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慕若晴,既然我們現在把話說開了,我問你,你當初寧死都不想嫁給我兒子,割脈自殺醒來后,突然就改變主意,你不覺得你該給我一個理由嗎?」

這件事在張靜的心裡就是一根刺,若晴要是不把這根刺從婆婆的心裡拔出來,將會影響婆媳關係一輩子。

慕若晴掏出了手機,她找到了唐千浩和慕若惜偷情的視頻,再把手機遞給婆婆,說道「媽,你要是不怕污了你的眼睛,你看看這段視頻,就能想明白了。」

張靜瞪了她一眼,還是接過了手機看那段視頻。

看著看著,張靜的臉色變得很難看,都不等視頻播放完就關掉,把手機扔回給若晴,黑著臉罵道「傷風敗俗,不要臉!」

真想不到慕若惜竟然會做出這種事情。

慕若惜給人的印象都是端莊,高貴,大方,又有女強人的濽質,怎麼看都比若晴這個慕家親生女兒要優秀幾倍。

「你什麼時候知道他們倆在一起的?」

張靜問著若晴,「你就是知道他們倆的事,才對唐千浩死心?」

「是的。」

若晴這樣回答也算不得欺騙。

上輩子,她就是知道了真相,被打擊得心如死灰,陪著女兒赴黃泉。

「慕若惜和唐千浩在一起多久了,你知道嗎?」

張靜看過唐千浩和慕若惜偷情的視頻后,若晴要是還愛著唐千浩,她都要罵慕若晴傻,有眼無珠。

情人眼裡容不下一粒沙。

「在我被認回來之前,他們就有了感情。我被我爸媽接回來后,對唐千浩一見鍾情,慕若惜面上支持我追求唐千浩,支持我和唐千浩在一起,支持我找戰爺退婚,背地裡卻和唐千浩做出……那種事情來。」

「我犯傻之前,知曉了這一切,過於傷心才會自殘,是我傻,是我笨,為了一個渣男那樣傷害自己,醒來后,看到戰爺我就幡然醒悟,決定跟戰爺好好過日子。」

若晴的話帶了點謊言,因為她沒有辦法把重生的事告訴婆婆。

做夢的事,都不能說。

她怕說了真話反而會被婆婆質疑她撒謊,不符合常理嘛。死後還能重生回到過去,這種事,她要是不親身經歷,她都不信。

「媽,我也不怕你惱我,剛和戰爺領證的時候,我對戰爺只有感激之情,沒有愛意的,是相處后,我漸漸被戰爺的好俘虜,慢慢地就愛上了他。但,不管愛不愛他,在決定嫁他時,我就沒有後悔過。」

「戰爺外冷內熱,是個很優秀的,值得託付終生的男人,我很慶幸,也很幸運,能嫁與他為妻。」

當媽的人聽到別人誇讚自己的孩子,就算面上不顯,心裡也是開心的。

張靜聽到若晴後面的那一番話,臉色和緩了很多。

她的兒子本來就是個很優秀的男人。

要不是出了車禍,殘了雙腿,又被謠傳不能人道,輪得到慕若晴嫁嗎?

想到趙雅舒以及其他千金的態度,張靜,忽然覺得兒子和慕若晴還真的是有緣份。

慕若晴,太好命!

寧老太太就說慕若晴是個有福的……

「媽,這便是我突然不再愛唐千浩,選擇和戰爺過一輩子的原因,不管媽信不信,這些都是我的真心話。」

若晴真誠地道,「媽,我也知道我缺點多多,不管是哪一方面都還配不起戰爺,我會努力改變自己,讓自己變得優秀,優秀到能與戰爺並肩,哪怕不能並肩,至少也不能拖他的後腿。」

「我解釋了這麼多,也不敢指望媽一下子就相信我,都說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我會用實際行動來證明給媽看,嫁給戰爺后,我絕無二心,一心一意對他,這輩子他只要不拋棄我,我就絕不離開他。」

張靜看著慕若晴良久,才淡淡地道「阿博護著你,給足你自由,為了你,他甚至和他奶奶抗爭,跟我鬧矛盾,你對我怎麼樣,我可以不在乎,但你要是對阿博不好,慕若晴,我絕不會饒了你!」

「雖然我不想給你時間去證明你自己,但你們倆先斬後奏,看在阿博的份上,我看著,看著你證明給我看!」

小夫妻倆已經生米煮成熟飯。

兒子對慕若晴又護得緊。

張靜心裡一百個不願意,卻不得不給慕若晴機會。

「唐千浩和慕若惜的事,我會讓人去調查,如果屬實,我就相信你的說詞。以後,要睜大眼睛看人,別被一些人的外表欺騙了,人面獸心的人多了去。」

如果若晴說的都是實話,唐千浩和慕若惜早就在一起,後面卻鼓勵著若晴和唐千浩在一起,說慕若惜沒有陰謀,張靜都不信。

想到這裡,張靜又說道「嫁入我們戰家的女人,都是要守著家規,女子在家裡是相夫教子,偶爾可以陪著丈夫出席一些大型活動,本是不能去上班,創業什麼的。」

「阿博允許你做你想做的事,總要做出點成績來,別辜負了阿博對你的維護。」

頓了頓,張靜有點失落地道「我嫁入戰家幾十年,生了三子一女,至今想開家美容院都不被允許呢,你……是我們所有人羨慕嫉妒的對象,要是辜負了阿博,你都沒有顏面回來見阿博。」

