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名字一個個響起,喊到的連忙跑上來,後點的跟上排隊。

陳喜不但喊名字,她還得對資料,問問她們的底細是否對的上,必須要能流利回答出來的才行,磕絆的都會再盤幾遍。

大家總算是見識到對方的謹慎,往後也就更加不敢懈怠。

小翠則是在一旁巡邏著查看是否有異動,那些神情慌張不自然的她格外留心,時不時就晃悠到她們附近。

在騷亂中,忽而有幾個小丫頭就直接從人群中衝出去。

小翠立馬撒腿就要追上,老早就盯緊她們了,她們才跑起來,她立馬就追上去,看到她們居然分散開跑,她只停頓一秒就追向離她最近的小丫頭,還大喊著:「站住!!」

其他的小丫頭不知道發生什麼,不禁都被嚇得尖叫起來。

懂事些的都在安慰好友,有些也已經抱作一團彼此安慰著。

陳喜留了一些心神在這邊,見狀也立馬高喊到:「路上瞧見人就喊一聲讓人幫幫忙,別離那孩子太近,小心被她們堵上!叫人幫忙要緊,把她的位置方向告訴別人!」

小翠已經飛速追過去,但她的聲音大且亮,她立馬抽空答應一聲,前方的小丫頭聞言更是害怕跑得愈發快起來。

她也窮追不捨,心裡想著怎麼也得抓到一個才算幫忙。

陳喜見她飛一般追去,遠處依稀還能傳來她的呼叫聲,頓時也覺得這孩子聰明,還知道選自己最近的追去。

換作其他孩子,瞧見她們分散逃跑,只怕都愣住了。

陳喜讚歎完才又對著眼前的小丫頭們拍拍手淡定說到:「好了好了,別看了,咱們繼續點名,你們小翠姐姐等會兒就回來,剩下的人也別緊張,遇到事情盡量學會淡定點。」

她說得跟沒事人似的,好像完全不把別人插眼線的事情放在眼裡,甚至還有心情繼續點名,也不怕她們其中還有壞的。

陳喜不緊張,其他小丫頭們倒是緊張不已,一驚一乍的,警惕地看著大家,都在暗中防範著,生怕又冒出什麼來。

好在後邊順順利利的。

陳喜進東院前都還又重新點個名,再三確認后才放人進去。

東院如今已經劃到黃鶴立的名下,歸在平安宅的範圍了。

陳喜只是帶著她們走大道,沒帶她們進去自己住所那邊,而是順著往裡邊走,另一邊是接通著新採購的宅院。

往西的地方有很多空置的院子,比較安靜和比較大的就在這兒附近,殷桃首選的地方肯定也是這邊,朝這邊走總沒錯,特別是瞧見有婆子進進出出搬搬抬抬地忙活。

陳喜帶著她們走,路上見到婆子就問一聲她們收拾的院子在哪,婆子們規規矩矩地就給回話到春芳院那邊。

她一聽是靠近園子的大院,的確是個安靜的好居所。

挺好的。

陳喜帶著她們過去時,殷桃已經帶著大家忙得不可開交。

要住三十人。

春芳院雖然平時也有收拾,但那麼多人的床鋪都得合併,還得去庫房調桌椅棉被那些,洗漱用品什麼的也得準備。

殷桃頭一回擔這事兒,有些緊張,但還不至於出錯。

婆子她們也都聽她的,張婆子聽聞后也幫著她安排。

殷桃為此會覺得輕鬆一點,但也忙裡忙外地不得清閑,結果就聽見搬東西的婆子說喜鵲姑娘已經帶著人往這邊過來。

她頓時就緊張起來,眼眶都急紅了,著急到:「怎麼辦這都還沒收拾好呢,明明還能更快的,是我耽誤了時間…」

小姑娘頭回自己擔事兒,腦子都快轉暈了,再見自己都事情都還沒辦好,可她們已經要過來驗收,頓時緊張地要哭出來,但還是咬唇憋著,只是整個人都懵在原地。

張婆子路過直接安慰笑到:「你這孩子做的挺好的,想的也挺齊全,做的真挺好,你如今才幾歲啊,已經做的很好了!換作婆子我小時候啊,指定還在哪兒流鼻涕呢!」

老人家樂呵呵地懷念著,說自己都糗事來安慰這孩子。

她當時哪裡有她們這般聰慧,自己都還是黃毛丫頭都能擔事兒了。 第1313章

苗影愣住了,即便是他看到李艾,也要叫一聲艾爺。

現在,李艾親自出來接人?

接誰?

整個天龍山莊外,還有人能讓他親自來接?

就在苗影疑惑萬千的時候,李艾疾步走到陳天選跟前!

天龍山莊的所有人,驚呆了!

李艾出門來,是因為迎接陳天選?

這不科學!

