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這一次,陳天龍沒有將馬王強行壓下,而是緊緊地拉着韁繩,保證自己和第五天嬌不會摔下去。

「啪。」

終於,馬王上身落地,打了個鼻息,眼中狂暴散去,恢復了正常。

陳天龍也長舒了口氣,拍了怕混血青鬃馬的腦袋,然後右腳一踢,轉了個方向,帶着第五天嬌朝護衛隊方向折返。

因為護衛隊擔心大小姐的安危,也朝着大小姐所在的方向追來,所以陳天龍剛騎着混血青鬃馬折返沒多久,就碰到了追上來的護衛隊。

李剛殺陳天龍不成,此刻一見陳天龍竟然環抱着第五天嬌,二人像小夫妻一樣悠哉愜意,立馬勃然大怒!

「大膽馬夫!你竟敢佔大小姐的便宜,看我不砍了你的雙臂!」

李剛這麼一聲大喝,護衛們也紛紛回過神來,目光變得古怪起來。

別說護衛隊長李剛了,整個天堂島,想要得到第五天嬌的男人,恐怕能從天堂島排隊到隆海碼頭。

但從他們護衛第五天嬌以來,就從沒見哪個男人,能碰到過第五天嬌的一根寒毛。

可此刻,區區一個個小廝馬夫,竟環抱着大小姐……

連那位黑袍老人也微微挑眉,面露異色。

「還不滾下去!」

見眾人面色古怪,第五天嬌這也才回過神來,一巴掌拍在了陳天龍的手背上,嬌斥道!

「呃呃……」

陳天龍立馬清了清嗓子,連忙從馬背上跳了下來。

「李剛!」

陳天龍剛跳下來,李剛便厲喝一聲,持刀劈向陳天龍。

見狀,第五天嬌立馬嬌斥出聲,攔住了李剛。

李剛目光通紅,惱火地道:「大小姐,他……他吃你豆腐!屬下怎麼看得慣?」

「看不慣?」

第五天嬌冷哼一聲,道:「那殺手襲來的時候,你作為護衛隊長,為何躲在後面?是怕了,還是故意在等些什麼?馬王狂躁的時候,你這個護衛隊長在找殺人的理由,而人家一個小小馬夫卻救了我!你憑什麼看不慣?」

「這……」

李剛立馬啞口無言。

「我看,你這個隊長,也快乾到頭了!」

第五天嬌目光森冷,絲毫沒給李剛留半點情面。

她不再理會李剛是否難堪,沖着陳天龍淡淡地道:「繼續走,清柔夫人的酒會就要開始了。」

「是。」

陳天龍看都不看李剛一眼,忙上前拉住韁繩,繼續向目的地趕去。

護衛們看向面色陰鷙的李剛,臉上雖然滿是唏噓和安慰之色,但心裏卻幸災樂禍,樂開了花。

只要李剛被趕走,下一個隊長,必然要從他們中間挑選。

交情?

在天堂島這種地方,只有兩種人,一種是瘋狂向上爬的人,一種是安於現狀苟延殘喘等死的人。

他們不想等死。

李剛落入隊伍最後,目光死死地盯着陳天龍,眼中殺意空前強盛。

這還是他來到天堂島后,第一次如此渴望殺掉一個人!

他發誓,陳天龍必死無疑!

