起來。

笑過之後,之前肅穆中透着緊張的氣氛終於散去。

劉毅叮囑幾人:「你們都聽着,這回和我們打配合的小組不是一般人。給我打起精神,全程不準有任何溜號。

還有,給我好好學。看清楚他們的配合,看清楚他們的戰術動作,看清楚他們對各種情況的應對。

學好了,學明白了,然後活着回來,你們就是咱們大隊當之無愧的第一組。

聽明白沒有!」

「聽明白了!」整齊的回應聲響起。

五個人都知道,特戰大隊在同兵種各支部隊中,絕對是資歷淺家底薄。

不說全軍範圍,就連軍區內,比他們更牛13的隊伍就有好幾支。

很明顯,這次協同作戰的小組,就來自於一支非常牛的部隊。

所以,劉毅才會如此鄭重的交代。

與此同時,身為年輕人的五人,好奇中還帶了一絲不服氣,尋思著即將合作的,倒地是一群什麼樣的人。

大家都是兩條胳膊兩條腿,他們能強的離譜到什麼程度,才能讓獲得特種兵對抗賽個人第一的組長,如此推崇。

這份好奇心並沒有持續太久,十幾分鐘后,劉毅忽然抬手作出停止的手勢。

然後,沖右前方的草叢中打了聲呼哨。

猴子五人正納悶的時候,草叢裏毫無的冒出一個身穿吉利服的人影。

而且,還是個女人。

五個小子還沒從見到女人的驚訝中回過神來,四周近則十幾米,遠則三十米,又鬼魅似的接連出現了四個人影。

雖然冒出的五個人,和自己穿着同樣的叢林作戰服,拿着同樣的武器。

但,猴子五人輕易的就感覺到了,己方與對方之間的差異。

不是說多彪悍,或是殺氣多重。而是對方五人完全沒有任何氣息外放。

無論是之前的潛伏狀態,還是此刻明晃晃的站在那裏。

眼睛裏雖然能看到了他們,但感官中卻接收不到任何活人的氣息。

這種感覺他們之前也遇到過,但整個特戰大隊能做到的,只有劉毅一人而已。

雖然心中驚異,但潛伏狀態下,被劉毅悄無聲息的摸到眼皮子低下的事兒,又不失沒有經歷過。

五個小子誰都沒有跌面兒。按照之前的訓練,默契的錯開視角警惕四周。

同時,快速調整氣息,徹底平復下來。

高梅對劉毅手下所表現出的素質很滿意。

聲音不大,但非常清晰的說:「通信頻道,CE124,校對碼7248。直升機還有七分鐘抵達。現在,分散隱蔽。」

隨着劉毅打出手勢,猴子五人快速閃開,各自尋找隱蔽點。

緊接着,快速加入通信頻道。

一分鐘后,高梅的聲音在頻道內響起:「通信測試,每個人通報代號。」

「鐵匠,突擊手。」

「狸貓,突擊手醫療。」

「獵犬,火力支援通信。」

「花虎,火力支撐。」

「班主任,狙擊手戰場指揮。」

很快,高梅那面五個人通報完畢。

猴子五個心裏一陣范合計,狙擊手居然是戰場指揮,而且,「班主任」是個什麼鬼?

