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黎遞出一塊石料,湛藍如玉,剔透無暇。

「嗯?怎麼是琉璃月石?我的五彩石呢?」

打神石急眼。

「只是讓你先練習一下,用這塊琉璃月石,給我咬出一方寶硯,一條吊墜,一隻手鐲,以及一枚寶印……」

蘇黎乾咳一聲道。

「啥,這麼多!」

打神石下巴都快掉下來了,這也太黑了吧。

「我這是在檢驗你的技術,否則如何放心將五彩石交給你?」

蘇黎背負雙手,臉不紅心不跳的說道。

「成!琉璃月石也是寶料,麻煩點就麻煩點吧!」

打神石說道,怕蘇黎反悔。

一刻鐘時間后,湛藍的寶硯、吊墜、手鐲、以及寶印,被蘇黎拿在手中觀賞,露出滿意的神色。

他曾許諾,要將琉璃月石切分開,勻給雨紫陌、雲曦、火靈兒,雨露均沾。

現在算是完成了承諾,而且一步到位。

「大哥,我這技術不錯吧,五彩石是不是可以拿給我了?」

打神石只吃到琉璃月石的一些邊角料,此刻屁顛屁顛的來到蘇黎跟前,望眼欲穿道。

「的確很不錯。」

蘇黎點點頭,將湛藍如玉的寶硯、吊墜等收入洞天,而後遞出五彩石。

「我要發達了!」

打神石熬嘮一嗓子,欣喜若狂。

不久后,一方晶瑩而燦爛,垂落五彩神輝的硯台,被蘇黎托在掌心。

硯台口,靈氣涌動,彙集而來,化成一個又一個漩渦,瘋狂沒入硯池中,驚人的有點過分。

彷彿上面篆刻着一套聚靈法陣,吞納天地之精華。

一滴青心蓮靈墨滴落,淌在五彩硯池中,竟如一枚種子在綻放,彷彿要逆轉時間,化生為蓮! 對於電影產業而言,洛杉磯最大的優勢就是天氣,無論是拍攝電影,還是各種各樣與電影有關的活動。

就像今天。

這是1月25日。

周一。

第56屆美國電影電視金球獎頒獎典禮如期而至。

北半球很多地區都處在覆雪寒冬時,洛杉磯的比弗利山莊希爾頓酒店外,溫暖的地中海氣候籠罩下,頒獎典禮紅毯上的明星們,當然特別是女星,依舊可以盡情地穿着自己想要的禮服花枝招展。

周圍人山人海。

雖然重要性沒有奧斯卡那麼高,公眾關注度也低不少,但集合了電影、電視和音樂圈子之後,金球獎頒獎典禮現場的熱鬧程度並不輸於對方太多,或者因為是相對自由的晚宴形式,還要更熱鬧一些。

荷里活首戰就憑藉《伊麗莎白》中的出色表演斬獲金球獎劇情類最佳女主角提名的凱特?布蘭切特抵達繁忙如織的酒店停車場,下車后立刻被自己的一群經紀人、公關經歷、助理和化妝師簇擁起來,重新檢查一番妝容和梅麗珊卓旗下CK與寶格麗兩大品牌贊助的全套昂貴禮服與首飾,這才走向紅毯那邊,與掐著時間差不多趕到的《伊麗莎白》劇組匯合。

為了這場頒獎典禮連續折騰了幾天,感覺自己就像一間精美的物品,本以為會麻木起來,但當大家一起進入設立在酒店主樓前甬道上的紅毯,聽着兩側觀禮台上的歡呼吶喊,看着周圍一張張曾經只能在大小銀幕上看到的面孔,凱特還是難免亢奮起來,亢奮中又帶着緊張,手腳都有些麻木。

於是再次如同提線木偶一般隨着身邊人的指示進入媒體區拍照,擺了好幾分鐘的POSE,又接受NBC、等一些電視台的採訪,然後再次匯入人流。

還沒有結束。

要與一些今晚出現在這邊的大佬們招呼寒暄,比如高門影業的總裁艾拉?多伊奇曼、迪斯尼公司的總裁比爾?米查尼克、新聞集團主席魯伯特?默多克、西屋電氣的董事長邁克爾?喬丹……凱特乍一聽到這個名字還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覺,好在那位嫻熟的公關經理及時在她耳邊提醒一句『同名同姓』,這才沒有出醜。

耐心地一一招呼過,凱特?布蘭切特突然又想到一個問題,很失望的一件事。

西蒙?維斯特洛沒來。

聽說對方上周六再次去了猶他州的帕克城,主持已經成為慣例的山頂派對,或許現在還在那邊,或許,就只是沒興趣參加這次頒獎典禮,畢竟對方的身份已經遠遠不只是一位荷里活大亨。

