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煥峰和on也是在側邊掩護葉天和sofm,和IG的下路組合打了起來。

極速斬殺沒有閃現的趙信,葉天阿卡麗和sofm狗熊一起往煥峰和on這裡靠。

看到xun的趙信這麼快就死了,IG下路組合也是不再和煥峰他們糾纏,直接拉開,以免葉天的阿卡麗過來將他們也一起帶走。

rookie的妖姬也是回到中路,但從他那臉色不太好的表情可以看出來,他對這局的走勢有點不太樂觀。

驅趕走IG的下路組合,葉天阿卡麗率先回城,不過他也不忘指揮煥峰和on幫sofm的狗熊掠奪IG下半野區的資源。

「煥峰、on,你們別急著回城,幫狗熊一起把藍色方下半區的野怪清了。」

回城又補了一波線上經濟加新收的人頭帶來的裝備,葉天的阿卡麗現在要比rookie的肥。

回到中路和rookie對線到六級,超常發育的葉天阿卡麗也正式到了可以有無限可能的時期。

算了算對面趙信現在應該在上半區,葉天嘴角上揚:「sofm,進對面上半野區。」

饒是sofm這種玩得特別騷的打野,在聽到葉天這話,也忍不住嘴角抽搐:「還來?」

葉天並不覺得他軍訓IGxun的打法有什麼不妥的,他咧嘴一笑。

「嗯,這局就打對面打野,他上局不是喜歡軍訓阿兵么?這局我們也讓他體驗下打野被軍訓的滋味!」

「還好我不是你的對手,你這思路對打野太不友好了!」

嘴上說著頭皮發麻的話,sofm的身體還是很誠實的,他已經提前在敵方上半野區入口處就位了。

在下路對線的煥峰聽著葉天為阿兵報仇的發言,則是鄙夷地看了眼葉天。

「明明就是這局你前面被軍訓,雖然沒死,但想報復對面打野,化被動為主動,還為阿兵報仇,騙誰呢?」

「可以的,能猜到我針對對面打野的真實意圖,煥峰,看來你跟我打了一段時間訓練賽也是變聰明了,爸爸很欣慰。」

爸爸很欣慰?

煥峰聽得有些炸毛。

本來他這波是想嘲諷葉天,讓葉天下不了台,過過他從未鬥嘴贏過葉天的嘴癮。

結果又被葉天反嘲諷了一波,說不過葉天的煥峰只能咬牙道:「你也就嘴厲害點!」

和隊友談笑間,葉天阿卡麗和sofm狗熊又是在IG上半野區逮到xun的趙信。

這次葉天的阿卡麗已經六級,sofm狗熊五級,xun的趙信被軍訓得現在只有四級。

在等級和裝備的碾壓下,xun的趙信這波死得比上一波還快。

在野區殺死趙信,sofm狗熊在葉天阿卡麗的幫助下清掉野怪升到六級。

「越塔殺傑斯。」

在葉天的指揮下,sofm狗熊大招阻斷防禦塔攻擊,再配合阿兵鱷魚,三人合力將IG上單傑斯斬殺在塔下。

殺完人,葉天繼續帶動節奏吃掉峽谷先鋒。

「sofm,你先回去把自家野區刷一下,再跟我去下半區找趙信。」

上半野區被他們掠奪完,IGxun的趙信肯定會復活去下半野區。

葉天也是很明確,他就是要軍訓得IGxun無野可刷。

「太歲,這對xun太殘忍了,不過我喜歡!」

sofm跟葉天瘋狂軍訓對面打野上癮了,他也是積極跟隨葉天。

好不容易復活到下半野區,已經連續兩波自家野區野怪都沒有刷的xun再次看到葉天的阿卡麗和sofm的狗熊,他哭了。

這還有完沒完?

哪有這樣軍訓打野的!

