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她只是覺得,衛北霆他們現在的所作所為,太過分了。

洛白看着唐沐晴激動的模樣,也有片刻的心軟。

不過很快……

洛白很是認真的搖了搖頭,然後說道:「抱歉,我暫時不能告訴你,到底發生了什麼。但是我在這裏,就會儘可能的保護你的安全。」

「你想知道的問題,你都可以去問北霆。那是你們之間的事情,站在我的位子上,我沒有立場,更沒有義務,幫助衛北霆去回答你任何的問題。」

唐沐晴:「……」

不得不承認。

洛白現在的說法,聽起來沒有任何的問題。

可是。

歸結成一句話。

洛白現在要說的。

不就是她的心裏如何的難受,如何的憤怒,但站在洛白的立場上,就是不管嗎?

洛白要做的。

並不是讓唐沐晴安心,而是完成衛北霆交代的任務。

洛白的朋友不是唐沐晴,而是衛北霆。

聽明白了洛白的意思,唐沐晴也就不糾纏了,拿起手機給衛北霆打電話,那邊卻一直都是關機的狀態。

洛白淡淡的開口,「不要白費力氣了,至少這幾個小時,你絕對打不通他的電話。因為你的事情,衛北霆已經放棄了那邊的大項目,專門飛回來。」

衛北霆很關心她。

洛白盯着唐沐晴那俏麗的臉蛋,心裏也有些難受。

他知道衛北霆為什麼聯繫他。

當初沒有保護好唐沐晴,一直是他們兩個心中最大的遺憾。

衛北霆這一次,是在給他一個機會。

一次,贖罪的機會……

唐沐晴氣鼓鼓的上了樓,洛白去了被安排好的房間,躺在床上,卻怎麼也睡不着。

當年的那群人,居然再一次出現了。

這一次,瞄上的,居然還是唐沐晴的外公。

唐沐晴……

唐家……

到底有什麼,值得那些人念念不忘的。

洛白也想不明白。

能做的,也就只有等到衛北霆回來以後,問問衛北霆,看看那個男人,是不是知道一些什麼了。

第二天早上。

唐沐晴下樓的時候,洛白已經在餐桌上坐着,等著開飯了。

惡狠狠的瞪了洛白一眼,唐沐晴坐到了一個距離洛白最遠的位子上。

春杏看到這一幕,什麼也沒說,只是默默地坐到了唐沐晴的身邊。

唐沐晴去公司,洛白跟着。

唐沐晴去電視台,洛白跟着。

唐沐晴……

……

北爵集團,總裁辦公室。

「哇,這個地段的風景看起來真是太美了!」

「你還是一如既往的有錢呀。」

「這個杯子看起來好漂亮,是古董吧。」

一個男人,在衛北霆的辦公室里轉悠着,時不時的發出一些過於誇張的驚嘆。

衛北霆有些難受的揉了揉眉心,「喜歡,你就拿走。」

「哎呀,這多不好意思呀。」說着,沈然迫不及待的把青花瓷杯子,裝進了自己的背包里,眼睛還在四周轉悠着,考慮著還有什麼好東西可以拿。

衛北霆盯着他,「為什麼去找唐沐晴。」

沈然坐到了衛北霆的對面,對上衛北霆冷漠的目光也毫不打怵,只是笑道:「看來我猜的沒錯,雖然你們結婚了,但當年的事情,她什麼都不知道。」

「她失憶的事情,你知道?」 齊云云也懂得給男人留面子,就冷聲說道:「二哥,如果你再次做混蛋事,就別怪我不客氣!」

殷承安連忙舉手發誓:「我保證以後再不喝酒了!」

那意思是,都是喝酒惹得禍。

齊云云看著他,似乎對他的保證很不滿意。他確定不是在避重就輕?

齊蘭蘭在一旁笑道:「姐夫,你也別賭咒發誓,只要你真心對姐姐好,就夠了!兩個人在一起,不就是過的真心嗎?」

殷承安看了眼齊蘭蘭,這小丫頭,這麼天真的嗎?她生在齊家,真是可惜了!

