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白炎城被此時此刻的龍千應逗得哈哈大笑說道:「哈哈哈,小千你可太有意思了,她叫白炎雪,你叫她師姐就行,她反正也比你大幾個月,好了,我們走吧。」

龍千應的眼珠子提溜了一圈問道:「白炎雪…二師兄,她是你妹妹?」

白炎城從桌子上扯下一塊布圍在龍千應的下半身系好說:「聰明,她就是我妹妹,以後她會和你一起修鍊,忘了告訴你,她也是七歲突破,現在是雲端境三階靈根,以後你倆一起努力吧,師兄看好你倆。」說完還意味深長的沖龍千應挑了挑眉,搞得龍千應雲里霧裡的。

洗漱完畢,龍千應烏黑的臉蛋有了些許白皙,穿著蓬萊的長袍,梳起長發,發梢漆黑如墨,瀑布一般傾瀉在肩頭,長袍非常合身,迎風吹起的衣角,更加顯得他如翩翩少年,好不帥氣,一旁的白炎雪則直勾勾的盯著整理完畢出來的龍千應,一時間有些恍惚,心裡說道:「沒想到,他的眼睛,真的這麼好看……」龍千應整理完長袍上的褶皺,抬起頭的一霎那,正好迎上白炎雪那熾熱的目光,白炎雪猛地轉過頭,摸著自己發燙的臉,飛快地跑去了,只留下龍千應在那裡獃獃的看著,心想:「師姐…還是那麼漂亮……」他倆不知道的是,身後的白炎城早把這一切都看在了眼裡,此時的他壞笑著走到了龍千應身旁,俯下身悄悄地問:「怎麼樣,師姐好不好看?」

龍千應此時還在沖白炎雪跑的方向觀望,渾然不覺是白炎城在問他,痴痴地回了句:「好…師姐好好看…不對!」龍千應猛地回過頭,發現白炎城正用扇子擋著下巴,壞笑的沖著他挑眉,弄得龍千應的臉「唰!」的一下紅了,只好撓著腦袋低下頭。

「好了,不逗你了,走,我們去見師父。」白炎城摸了摸龍千應的頭,收起扇子,帶著他向掌門殿走去。

「廢物!一群廢物!」「砰!」營帳內傳來一陣怒吼和杯子被摔碎的聲音,下面的士兵瑟瑟發抖,他們面前是一個身材高大,身穿銀色盔甲的男人,男人面部凶煞,但算不上丑,他額頭長著龍角,這是修為高級的龍族才具有的特徵,可是紅色的瞳孔卻又是鳳族的特徵,他正是南陽王李天霸的兵馬大元帥,蕭紅玉同父異母的哥哥,龍王槍帝,蕭守義。

「說,為什麼去晚了,我外甥在哪裡,說!」蕭守義厲聲喝道。

「元…元帥,我們遭到了金陵小股部隊的攔截,至於您外甥…失蹤了。」士兵顫抖地說著。

「失蹤?我呸!立刻去找,活要見人,死要見屍!還不快滾!」蕭守義起身怒罵,士兵連滾帶爬的跑了出去,蕭守義盯著自己手中的紫色香囊,默默的流下眼淚,緊接著,他的眼神透著濃濃殺氣,說道:「蘇俊,老子會讓你付出代價……」「林寒,滾出來!」

