殊不知,方家上下大小長輩對方牧塵寄託希翼過多,卻是無時無刻不念想着除掉蘇一心那個眼中釘肉中刺,執念太深,他們總是認爲是蘇一心耽誤阻礙了原本爲方牧塵鋪好的道路至今,再加上蘇一心的貧苦出身,想要讓方家一應同意,怕是難上加難。

向博陽一行人,同樣的也在現如今這個風景晴好的下午,陰謀詭計全全浮出。

雲氏主公司在雲凱風嘔心瀝血經營之下達到另外一個新高峯,雲氏入股股東無一不跟着沾光享福,恰值雲凱風裏裏外外忙着同艾曉寧婚禮的事情,總想着凡事親力親爲,終於是讓向博陽鑽了空子去。

像哈利基尼這種心心念念只有錢財利益的商人,無疑是最好的突破口。

於是乎當天下午,遠在沙特阿拉伯石油集團公司的哈利基尼,就接到了一個來自雲氏分公司法則人向伯仲的電話。

向伯仲按照向博陽之前交代好的事情做法,公事公辦的說到:“哈利基尼先生,我是雲氏企下分公司經理,我叫向伯仲。”

哈利基尼對這通莫名其妙的電話自然是奇怪的,沉吟着沒有言語。

向伯仲見狀開門見山的直接交代了緣由:“是這樣的哈利基尼先生,我打這通電話是爲了讓你放棄雲氏,同我們雲氏分公司合作,我

們願意出更大的購價,並主動承擔相關交通運輸費用,以免哈利法先生的事情重蹈覆轍,默哀。”

哈利基尼聞言更是驚訝,和哈利法如出一轍的深邃眸子眯起來,中國話聽來不太標準的樣子:“向先生,既然你是這雲氏分公司經理,爲何要搶主公司的生意?這對你沒有絲毫益處。”

向伯仲按照向博陽事先叮囑好的細細解釋道:“是這樣的哈利基尼先生,這是我們雲氏主公司商討之下的結果,相信最近的新聞播報您也有所關注,雲總減少了對同石油集團合作的關注度,轉而傾向於娛樂方面。”

哈利基尼自然是清楚明了的,不過雲氏主公司經營範疇如何,那都是人家份內的事情,不波及自己的利益,哈利基尼無意插手。

電話那頭向伯仲響起的聲音拉回了哈利基尼的思緒:“是這樣的哈利基尼先生,我們作爲雲氏旗下搬的上檯面的分公司,雲總傾力扶持,所以石油合作一案轉接給我們全權處理,並且我們隸屬雲氏,名氣自然也不小,不會虧待了哈利基尼先生,而且,我們會在購進方面提高五個百分點。”

五個百分點。哈利基尼聞言當即心動了,可是商人畢竟精明,還是堪堪又提出了質疑:“那他爲什麼不自己和我商量?”

電話那頭的向伯仲笑了笑解釋到:“哈利基尼先生,我想對於我們雲總好事將近的娛樂播報您也有所耳聞的,況且此事將會由我雲氏總公司雲凱風名下第二大股東向博陽全權負責,合同簽字都是白紙黑字的事情,表決權也是所持股份大小決定,您在懷疑我們妄想觸犯法律嗎?”

“不是,”哈利基尼聞言低沉的笑了開來,這樣有百利而無一害的合作,依照哈利基尼貪圖利益的性格,自然是欣然應允的,沒想到雲凱風規劃的還挺詳盡,哈利基尼讚許,經營範圍錯落有致毫不含糊。

哈利基尼崇尚追求錢財利益,當即啓程,殊不知這一去,不僅是給雲氏總公司製造了漏洞,連帶自己的石油企業集團也拖下水。

黑暗陰影之中的向博陽笑的狠戾,他要一步一步因勢導利,一步一步將雲凱風擊垮。

步步爲營。

方氏在方牧塵的領導指揮之下很快就步入了正軌,企業利潤也被經營的風聲水起節節高升了起來,方牧塵也是抓住時機順理成章的提出了與雲氏聯手齊頭並進的一說。

方父首先反對,在方母的耳濡目染之下方父對偌大雲氏集團已然沒有一點兒好感可言,艾曉寧和蘇一心關係那麼好,兩人又都是一張勾人的臉,方父當即以爲,方牧塵沉淪蘇一心至此,和雲凱風脫不了干係,一天天見着雲凱風和艾曉寧卿卿我我的方牧塵,自然而然會對餘情未了的蘇一心提起濃厚興趣。

方牧塵見狀有些頭疼,畢竟是生父,在晃晃衆人面前方牧塵還是給他留足顏面的,直言不想過多爭執,擱置再議。

雲氏方氏企業集團的合作也就暫且擱置了兩天。

(本章完) 一連幾天,生活平靜無波。

但是週末,遠達公司的總裁秦以達跳樓身亡的消息卻傳遍了各大媒體。

悽悽哀哀的氣氛縈繞着秦家的整個大廳。

秦以達框着黑紗的照片放在廳裏的高櫃上面。

秦林茵穿着一身黑色的套裙站在窗前,盯着外面的那顆榕樹發呆。

她想不明白的事情有好多,比方說,爲什麼昨天還好好的爸爸怎麼會就這麼沒了?

