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老杜你這是幹什麼,你也知道我和陛下的關係,對這些事如何不上心?」

「你上心的未免太早了。」

杜如晦小聲勸誡:「如今陛下才剛剛登基,你就想這些有的沒的。」

「傳到陛下的耳朵里,你的腦袋還要不要了?」

杜如晦說的很是直白,長孫無忌聽到后沉默了半晌。

直到兩人徹底離開東宮的範圍,這才緩緩說道:「是我著相了。」

「多謝杜兄解惑。」

他彎腰對杜如晦行禮表示感謝,如果不是杜如晦此時點醒了他。

一意孤行下去的話,恐怕用不了多久會步上李建成的後塵。

「無妨,輔機還是趕緊收拾行李去幽州和李將軍匯合吧。」

「好。」

兩人互相行禮,一前一後相繼離開。

「什麼?你要讓翰兒跟着尉遲將軍去戰場?」

長孫氏瞪大了眼睛,姣好的面容滿是不解的神色。

「翰兒還沒有及冠,何況戰場上刀劍無眼,萬一傷著怎麼辦?」

對於李翰,長孫氏心中十分複雜,一方面是對他年少無母的憐惜,另一方面則是對他身份的芥蒂。

可無論如何她都不可能眼睜睜的看着十二歲的李翰上戰場。

「如何不能?」

李世民脫下外袍反問道:

「我大唐將士中十幾歲的少年並不少,百姓的兒子可以上陣殺敵,為何我李世民的兒子不行?」

「這能一樣嗎?!」

長孫氏提高音調反對道:「反正我不同意,上戰場可以,但是得等到十五歲之後。」

說罷,她坐在桌子面前生起了悶氣。

見到自己髮妻如此愛護李翰,李二的心中也是一暖。

走到她的身邊輕聲安慰道:「現在說這些已經晚了,尉遲很可能已經到了莊子上。」

「更何況你也知道翰兒的實力,再說有尉遲恭保護不會出問題的。」

長孫氏閉口不答,俏臉上滿是擔憂。

李二耐心的哄著自己的髮妻。

另一邊莊子中正在睡覺的李翰卻被直接叫了起來。

「什麼?!」

李翰眼睛瞪的老大,帶着濃濃的難以置信看着尉遲寶林手中的詔書。

上面明明白白的說要讓他隨時做好準備。

並且用最快的時間進入軍營。

到時候方便和尉遲恭一起出征。

「寶林兄,告訴我這不是真的。」

他獃獃的看着尉遲寶林,想要從對方的臉上看出開玩笑的意思。

可惜的是,尉遲寶林的臉上雖然帶着笑容,但卻實在的點了點頭。

「李兄,這是陛下親自下的命令,你快準備準備隨我入營吧。」

靠!

老爹腦子裝的什麼,為什麼要讓我隨軍出征?

他想不明白李世民這樣做是為了什麼。

現在尉遲寶林就等在這裏,想要拖也拖不過去。

只能簡單的收拾了下行李拿着火焰槍,趁著夜色離開莊子。

長安北郊。

玄甲軍駐地。

一座接一座的火柴堆砌,把整個軍營照的燈火通明。

不時有一隊隊身穿玄甲的巡邏軍在營內穿插巡邏。

見到尉遲寶林他們后攔住了去路。

「你們兩個這麼晚為何還不回營?」

來人面色嚴肅,方正的臉上一雙眼睛如同鷹隼。

從上到下死死盯着李翰和尉遲寶林。

「將軍讓我帶新兵入營,這是文書。」

說着,尉遲寶林就把李世民的詔書遞了過去。

再三確認兩人的身份之後,那名玄甲軍這才放行。

李翰低着腦袋跟在尉遲寶林的身後。

第一次來到軍營,讓他一點興趣都沒有。

這裏都是男人,有什麼好看的。

找到李翰的軍帳,尉遲寶林直接掀開門簾說道:

「這就是咱們住的地方。」

李翰抬頭看了看,發現裏面漆黑一片,呼嚕聲震天。

還帶着一股股極為難聞的酸味。

「這裏面真的能住人?」

李翰有些懷疑,這群傢伙難道都不洗澡的嗎?

尉遲寶林嘿嘿一笑,直接把李翰推了進去。

「這裏比不上莊子,一天訓練下來已經十分疲累,誰還能想到洗澡。」

走進軍帳,汗液的酸臭味更加濃郁,李翰變了變臉色,差點吐出來。

「不行不行,我在這呆不下去。」

李翰連忙拒絕,轉身就想走。

他可不願意在這裏獃著到時候沒被敵人打死,先被自己人熏死了。

更何況,現在又沒有戰事,訓練完怎麼就不能洗澡呢。

累能累到哪裏去。

「寶林兄,這又是誰家的公子哥?」

「這點小事都忍不了,怎麼能上陣殺敵,還是趕緊送回去吃奶吧。」

黑暗中,一到充滿譏諷的聲音傳來。

接着,軍帳內騰的一聲,有人點亮一根火把。

藉著光亮,李翰看向剛剛聲音傳來的方向。

那裏,一個青年正在盤坐,古銅色的肌膚結實的肌肉看起來實力不俗。

最起碼,李翰在這軍帳中真的可以算是小白臉了。

「曹老闆,他是我的好兄弟,只是剛來不適應。」

「過兩天就好了。」

尉遲寶林為李翰辯解道。

只是李翰在聽到對方名字的時候,瞬間瞪大了眼睛。

這貨的名字的怎麼這麼熟悉? 「誒?可是剛剛出現過魔潮啊!」

地下二層的魔潮就已經那麼恐怖了,真不知道地下三層成了什麼樣子,瑟利夫居然在那種時候前往第三層,該怎麼說這種行為呢。

「是去找我和鴉溪的嗎(⊙o⊙)」

「啊哈哈哈……」

瑟利夫不好意思的笑了出來,撓著後腦勺的樣子像極了剛剛十幾歲的人一樣。

「瑟利夫這傢伙說什麼你們可能不小心去第三層了,說什麼也要去找找,明明第二層都沒探索完,結果就成了這樣了……」

一旁擦著酒杯的店長這麼說,現在知道了緣由反而感覺要不好意思的是我們,畢竟瑟利夫和店長是因為擔心我們才去的。

「總之你們沒事就好。」

也許是看出了我的表情變化,瑟利夫這麼安慰著,拿起桌上杯子喝了一口。

「那我先上去看看霜霜咯(˙▽˙)!」

「把這個花糕也帶上去,記得不要偷吃。」

「什麼嘛鴉溪,你把我當什麼人了,這花糕畢竟是買給霜霜的欸(`~)!」

瑟娜接過裝有花糕的袋子,像是強調的將語氣加重,然後蹦蹦跳跳地消失在我們面前。

「瑟利夫,之前那個謠言的事情,我想和你交流一下,辦法我已經找到了。」

「哦?說來聽聽。」

正準備喝酒的瑟利夫聽到我這麼說來了突然興趣,將酒杯放下靜靜等待我開口。

「我的想法是通過了解他們那個小隊不利消息,並用那些消息威脅他們,讓他們主動承認最近謠言的散布是他們造成的。」

「可是,你又怎麼知道哪些消息足夠讓他們為此承認謠言呢,要知道這次謠言也是個不小的麻煩。」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