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宮陵駱遠遠的掃過後圍的佳人些,也不知今日會選個什麼樣的人出來。

時間一點點流逝,該到的差不多都到了。

「去請皇上太后!」

「是!」

南緋顏看着宮闈外的日頭,今日果然是個好日子,陽光正好!

「小郡主!」

「都準備好了?」

「是。」

「那走吧!」南緋顏整理好自己的情緒,將太后的架子拿了個十足十。

明明沒有任何約定,明明想繞過彼此來着,可總是不期而遇。

「皇上(太后)駕到!」

四目相對,久久的沉默佇立。

「皇上!」

「太后安好!」

彼此都看不出兩人的情緒,不過了解的人都清楚,她們之間的話語又豈是一兩句就能說清楚的。

趙顏鈺、南緋顏主位入座,太妃娘娘次之,其餘的王爺公主大臣自然也按照相應的位置入了座。

「入場!」

短短兩字彰示著一切開始,佳人無數,可趙顏鈺就似看不見一般,始終沒有丟下誰家姑娘,一開始太妃娘娘大致都還能泰然自若,可慢慢的就有些坐不住了。

她原本以為顏鈺既然答應了,那定是會好好選幾人,可沒想到這都快接近尾聲了,愣是一人都還未曾留下。

有許多家的女兒她看着都是極好的,但他總能給出一二不合之處。

「太后,這樣下去可不是辦法啊,他一人未留,這場選秀毫無意義。」

太妃娘娘趁著趙顏鈺不注意時在南緋顏耳邊低語。

「您說說一二!」

「太妃娘娘放心吧。」南緋顏到不着急。「小宇子,後面還有多少人?」

「不過兩三組,大約十來位佳人。」

南緋顏點了點頭,算是知道了。

又是一組佳人入場,南緋顏將自己側向了趙顏鈺一旁。

「皇上,這都大半日了,你當真就沒有一位看上眼的!」

趙顏鈺側目回首看着南緋顏,今日的她著太后華服,確實與往日有些許不一樣,由內而外的貴氣告訴所有人,她生來就是這皇城中人。

「太后很希望我有合得上眼緣的。」

「自然!」

底下的佳人早已等候着皇上的金玉良言,是去是留也不過是一句話的事,不過此時皇上和太后似乎在低語着什麼,完全完全沒注意到底下眾人。

「這是為皇上舉辦的選秀納妃宴,皇上如果一人不留自然會引起太多無端的猜測。」

「朕明白了,既然朕答應了,那定是會如太后所願。」

南緋顏苦笑,隨即將視線轉向了底下眾人,而趙顏鈺也許此刻留下了今日的第一人。

「封家小女封里雪-留!」傳旨太監此語一出,倒是引來了底下人的私語,大半日了,終於有留下的人兒了。

太妃娘娘聽此也鬆了一口氣,只要人留下了,以後的事以後再說!

在後面陸陸續續的,趙顏鈺大致都留了兩三人,儘管於深宮的三宮六院來說這不算什麼,但於趙顏鈺而言,已經足夠了。

宮陵駱細細的打量著留下的那幾位小姐微微皺了皺眉,這些小姐佳人看着怎覺得有那麼一絲絲熟悉之感呢!

「請…林家長女林若心……入場!」這是今日選秀人選的最後一組了,原來趙顏鈺打算將人直接打發了去的,可是看着那入場的人兒,他突然覺得就像一道光闖進了自己的世界!

冬日梅花,可還是記憶中的模樣!

「林家長女林若心留!」傳旨太監感受着皇上的情緒,這一刻皇上的情緒太過炙熱,看來這林家小姐果然不一樣。

京都第一美人,也難怪皇上會多看幾眼。

幾乎花了一日的功夫,最後留下的也不過六人,各宮各院倒是不打擠了。

宮陵駱看着最後站在一起的眾人,突然就明白了些什麼,原本以為這些人不過是為了應付留下,可如今再看,他是當真選過的,剛剛看着那些人他便覺得甚是熟悉,如今站在一起更甚,那些人身上多多少少都有某個人的影子。

或眉、或眼、或氣質!