爲什麼雷御風會對她那麼的殘忍?

“小姐,有客人!”平姐肅穆低沉的聲音在她身後響起。

秦林茵回過頭,一個身材高挑,長相妖冶的女子站在平姐後面。

“金小姐,這就是我們家小姐了!”平姐說完,去了廚房。

“你找我?請坐吧!” 家有惡犬 秦林茵以爲是來家裏弔唁爸爸的人,言語非常的客氣。

金美娜沒有坐下,而是繞過沙發直接走到了秦林茵的面前,用鄙夷的眼神仔細的打量着她。

那張跟慕一一有着幾分相似的臉龐,讓她覺得有股什麼火,一直往腦門上冒。

“說吧!要多少錢?”金美娜控制住自己的情緒,問。

“金小姐,你這是站在什麼立場來問這句話的呢?”

平姐端着茶水杯,臉色平和中帶着嚴厲。

金美娜居高臨下的瞄了平姐一眼,又看了看低垂眼簾,一聲不吭的秦林茵:“你爸爸把你推出去巴結雷御風,不就是爲了錢嗎?”

“不要這樣說我爸爸!”秦林茵氣憤的回答,“這些事跟我爸爸沒關係,也跟你沒有關係。”

她白淨的臉頰上,因爲激動和緊張,泛着一層鮮明的潮紅。

“激動什麼?我是爲你好,我來,還能給你錢。要是那個慕一一來找你,一毛錢都不會給你。”

“金小姐,請離開吧!”平姐放下茶杯,盯着金美娜精緻的妝容,平靜的說。

“過了這個村,可就沒這個店了!秦小姐,一百萬?”

“你怎麼想的?以爲我們家小姐沒見過錢嗎?”平姐擋在了秦林茵的身前,“你那麼厲害,怎麼不去找慕小姐,給她錢,讓她離開雷先生呢?”

說完,平姐把秦林茵往身後輕輕的推了下,自己衝到了金美娜的眼前,擡起頭直視這個高傲的,氣焰囂張的女人:“恐怕是出不起那個錢吧?”

金美娜咬着脣狠狠地瞪了平姐一眼,慕一一是雷御風身邊最得寵的女人,她怎麼敢用錢去收買她?

更何況,雷御風給了慕一一那麼多的好處,難不成她金美娜還能比那個男人更有錢嗎?

真是天方夜譚!

“五百萬!”她一咬牙,再次給了個數字。

反正,她就是要讓這些不要-臉的女人,少一個是一個!

“金小姐,這裏不歡迎你,你走吧!”

“關你什麼事?”金美娜一掌就推開了平姐,“秦林茵,你爸爸已經死了,錢你都嫌多嗎?你傻了嗎?”

“你給我滾出去!”秦林茵擡起頭,猛地站到了金美娜的面前,揚起手用力的朝着她臉上甩了出去。

一陣火辣辣的刺痛從金美娜的臉頰上滑過…… 一碗熱湯入肚,整個身子都變得暖和起來。

可是又覺得眼困了,靠在沙發上昏昏欲睡。

沒一會兒,就進入了夢鄉。

夢中似乎有人拿着頭髮在撓自己的耳朵和鼻子,蘇遇暖睡夢中都覺得不舒服,便慢慢地睜開了眼睛。

一張熟悉的臉龐映入自己的眼簾,蘇遇暖一愣,以爲自己出現了幻覺,便閉起了眼睛再睜開了眼睛,可是那張帶着笑容的臉還是在自己面前,揮之不去。

“慘了慘了,怎麼睡成這個樣子,居然還出現幻覺,歐晴這個時候應該還在外國旅遊呢!”

說完,蘇遇暖翻了個身打算繼續睡,卻意外看到坐在沙發上她旁邊的遲玄,一身白色的襯衫黑色西裝外套,看起來很疲憊,但卻看着她。

她還沒有反應過來,歐晴就已經伸手捏上了她的臉蛋,叫道:“小暖你個懶鬼,那不是幻覺啦,我是真的回來了!都已經過了快一個星期了好麼?”

