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旗幟上寫着,狀告天子,殘殺百姓!

這八字讓人忌諱莫深,又讓人轟動不已!

最恐怖的是,此人腳下枯草一堆,手裏捏着火把,只要一放,那麼就是衝天火焰。

如此場景,讓人看了,不得不同情,不得不相信!

有人顫抖輕聲:「這……不會是真的吧?」

「噓!」

「不要命了,這個人狀告的可是天子!」

「你沒看見嗎?軍隊來了,已經鎮壓了許多人帶走,準備強攻了。」

「哼,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

「看樣子,朝廷是理虧了。」

「就是,沒想到陛下是這樣的人,道貌岸然,背地裏卻滅人滿門!」

「聽說這崆峒派只是不願意交出唯一的金牙草而已。」

「陛下為了一個女人,殺了幾百人,這就是暴君的行為,不是什麼功績就可以填滿的!」

「……」

聽着議論,城防軍的偏將臉都黑了,氣的顫抖!

他狠狠巡視,但發現人太多了,根本找不出是誰。

眼看人越來越多,事情越來越大條,城防軍徹底怕了,這要是處理不好,城防軍要全部跟着掉腦袋。

「特么的,不聽勸,動手!」

「膽敢污衊陛下,全部給老子拿下!」偏將嘶吼一聲,雙眼透著狠意!

不管如何,先平息失態,萬萬不能讓陛下知道。

「不要!」

「不要抓我,我只是看戲的!」

「救命啊……」

「官府亂抓人了!」

人群迅速騷亂,百姓如驚弓之鳥一般逃跑,導致踩踏。

嬰兒啼哭,老人慌張,無比混亂。

崆峒遺孤,一個青年,他抬起血紅的眸子,髮絲散亂,迎風飄舞。

他看着湧來的官兵,仰天大笑。

大罵道:「天子的狗賊,今天是我崆峒派被滅門,下一次就是你們!」

「我崆峒宇家,從未犯事,卻蒙此厄難,狗皇帝為了金牙草殺我全家,滅門屠戮!」

「人在做,天在看!」

「總有一天,狗皇帝會付出代價的,我死不足惜,但今天自焚,我要狗皇帝被永遠釘在恥辱柱上!」

說完,他流下血淚。

凄苦大喊,讓旁聽者無不是潸然淚下。

「爹,娘,小妹!」

「叔叔伯伯們,孩兒不孝,不能給你們報仇,只能用這樣的方式來報復皇帝。」

「我這就來陪你們了!」

他的眸子閃過一絲瘋狂和決絕,手中火把脫手,竟是立刻要自焚!

「啊!」圍觀的婦女兒童,發出驚呼聲,紛紛捂住眼睛,不忍心看這人間慘劇。 西都電視台是華國四大電視台之一,經常會有一些節目需要用到專業的錄音棚,所以西都電視台直接就建了一個。

祁元推門而進。

明亮的錄音棚里,沙發上坐着三四道身影,監聽器前坐着一名中年男人,帶着一個黑框眼鏡,禿頂,四十多歲的樣子。

他就是西都電視台的音樂總監劉石一。

一面厚厚的隔音牆裏面,立着一個漂亮女孩,正在唱歌。

那女孩祁元認識,是新近比較火的一個歌手,這次是在西都電視台錄一個節目,節目里需要唱歌,所以她先來錄音棚錄好,錄節目的時候對口型就好了。

祁元等了大約半個小時,那姑娘和她的助理經紀人錄完了,錄音棚只剩下祁元和劉總石一了。

「小元,有事?你們那個節目的配樂簡單,別催了,下周一定給你們。」

劉石一對祁元還比較客氣,因為他很喜歡祁元六年前寫的那首《甜蜜蜜》。

現在祁元因為和天豪集團解約,雖然沒有明說,但以天豪集團在娛樂圈的地位,祁元處於被半封殺的狀態,所以他對祁元這裏,還是有些同情的。

祁元笑着遞上了自己的曲譜,道:「哥,我不是來聊工作的。我寫了首歌,幫忙錄一下?」

劉石一一邊接過曲譜,一邊笑着說道:「你小子這是公然利用上班時間干私活啊。不過下不為例啊。」

祁元道:「那肯定的。」

「你這首歌,有編曲了嗎?」

祁元搖了搖頭。

此時劉石一沒有再說話,雙眼盯着手裏的紙。

他握著曲譜的手有了些微的顫抖。

他把自己的眼鏡取了下來,擦了擦,又戴上,把祁元的曲譜歌詞,從頭到尾看了好幾遍。

「這……真是你寫的?」

「如假包換。」

劉石一激動地拍了拍祁元的肩膀:「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小子能寫出《甜蜜蜜》,怎麼可能就寫不出新的歌了呢!」