哎!

痴念啊。

此次選秀留下的幾人大致也都分了宮殿、封了位分,其中最高的就是那位林家長女林若心,雖也不過是常在,但比之其他眾人可是整整高了兩個位分。

「既然已經定下了,哀家也乏了,你們隨意!」

「恭送太后!」

南緋顏揮了揮手,快速的離開了這個地方,而後皇上也借口說還有要事處理,將而後的所有事都交給了身邊人處理。

林若心側目看着那個離去的背影,眉眼含笑,沒想到有一天自己竟是真的可以走到他的身邊,這麼多年的等候果然不會被辜負。

按理說,皇上選秀納妃可是一件大喜事,但這一次真正開心的想來也沒幾人! 「我們先從這裏離開,其他事情等從這裏出去后再說!」許明君檢查了一下胡峰和柳相生的情況,確定兩人都沒有生命危險后,心中才送總算鬆了一口氣。

此次進入真君道場他們已經收穫頗豐,如今他們幾人一身實力就還剩下不到半成,若是繼續留在這裏,很可能還會遇到其他危險。

許明君提議離開,餘明延三人也沒有異議,四人很快就結伴從靈峰上下去,快速從那扇光門中沖了出去。

「現在黑雲峽谷的妖獸都被天哭真君的道場所吸引,如今黑雲峽谷十分安全,我覺得我們還是直接穿過黑雲峽谷,返回秦國修仙界。」許明君沉聲說道。

他們在真君道場可謂是收穫頗豐,帶着這麼多的東西再在趙國修仙界停留,實在不是一個明智之舉。

對於許明君的提議柳相生和胡峰都沒有什麼意見,餘明延雖然還想在林越城購買一些煉製瓊玉真法寶篆的龍角鹿的精血,只是他也覺得許明君的提議十分有道理,因此也沒有沒有再提前往林越城的事情。

餘明延三人都同意后,許明君就將綠梭舟祭出,四人乘坐綠梭舟開始向秦國修仙界趕去。

四人中餘明延只是體內的法力有所損耗,他身上並沒有受傷,因此許明君就將駕駛綠梭舟的任務交給了餘明延,許明君三人則趁著趕路的功夫,努力恢復著身上的傷勢。

餘明延駕駛綠梭舟的速度並不快,因此一直過去了一個多月的時間,他們才從黑雲峽谷離開。

這麼長的時間過去后,身上傷勢最輕的許明君已經差不多恢復過來,只是柳相生身上的傷勢還十分嚴重,想要徹底恢復過來,恐怕至少需要再花費數年的時間才可以。

「我們現在很快就能返回雷州,在此之前我們先把東西分一分!」許明君將綠梭舟停下后,在一處平整的草地上落了下來。

他們要分的東西不算多,四階中品的靈脈寶珠、兩塊四階下品的冥空石、四階中品的玉皇花和四階中品的九星玲瓏草,還有斬殺那頭烈山金剛熊獲取的的財物。

那頭烈山金剛熊身上的財物也不少,有兩枚四階下品的靈脈寶珠、兩塊四級下品的星火神石和一件四階下品的法器古荒寶錘。

烈山金剛熊的妖丹、元嬰和屍體價值也頗為不菲,和四階中品靈物相當,也能算得上是兩件四階中品的靈物。

「冥空石……這七件是四階下品靈物、玉皇花……算作六件四階中品靈物,這些靈物全部都是從斬殺靈脈之靈和烈山金剛熊得來的,現在我們就按功勞劃分這些戰利品,其中我出力最多,其次是餘明延、最後才是胡師弟和柳師弟,你們都沒有意見吧?」許明君笑着說道。