眾人驚訝的同時,李艾已經來到陳天選跟前,對陳天選伸出來手,說道:「陳先生,抱歉!我不知道您遠道而來,要不是我哥剛才打電話給我,讓我好好招待您……有失遠迎,還請見諒!!」

唰的一聲。

一秒記住https://m.net

李艾的話,直接讓在場每一個人,聽得神魂都在顫抖。

李艾不僅來了,對陳天選極其客氣,更令人恐懼的是,李艾剛才說了什麼虎狼之詞!

是他哥,親自打電話讓他來接的陳天選?

這,不可能啊!

誰都知道李艾的哥,可是帝宮門外八大護法,八部天龍之一!

這樣身份地位的人,打電話給李艾,只是為讓他來接陳天選。

「請。」

李艾說完這番話后,毫不虛假的彎下腰,對陳天選極其恭維。

在場的人,心底一陣涼颼颼。

尤其是苗影。

李艾盛情邀請,陳天選卻紋絲不動。

「陳先生,您這是……」李艾見陳天選動,回頭錯愕的看着陳天選。

陳天選眼睛一眯,看着李艾搖頭道:「不是我不想進去,而是……我沒辦法,剛才我來到這門口,有人攔住我!」

唰的一聲。

李艾的臉,直接變色。

肉眼可見的,從一臉血色,變得漆黑。

他的拳頭都緊緊的拽著,轟隆的一圈直接砸在門口,呵斥道:「誰,誰敢不讓陳先生進去?」

面前看守天龍山莊的高手,瞬間稀里嘩啦的全都跪下。

每一個人,都驚悚的盯着他。

「李總,是我們有眼不識泰山。剛才,他沒有拿邀請函,我們才沒讓他進去的!」

「李老,抱歉啊,我不知道是您朋友,這件事是我的責任!」

李艾聽到這話,非但沒有退步,反而更加憤怒。

他雙眼如火一般盯着面前的人,呵斥道:「什麼玩意?誰給你們說,兩人同行都要邀請函的?我可是親眼看到,他身邊有一個人有邀請函!」

見李艾較真,其他人也沒有辦法。

他們只好把整件事,全都供出來,以明哲保身。

「李老,是苗少爺讓我們這樣做的。」

李艾啪的一巴掌,直接就拍在那人臉上:「誰?」

那人渾身還在顫抖。

「是,是苗少爺,李老!」

李艾緊緊咬着牙,怒火衝天的問道:「苗少爺?這天龍山莊,到底是誰的?」

沒人敢回應李艾的怒火。

李艾立馬回頭,又看着苗少爺,冷聲問道:「苗少爺,這是什麼意思?」

苗影可不想得罪李艾,他忙說:「李老,這件事一定有什麼誤會。」

李艾說話,一點不拖泥帶水。

他直接冷哼一聲,道:「既然苗少爺也覺得這件事中間有誤會,那……苗少爺,你看這怎麼樣!以後這天龍山莊,便不歡迎苗少爺,還請苗少爺自便。」 「把手舉起來,你們都是什麼人?!」鬼佬水警失聲喊道。

話音剛落,迎面過來的卻是一沓厚實的港幣紙鈔。

「阿Sir,別衝動!誤會,都是誤會!」

大威說著一口塑料味英語,高舉雙手,其中一隻手握著紙鈔,飛快踏步上前,滿臉堆笑地將鬼佬舉槍的手輕輕按下。

「阿梅!阿誠!」

也就是大威笑眯眯地把四千塊紙鈔塞進水警手裡的同時,伍世豪一把推開呆若木雞的船員們朝甲板邊沖了過去。

撲在渾身濕透的阿梅和男孩面前,一邊拍他們的臉一邊神情急切地呼喊。

在陳風的提醒下,伍世豪一下子反應過來,依次將阿梅和孩子置於屈膝的腿上,讓其頭部朝下,使勁按壓背部,逼他們吐出嗆入腹中的水。

萬幸,阿梅和孩子總算醒轉回來。

母子倆看到伍世豪久違的面孔,都是喜極而泣。

陳風見人已無恙,便站起身,朝船頭的鬼佬水警走去。

後者把大威塞的鈔票理所應當地裝進腰包后,依舊皺著眉頭盤問大威。

大威、細威兩人則是手舞足蹈、把自己這輩子會的英文都用上了,其他幾個華人水警雙眉緊蹙地充當翻譯,啞七則在一旁阿巴阿巴地配BGM。

「阿Sir,實在不好意思,誤會一場,這艘船是碼頭白飯魚給我老闆肥仔超運貨的。」

鬼佬水警突然聽到身後傳來一口流利的英語,還是標準的倫敦腔,猛地一愣。

扭過頭見到邁步走來的陳風險些又是嚇得要拔槍。

這也怨不得他反應過激,實在是剛才陳風那番如龍出水、從天而降的登場亮相太驚人、太不符合常理了!

面對鬼佬驚恐的模樣,陳風卻是笑容恬淡。

「事先沒和您這打好招呼,還望阿Sir行個方便。」

說完陳風給了鬼佬一個眼色,兩人走到船首背光處,陳風掏出一張由皇家港城水警總區頒發的、由英文與中文雙語書寫的海上特許准行令。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