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吃飽了,爬到樹上,躺在高高的大枝幹上,拍了拍肚子,仰望着灰濛濛的天,很快就睡著了。

而不知何時,天竟然下起了小雨,颳起了風。而藍心躺在那裏,竟然一動不動。

奇怪,明明今夜連個星星都看不到,她身上竟然泛起了星光,好似一顆巨大的星星。

這夜,卻只有她睡得那樣安穩。山中各大夜行動物,傾巢而出。

在山中騷擾著那些隱蔽處的歷練者。無論大家用什麼樣的方式,都會被找到。

而那些野獸一旦被反擊,就立即逃跑。等歷練者撤了,又過去襲擊。

好像它們並不是真的尋找食物,去攻擊人類。而是一種有戰略性的騷擾。

反正就是不讓歷練者在夜間得到休息。

當然也有一些歷練者,早已經知道這些規律,索性不休息了。反而直接成群結隊地反攻這些夜行騷擾者。

在偌大的山中,竟然比白天還熱鬧。

只是那些歷練者,竟然不止有龍族。還有朱雀玄龜麒麟之類的元魂,她們在夜間雖然可能不相識。

但相同元魂的修鍊者聚集在一起,反而能凝結出被壓制的極狠的高等元魂。

但也有一些穿着普通的女子,看着憨厚樸實,能輕易地凝結出自己的元魂。

什麼綠色小草魂,什麼玫瑰牡丹花魂,什麼打鐵用的小鎚子,甚至還有一顆……牙齒的元魂。

真是高等元魂都是千篇一律,而低等元魂卻是千奇百怪。

當然元魂的凝結並不是為了夜間的修鍊,而是為了震懾宵小之輩,震懾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低等野獸。

甚至於有人凝結出實體元魂,以至於那些野獸把這些修鍊者當成個大自然的一部分。

試問當一顆牙齒掉在森林裏,會有野獸去關注嗎?

試問當一朵花兒出現在森林裏,那不是再正常不過了?

試問當一把鐵鎚丟在樹林里,會有野獸去攻擊它嗎?

……

原來在這夜裏,只有最普通的人族是最危險的。

而當元魂足夠強大時,是可以讓修鍊者與大自然結為一體,這一刻就是最好的修鍊狀態!

藍心也是躺在樹上,一時間睡得香甜,而她身上竟然凝結出了同樣睡得入迷的迷你黑龍來。

那小黑龍在小雨中雖然迷迷糊糊,但自身身上竟然從藍心身上吸收著血紅色的血氣,居然不斷凝實著,也不斷壯大著。

當小雨漸漸變大,風也猛烈起來,藍心也被凍醒了。她抹了一把臉上的雨水,幸好在樹葉下不至於把身上的衣服淋濕,這情況也不算太壞。

藍心連忙爬起來,她不太想下去,就往更裏面鑽了一下,反正她個頭不大,倒也能夠避雨。

既然剛剛睡了一覺,體力和元力也恢復了不少。再打量了下四周,雖然太黑了看不清什麼,但也能聽到

不遠處野獸的怒吼和人類的大喝聲。

她更不想下去招惹什麼,既然不困了,那就開始修鍊。雖然元力壓制厲害,但一旦運行起體內那微弱的元力,倒也暖和了許多。

只是為什麼感覺身後有些重呢?

她斜眼看了一眼屁股下面,居然發現那垂在樹榦下的雙腿中間,居然有一條上粗下細的尾巴!

那瑩瑩的光芒很微弱,肉眼可見的那條尾巴裏面是純黑色,而外面卻是白色的熒光。

試着用右腿去觸碰了一下,那東西竟然是有感覺的!

藍心興奮極了,連忙運起元力,精神力外放了一米,果然能清楚地看到身後一條黑色的,發着白光的小龍正在她身後,同樣好奇地打量着她。

「額,你是我的元魂嗎?」藍心驚喜地問道。

那小龍仰起頭,輕輕地叫了一聲,雖然極為微弱,卻在藍心耳邊震耳欲聾。

「這是龍族的語言嗎?我好像聽不懂呀!」藍心有些無奈,並不知道那小龍在說什麼。

不過她也不氣餒,直接伸出左手,既然是她的元魂,那肯定和她有着默契。

那小龍果然聽話地從她身上下來,直接盤旋在她手中心。

當那小龍發現藍心左手那顆黑色的小痣,還低着頭伸出舌頭去舔舔那手心,歡欣雀躍,非常可愛。

藍心能感受到那條小龍一出現,元力運行也更快了,果然有輔助修鍊的奇效。

而為了更清楚地觀察這小龍魂,藍心也使用了和小白契約后獲得的夜視之眼。

她此時也想明白了,光靠自己這微薄的元力,弱小的身板走到所謂的紅霧盡頭根本不現實。

她當然也知道這裏的規定,也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但在這些大前提下,使用飛天白虎能夜視的眼睛,那又有什麼不行呢。