靈脈之靈和烈山金剛熊雖然都是因為餘明延勾畫的符紋烙印才重創而死,但是他們心中都十分清楚。

餘明延勾畫的符紋烙印雖然威力強橫,但是太過消耗時間,而且中間也不能輕易打斷,若不是許明君三人拚命纏住靈脈之靈和烈山金剛熊,餘明延根本就沒有機會勾畫符紋烙印。

而纏住靈脈之靈和烈山金剛熊又是許明君出了主力,因此他排在第一位是理所應當的,而餘明延排在第二位柳相生兩人也都沒有意見。

「我們沒有意見!」餘明延三人相互看了一眼后,齊聲說道。

「既然大家都沒有意見,那我再說一下詳細的分配問題,那六件四階中品靈物我和餘明延各自挑選兩件,七件四階下品靈物我和餘明延同樣各自挑選三件,剩下的兩件件四階中品靈物和一件四階下品靈物柳師弟和胡師弟你們兩個自行分配……」

許明君雖然和餘明延分配的靈物數量一樣,但是他卻擁有優先選擇的權利。

兩件四階中品靈物他優先選了四階中品的靈脈寶珠和烈山金剛熊的元嬰,兩件四階下品靈物他則全部都選了冥空石。

四階中品的靈脈寶珠足夠抵得上許明君百年苦修,依靠這枚靈脈寶珠,許明君的修為就有可能晉陞到元嬰六層。

烈山金剛熊的元嬰可以煉製出一件四階中品的法寶,四階法寶的數量之所以少,主要原因就是妖獸元嬰難以得到。

餘明延四人能得到烈山金剛熊的元嬰,也實屬運氣使然,它是六件四階中品靈物中價值最高的一個。

冥空石是煉製傳送靈陣的主要材料,這種東西對許明君自己沒有什麼特別大的作用,但是對景元宗的作用卻極大。

許明君若是將這兩塊冥空石上交宗門,絕對能得到比這兩塊冥空石更有價值的東西。

許明君挑選完后,餘明延則挑選了玉皇花和九星玲瓏草這兩件四階中品靈藥,三件四階下品靈物他挑選了兩枚靈脈寶珠和唯一一件四階下品法器古荒寶錘。

玉皇花是煉製四階中品丹藥玉皇聖元丹的主要材料,玉皇聖元丹可以輔助元嬰六層修士突破到元嬰七層,它的價值也就可想而知。

九星玲瓏草是煉製四階中品丹藥星月寶丹的主要材料,星月寶丹的主要作用是修復元嬰傷勢。

修復元嬰傷勢的丹藥數量極為稀少,價值也極高,煉製星月寶丹的九星玲瓏草的價值也極高。

餘明延現在只有元嬰一層的修為,赤霄宗也沒有誰可以拿這兩種靈藥煉製玉皇聖元丹和星月寶丹,餘明延收取這兩種靈藥,也是因為這兩種靈藥是剩下的四件四階中品靈物中價值最高的。

四階妖獸的妖丹和血肉對餘明延也沒有什麼作用,因此他還不如選擇價值最高的靈藥,反正他最後都要拿着這些東西換取自己需要的靈物。

四階下品的靈脈寶珠對餘明延有極大的作用,依靠這兩枚四階下品的靈脈寶珠,他有望在短時間內就將修為提升到元嬰二層。

這將會大大縮短他晉陞元嬰三層的時間,到時即便百泉湖的寒蛟突破成為四階中期妖獸,他也有信心守住鳳陽山。

7017k 「對了,柳如煙那邊不知道怎麼樣了!」李泉忽然想到了柳如煙。

隨後。

他直接拿出來了電話,然後直接給對方撥通了過去。

可是電話響了好長得時間,卻沒有人接通。

「混蛋,竟然不接我電話!」

看到這麼久的時間沒有人接電話,李泉的心中很是難受。

在他感概的時候。

突然,電話被人接通了。

看到電話終於被人接通,李泉頓時也是開心了起來。

「喂,是柳如煙嗎?」他問。

「是我!李泉,你打電話過來是有什麼事情嗎?」

李泉說出自已給柳如煙打電話的目的。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