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她感覺秦老闆這人還不錯,不會少給的吧,只要價格合適她就賣了。

秦海笑了,能看出來面前女人,沒多少心機,是個直爽的人,他也喜歡和這種人打交道,

「你這方綉帕雖然是老物件,但是不值錢,收藏的人少,給你五百,這跟木簪比較值錢,給你一萬,你看如何。」

秦海說完,就看周雨薇一臉吃驚的神色,心下瞭然。

「真的嗎?秦老闆,就這兩樣,你就能給我那麼多錢。」

周雨薇激動的差點跳起來,天啊,一個不到十積分的木簪居然那麼值錢,下回她就知道兌換什麼東西賣錢了。

「真的,這根木簪的用料,很珍稀,我看不出是什麼,也許我給錢還算少了,將來你要是知道,賣給我虧了,可不要後悔。」

秦海實話實說,萬一這木簪是什麼稀有物種,價值千金,他不希望面這女人找后賬,來店裏鬧騰。

「不會的,賣給你,我就不會反悔的,下次我手頭緊沒準還會來找你的,你能買我的東西,解決我的難題,我還要多謝你。」

周雨薇搖下頭說道,臉上堆著笑容。

「好,那這兩件我就收了,直接用手機給你掃碼轉賬吧。」

「好好,好啊。」周雨薇手忙腳亂的掏出手機,找出收款二維碼,秦海對着掃下,幾秒鐘就轉過來一萬零五百元,

周雨薇看到錢款到賬說道:「收到了,謝謝秦老闆,我太奶奶的嫁妝還有一些,以後可能我還會來麻煩您的。」

「你客氣了,有什麼物件儘管拿來,我隨時歡迎周女士。」

秦老闆高興收了件好東西,沒準能掙大錢,做古玩這個行,歷來有,要麼不開張,開張吃三年的說法。

「那好,秦老闆,我還着急回去,就不耽誤你做生意,有空再聊。」

「好,有機會再見,有好東西別忘了找我。」

「那肯定的,我走了,秦老闆再見。」東西賣出大價錢,周雨薇心裏高興,腳步發飄走出抱古齋。

秦海笑呵呵說道:「慢走啊!」

周雨薇也沒有閑心在市場瞎逛,錢到手,趕緊回家想想下一步怎麼辦?

一路衝到公交車站,等車回家,心裏計劃着。

一路上周雨薇的心情都是興奮的,沒想到一根不起眼的木簪居然能賣一萬塊錢,比她辛辛苦苦打理網店半年,掙的錢都多,雖然她的店鋪一直半死不活的沒啥生意。

她打算把系統商城的貨物掛在自己的網店,也許會有人買。

她手裏還有一方綉帕,一根木簪,兩個荷包,不能再賣到古玩市場,這種東西多了就不值錢了。

站在車站等會兒,公交車來了,她費勁擠上去,找個角落站好扶穩,還有半個小時才到家,就閉上眼裝作養神,進入系統去翻看商城還有什麼,比較便宜的商品。

看半天才發現,高級文明的農作物很便宜,都是轉基因培育出來蔬菜水果類,好多她都不認識,可以兌換一些,掛在網上賣一試試,最好選擇不起眼,但又比較特殊的水果,保質期要長,便於網上出售發貨。

走高速的公交車很快的,周雨薇感覺沒看多會,票員就播報到站了。

到家隨便吃點飯,想到收廢品要有個地方,自己住三樓,就一間房也不方便,還需要在租一間當庫房用。

最好也是這棟樓,便在微信上給房東林阿姨發了個信息,問一樓還有空房間嗎?她要做個小生意,當庫房用。

林阿姨很快回復,暫時沒有空房間,但是下個月會有一家搬走,到時候可以租給她。

周雨薇趕忙回復可以,還謝謝房東阿姨。

暫時不能收廢品,她也不能閑着,要想法掙錢,想掙錢就要先掙積分,掙積分就要先去翻垃圾,撿廢品,哎,她感覺好難啊!

周雨薇看好商城裏的一款水果,一串一串的,感覺是葡萄的變異品種,超級巨大,每個葡萄粒都有拳頭大小。可以一個一個剪下了賣,但是不利於保存,可以在集市上賣。

小區附近的早市她也不熟悉,擺攤都有各自地盤,再說她又沒有工具,陌生地方,再被人欺負,

不如回村裏讓老媽用電動車拉到村裏大集市去賣,老媽在家喜歡種菜,經常去擺攤,都是附近村裏的人,也不會收太多攤位費。

今天已經周四,每周六一次集市不能錯過,最好明天就回去,趕上後天賣。

可她現在還沒有積分,積分都用沒了,得!晚上還要去翻垃圾,歹命哦!