薛羽此刻站在樓閣外,手握著秘銀鑄造的戰戈,身上的鎧甲閃耀寶輝,像是一位白銀戰尊,殺氣沖霄。

不遠處,幾個九王府莊園的化龍境族老神色難看,他們沒想到這薛羽,實力竟然如此強悍,只是化龍境一重天,竟然能夠將他們擊退。

大晉真龍榜上的年輕天驕,果然不凡,

《龍血神帝尊》第六百三十五章危機感 「為太子而戰,太子萬歲!太子萬歲!」

「忍氣吞聲了數百年,是時候使用池家的鮮血,洗涮我們身上的恥辱,戰,雖死無悔。」

越來越多的聖明舊部,從聖明城中的四面八方匯聚過來,很快就超過百萬之眾,氣勢如虹,殺聲震天,緊跟著「聖明」戰旗,與五支朝廷大軍爆發出激烈的戰鬥。

護龍閣出現后,以強勢的手段,攻破日月門,頓時,聖明舊部的士氣高昂,打得這一片大地都在一寸寸塌陷。

聖明城中,那些沒有參戰的修士,也都動容,感覺到驚駭。

「護龍閣,傳說中的護龍閣,竟然有聖王巔峰的可怕強者,今日,凌霄天王怕是遇到了對手。」

「難道張若塵今日真的要崛起,攻下聖明城,再建聖明中央帝國?」

……

有人想要將消息傳出去,可是,卻發現聖明城都被一股奇異的力量籠罩,任何消息都無法傳出去。

聖明城的上空,出現了十二顆陌生的星辰。

這些星辰,呈環形排列,正好將方圓數萬里的城池囊括在內部。

那是十二顆佛帝煉製的佛珠,張若塵將它們交給了副閣主,由副閣主以強大的聖道修為親自駕馭,可以封住整個聖明城。

凌霄天王府的四面八方,大戰進入白熱化,竟是有超過二百位聖者在廝殺,堪稱是真正的絕世聖戰,換做是在沒有防禦陣紋的城外,早就打得天崩地裂,萬里赤土。

朝廷可謂是高手如雲,官府、兵部、凌霄天王府的諸聖全部都出手,在聖者數量上佔據很大的優勢。

可是,聖明一方,卻有一大批真聖和至聖,每一個都是橫掃一方的強者。

白黎公主是太古遺種,又經歷開天闢地的洗禮,手持陰崆塔,與受了重傷的赤龍軍主打得天翻地覆。

赤龍軍主能夠擋住白蘇婆婆的攻擊,沒有死去,修為自然是無比深厚。

「跟隨張若塵只會是死路一條,不如歸順本軍主,做本軍主的坐騎?」赤龍軍主冷吼一聲。

「敢對本公主說出這樣的話,今日,必定讓你死無全屍。」

白黎公主的雙眸中,流露出懾人的寒光,全力以赴將聖氣注入進陰崆塔,頓時,七十二道塔門全部打開。

陰崆塔一邊旋轉,一邊飛起,化為一座金屬山峰,鎮壓到赤龍軍主的頭頂。

陰崆塔在《千紋聖器譜》排名第二,足以和一些較弱的萬紋聖器抗衡。

「嘭。」

赤龍軍主沒能擋住陰崆塔,聖軀四分五裂。他身上的血肉崩碎,只剩一根根晶瑩剔透的聖骨,死得不能再死。

強行動用陰崆塔的半圓滿力量,白黎公主打出這一擊后,體內的聖氣消耗了一大半,臉色變得蒼白,進入虛弱期。

「傳說中,只有聖王還能隨心所欲引動萬紋聖器的圓滿力量,果然不假。陰崆塔只是堪比萬紋聖器,我也只是引動了半圓滿力量,打出一擊后,竟然有些無法支撐。」

白黎公主連忙服下一枚恢復聖氣的丹藥,隨後,又殺向日月門的方向,緊跟在聖明戰旗的後方。

當然,她是不敢再動用陰崆塔的半圓滿力量,只是激活了塔中的三千道銘紋,繼續戰鬥和攻伐。

「軍主大人戰死了!」

「赤龍軍主被聖明逆賊殺死,一位軍中的傳奇竟然倒下,化為了白骨。」

赤龍軍主的戰死,使得朝廷大軍一片慌亂,全部都感覺到恐懼。

蒼龍軍軍主站了出來,穩定軍心,大吼一聲:「啟動半聖級戰艦和煉器戰士,剿滅聖明逆賊。」

從聖明城的各大城域中,皆是飛起一艘艘戰艦。

戰艦,由玄鐵鑄造,有著一座座強大的陣法圍繞戰艦轉動,在地面上投影出一個個巨大的陰影。

那是軍中的禁器「半聖級戰艦」,不僅有很強的防禦了,而且,可以轟殺半聖。

若是,只有一艘半聖級戰艦,自然是不足為懼,可是足有上千艘半聖級戰艦同時開進,那樣的畫面,卻是驚天動地,無比震撼人心。

「天吶,又是半聖級戰艦,聖明城中竟然有上千艘。」

「朝廷肯定是將這些半聖級戰艦都藏在地底,乃是隱藏手段,專門用來對付我們。」

……

對於聖明舊部而言,半聖級戰艦就是他們的噩夢。

一旦有半聖級戰艦出現,也就代表,又有很多人會家破人亡。平時,出現十艘半聖級戰艦都是大規模行動,如今上千艘半聖級戰艦開赴過來,可以想象,必定會有很多修士被碾殺。

在這一刻,兵部的強大,完全暴露出來。

「殺,殺盡聖明逆賊,建立蓋世功勛,封王加爵。」

一千多艘半聖級戰艦上的火神大陣,在靈晶和聖石的催動之下,全部啟動,打出一顆顆直徑百丈的火球,墜落向大地。

「轟隆隆。」

每一顆火球落下,都有一大片聖明舊部被鎮殺,化為灰燼。

片刻后,凌霄天王府外就化為一片火海,不知與多少聖明舊部隕落,被半聖級戰艦殺死。

緊接著,每一艘半聖級戰艦中,都是投放下一個個鐵球。

每一個鐵球落地地面,都會化為一具三米高的鋼鐵戰士,從後方向聖明舊部圍攻了過去。

這是另一件軍中禁器,煉器戰士。

煉器戰士,擁有堪比魚龍境修士的攻擊力,數萬具煉器戰士同時出現,與朝廷的兵聖和天空的半聖級戰艦結合在一起,簡直就像是從地獄衝出的死神軍團,瘋狂的收割聖明舊部軍隊的性命。

而且,半聖級戰艦中,還在不斷投放鐵球,煉器戰士的數量在快速增加。

煉器戰士軍團的數量,很快就破十萬。

半聖級戰艦和煉器戰士的出現,改變了戰局,使得聖明大軍陷入腹背受敵的危險局面,有可能會全軍覆沒。

「第一中央帝國的朝廷,才是崑崙界最強大的勢力,這一句話,果然不假。別的那些古教、古族、中古世家,與朝廷的力量比起來,差距真的太大。」

聖明城中的修士,全部都被半聖級戰艦和煉器戰士驚懾住,覺得張若塵不該去攻打凌霄天王府,今天多半會兵敗人亡。

凌霄天王府能夠坐鎮聖明城,鎮壓聖明舊部數百年,自然是擁有相當強大的實力,想要攻打下來,哪有那麼容易?