他嘴上卻笑道:「蘭蘭這話說得通透,我盡量做到!」

齊蘭蘭笑道:「姐夫是真男人,我相信你!」

殷承安心中嗤之以鼻,我自己都不相信我自己!

他表了態,齊耀東和齊太太板著的臉,也就緩和了下來。

齊太太還邀請殷承安留下來,吃早餐。

殷承安一起床就趕了過來,的確每吃早餐。

面對一桌子讓他厭惡的人,他也沒什麼胃口。

但是他還必須偽裝下去,等他哥那邊,順利簽約,凱旋而歸,他才能和他們撕破臉。

所以,他就順口答應下來,坐在齊云云身邊,狼吞虎咽起來。

齊云云看著他粗俗的吃相,就是一蹙眉。

這個男人,還真是糙啊!

她開始奇怪,她是怎麼喜歡上他的?

齊耀東看著殷承安,也蹙了蹙眉。這小子,還真是每個規矩。

他忽然想起昨天助理向他彙報的一件事,就問道:「承安,聽說昨天你到公司去上班了,你哥呢?」

殷承安正在喝粥,而且發出很大的吸溜聲。

他往嘴裡塞了一個叉燒包,邊咀嚼邊說:「我哥去京都了。我大嫂的娘家家裡出了點事,我哥幫忙去處理了。」

齊耀東查到,殷承平的確去了京都,但是不知道京都南家,出了什麼問題。

他拉家常似的問道:「南家家大業大的,能出什麼問題?你大嫂怎麼沒跟著去?」

殷承安又吸溜了一口粥,說:「就是因為南家家大業大才出問題呢。南家的那些旁支,不安分,搞事情呢!我大嫂一個家庭主婦,去了能幹什麼?哭嗎?

所以,有我哥出面,就足夠了!」

南家的確出了點問題,但是沒有像他說得這麼嚴重。

而殷承平防著齊耀東呢,所以,他也的確先去了京都,把南家的事擺平之後,再由京都,直接去歐國。

殷承安這也是在給他哥打掩護。

他說這話,嘴裡的粥不斷往外噴,噴濺到飯桌的飯菜上,頓時讓齊家人,都沒有了胃口。

齊耀東有些嫌惡地看了殷承安一眼,沒想到殷承平那麼穩重優雅的男人,他的弟弟竟然這樣粗俗得讓人倒胃口。

他放下筷子,說道:「我吃飽了,去公司了。蘭蘭,你跟我一起去!」

他發現這段時間,齊蘭蘭幾乎不著家,就想管教管教她。

齊蘭蘭嘟著嘴,只能答應。

殷承安看著被自己污染的飯菜,也吃不下去,就起身道:「云云,我上午有個會,中午有個朋友來,我來接你,一起吃飯?」

齊云云對殷承安粗俗的吃相,有點噁心。現在聽到他的話,心頭又是一喜,他這是要把她介紹給朋友了嗎?也就是說,他要公開他們的關係了?

她點點頭:「好!我上午也去公司,你去公司接我!」 半天後,某處公路旁。

一堆不知從哪裏冒出來的暴走族出現。

「嘿嘿嘿,小妹妹,要和我們一起玩兒嗎…」

然後。

砰!砰!砰!

白皙修長的雙腿在空中劃過,堅硬的牛皮鞋底狠狠的踹中了他們的臉部,將這些小混混踹到了兩三米的高空然後使其跌落摔暈…

接着。

嘩!

一道蒼藍色的火焰猛的出現!

「等等,月姬你別衝動啊!」

看着眼前的月姬大有施展蒼炎殺人滅口毀屍滅跡的衝動,李夜連忙的控住了她。

「可是這些傢伙好討厭!」

「那也不能亂殺人啊…」

「我沒打算殺人啊,我就是想給他們一個教訓!」

「他們只是普通人,你的蒼炎真的會殺死人的!」

「好吧,那算了…」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