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時候不早了,去吃個飯吧。吳華看了看天色,提議道一進江城就進了派出所,待會一起去泡個澡,去去霉頭。

必須得去。鐵柱略顯贊同,弄個紅曲水泡泡,搞他個開年紅來。

送終白了鐵柱一眼,無語道想什麼來什麼,說的好像你家泡熱水澡一樣。

鐵柱呵呵一笑,確實是自己想多了,溫泉哪裏給你放紅曲,又不是包全場。

沒事,老子高興,今天就包全場,想紅就紅,想藍一樣給你藍。吳華豪氣的說道。

他今天是真覺晦氣,出門在外,最忌諱的就是這東西,這次正月十三呢,就進派出所了,好好的開年大吉,都被這霉頭給觸了,心裏多少有些不痛快的。

反正包場溫泉也不用很貴,就當是出錢消災,把這一年的霉運統統都泡走了,求個心安理得。 喬夫人的眼眸微眯,似乎在思考着什麼。

過了半晌,喬夫人才對阿大說道:「聽說你以前也是在道上混的,應該也認識不少人吧,出去打聽打聽能不能找到那輛車和那個司機!」

阿大連忙點頭,地上起身,「我這就去!」

喬夫人叫來了管家,「你也派人去調查一下孩子的母親到底是怎麼出車禍的,我要看一下現場錄像,還有所有的蛛絲馬跡全部都要找到,務必要在今天之內抓到那輛車。」

管家點了點頭,隨後立刻打電話找人去調查這件事情。

喬夫人深深的嘆息了一聲,看着面前哭花了小臉的兩個淚人。

她心疼的摸了摸孩子的頭,知道他們剛才肯定是被車禍的一幕給嚇到了,才會現在問什麼都不不說話。

如果孩子們的母親就此失去了生命,恐怕剛才那一幕會成為他們整個童年的陰影,變成創傷性後遺症。

「放心吧,奶奶一定不會讓你們的母親出事的,我一定會遭到撞你們母親的壞人,用最好的醫療條件讓她活過來的,這段時間你們就住在奶奶家,奶奶會保護你們的,絕對不會讓任何人欺負你們的!」

兩個孩子緊緊的抱着喬夫人,「我們想媽媽了,我們已經好久沒有見到媽媽了,嗚嗚嗚……」

喬夫人也莫名其妙地紅了眼眶,她都不知道有多久沒有過此時這種心裏酸澀難耐的情緒了。

她也不知道能說出什麼樣的畫才能安慰到兩個孩子的情緒,她活了幾十年,也從來沒有安慰過誰,就連當初自己的孩子在她面前哭鬧,也從來沒有哄過他。

路棉心已經在手術室裏面六個小時了,喬夜宸就這麼一動不動的在走廊的長椅上坐着。

人就像是遊魂一樣,完全六神無主。

而另外一邊已經有了一些線索,老大把得到的消息拿回來告訴喬夫人。

「喬夫人,我們已經找到了那輛撞路小姐的車輛,那輛車是在報廢的停車場裏面的廢車,車牌也是假的,根據我們拿到的線索,已經找到了開車的那個人,他承認是有人給他一筆錢,讓他去撞路小姐的。」

此時,兩個孩子已經哭的睡著了。

喬夫人哄了一天,孩子此時太陽穴都跟着突突直跳。

她不是不喜歡小孩子,只不過這兩個孩子實在是太難哄了,看着平時挺聽話的,但是一旦哭鬧起來,還真是讓她一點辦法都沒有。

他們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她也不可能真的去說他們或者罵他們一頓,就只能任由兩個孩子一直發泄情緒。

畢竟是年歲大了,不扛折騰了,被兩個孩子哭了一下午就讓她頭痛欲裂了。

不過如今有消息,總算是好事。

「他說是什麼人給他的錢嗎?」

「沒說就說中間是一個中間商,只給他打了一筆錢和發了一張照片而已,之後就聯繫不上了。」

就在這時,一個穿着黑西裝的男人走了進來。

「喬夫人,我們有新的發現!」

喬夫人點了點頭,示意讓阿大先下去。

等阿大走了之後,喬夫人才看着穿黑西裝的男人問道:「查出來什麼了?」

男人的手裏面拿了一個文件,將文件交到了喬夫人的手中。

「我們是順着這個中間商來查線索的,果不其然被我們找到了。」

紫筆文學 葉天看完了眼前黑袍少年的屬性之後,眸子中頓時光芒一閃。

果然眼前的這一個男子便是那位歷史上著名的醜婦,也是諸葛亮的妻子,黃月英!

黃月英!

