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此時這男人拿着長劍,看向女人道:「不好意思,你和帝尊的事情,我無法過問,但是帝尊既然下了旨意,我作為十二宮的天狼星,便不能不奉旨辦事了。」

「求求你,求求你!」女人跪下懇求道:「求你,求你放過我女兒,她和這件事情沒有關係,求求你了!」

「帝尊下令,妖孽格殺勿論,即便是自己的親女兒,也是孽障!」天狼星冷聲道:「我十二宮本來就是,掌管南天庭的所有執法,所以我是不可能違抗旨意的。」

「啊!」

女人聽到這話大吼一聲,便散發出了光芒,隨後一柄長鞭抽來,然而天狼星卻沒有絲毫的起伏,之間他長劍飛出。

「天狼斬妖劍!」

隨後長劍急速的飛來,女人還沒有回過神,長劍劃過,血濺五步,當場倒在了遞上,而就在他到底的那一刻,目光看向了柜子,和裏面小女孩的目光對視,小女孩看到這一幕忍不住抽泣,但是她還是強忍了哭泣。

天狼星的聲音從外面傳來:「給我找,一個小妖女,逃不了的!」

「是。」

潔琳從漫長的回憶當中回來,她看着犇肖宏雙眼有着怒火,但是她不能不忍住心裏的怒火,而此時的戰鬥已經進行到了最後了,等到兩輪戰鬥結束后,又有兩人被榮幸的選入了隊伍當中,自此比賽結束,人選也終於決定了,雖然沒選中的人很失望,但是這也是沒有辦法了。

犇肖宏和魁大人飛在高空,俯視着下方的人道:「好,自此的所有比賽結束,被選中的五人,給你們兩天時間收拾東西,後天正午在這裏集合,出發前往嵐禹城。」

話音剛落他就意味深長的看了羅刀一眼,他被犇肖宏盯得有些做賊心虛,隨後大家一鬨而散的離開了,犇肖宏看了羅刀離開的方向,眼中卻遍佈了殺機,隨後他們兩人就進去了,在極宙仙礦的石屋內,犇肖宏和魁大人在這裏。

犇肖宏開口道:「很好,今天晚上我就過去好好探查一番,如果真的是這個小子,他就死定了。」

魁大人連忙開口道:「是,大人!對了,你讓我通知的闕月門我已經告知了,想必一會就會過來了。」

「碰碰。」

話音才剛落,一道敲門聲就想起了,而犇肖宏一揮衣袖,這石門就自動打開了。

闕月門快步的從外面走來,甚至有些激動,差點被絆倒了,他看向了犇肖宏,急忙跪拜行禮。

闕月門開口道:「犇管家今日喚我前來,有什麼事情嗎?」

犇肖宏看了闕月門一眼道:「闕月門,你起來吧,無需下跪行禮。」

闕月門聽到這話趕忙的站了起來。

犇肖宏此時開口道:「闕月門,你們雖然是仙門,隸屬於我南天庭,但是卻沒有什麼地位,今日我就要給你一場造化,一場能夠改變你們的造化,你想還是不想!」。 地精在索恩的印象中是一種自私、卑鄙、奸詐且黑心的小個子類人生物,從潮濕的洞穴到陰暗的廢墟,以及山洞、廢棄礦場、被掃蕩的地城和其他廢棄遺迹里都能發現他們的小個子身影。

他們通常以部落的形式聚集在一起生活,首領一般是由體型最大、力量最強,甚至是最聰明的成員擔任,這也是為什麼如果玩家選擇地精種族可以輕而易舉地控制大批地精數量的主要原因。