咦!

蘇遇暖眨了眨眼睛,然後朝歐晴看去,然後猛地坐起身,卻砰的一聲撞在歐晴的額頭上。

“哎喲,我的天啊,你快把我撞暈了!”歐晴誇張地捂着額頭站在原地嚎叫,疼得嘟起嘴巴。

而這一撞,蘇遇暖自己的也沒少疼,她捂着自己的鼻子,覺得有一股濃烈的血腥味在瀰漫着,可是頭又暈得要命,只能半眯眼睛看着她輕聲說:“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算了啦,看你睡得迷迷糊糊的,可是天氣這麼冷,你要睡也應該回房間去睡的啊,在這裏萬一着涼怎麼辦,王嬸呢?也不說一下……吼!”說到一半的時候歐晴看到蘇遇暖尖叫起來,“小暖,你怎麼了?”

“啊?”蘇遇暖擰起眉頭,自己怎麼了?唔,好像手裏有一股溼溼的感覺,她攤開手,一片殷紅的血跡在掌心裏赫然出現。

“天啊你流鼻血了!”

歐晴的話讓坐在一旁的遲玄緊張起來,忙掏出紙巾按住她還在往外涌着血的鼻子,然後冷聲低吼道:“按住,然後躺下。”

蘇遇暖也被那紅紅的血嚇住了,乖巧地聽他的話躺下。

“你去弄點水來給她拍額頭。”突然,遲玄擡起頭對歐晴說道。

歐晴的心思一心只在蘇遇暖流血的身上,哪裏還有時間去想那麼多,轉過身就去洗手間弄水了。

等她回來的時候手上拿了一條乾淨的溼毛巾,作勢就要往蘇遇暖額頭上敷,卻被遲玄喝住。

“拿過來。”

接過毛巾,遲玄皺起眉頭,然後將溼毛巾擰乾,頓時水譁啦譁啦地落了一地,他看了歐晴一眼,說:“這麼多水你是想讓她感冒嗎?”

擰乾了毛巾之後他便小心翼翼地將毛巾敷上了蘇遇暖的額頭。

歐晴吐了吐舌頭,笑了笑倒沒有在意他的動作。

之後,蘇遇暖呆呆地任他將毛巾敷在自己的額頭,眼前又是一陣暈眩,眼睛眯了眯又閉了起來。

“小暖,你怎麼了?臉色看起來不是很好的樣子!”

蘇遇暖搖搖頭,虛弱地說:“我沒事。”

最近的好幾天,自己總是很累很虛弱的樣子,明明沒有做什麼事,可是總是疲憊,一倒下就睡着。

“真的沒事嗎?看你這麼虛弱的樣子,你是不是出什麼事了?”

“我真的沒事,讓我睡一下就沒事了,你們去忙你們的吧。”蘇遇暖推脫着,她現在真的不想看到他們兩個人,更加不想聽到遲玄的聲音。

“不行不行,你繼續在這裏睡下去的話肯定會着涼的,我扶你上樓好不好?”

聽言,蘇遇暖也覺得,在這裏睡可能會打擾他們,還是上樓去睡好了,想着,她便坐起身,可是一坐起來鼻子裏的血又流了出來。

遲玄想也沒想的就直接伸手將她打橫抱了起來,這個舉動同時驚呆了兩個女人。

歐晴呆呆地看着遲玄,沒有想到他突然會做出這樣的舉動,一時之間呆在原地,不知道表什麼態好。

倒是蘇遇暖被他這樣一抱,突然就急了,在歐晴面前,又面對着遲玄,她本來變心虛了,現在他居然還鬧這一出,立馬有些緊張起來,推着他的手說:“放開我,我自己可以走,我沒有你們想象中的那麼虛弱。”

“是小晴碰到你的,你這樣我們都會過意不去。”

聽到這裏,歐晴恍然大悟地看着遲玄,心裏說不感動是假的,她就說呢,遲玄怎麼會是那種人呢?果然還是爲她着想啊。

可是這一番話聽到蘇遇暖的心裏卻很不是滋味,心裏涼嗖嗖的,說不清道不明的心痛。

“我先抱她上去,你去看看家裏有沒有什麼止血的藥吧?”

“好,那我去找找。”

歐晴一臉陽光地走了,之後蘇遇暖便被遲玄抱着上了樓。

踢開了房間的門,進了門之後又毫不猶豫地將門給踢上,蘇遇暖的鼻血早就止住,只是她還在一直按着。

砰!