此時,一位護龍閣的成員出手,打出的是一件萬紋聖器,激發出了萬紋聖器的圓滿力量。

「轟隆。」

僅僅只是一擊,就有一百多艘半聖級戰艦被打得損毀,甚至融化成了鐵水,猶如一座座鋼鐵大山,從天穹墜落下來。

緊接著,萬紋聖器的圓滿力量,再次爆發出來,又是轟落下一大片半聖級戰艦。

在那位護龍閣成員的身上,有著一股橫掃天下的氣勢,獨自一人,似乎就能滅掉一個半聖級戰艦軍團。

「使用萬紋聖器,連續打出兩道圓滿力量,至少也需要至聖巔峰的修為才能做到。聖明舊部中,竟然又冒出一個可怕的人物。」

至聖巔峰代表聖王之下的最強力量,這樣的人物,也是具有相當可怕的威懾力,手持萬紋聖器站在那裡,就能將兵聖都嚇得顫抖。

「以最快速度,毀了這些破銅爛鐵。」

又有十多位護龍閣成員出手,有的打出聖術,有的打出千紋聖器,攻擊向飛在天空的半聖級戰艦。

「轟隆隆。」

僅僅只是一刻鐘,上千艘半聖級戰艦全部都被轟落下來,像是上千座鋼鐵山嶽橫在城中,全部都變得破破爛爛。

朝廷的軍士站在戰火之中,目瞪口呆,內心更加恐怖。

護龍閣成員,站成一排,橫推了出去,打得十萬多具煉器戰士向四面八方拋飛,有的被打得融化,有的被打得散架。

太生猛,太霸道,護宮閣僅僅只有數十人,卻是所向無敵,攻無不克戰無不勝。

張若塵等人殺入進日月門,卻遭遇到阻礙。

護宮古陣的確是被打碎了一角,可是,還有九成九都是完好無損,可以發動攻擊力量,能夠滅殺聖境人物。

凌霄天王府的中心區域,護宮古陣的威力更是強大,足以碾殺聖王。

此刻,只是在凌霄天王府的外圍區域,燕凱旋被一道陣法攻擊擊中,胸口被擊穿,遭受了重創。

就連真聖都擋不住,可想而知,別的那些修士遭受護宮古陣的攻擊,會是什麼樣的下場?

張若塵相當果斷,道:「去諸皇祠堂,使用歷代明帝留下的大聖銘紋,對抗護宮古陣。」

諸皇祠堂,為皇族張家的禁地,歷代明帝都會在那裡刻錄大聖銘紋,有諸皇之力的加持,就算是沒有成神之前的池瑤,也不可能闖得進去,更加無法將那裡毀掉。

當然,做為聖明皇太子,張若塵自然是知道如何進入諸皇祠堂,也知道如何啟動大聖銘紋。

只有闖入進諸皇祠堂,才能鎖定勝局。

張若塵將聖明戰旗交給魔猿,隨後,喚出佛帝舍利子,托在手掌心,激發出舍利子之中的本源力量,抵擋護宮古陣,大步向前殺去。

特別消息!!宅男福利漫畫(你懂的)盡在公眾號xlmanhua歡迎關注收看!

言情閱讀網址:m. 「管好你的暴脾氣,對付這種人,還是讓我來比較合適。」戰爭巨魔科翰多趕緊按住虎人賽魯,壓低聲音說道。

虎人賽魯淡淡地瞥了一眼不遠處那位矮壯結實、滿臉鬍鬚的山地矮人,不再言語。

作為一名由人類轉化而成的獸化人,如果連這點情緒都把控不住的話,那麼他早就被獸化詛咒的野性替代了。

「剛才是哪個仁兄在說話啊,我怎麼沒看到呢?」身着全身鎧的戰爭巨魔扛着雙手巨劍大大咧咧地走出來,帶着審視的目光望向黑珍珠森林的一行人,故意越過身材矮小的山地矮人,做出一副仔細搜索卻又找不到的樣子,瞪着大眼珠子疑惑道。

「丑綠皮,是俺說的,咋滴了,有什麼問題嗎?」山地矮人穿着一件熊皮鑲邊的外套和一件深黑色的鐵環鏈甲,只見他將手中的戰斧與盾牌用力一砸,固定在地面上,然後雙手抱胸,仰頭望着高大的戰爭巨魔回道: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