在這個食物充足的翡翠原野中,到處都能見到他們的小個子身影,他們的數量比老鼠還多。

而且地精同樣也屬於類地精生物的一種,但是他們的大個子表親,大地精和熊地精卻經常將地精視作欺凌和施虐對象。

對於大地精、熊地精和地精三種類地精生物的區別,一名生活閱歷豐富的奴隸主總結的經驗簡單明了。

如果要找戰士或者惡棍,就雇傭大地精,如果要想趁人熟睡時把他敲死,就雇傭熊地精,如果想要找炮灰小傻瓜,雇傭地精就好了,他們可以完美的勝任這份工作。

由此可以看出地精這種小個子類人生物的利用價值,有多麼的令人不堪。

但是出現在索恩眼前的地精巫師玩家瑪爾維莎,給他的第一印象與他心目中的荒野地精卻有著天差地別的變化。

如果說翡翠原野上的地精是非洲食人部落,那麼眼前這個地精女巫師就是擁有先進文明的現代人。

眼前這位地精巫師全身被一襲乾淨整潔灰色巫師袍籠罩,頭部也帶著一頂黑色尖角帽,微微低垂的額頭,在帽檐的遮擋下,只看到搭於肩頭兩側的柔順黑髮,讓人很難將那些小個子類人生物與她混為一談。

而且最讓他意外的是,對方一眼就看出他獲得了九劍的傳承,這讓他不得不懷疑所謂神秘的九劍體系,其實一點都不神秘。

根據凜冬城中那位傳授他九劍的老人所講,這種傳承於卡拉圖大陸的九劍體系即使是在原居民的群體中,所知者也很少,更何況是他們這些玩家。

讓他稍感鬱悶的是從凜冬城離開,一直走到現在,先後被斯托曼鎮的暗夜領主、瀑上鎮的卡洛斯以及眼前這位地精女巫師叫破。

斯托曼鎮的暗夜領主,是一位實力僅次於天命傳奇的邪術師,見識過他的戰鬥方式,猜出九劍的體系,倒不是沒有這種可能。

卡洛斯曾經在大陸中部的戰爭學院待過,裡面原本就有關於九劍的記載,被他稍加提醒,能夠猜出來,並不讓他意外。

但是眼前這位地精女巫師又是如何知曉的,僅僅只是瞄了他一眼,就面帶微笑十分自信的脫口而出,如果說其中沒有古怪,是絕對不可能的。

索恩感受到對方饒有興趣的淡紅色雙眸在他身上來回徘徊,只能暫時壓下內心的疑惑,神色故作平靜的說道:「的確是好久不見了,來自號角鎮的地精女王,瑪爾維莎。」

每一次與這位地精女巫師相遇,索恩總是有一種對方是世外高人的感覺,而且還能一眼叫破他的身份,這讓他忍不住去試探一下對方的內心波動。

「地精女王?」瑪爾維莎黑色尖角帽微微晃動一下,嘴角勾起一絲玩味兒的笑意,微微點頭:「有點意思,這個稱號我就收下了。」

瑪爾維莎說完,尖角帽輕輕往上抬了幾分,望向戰爭巨魔科翰多三人吩咐道:「以後你們直接叫我地精女王就可以了,先給自己定下第一個目標:成為整個翡翠原野的地精女王。」

「……」戰爭巨魔科翰多與虎人賽魯以及飄在半空中的尤金相互對視一眼,瞳孔中均流露出一絲無奈的表情,隨後同時望向瑪爾維莎點頭表示明白。

接著,地精巫師瑪爾維莎又將目光停留在咒劍士亞斯的身上,透露出意味深長的語氣說道:「亞斯先生,你知道什麼叫魔網嗎?」

魔網?

對於每一個施法者來說都是必須掌握的知識,面對如此奇怪的問題,不知對方何意的亞斯板著臉沒有言語。

瑪爾維莎見亞斯沉默不語,撫了撫座狼柔軟的毛髮,緩緩自語道:「魔網是原始魔法能量的體現,是施法者意志與原始魔法能量之間的溝通橋樑,所有施法者都必須通過魔網來施展法術。

整個魔網猶如一條條絲線,等待著奧藝施法者們去編織出神秘規則的結構體,它們千絲萬縷相互糾纏、結合、盤繞、彎曲產生出不同的魔法效果,而所謂的「解除魔法」就像一把梳子輕輕劃過,所有絲線全部被一一撫平。」