黑色的眼裏閃著綠光,周圍的一切也變得清晰起來,藍心看得更清楚了。

在她和小龍魂之間有着密密麻麻的紅色絲線,好像紅外線一樣,虛實結合,不可思議。

「難道這小龍魂在吸收我的血氣?」藍心仔細打量著那小龍魂,雖然這樣猜測,但她並不認為它會傷害自己。

胡思亂想一會兒,也想不出個所以然來。藍心也習慣了這小龍魂的存在,就放任它在自己周圍轉來轉去,自己盤腿修鍊起來。

滴滴答答的雨聲,呼啦啦的風聲,卻是藍心最好的修鍊環境。

她本就是水靈根,對水元素有着極強親和力。

她修鍊著頂級功法風語咒,在風中可以不受影響,穩坐八方。

就這樣,直到黎明時分,風停了,雨頓了,藍心也精神飽滿地睜開眼睛。

元力恢復了的她望着已經魚肚白的東邊天空,輕輕一跳,便穩穩地落到地上。

而她一停止修鍊,身上那自由自在的小龍魂也一瞬間回到了她身體里,有一種人魂歸一的感覺。 “不過不管如何,這也是一項還算不錯的能力,興許就用得着呢?”

陳少君本着技多不壓身的想法,欣然接受了這一能力。

最後,纔將目光落在了那青銅簋之上。

這簋,如今的人用的少了,但他卻知道,這其實是早期盛置食物的器具。

青銅製器,想來原本應該是某些王孫貴族,大戶人家所用之物,如今則只能算是一個古董。

當然,從煞氣濃度,還有煞氣之中蘊含的那無數詭異而又細小的蟲子來看,這青銅簋卻又明顯不同於一般的古董。

心念一動,鑑寶再次開始。

精神如九天銀河,倒灌而下,直接撞在了青銅簋之上。

嗡!

青銅簋之上的煞氣,瞬間就被引動,迎了上去。

但只是略一僵持,就被陳少君那磅礴的精神氣息,碾壓而下,摧枯拉朽一般,不斷壓迫,消弭。

煞氣之中,那無數細小的蟲子似是也感覺到了不妙,瞬間發出了輕微的精神鳴叫之聲,嚶嚶嚶的對着陳少君的精神力瘋狂撕咬着。

“嗯?”

陳少君感覺到自己的精神之上傳來的一股酥麻,消耗速度正在快速增加。

頓時心中一凜,發現這些細小的蟲子,生存於煞氣之中,好似可吞噬一切,竟對於他的精神力也有一定的抵抗之力。

連忙加大了自己精神力量的輸出,將精神之力一分爲二,演化成爲了一個磨盤,不斷控制旋轉着,將所有的煞氣,那細小的蟲子,都碾入磨盤之中。

這種精神運用,也是他神望之術圓滿,精神力大增之後,才掌握的一種能力。

雖然方法粗糙一些,消耗的精神力也更多更快。

但不得不說,效果十分顯著。

不拘於是煞氣還是蟲子,都難以擋住上下兩邊的精神研磨,眨眼間就碾碎一空,化作了虛無。

鑑寶完成。

通靈寶鑑穿雲而出。

青銅簋顯化其中的同時,無數畫面也在他眼前閃過。

這青銅簋,最早可追蹤於三千多年前,乃是當時的一個王侯之家,盛湯之物。

隨着那王侯王爺病故,就被當做陪葬品,埋入了墓地之中。

三千年風雨之後,墓地因爲山石崩塌,河水改道,重現天日,許多陪葬品也隨之漸漸被人拾取,帶走。

而這青銅簋,卻因爲造型合適,質地堅硬等緣故,落入了一個老嫗的手中。

對方本是一個普通的村婦,不知道從哪裡得到了一本毒經,就經常採集各種有毒之物,借青銅簋熬煉毒物。

有時甚至捉一些毒蟲等物放入簋中,以毒製毒。

但畢竟只是一個普通村婦,經常與毒物打交道,又哪裡懂得消毒防毒之法?很快自己就中了招,得了一種慢性劇毒,身體每況日下。

自知命不久矣,於是她幹了一把大的。

直接將自己多年來研製而出的劇毒,投入了村中石井之內,大批村民隨之死於這劇毒之中。

事情鬧大,很快官府來人,將她擒拿歸案。

恩怨很快理清。

原來這一切,都不過源於一些家長裡短的小恩怨。或是誰家截了她家的水溝,誰踩壞了她家的菜園,村內誰家小孩扯破了她家的圍欄,村中族老里正,怎麼偏袒他人,欺負她孤家寡婦……別看村子裡大家都窮,但各種小算計,小恩怨卻十分之多。

長久以來,小仇也容易引發大仇。

老嫗心眼本就小,還十分偏激,認爲村內沒一個好人,全都欺負她,平時也經常下毒毒害村內各戶人家的家禽。

這次感覺自己要死了,就打算拉着全村村民一起陪葬……

事情鬧得這麼大,製毒下毒,毒害一百多口人,官府自然嚴辦,即便她已經身患劇毒,但還是一個斬立決,將她拉倒法場。

青銅簋這等髒污,自然也被抄沒,進入了官府之中。

然後就被那監斬官,交給親兵處理,那親兵則將之與那籤筒罐頭一起,丟入了明月花船。

……

“女人要狠起來,當真太可怕了。

遇上了這等狠人,哪裡能夠安生得了?”

陳少君感慨不已。

那老嫗心狠並不可怕,可怕的是她還會研毒,製毒,更具備着強烈的執行力,惹上了她,當真睡覺都不會安穩。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