這是要強迫他絕食啊! 在開眼咒的幫助下,隧道里的一切他都能夠看得清清楚楚。

程慕凡繼續往裏面走,大廳里的趙建軍看着黑漆漆的洞口內心越發擔心。

程慕凡越往裏面走就感覺到陰氣越重,而且在隧道的盡頭處,似乎還有幾道發着綠光的東西在那裏飄蕩。

程慕凡繼續往前走,不一會兒便來到墓穴的位置,他也看到發着淡淡綠光的石棺。

這裏就是張玄口中所說的墓穴,他能感受到此地是個極陰極寒之地。

程慕凡緩緩的朝着石棺走去。

石棺看起來很堅固,上面雕刻着各種花紋,除此之外,還有一些道家的符文。

程慕凡伸手一碰石棺,也感受到了來自石棺中的力量。

果然,接着從石棺里又往外湧出了幾道綠色的陰氣。

與其說是陰氣,倒像是幾團綠火,也就是人在死後通過各種因素所形成的幽靈之火,很多老一輩都稱之為鬼火。

在很多墳墓多的地方,尤其是乾燥的季節都可能會出現,不過那些是沒有什麼危害的,只是有時候偶爾看到有點嚇人而已。

不過這座墓穴中的這個鬼火可就不簡單,這裏的鬼火充滿了煞氣,侵入人體就如同被寒冰凍住一般。

那幾團綠色的火快速的朝着程慕凡飄過去,就在綠火快要接觸到程慕凡的時候,他的金錢劍從袖口裏滑落到了手中。

程慕凡手指掐訣,金錢劍在空中飛舞了幾下,就把那些綠火給消除得一乾二淨。

石棺中沒有繼續在往外涌處綠火,程慕凡便小心翼翼的在這塊墓穴中觀察起來。

忽然,他發現在石棺一頭的那面牆上放着一面圓形的鏡子。

他走近一看,鏡子上面蒙上了一層灰,而且看鏡子的特徵也有一些年代感。

程慕凡再仔細一看,原來是一面古銅鏡,看銅鏡的材質和上面雕刻着的符文,以及修羅的圖案。

上面的修羅圖可以壓制住煞氣,鎮住邪祟,雖然這面銅鏡有它的作用,可是如果要是照射到人的話就會厄運連連,身體也會受到影響。

程慕凡心裏估計這面銅鏡存在的時間很長了,應該是和這座石棺一同放在這裏的。

程慕凡又仔細的觀察起了石棺,他再次伸手觸碰了一下,只感覺一股寒意湧上心頭,他趕緊把手收了回去。

他圍繞着石棺緩緩的移動着腳步,他覺得這座石棺很奇怪。

程慕凡抬頭一看,他發現鏡子所照射的位置正是這座石棺。

此時,程慕凡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這座石棺上。

他再次把手放了上去,這次他沒有着急的收回手臂,而是靜靜的感受着這座石棺帶來的氣息。

他閉上眼睛,忽然一點點模糊的畫面在程慕凡的腦海中閃過。

那是兩個人打鬥的場景,看起來兩人都是深有道行的,其中有一個人在最後就被封閉到了石棺中,而銅鏡就是用來鎮壓這座石棺的法器。

程慕凡睜開眼睛似乎知曉了這裏的一切,他看着散發着無盡黑氣的石棺,他產生了好奇,於是他手臂一用力,石棺蓋就被挪開了。

只見一個還沒腐朽的屍體出現在了程慕凡的眼前,他驚訝不已。

看石棺中屍體的穿着和打扮,估計有幾百年的歷史了,因為地理變動的原因,石棺被掩埋,也就從此銷聲匿跡。

可是屍體上的所有結構都還很完整,以至於是個什麼髮型穿的什麼衣服都可以清楚的識別,只不過膚色看起來差了那麼一些,就像是一具石化的屍體。

他的身上散發着無窮的陰氣,程慕凡心想到:「這個屍體看起來完好無損,再加上這裏是個至陰之地,要是晚些發現,估計棺中這個人就會重新踏入人間,也幸好發現得早,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程慕凡又用力一推石棺蓋,石棺就被合上。