……

……

對於電影產業而言,洛杉磯最大的優勢就是天氣,無論是拍攝電影,還是各種各樣與電影有關的活動。

就像今天。

這是1月25日。

周一。

第56屆美國電影電視金球獎頒獎典禮如期而至。

北半球很多地區都處在覆雪寒冬時,洛杉磯的比弗利山莊希爾頓酒店外,溫暖的地中海氣候籠罩下,頒獎典禮紅毯上的明星們,當然特別是女星,依舊可以盡情地穿着自己想要的禮服花枝招展。

周圍人山人海。

雖然重要性沒有奧斯卡那麼高,公眾關注度也低不少,但集合了電影、電視和音樂圈子之後,金球獎頒獎典禮現場的熱鬧程度並不輸於對方太多,或者因為是相對自由的晚宴形式,還要更熱鬧一些。

荷里活首戰就憑藉《伊麗莎白》中的出色表演斬獲金球獎劇情類最佳女主角提名的凱特?布蘭切特抵達繁忙如織的酒店停車場,下車后立刻被自己的一群經紀人、公關經歷、助理和化妝師簇擁起來,重新檢查一番妝容和梅麗珊卓旗下CK與寶格麗兩大品牌贊助的全套昂貴禮服與首飾,這才走向紅毯那邊,與掐著時間差不多趕到的《伊麗莎白》劇組匯合。

為了這場頒獎典禮連續折騰了幾天,感覺自己就像一間精美的物品,本以為會麻木起來,但當大家一起進入設立在酒店主樓前甬道上的紅毯,聽着兩側觀禮台上的歡呼吶喊,看着周圍一張張曾經只能在大小銀幕上看到的面孔,凱特還是難免亢奮起來,亢奮中又帶着緊張,手腳都有些麻木。

於是再次如同提線木偶一般隨着身邊人的指示進入媒體區拍照,擺了好幾分鐘的POSE,又接受NBC、等一些電視台的採訪,然後再次匯入人流。

還沒有結束。

要與一些今晚出現在這邊的大佬們招呼寒暄,比如高門影業的總裁艾拉?多伊奇曼、迪斯尼公司的總裁比爾?米查尼克、新聞集團主席魯伯特?默多克、西屋電氣的董事長邁克爾?喬丹……凱特乍一聽到這個名字還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覺,好在那位嫻熟的公關經理及時在她耳邊提醒一句『同名同姓』,這才沒有出醜。

耐心地一一招呼過,凱特?布蘭切特突然又想到一個問題,很失望的一件事。

西蒙?維斯特洛沒來。

聽說對方上周六再次去了猶他州的帕克城,主持已經成為慣例的山頂派對,或許現在還在那邊,或許,就只是沒興趣參加這次頒獎典禮,畢竟對方的身份已經遠遠不只是一位荷里活大亨。

對於電影產業而言,洛杉磯最大的優勢就是天氣,無論是拍攝電影,還是各種各樣與電影有關的活動。

就像今天。

這是1月25日。

周一。

第56屆美國電影電視金球獎頒獎典禮如期而至。

北半球很多地區都處在覆雪寒冬時,洛杉磯的比弗利山莊希爾頓酒店外,溫暖的地中海氣候籠罩下,頒獎典禮紅毯上的明星們,當然特別是女星,依舊可以盡情地穿着自己想要的禮服花枝招展。

周圍人山人海。

雖然重要性沒有奧斯卡那麼高,公眾關注度也低不少,但集合了電影、電視和音樂圈子之後,金球獎頒獎典禮現場的熱鬧程度並不輸於對方太多,或者因為是相對自由的晚宴形式,還要更熱鬧一些。

荷里活首戰就憑藉《伊麗莎白》中的出色表演斬獲金球獎劇情類最佳女主角提名的凱特?布蘭切特抵達繁忙如織的酒店停車場,下車后立刻被自己的一群經紀人、公關經歷、助理和化妝師簇擁起來,重新檢查一番妝容和梅麗珊卓旗下CK與寶格麗兩大品牌贊助的全套昂貴禮服與首飾,這才走向紅毯那邊,與掐著時間差不多趕到的《伊麗莎白》劇組匯合。

為了這場頒獎典禮連續折騰了幾天,感覺自己就像一間精美的物品,本以為會麻木起來,但當大家一起進入設立在酒店主樓前甬道上的紅毯,聽着兩側觀禮台上的歡呼吶喊,看着周圍一張張曾經只能在大小銀幕上看到的面孔,凱特還是難免亢奮起來,亢奮中又帶着緊張,手腳都有些麻木。

於是再次如同提線木偶一般隨着身邊人的指示進入媒體區拍照,擺了好幾分鐘的POSE,又接受NBC、等一些電視台的採訪,然後再次匯入人流。

還沒有結束。

要與一些今晚出現在這邊的大佬們招呼寒暄,比如高門影業的總裁艾拉?多伊奇曼、迪斯尼公司的總裁比爾?米查尼克、新聞集團主席魯伯特?默多克、西屋電氣的董事長邁克爾?喬丹……凱特乍一聽到這個名字還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覺,好在那位嫻熟的公關經理及時在她耳邊提醒一句『同名同姓』,這才沒有出醜。