趁時間還早,周雨薇打開電腦,看看網店,又是沒開張,她對自己店鋪已經不抱什麼希望,還是想法利用系統掙錢,系統要一點點升級,需要的做還多著呢!

她把剩下兩個荷包,綉帕,木簪掛在網上賣,綉帕和木簪就按秦海給的價格出售,荷包乾脆也五百塊一個,賣不賣就不管了,先那樣吧!

等到天黑,周雨薇穿上她的工服,出去遊盪在各個小區衚衕里翻垃圾桶,這次她學聰明了,知道用手翻太臟,就找了根棍子,扒拉,這樣還好一點,就是帶着口罩也避免不了惡臭,讓她無法暢快的呼吸。

從六點出來,一直到十點,在外面轉悠了四個鐘頭,可把她累壞了,作為宅女,從來沒走過這麼遠的路,估計她光顧了半個縣城的垃圾桶。

拖着疲憊的身體,周雨薇爬上三樓,打開家裏的房門換鞋換衣服洗澡,再把衣服洗乾淨,鞋子刷了,地板用消毒液擦一遍,才趟床上歇會。

今天她可是拼了,拿出來剛畢業那會的衝勁,跑了很遠,撿了很多能換積分的廢品破爛,反正只要是系統能收集她都要,經過她掃蕩過的垃圾桶一般只剩下廚餘垃圾。

周雨薇這才有時間看看自己四個鐘頭掙了多少積分,進入系統一看,還不錯,有二十齣頭積分,兌換紫晶果肯定夠了。

還是明天再買吧,還不知道這玩意多長時間變質。明天下午才回家,今天先別下單。 綵排過後,司枍又在練習室陪着江一淮練了一會兒舞,眼見着馬上要十點了,她便立刻起身關掉了音樂,催促着他馬上回房間睡覺。

「再練一遍。」江一淮緩緩伸出一根手指,直勾勾地看向她。

卻沒料到人家根本不吃他這一招,甚至面無表情地推着他的後背往外走。

「明天是正式演出,你頂着一副黑眼圈上去怎麼能行?」司枍邊推着他,邊拿起背包關上了練習室的燈,「更何況,你已經跳得夠好的了。」

某人被誇了自然很開心,本來炸了的毛也一下子就被順平了,任由司枍帶着自己回到了宿舍。

等她好不容易哄著江一淮睡着后才從房間里出來,本來打算回到自己的宿舍睡覺的,卻意外接到了一個陌生來電。

「喂,你好,請問你是司枍嗎?」

手機里傳來一個中年男人的聲音,雖然用詞很禮貌,但是語氣頗有指責。

司枍也實在是想不起來自己在哪裏聽過這個聲音,便只好硬著頭皮說:「我是司枍,你是?」

「我就一看門的,現在門口有人找你,好像是喝多了,我怎麼轟都轟不走,我這也不能把他放進去,你趕緊出來看看吧,一天天的,這都什麼事啊…」

那人充滿怨氣地掛斷了電話。

司枍看着手機屏幕有些發懵,仔細一回想,才想起來一開始進來的時候大家都在門衛那裏登記了個人信息,她也不例外。

與此同時,大門處——

門衛大爺一臉無可奈何的看着賴在門外怎麼也不肯走的某個人,嘆了一口氣,扯著嗓子喊道:「你要找那姑娘我已經打電話給你喊出來了,小夥子,可得把握好機會啊。」

電動門外面的不是別人,正是一身酒氣的顧洺。

他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裝,若不是有身後的車燈做陪襯,恐怕便會與這漆黑的夜色融為一體。