「你是你爸媽的親生女兒,又是獨生的,慕家的一切理應是屬於你的,當然你爸媽養了慕若惜二十幾年,也有深厚的感情,他們要是願意分一點財產給慕若惜,那是他們的自由。」

「你要是不夠優秀,你守不住你娘家的億萬家財。慕若惜未必會像表面那樣心好,你對她不可不防,她本來是板上釘釘的接班人,忽然說她不是慕家的親生女兒,她心境必定有變化,有時候,你不想爭,她都會和你爭。」

若晴感激地道「謝謝媽的提醒。」

張靜語氣淡淡的,「誰想提醒你,我是為了我兒子,你要是連自己娘家的家產都守不住,太沒用,丟我兒子的臉。」

99。99 「你怕?」蘭琛反問。

宮竹冷嘲:「你覺得我怕?笑話,小場面。」

蘭琛卻說道:「他們是玩家,而且會用槍。」

宮竹彎了彎嘴角:「讓他們知道什麼叫有來無回,不管是什麼東西,誰敢動到我頭上,只有死。」

她早已躍躍欲試,摸了摸槍口,已經許久未見血了。

下面叫囂的聲音還在喊:「我數三下,你們若再不開門,我們便要硬闖了,現在這個世道,就應該同心協力。」

兩個女孩也喊道:「就是啊,你們不能自私的霸佔著一棟別墅。」

「明明就有多餘的位置,為什麼不讓我們上去?」

「現在世道混亂,老鼠吃人,大家都只是想活命而已,既然你們這裏安全,就應該收容我們,這樣還能彼此有個照應。」

宮竹拉開窗帘,讓對方更清晰的看到自己,她喊道:「想活着,就自己找地方去,我們這裏不容任何人。」

宋孫臭罵道:「你這個臭娘們,我看你找死!」

女孩打圓場:「妹妹,大家都不容易,末世最好還是和平相處好,如今我們要對抗老鼠,我真的不希望看到僅剩的倖存者互相對抗。」

宮竹心想,啊呸。

誰要跟你們和平相處。

殘酷的現實她都見多了,又何況是遊戲這種隨時丟命的地方,為了活命,誰能想到會不會被身邊人推出去。

「少廢話!」宮竹冷冷道:「滾!不想死,就滾!」

宋孫一聽,臉色大變:「你這個臭婊子,看我進屋怎麼把你按在地面……」

碰!!!

一聲巨響,宋孫額頭突然出現一個窟窿,瞪大眼睛,忽得摘到在地。

身體抽搐了幾下,便再也沒了動靜。

宮竹:……

回頭看了一眼蘭琛。

那搶是他開的。

「啊!!!」外面女孩發出一聲尖叫。

其他男人見狀,同樣是一臉的震驚。

蘭琛陰沉着面容,盯着下方人群:「不要讓我們再說第二遍。」

女孩們早就注意到別墅里的蘭琛,俊美無儔,氣質不凡,可就是這樣的男人,竟然動手毫不留情面。

下方七人,開始忌憚。

他們沒想到,他們手裏也有搶。

準備再回去好好商討對策時,一個騎着自行車的青年緩緩而來。

胡星從七人旁邊路過時,詫異的看了他們一眼,再看到地面的屍體,震了一下,差點從自行車上摔下來。

他趕忙將車停在別墅外面,背包從框裏拿出背在身上。

抬頭看宮竹。

還沒說話,就見宮竹滿面笑容:「你來了?」

沒想到這小子竟然還活着。

宮竹立即下樓開門。

胡星將背包取下來,打開給她看:「我帶了點吃的,現在外面亂成了一團,食物緊缺。」

宮竹將他拽緊屋,又將門鎖住。

外面七人:……

宮竹問他:「你怎麼樣?這幾天都躲哪裏的?」

「老鼠太多了,現在滿街都是屍體,我只能躲我家一個鐵櫃里。」胡星饒了繞腦袋,關心道:「你還好嗎?」

「挺好的。」宮竹又道:「這幾天留下來吧,姐罩你。」

胡星剛想開口,卻覺得背脊一涼。

再回頭,卻見蘭琛站在自己身後。

。 snoodogg呲著牙咧著嘴一副看外星人的神態看着陳凡。

「你確定你之前沒有玩過饒舌」狗爺一臉震驚得問道。

「什麼才算玩過」陳凡不解的問道。

「就是鑽研饒舌,跟你鑽研提高你的球技一樣」狗爺用了一個通俗易懂的話來解釋。

陳凡搖搖頭「沒有,我之前就是聽別人唱,然後我自己跟着唱,也沒有專門去學,就自己唱着玩。」

「那你之前也會將別人的歌改變唱法」狗爺依舊有些不敢置信,好奇地問道。

「會吧,我都沒什麼印象了,不過也是為了好玩」陳凡思索了一下,隨口解釋道。

「怎麼樣還能聽嘛」陳凡繼續問道。

「你自己聽一遍。」狗爺示意陳凡再次戴上耳機,還好他養成了只要在錄音室中就錄音的習慣。

因為有時候隨便吼兩嗓子,或者突如其來的freestye就有很不錯的靈感,而這種靈感都是突然的臨時的,所以錄下來很有必要。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