耐心地一一招呼過,凱特?布蘭切特突然又想到一個問題,很失望的一件事。

西蒙?維斯特洛沒來。

聽說對方上周六再次去了猶他州的帕克城,主持已經成為慣例的山頂派對,或許現在還在那邊,或許,就只是沒興趣參加這次頒獎典禮,畢竟對方的身份已經遠遠不只是一位荷里活大亨。

對於電影產業而言,洛杉磯最大的優勢就是天氣,無論是拍攝電影,還是各種各樣與電影有關的活動。

就像今天。

這是1月25日。

周一。

第56屆美國電影電視金球獎頒獎典禮如期而至。

北半球很多地區都處在覆雪寒冬時,洛杉磯的比弗利山莊希爾頓酒店外,溫暖的地中海氣候籠罩下,頒獎典禮紅毯上的明星們,當然特別是女星,依舊可以盡情地穿着自己想要的禮服花枝招展。

周圍人山人海。

雖然重要性沒有奧斯卡那麼高,公眾關注度也低不少,但集合了電影、電視和音樂圈子之後,金球獎頒獎典禮現場的熱鬧程度並不輸於對方太多,或者因為是相對自由的晚宴形式,還要更熱鬧一些。

荷里活首戰就憑藉《伊麗莎白》中的出色表演斬獲金球獎劇情類最佳女主角提名的凱特?布蘭切特抵達繁忙如織的酒店停車場,下車后立刻被自己的一群經紀人、公關經歷、助理和化妝師簇擁起來,重新檢查一番妝容和梅麗珊卓旗下CK與寶格麗兩大品牌贊助的全套昂貴禮服與首飾,這才走向紅毯那邊,與掐著時間差不多趕到的《伊麗莎白》劇組匯合。

為了這場頒獎典禮連續折騰了幾天,感覺自己就像一間精美的物品,本以為會麻木起來,但當大家一起進入設立在酒店主樓前甬道上的紅毯,聽着兩側觀禮台上的歡呼吶喊,看着周圍一張張曾經只能在大小銀幕上看到的面孔,凱特還是難免亢奮起來,亢奮中又帶着緊張,手腳都有些麻木。

於是再次如同提線木偶一般隨着身邊人的指示進入媒體區拍照,擺了好幾分鐘的POSE,又接受NBC、等一些電視台的採訪,然後再次匯入人流。

還沒有結束。

要與一些今晚出現在這邊的大佬們招呼寒暄,比如高門影業的總裁艾拉?多伊奇曼、迪斯尼公司的總裁比爾?米查尼克、新聞集團主席魯伯特?默多克、西屋電氣的董事長邁克爾?喬丹……凱特乍一聽到這個名字還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覺,好在那位嫻熟的公關經理及時在她耳邊提醒一句『同名同姓』,這才沒有出醜。

耐心地一一招呼過,凱特?布蘭切特突然又想到一個問題,很失望的一件事。

西蒙?維斯特洛沒來。

聽說對方上周六再次去了猶他州的帕克城,主持已經成為慣例的山頂派對,或許現在還在那邊,或許,就只是沒興趣參加這次頒獎典禮,畢竟對方的身份已經遠遠不只是一位荷里活大亨。

對於電影產業而言,洛杉磯最大的優勢就是天氣,無論是拍攝電影,還是各種各樣與電影有關的活動。

就像今天。

這是1月25日。

周一。

第56屆美國電影電視金球獎頒獎典禮如期而至。

北半球很多地區都處在覆雪寒冬時,洛杉磯的比弗利山莊希爾頓酒店外,溫暖的地中海氣候籠罩下,頒獎典禮紅毯上的明星們,當然特別是女星,依舊可以盡情地穿着自己想要的禮服花枝招展。

周圍人山人海。

雖然重要性沒有奧斯卡那麼高,公眾關注度也低不少,但集合了電影、電視和音樂圈子之後,金球獎頒獎典禮現場的熱鬧程度並不輸於對方太多,或者因為是相對自由的晚宴形式,還要更熱鬧一些。

荷里活首戰就憑藉《伊麗莎白》中的出色表演斬獲金球獎劇情類最佳女主角提名的凱特?布蘭切特抵達繁忙如織的酒店停車場,下車后立刻被自己的一群經紀人、公關經歷、助理和化妝師簇擁起來,重新檢查一番妝容和梅麗珊卓旗下CK與寶格麗兩大品牌贊助的全套昂貴禮服與首飾,這才走向紅毯那邊,與掐著時間差不多趕到的《伊麗莎白》劇組匯合。

為了這場頒獎典禮連續自己就像一間精美的物品,本以為會麻木起來,但當大家一起進入設立在酒店主樓前甬道上的紅毯,聽着兩側觀禮台上的歡呼吶喊,看着周圍一張張曾經只能在大小銀幕上看到的面孔,凱特還是難免亢奮起來,亢奮中又帶着緊張,手腳都有些麻木。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