合計歸合計,人家那面都通報完了,自己這面也不能沒動靜啊。

猴子首先按下通信鍵:「猴子,突擊手。」

「大熊火力支撐。」

「鈎子(曹帥),火力支援,通信。」

「山貓,狙擊手。」

前面四個人都通報完了,苟飛無奈的嘆了口氣,按下通信鍵:「狗剩子,狙擊手。」

「遊魂,狙擊手戰場指揮。」

遊魂就是劉毅,這個代號是李金保強烈要求的。

說劉毅一到晚上就鬼森森的,人明明就在視線里,可別說動靜了,連點人氣兒都沒有。

關鍵是動作還快,頭一眼還在,后一眼就不知道跑哪兒去了。

對於這個代號,劉毅還挺喜歡,於是就正式入檔了。

幾分鐘以後,空氣中響起直升機引擎的轟鳴聲。

隨着高梅的命令,十一個人同時從潛伏位置衝出,快速向空曠處集結。

很快,一架國內少見的休伊直升機完成懸停,並開始下降。

艙門開啟,兩組人一左一右,同時開始登機。

隨後,螺旋槳發力,直升機重新升空。

機艙內高梅給每個人下發了戰術地圖后,開始詳細介紹起此次任務的目標,預計執行方案,以及備用方案。

全程乾淨利落,沒有絲毫的拖沓廢話。

任務佈置完成,機艙里除了引擎的轟鳴聲,再無其它聲響。所有人開始閉目休息,積攢體力。

劉毅進入了吐納狀態,休息的同時,感知著機艙內的其它人。

自己組裏的五個小子就不用說了,雖然面上裝的挺平靜,但一個個的不管是呼吸還是心率,都不太穩當。

顯然接下來的任務,給了他們不小的心理壓力。

至於高梅那組人,就比較有趣了。

高梅不用說,一貫的狀態穩定。人坐在那裏,猶如老僧入定。

代號叫「花虎」的機槍手氣息較重,劉毅感覺出他有一些緊張。

之前聽高梅說過,她的小組補充了兩名新成員,所以才有了這次的「磨合訓練」。

想來這個花虎,就是新成員中的一個。

雖然不了解高梅所在部隊的具體情況,但劉毅能猜出來,進到那兒的人,是不可能有戰場新嫩的。

所以,判斷「花虎」輕微的緊張感,應該是在擔心自己不能儘快融入新的環境。

不用懷疑,很多強大的戰士,在為人處世方面都是弱項,甚至還會有交流障礙。

換句話說,就是情商較低。

代號叫「狸貓」的小子氣息很穩,時不時的會睜開眼打量對面坐着的劉毅一組人,目光里包含着審視,應該是老成員。

代號叫「獵犬」的小子,同樣時不時的會觀察一下機艙里的人。

不過,他觀察的對象不局限於劉毅小組,偶爾也會掃一眼同組的人。

劉毅猜測,他應該是另一個「新人」。相比於「花虎」,他的心態要好上不少。

最後一個叫「鐵匠」的最有趣,儘管沒什麼明顯的表現。但劉毅敏銳的感覺到,他對自己一組人抱着很重的,輕視的心態。

對此劉毅並不驚訝,也沒什麼好氣惱的。

想讓對方收起那份輕視,只能靠實力說話。

「班主任,有新情況。」領航員的聲音忽然在通信頻道內響起。

「請講~」高梅隨即作出回應。

「塔台消息,一股熱帶低氣壓正在靠近預計機降點,局部風力很可能超過七級,並伴隨強降雨。」

「盡量靠近,如條件不允許,尋找安全地點,我們提前機降。」

「明白~」

短暫的對話也就過去了幾分鐘,外面原本還算晴朗的天氣,眨眼間就變得陰鬱了起來。

通過下方樹冠的起伏可以看出,風速也在不斷加大。

「檢查裝備,隨時準備機降。」

隨着高梅的聲音在耳機中響起,兩組人同時開始檢查隨身裝備。

「咚咚咚咚……」

猛然間,重機槍特有的攢射聲猛的在耳邊炸響。

機艙里的人向外看去的同時,領航員急切的聲音響起:「全體注意,我們遭到重機槍陣地伏擊,隨時準備準備迫降!隨時準備迫降!」

「叮~嘭……鐺…鐺……」

不斷有子彈打在直升機的機身上,只幾秒鐘的時間機艙內,就出現了七八個透明窟窿。

隨着駕駛艙內刺目的紅燈開始閃爍,刺耳的警報聲隨之響起。

「多處感測器受損,準備迫降!」

駕駛員的吼聲在耳機中響起,直升機同時在快速降低高度。

眼看着就要擦到下放樹冠的時候,好容易才勉強維持着懸停。

「下!下!下!」駕駛員和領航員的吼聲同時響起。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