門被關上了,蘇遇暖嚇了一大跳,之後就被放至溫暖輕柔的大牀上。

還沒有反應過來,遲玄的薄脣就壓了下來。

“唔!”蘇遇暖的心臟簡直要嚇得跳出來了,伸手不斷地推着他,這個死人,居然這裏就這樣對她?歐晴可是隨時會上來的啊!

心嚇得砰砰直跳,他的脣在自己的脣上輾轉流連,吻到她幾近室息的時候才鬆開她,然後替她蓋好被子,看着自己輕笑:“滋味不錯。”

“你……”蘇遇暖氣得死死地瞪着他,若是這一幕被歐晴看到,那她就真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她真的不想破壞她的幸福。

遲玄卻得意地揚起嘴角,邪笑道:“怎麼?不願意?如果不願意的話,要不要再來一次?”

蘇遇暖別過臉不再看他,只是氣呼呼地伸出手背用力地抹了抹自己的嘴脣,然後沒有再說話。

看到她這個動作,遲玄自然是不樂意的,拉開她的手想俯身繼續吻下去在她的脣上印下自己的印記以及味道的時候,外面就響起了跑步在聲音。

是歐晴踩着高跟鞋跑上來了,她砰的一聲推開門,然後手中揚着ok繃,大聲說:“我找到了!”

“找到什麼了”遲玄走過去,輕柔地將她圈住,細聲問道。

“這個!”歐晴將ok繃攤在她面前,笑嘻嘻地說。

“ok繃?”遲玄哭笑不得地看着她手中拿上ok繃,還一臉天真的樣子,當初要不是看她和蘇遇暖那麼神似,再說他也爲了要調查東之方珠的下落,他怎麼會輕易跟她訂婚呢?

“是啊,這個可以止血。”

“你確定要將這東西貼在她鼻子上面?這樣……她能呼吸?”

聽到這裏,歐晴才反應過來,“對哦,貼住了就不能呼吸了……”歐晴隨手將ok繃一丟:“可是在家裏我只找到了這個。”

蘇遇暖看着兩人圈在一起,心裏有些痛,但還是淡淡地說:“小晴,你不用找了,我的血已經止住了,沒事。”

“真的嗎?”歐晴走過去,然後趴在牀邊可憐兮兮地看着她:“對不起,要不是我撞到你你也不會這樣了。”

重生八零嬌嬌媳 “我沒事。”蘇遇暖輕輕搖頭,“你不是出國旅遊去了麼?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也不多玩幾天。”

多玩幾天,也就代表遲玄不會回來,那樣她就多輕鬆幾天。

可是現在卻這麼早就回來了,那是不是代表她的痛苦又要無止境地開始了呢?

時間過得越快,她就越擔心,自己的肚子越來越隱藏不住,她沒有想過到時候如果被看出來了要怎麼說,可是她也不想現在說出來。

她現在的生活簡直就是寸步難行,不知道往哪走,也不知道往哪退。

也不知道該如何作選擇,只知道走一步算一步。

“是呀,可是都已經過去很久啦,國外也沒有什麼好玩的,還不如國內有趣,你忘了我在國外呆地三年嗎?還是家的感覺比較好。”歐晴說着,“我都忘了呢,我給你帶了禮物。”

說着,她低下頭拉開自己的包包,從裏面掏出一個細小的盒子來,然後遞給蘇遇暖。

見狀,蘇遇暖有點爲難,今年都是什麼日子?自己生日的那天收了三份貴重的禮物,今天又收到了一份。

“這個可是法國有名設計師設計的哦,很漂亮的一款鑽戒。”

說着,歐晴直接從盒子將戒指拿了出來,然後拉過她的手就要替她戴上。

“誒!”

歐晴突然大聲叫道,嚇了蘇遇暖一大跳,想將手收回來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

“這顆戒指!”歐晴大叫出聲,然後盯着她中指上那顆閃得發亮的鑽戒,如果她沒有記錯的話,這顆戒指是她曾經好奇哥哥的房間藏什麼東西的時候跑進去偷翻他的東西無意中看到的。

但是歐巖卻並不知道,她也沒有告訴他。

只是沒有想到這顆戒指會到了她的手上,難道是哥哥給她親手戴上去的?

而在她說到這顆戒指的時候,蘇遇暖幾乎是條件反射地看向遲玄,正好碰巧遇上他的視線,他盯着她,而後移向她的手指,死死地盯着那枚戒指…… 不可否認,顧慕璟着急了。

他最怕的就是,樂好好用絕食來威脅他。

可是,即便如此,他也不會放開她。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