那也是一個著名的歷史美女,

因為嫁給了那位卧龍諸葛亮,也是因為她過人的才情和木牛流馬,可謂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了。

當然了,說所謂的著名的歷史美女,應該要打一個引號。

因為根據華夏古代的大部分流言蜚語和傳聞,都將黃月英比作,說成了極為醜陋的女子。

和孟光,東施,鍾無艷等著名的醜女,放在了一起。

甚至說她黑頭黃髮,丑到了驚天地泣鬼神。

當然了,此流言是否真實,沒人知道。

畢竟,流言終歸不過流言,無法當真。

至於黃月英的真實長相如何,早就已經化作了裊裊煙波,消散在了千載煙雲之內。

黃月英的真實長相,也成為了一個永遠都無法解答的謎團。

當然了,在神話世界之內,葉天心中很清楚一件事。

那便是神話世界之內的黃月英,根本不是一個醜女,而是一位驚才絕艷的絕世美人!

因為前世之中,他曾經距離遙遠,在風吹過黃月英面紗的時候,便是有過驚鴻一瞥。

雖然沒有目睹實際具體,但是那一抹風情和驚艷,便是永遠烙印在了葉天的心中,多年沒有忘懷了。

當然了,前世中的葉天,在人間界之內,雖然有小小實力,但是和那些大勢力比起來,如同螻蟻。

當然不可能和黃月英產生了什麼太大的交集。

最後,前世中,神話世界之內的黃月英,也是一樣嫁給了和她名當戶對,同為大族出生的諸葛亮。

兩人和歷史一樣成為了一對著名的伉儷夫妻,一同輔佐蜀漢。

卻沒有想到的是,這一世之內,此刻的黃媚,居然會來到了天帝城之內,甚至主動要投奔葉天。

顯然,其中是有一些秘密存在的。

只是如今,哪怕是以葉天的智慧,都是想不出來,究竟為什麼,此刻的黃媚,居然會來到了天帝城,主動前來。

而且還是隱姓埋名,故意易容。

其中,一定有秘密,他要搞清楚。

想到這裡,葉天看向了黃月英,說道:

「子英,不過在正是加入天帝城之前,我還有一個問題想要,不知道子英公子,可否回答一下!」

說罷,葉天看向了黃月英,眸子中似乎蘊含很深的意思。

「大人有什麼要問的,儘管問就是了,

小人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黃月英遲疑片刻,點頭說道。

「子英…………或者說,更恰當的說,應該是月英,月英姑娘,你這一次故意改換容貌,男扮女裝。

又是要加入天帝城之內,終究是為了什麼,現在可以告訴我了吧。」

葉天嘴角露出一抹邪惡笑容,看著黃月英說道。

「什麼!…………你!你怎麼!你怎麼知道!」

一聽到這話,黃月英頓時臉色大變。

因為太過於驚訝,甚至她都是一時忘記了使用秘法刻意改變自己說話的聲音。

甚至之前清脆的少年聲音都是直接大變。

變成了十分嬌媚的少女之聲!

聽到這聲音,還有之前葉天的話語,眾人哪裡還不明白是怎麼回事!

顯然,眼前這個黝黑醜陋的少年,是使用了某一種易容之術,改變了容貌,男扮女裝!

甚至這一種男扮女裝的方式,無比高明,甚至連在場的所有的人,幾乎都是給欺騙了過去。

只是唯獨沒有將葉天騙過而已。

場上的郭嘉,李斯,典韋…………所有的人,幾乎都是立刻露出來了驚訝之色。

「你居然男扮女裝,潛入到領主府邸之內,究竟是為了什麼事情!」

典韋一知道了黃月英改變了容貌,男扮女裝的事情,頓時臉色大變,露出駭然之色!

因為,他現在可是葉天的貼身侍衛,被一個女子,給欺瞞了過去。

甚至一路到了葉天的面前,他典韋都是沒有發現,簡直讓他丟臉到了極點了。

所以,他立刻同樣也是憤怒了,立刻提起手上的戰戟,對於黃月英殺氣衝天。

而幾乎同時,身後的天帝衛也是舉起來了手中長矛,同樣殺氣衝天!

「子英,這是什麼情況!?」李斯看著黃雄,則是一臉的驚訝之色。

同時也是很後悔,後悔自己將黃月英帶來。

畢竟是他沒有看出來黃月英真實身份,犯了大錯。

「沒想到,這個少年,居然是使用了易容之術,乃是一個女子。

而且這易容之術,還是極為高明的模樣,連我的鬼神之瞳,都是沒有看破。

而主公,卻是能夠看破了,不愧是我郭嘉郭奉孝的主公啊!」

一旁的郭嘉,先是微微一驚,片刻之後,又是恢復了平靜之色。

他看向了葉天的時候,眼中的崇拜之意不由得又是多出來了幾分。

自己的這個主公,實在是不凡。

連郭嘉的鬼神之瞳,沒有能看破之物,葉天都能看破。

葉天看著殺氣騰騰,似乎要衝上去制服黃月英的典韋

連忙一擺手,將典韋制止住了。

因為他也看出來,黃月英雖然確實使用了易容,假扮身份,但是顯然並沒有什麼惡意的。

何況,以黃月英那二十多點武力值,哪怕是葉天脫光了,讓她打,也是要讓黃月英累死,都破不了防的。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