他沉默著在心裏面思索:「這個極陰之地是後期形成的,得想個辦法把這個古墓給封印,不讓棺中的陰氣往外流出,然後再把它帶出去重新安排,不然的話會發生意想不到的後果。」

程慕凡站在原地思考了一番,他想到只要石棺離開這個極陰極寒之地,那石棺中的屍體應該就不會再有陰氣的保護,也就不會有往下發展趨勢,屍體就能正常的腐爛。

程慕凡往後退了幾步,他手指掐訣,隨着口中念著咒語:「天罡揚威,玄武后隨,玉彩搖弋,熒惑流輝,神光照耀,太白成瑞,六丙來迎,百福攸歸….」

隨着咒語的念罷,程慕凡便獨自一人布下一個陣法將石棺封住。

只要將石棺封印,儘快搬離這個墓穴,之後就不會出現陰氣外泄的情況。

大概過了二十多分鐘,程慕凡總算把這座石棺封印。

只不過這個陣法維持的時間不長,必須在五天之內就把這座石棺搬出,不然的話陣法就會消失。

因為每一個陣法都需要相應的人數和能力才能完成,程慕凡一個人完成這個陣法,所以是維持不了多長時間的。

就像張玄之前布的陣法一樣,也只維持了一個晚上的作用而已。

此時,程慕凡的注意力集中到那面古銅鏡上面,他縱身一躍就摘下了古鏡。

古鏡是一件法器,因為在這個密室里密封的時間太長,導致它的力量逐漸減弱,不過對於程慕凡來說也是一件難得寶物。

目前程慕凡已經封印住了墓穴的陰氣,這面古銅鏡放在這裏也沒有什麼作用了。

只要把墓穴搬離此地,古鏡幾乎也沒什麼作用了。

為了防止墓穴挖出來之後古鏡會被其他人帶走,流入市場而影響到別人。

程慕凡就把古鏡收到了自己的囊中,這種東西也得專業人士使用才能達到效果。

程慕凡滿意的點了點頭,隨着就往回走。

此時的趙建軍正趴在洞口擔憂的對着深坑裏說道:「怎麼這麼久了還沒見出來,不會是死了吧,要是真死了,那我就麻煩了,希望趕緊出來,千萬不要出事,更不要死在裏面。」張翔若有所思的想一下。

「這個,我得跟曹文鐸說一下,看他怎麼說,那地方真不好進,不是錢能辦到的。」

大熊立刻眉開眼笑,按摩的更歡了!

「那我先謝謝翔哥,翔哥是誰,商界奇才,布局大師,沒有翔哥辦不成的事!」

……

《我成了女神豪的冒牌老公》第43章衣服沒了 「什麼?打劫?」四人眼珠一瞪,差點以為自己聽錯了。

方曉點了點頭,搓了搓手,眼珠子發光,看著四人笑嘻嘻道:「把你們身上的寶貝全都掏出來!要不然,我一拳打死一個,然後自己找!」

四人的身體猛然一哆嗦,臉上身上被方曉揍得火辣辣的疼,心有餘悸,連忙道:「給,我們都給你!」

每個人都將自己的乾坤戒掏了出來遞給方曉,這種低級儲物戒有十立方的空間,也能放不少東西。方曉一個個檢查過去,三個戒指中除了數萬枚靈晶,沒發現有什麼好東西。

只有為首的大漢給的戒指裡面有不少獵殺妖獸得來的材料,包括那兩根金牙象身上得來的金牙,此外還有兩顆凡級的補靈丹,十萬靈晶。

方曉估算了一下,這些妖獸材料若是賣出去,可以賣個十多萬靈晶,加上原有的數十萬靈晶,今天收穫了差不多有五十萬靈晶。

方曉心花怒放,短短時間內就成了「富家子弟」!

靈元的來源,除了通過心法修鍊之外,最快的途徑那就是通過丹藥了。但是方曉也不能完全通過丹藥來提升境界,這會造成自身的根基不穩,能夠達到的高度肯定有限。在低境界,這種影響肯定會比較小,但是隨著境界的提升,這種負面影響會逐漸體現出來。

最佳的方式,就是通過心法慢慢的提升境界,當達到境界桎梏的時候,再通過特殊的手段打破境界的桎梏,這是大部分武者都會走的路線。不過這條路子對於方曉而言,太慢了!

方曉心滿意足的將四枚儲物戒收了起來,心中想著打劫果然是一條發財之路。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