顧洺的醉酒與大多數人的都不太一樣,沒有整個人亂糟糟的感覺,微微扯開的領帶顯得他有幾分頹廢,也依舊保留着他獨有的生人勿近的高冷氣場。

總的來說,就是又頹又拽。

等到司枍小跑着氣喘吁吁地趕到時,便看見門衛大爺和顧洺隔着一扇電動門對峙的好笑場面。

「大爺,我就是司枍。」

她邊說着邊走了過來,雖然是在和門衛大爺說話,卻是一直看着顧洺那邊。

「來了就好,來了就好。」大爺如釋重負地鬆了一口氣,拿出鑰匙按下開門的按鈕,說,「我給你們開門,你們好好談談,別再大半夜來霍霍我這個老頭子了。」

司枍帶着歉意地笑了笑,一邊往外走,一邊回頭說:「不好意思啊,給您添麻煩了。」

大爺大手一揮表示沒事,轉身走進了自己專屬的保安室裏面,給他們兩個人留出了空間。

顧洺靠着車前坐在地上,他背後的車燈開着,就連駕駛位的車門都是打開的。

他的一隻手搭在膝蓋上,目光深邃的注視着司枍一直向他走來。

司枍還沒走近便聞到了很濃的酒味,皺了皺眉毛,下意識說道:「你怎麼喝了這麼多酒?」

她也不是沒見過顧洺因為應酬喝多時候的樣子,只是從來沒有一次像今天這樣醉得徹底。

「只有我喝多了,你才會拿正眼看我嗎?」

顧洺漠然地說出這麼一句話,然後向愣住的她招了招手,繼續說道——

「那就,離我再近一點吧,好嗎?」 百泉湖的寒蛟之前就擔心林州的修士和景元宗的修士在聯手欺詐自己,現在他聽手下的妖獸彙報知道鳳陽山出現景元宗的元嬰修士后,頓時又變得懷疑起來。

寒蛟在得到冰息珠后,就決心藉助冰息珠儘快將自己的修為提升到四階中期,到那時再對林州修仙界下手。

因此這次他在得到景元宗的元嬰修士出現在鳳陽山後,就更歇了對鳳陽山出手的念頭。

這些事情餘明延並不知曉,他幫景元宗煉製出兩張破雲火髓符后,同時也請柳相生幫他一件事情,那就是幫他尋找可以恢復體內法力的四階下品符篆的煉製方法。

餘明延煉製過類似的符篆神元一氣符,但是神元一氣符只是三階下品的符篆,如今那符篆對他已經沒有任何作用。

他現在需要尋找和神元一氣符類似的四階下品符篆的煉製典籍,若是能將這種符篆煉製出來,以後他面對寒蛟的時候,底氣也能更足一些。

景元宗幫助餘明延尋找四階符篆的煉製之法並不是一件特別困難的事情,加上餘明延剛剛幫景元宗煉製出兩張破雲火髓符,柳相生在聽到餘明延的請求后,就立即答應下來。

餘明延在將那兩張破雲火髓符煉製出來后不久,柳相生就帶着那兩張符篆返回了景元宗。

柳相生離開后,餘明延開始閉關修鍊起來。

現在他手中有一枚景元宗送來的純陽寶丹,餘明延將純陽寶丹的藥力全部煉化后,修為有了極大的提升。

在這之後,餘明延又苦修了兩年時間,才從洞府中走了出去。

這麼長時間過去,百泉湖的妖獸一直都沒有再進攻鳳陽山,林州修仙界各宗的也趁著這段時間實力都有了不小的提升。

其中實力提升最快的還是赤霄宗,赤霄宗並不缺少結金丹,在這之後赤霄宗又有兩名築基九層修士藉助結金丹將修為突破到金丹期。

即便餘明延將三階後期的妖丹抵給景元宗不少,可赤霄宗還有不少三階中期的妖丹,藉助這些三階中期妖丹,赤霄宗煉製出很大一批結金丹。

餘明延做主將這些結金丹出售給玉神宮等金丹宗門一些,這些金丹宗門依靠這些結金丹,也培養出幾位結丹修士。

林州修仙界的金丹修士數量越多,那應對百泉湖妖獸的進攻也能更有底氣一些。

「這麼長時間過去,百泉湖的妖獸可有動靜?」餘明延開口詢問道。

「稟報老祖,自從百泉湖的妖獸那次進攻過後,就再也沒有發動獸潮進攻過鳳陽山。」趙東陽回答道。

餘明延長期閉關修鍊,鳳陽山和赤霄宗的各項事務全部都是趙東陽負責的,趙東陽的能力還算不錯,這麼長時間過去,都沒有出現任何問題。

餘明延又詢問了趙東陽一些事情,確定都沒有什麼問題后,才笑着說道:「我要離開鳳陽山一段時間,接下來你就全權負責鎮守鳳陽山,這是一張四階下品的破雲火髓符,若是遇到妖獸進攻,你可以用這樣符篆來解決麻煩。」

餘明延敢在這種時候離開,那是因為他篤定了那條四階寒蛟不會在這種時候動手。

四階妖獸進階要比人族元嬰修士修為提升困難地多,一旦他們在晉陞的緊要關頭身上出現損傷,那他們晉陞的時間可能就要無限延長。

即便在他離開的這段時間真的有四階妖獸進攻鳳陽山,依靠鳳陽山鎮守的力量也能抵擋三天的時間。

三天的時間已經足夠景元宗的元嬰修士前來支援了。

餘明延將鳳陽山的各項事務安排給趙東陽后,就立即從鳳陽山離開,向景元宗趕去。

餘明延這個時候選擇從鳳陽山離開,是因為他得到了景元宗的傳訊,說是他們已經得到了有關恢復法力的四階下品符篆的消息,不過需要他親自前往景元宗一趟。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