…… 砰砰砰……

十幾個黑人男子,剛剛衝上來,連典褚的衣角都沒有碰到,就已經被典褚打飛了。

剩下老黑站在原地,瞠目結舌。

典褚罵道:「就你們這玩意,還敢在我們華夏欺男霸女?」

說完,抬手噼里啪啦的,狠狠就給了老黑幾巴掌。

抽得老黑兩頰浮腫,滿嘴鮮血。

「跪下!」

典褚余怒未消,伸手按在老黑的肩膀上。

老黑感覺典褚的手彷彿跟一座大山般沉重,壓得他站立不穩,雙膝一軟,撲通一聲重重的跪在地面上。

雙膝磕得見血,疼得他滿臉扭曲。

典褚殺氣凜然的道:「道歉!」

事實證明,鬼也怕惡人。

老黑這會兒已經被典褚收拾得沒有半點脾氣了,顫聲的給秦雀跟陳寧道歉:「對不起,這位小姐對不起,這位先生對不起,我們錯了……」

酒吧里的客人,見到這伙欺男霸女,無惡不作的老外,被陳寧一行教訓,都忍不住紛紛喝彩起來。

典褚詢問道:「少爺,這些傢伙如何處置?」

陳寧冷冷的道:「叫警方過來,把這些傢伙遣送回國吧,我們華夏歡迎友善的國際友人,但是不歡迎來這裡作威作福的洋垃圾。」

老黑等人聽說要把他們遣送回國,一下子都急了。

回到米國,他們就得回到貧民窟,那簡直是地獄呀。

不少人想要去米國生活,但是米國對他們來說就是地獄。

打死他們都不願意回去呀!

老黑忍不住哭著乞求道:「不要,求求你們,不要報警將我們遣送回米國,米國是地獄,我們死也不想回去哪裡了。」

陳寧剛剛想要說話。

但是,身後卻傳來一道冰冷的聲音。

「你們這些豬玀,真是丟光我們米國人的臉!」

現場眾人聞言愣住。

陳寧跟現場眾人,一起朝著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

然後便見到一個身材挺拔的東方男子,帶著一群老外手下,不緊不慢的走進來。

陳寧見到這東方男子微微皺眉,從樣貌來看,這男子明顯是華夏人,但是此人剛才那句『我們米國人』,卻讓陳寧倍感刺耳。

陳寧望著來人,冷淡的道:「你是何人?」

男子昂著臉,倨傲的道:「我叫鍾金龍。」

陳寧道:「華夏人?」

鍾金龍不悅的道:「我有米國的綠卡,我是真真正正我米國人!」

陳寧冷冷的道:「又是一個棄祖棄國的忘恩之徒!」

「怎麼,你是要替你這些米國同胞們出頭?」

鍾金龍聞言有些惱怒,冷冷的道:「我來這裡的目的不是為了他們,而是為了你。」

陳寧皺眉。

鍾金龍提醒道:「你今天是不是欺辱丁倩小姐了,她是我的同事。」

陳寧恍然,似笑非笑:「這麼說你是專程來找我麻煩的了。」

鍾金龍冷哼道:「別說我不給你機會,如果你現在乖乖去跪下給丁小姐道歉,然後你們夫婦答應我們米方的條件,或許我可以饒你一次,怎麼樣?」

陳寧微笑的道:「我不需要你的機會,反而我可以給你一條活路。」

「你現在回去告訴你的上級,懸崖勒馬,停止迫害華夏各大公司。」

「如果你照做,我不為難你。」

鍾金龍聞言失笑。

他轉頭對康納跟歐文等人笑道:「你們聽到了嗎?」

「這傢伙竟然說要給我們活路,這傢伙現在還沒有搞清楚狀況吧!」

康納跟歐文,還有十幾個米軍高手,一個個都笑起來。

鍾金龍眯著眼睛,緩緩的道:「康納,歐文,你們兩個給他清醒清醒,讓他知道現在誰才是主宰。」。《馬甲大佬A爆了》第372章合不攏嘴「伊姆……」

蘇葉眉頭微皺,但還是同意了金髮五老星的意見:「這樣也行,不過你可以先著手建立新的聖地。」

雖然伊姆已經被藍染給控制,甚至就連靈魂都被藍染收取了一部分,但不管怎麼說,在明面上伊姆依舊世界政府的最高統治者,不少重要命令都要通過伊姆才能下達。

不過等以後藍染

《全球召喚之我的從者都是神話級》第兩百六十五章 「藍醫生,你怎麼一驚一乍的?」

小玉也表示出了自己的懷疑。

看著三女看自己的眼神古怪,藍天只能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搖了搖頭,道:「沒什麼,就是看到了一個比較厲害的東西而已。」

他可不會說什麼藍語集團的事情。

就算這確實和他有關係,但說出去,還是讓人難以相信。

畢竟,知道他身份的人,也就只有陳公元和他的助手老李而已。

醫院裡面,可沒有什麼人知道他的真實身份。

「哦,那你也太大驚小怪了。」

小玉翻了翻白眼。

本來就是一個小姑娘,自然也不會有那麼沉穩。

反倒是陳曉雲在一邊似笑非笑的看著藍天。

陳曉雲可不是什麼小姑娘,她的閱歷比這後座上的兩小丫頭多太多了。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