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葯浴,御醫說得抓緊時間,不能耽擱的。」

秦雲眼睛微微紅,咬牙道:「那你快點!!」

看著他這急吼吼的樣子,竇姬不禁抿唇一笑,有些得意,看來自己容顏還在。

陛下到底是個小青年,自己還沒主動,就急成了這樣。 單手指天,周圍的空間竟然在寸寸裂開。

最可怕是星空之上,裂開一道縫隙,一道道金光照射下來。

誰也不知道,蒼穹為何要裂開,這些金光,又是從何而來。

每一道金光,代表一道仙紋。

仙紋碾壓下來,別說周圍的空間,連方圓數萬米,都開始晃動。

帝都城如同發生了地震一般,無數人從屋子裡面逃出來。

「好可怕的一拳!」

侯家大長老的天暴在他面前,可能連提鞋都不配。

他們涌過來的無邊氣浪,全部被寂滅拳給吸收了,成為其中的力量。

別說傷害柳無邪,連靠近的權利都沒有。

空間還在塌陷,侯家大長老,居然在後退,他想逃走,再也不敢與柳無邪為敵了。

此人太可怕,他不是人,而是一尊神。

一尊永遠無法揣摩的諸神。

無邊無際的駭浪,從蒼穹抵達。

隨後是一尊滔天的拳印,化為星河之力。

這才是真正的星河境,周圍的星河之力被柳無邪剝奪一空。

其他人領悟的星河之力,只是一些皮毛而已。

太荒世界星辰閃爍,釋放出恐怖的星辰法則,加持到寂滅拳當中。

魂海一空,這一拳,抽幹了柳無邪七成的魂力。

太荒世界,一片寂無,裡面的太荒真氣,同樣被抽走了九成。

難怪柳無邪等到突破星河七重,才肯施展寂滅拳。

刺峰谷殺死白元的時候,柳無邪身體一片瘡痍。

最後還是得到一界之力的加持,肉身才得以恢復,從刺峰谷逃出來。

如若不然!

他早就被雪暴掩埋,永遠的留在刺峰谷。

那一次,讓他心有餘悸,以後不到萬不得已,絕對不會施展寂滅拳。

運氣總有耗盡的那一天,自己領悟出來的實力,才算自己的。

寂滅拳盜取了仙界法則,終究不是長久之計。

寂滅拳不斷放大,裡面蘊含了太古星辰拳的奧妙。

幻化出宇宙星辰,將兩人包裹在裡面。

掙扎的越厲害,毒氣就會不斷的侵蝕他們的經脈。

導致他們的真氣,潰散的越來越快。

「柳無邪,你這個小畜生,你到底在我們身體裡面,做了什麼手腳。」

如果是全盛時期,面對寂滅拳,兩人還有機會搏一搏。

現在不一樣,他們的真氣,遠不如前,實力大打折扣。

每一步,柳無邪計算的清清楚楚,不給他們任何反抗的機會。

先拖延時間,再讓他們真氣出問題,藉助他們的法則,突破星河七重,最後施展寂滅拳,殺光所有人。

看似雜亂無章,從一開始,柳無邪就計算好了一切。

只要一個環節出錯,死的就是柳無邪。

「你們可以死了!」

這一次,柳無邪沒有拖延時間,手指一點,太古星辰蘊含寂滅之印,轟然而下。

「我不甘心啊!」

青紅門長老境界稍低,肉身開始炸開,承受不住寂滅之力的碾壓。

「咔嚓!」

身體四分五裂,化為無數血肉,元嬰還在空中掙扎,欲要逃出去。

直接被魔鏈鎖住,拖入無邊無際的黑暗之中。

黑色的魔焰,瞬間將其包裹,瘋狂的煅燒。

一陣陣慘叫聲,從吞天神鼎深處傳出,外人根本聽不到。

「柳無邪,你不得好死啊!」

青紅門長老只是肉身毀滅,元嬰還完好無損,不算徹底死亡。

被魔焰煅燒之後,元嬰不斷的枯萎,慘叫聲也在慢慢消失。

他修鍊數百年的精華,全部便宜了柳無邪。

枯竭的太荒世界,得到化嬰六重的滋養,像是乾枯的河流,轉眼間的功夫,被洪水填滿。

真氣不僅沒有減少,反而增長了一大截。

只剩下侯家大長老還在原地掙扎,魔鏈不斷的探出,抓住他的肉身。

抓住的那一刻,就被他震開。

柳無邪也不著急,震開之後,繼續束縛上去。

每一次都能剝離抽出一部分精華,侯家大長老可以說是欲死不能。

想死都是一種奢望。

「我的寶貝孫兒,你到底給我惹了一個什麼樣的麻煩[fo]。」

侯家大長老有捏死自己孫子的衝動。

因為他,連累了整個侯家。

用不了多久,侯家幾千人,全部都要為侯池陪葬,包括他自己。

此消彼長,柳無邪的氣勢越來越強,侯家大長老臉色逐漸陷入萎靡。

寂滅拳轟然落下!

「轟!」

侯家大長老身體徹底消失,被魔鏈拖入吞天神鼎之中。

誅殺十名化嬰境,震撼了每一個人的神經,包括范臻在內。

雍咸王傻不愣登的站在原地,前來這麼多高手,只剩下他自己一人。

「怎麼會這樣!」

雍咸王喃喃自語,無法接受這個結局。

眼看大仇就要得報,柳無邪卻突然回來了。

親眼目睹這麼多高手,全部死於柳無邪一人之手。

那是一種什麼心境,如同從天堂,一下子跌落到地獄之中。

雍咸王渾身發冷,他不過小小天象境而已,別說對付柳無邪,連范臻一隻手就能捏死他。

柳無邪煉化兩人之後,刺骨的目光,朝雍咸王橫掃過來。

遠處戰艦,成了無主之物,范臻身體一晃,出現在虛空之上,將戰艦收起來。

回來的時候,損失一艘戰艦,這艘戰艦正好彌補了他們的損失。

返回天寶宗,還要帶走一批人,他們不懂飛行,有戰艦在,方便許多。

「雍咸王,你原本可以選擇另外一種活法,安心呆在修鍊界,只要你不挑釁我,我也不會主動去殺你,但是你今日的做法,觸犯了我的逆鱗,我會把你碎屍萬段。」

柳無邪每說一個字,雍咸王的身體就顫抖一下。

他說的沒錯,這兩年來一直隱姓埋名,沒有人知道他的身份。

為何不繼續隱藏下去,非要回來報仇。

現在倒好,落到這步田地。

「成王敗寇,現在說這些,還有意義嗎,我只是恨,在你還未崛起的時候,沒有直接殺了你。」

雍咸王恨自己,那時候還想著拉攏柳無邪。

應該派遣高手,趁著他還未成長起來,將其殺死,也不會有今日這一幕的出現。

「現在說什麼都晚了,自己解決吧!」

這種垃圾,柳無邪懶得動手。

「哈哈哈……」

雍咸王仰天大笑,他處心積慮幾十年,竟然落到今日這般下場。

下方那些人沉默了,尤其是那些老一輩,非常清楚雍咸王曾今在大燕皇朝的地位。

那可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笑完!

一枚匕首出現在雍咸王手中,狠狠的扎入自己的心臟。

選擇自盡,柳無邪保留他最後一絲尊嚴。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