「劉哥覺得這首歌還不錯?」

「這首歌,很不錯!」

劉石一摸了摸自己錚亮的腦門,整個人顯得格外糾結。

祁元這首歌,很好,現在還沒有編曲,他想給這首歌編曲,不要錢的那種。

一首歌的曲,一般指這首歌的人聲主旋律部分,而編曲,則是根據這首歌表達的感情需要,添加和弦,音效,樂器等等。

編曲,簡單地講就是一首歌的伴奏。

編曲很考驗一個音樂人的功力,華語樂壇能夠做到詞曲編獨立甚至製作的音樂人並不多。

劉石一糾結的點就在於,《像我這樣的人》這首歌真的不錯,他也想參與,但是又怕他給這首歌編毀了。

似乎是看出了劉石一的糾結,祁元主動道:「哥,我現在算是被天豪給封殺了,這事雖然沒有人提,但是已經算是潛規則了。我在其他渠道找個靠譜的製作人,短時間內很難,您就幫幫忙?」

「那行吧!不過咱們就別在台里弄了,晚上下班,到我工作室咱們好好弄弄編曲!」

……

兩天後。

一間裝修簡樸擺滿了各色樂器的錄音棚里,祁元站在話筒前,給劉石一比了一個ok的手勢。

這裏就是劉石一的工作室,劉石一除了在西都電視台上班,給台里的節目做配樂之外,自己平時還會接一些私活。

比如此時他的身後,還坐着兩個女人,小一些的叫姜千葉,二十來歲,是個剛剛出道半年的新人歌手,大一些的叫趙月,是姜千葉的經紀人。

趙月在劉石一這裏買了首歌給姜千葉,約好了今天來錄歌。正好趕上祁元和劉石一做好了《像我這樣的人》的伴奏,也來錄自己的歌。

玻璃牆裏面,祁元已經開始唱了:

「像我這樣優秀的人,本該燦爛過一生。」

「怎麼二十多年到頭來,還在人海里浮沉。」

略帶沙啞的嗓音一出來,瞬間就抓住了在場三個人的心。

姜千葉是認識祁元的,幾年前的祁元多火呀,後來聽說他創作能力下降,漸漸地在娛樂圈消失了,可眼前這個人,唱着這首歌的人,這首歌還不能代表他的創作能力嗎?

像我這樣優秀的人,本該燦爛過一生。

這就是在說他自己啊。

劉石一輕輕晃着禿頭,微微閉着眼睛,很是享受。

「像我這樣聰明的人,早就告別了單純。」

「怎麼還是用了一段情,去換一身傷痕。」

這真的就是在說他自己吧!一段情?是說他和天後顧紅鯉的那段婚姻?

姜千葉瞪着好奇的眸子,看着厚厚的玻璃後面,帥氣而又略帶滄桑的祁元。

「真好。」劉石一忍不住回頭,和姜千葉的經紀人趙月說了句。

趙月深深地看着祁元,像是在發掘一塊寶藏。

她現在不過是個小公司的小經紀人,目標就是能帶出一個當年巔峰祁元那樣的藝人。

當年的祁元,出道即巔峰,因其創作能力,深受大家的喜愛,也因為他失去創作而被這個殘酷的娛樂圈給淘汰。

但是現在,祁元的創作力似乎又回來了?

若是……若是能夠從祁元這裏弄到兩首,不,一首精品歌曲,那出道半年還不溫不火的姜千葉是不是就能更進一步了?

大約過了一個小時,《像我這樣的人》錄製完成。

系統的聲音很快在祁元的腦海里響起:

「恭喜宿主完成第一首歌的錄製,獲得獎勵白銀寶箱一隻。」

祁元走了出來,一邊點開了白銀寶箱。

「恭喜宿主,獲得小說《銀河系漫遊指南》。」

小說?還是科幻小說?

劉石一把錄好的母帶拷給祁元,兩人聊了兩句,一旁的趙月忍不住湊了上來:「那個……祁元,咱們能合張影嗎?我是你的歌迷。」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