瑪爾維莎說完,嘴角流露出一絲淺淺的笑意,抬起隱藏在寬鬆衣袖內的手臂輕輕一揮,一道近乎無形的法術靈光在空氣中微微抖動。

緊接著亞斯握在手中的符文長劍在法術靈光的影響下變得暗淡無光,被他暗中儲存在劍身內的法術也化作點點光芒,消散的無影無蹤。

「你?」亞斯望著暗淡無光的符文長劍,神色震驚的看向座狼背上的地精巫師瑪爾維莎,不解的道:「不可能,「解除魔法」是四環法術,你的等級根本不可能提升到7級以上,地精種族的超凡瓶頸不會這麼容易突破。」

地精這種弱小族群雖然升級所需經驗比普通種族少,導致他們的等級可以快速提升,但是每當進階超凡或者超凡進階到英雄層次時,需要達成的進階條件卻比其他種族更加艱難苛刻。

瑪爾維莎既然成功施放出四環法術,豈不是就意味著她已經突破了超凡階位。

對於號角鎮的地精女巫師瑪爾維莎,亞斯十分清楚對方執著的性格,她的觀點與索恩很相似,都非常喜歡追求最完美的進階,所以對於瑪爾維莎突破超凡階位,他感到難以置信。

別的條件暫且不提,至少背景專長的獲得難度,就是現今整個翡翠原野的玩家群體中除了索恩外,根本就沒有一人能夠達成的。

「那不是四環法術,更像是一種被她改良后的低階法術,只能說她的施法屬性過高,你自己施放的法術又太過簡單粗糙,被對方輕而易舉地破解了。」

索恩通過「法術辨識」技能看出了瑪爾維莎施放法術的端倪,眉頭微微皺了一下,向亞斯說出自己的想法。

在他的印象中,能夠成功就職巫師的人,都屬於比較厲害的高端存在,可是眼前的地精巫師似乎已經具備改良魔法的能力,可謂是領先了別人一大步。

在翡翠原野中,他曾經見到過兩個巫師玩家,一名是凜冬城巫師塔的帕爾多,這個小傢伙就職的奧術師,另一名就是鐵馬鎮的巫師,從斯托曼鎮的暗夜領主口中得知,對方出自於巫師聯盟。

雙方都有一個共同特點,那就是依附於巫師組織,在導師的帶領下就職成功,而眼前的地精巫師從索恩對她有印象起,便一直居住於號角鎮從未離開過。

那麼,這個瑪爾維莎的巫師知識又是從何處獲得,她能夠以4級巫師的施法能力,輕而易舉地破解掉亞斯的法術,如此嫻熟的施法技巧,以及對法術知識的了解,一點都不像只學習兩年的玩家能夠做到的成果。

這位神秘的地精女巫師,如今在索恩眼中彷彿被籠罩了一層厚厚的迷霧,根本無法看清對方的真正面目。

如此出色的魔法天賦以及對方深邃的淡紅色眼眸,讓他不得不懷疑瑪爾維莎的真實身份,難道她是內測玩家?索恩的腦海中突然產生出這個想法。

「聰明的半精靈遊俠。」瑪爾維莎對索恩微微點頭,又接著道:「所以說大多數巫師歧視術士並不是沒有原因的,因為他們本來就是魔法使用者中的生手,以及控制不住力量的危險群體。

咒劍士是一種精通奧藝與武器格鬥技巧的劍法師,他們都是一群身兼兩者之長的天之驕子,他們能夠精準的察覺到敵人的弱點,利用法術轟擊肉搏的近戰職業者,貼身糾纏莫測的施法者,在盔甲掩護下,他們施展法術的能力是任何職業者都必須忌憚的存在。

而你為了尋求捷徑,利用術士職業進階,導致你魔法力量的使用技巧甚至還不如一個剛剛就職的巫師,如此粗糙的奧藝技巧就像你在魔網上編織的簡陋結構體,只有形狀而缺少內部核心,自然是被我輕而易舉地撫平。

當你準備就職咒劍士的那一刻起,你就要做好一邊學習戰鬥技巧,一邊分心鑽研法術知識的心裡準備,顯而易見,這樣的訓練會花費大量時間和資源,因此強大的咒劍士都是一群意志堅強的精英人物。

像你這種只著重於格鬥技巧而忽略鑽研法術知識的咒劍士,註定走不了多遠的,年輕人。」

聽完地精巫師瑪爾維莎對亞斯的一番說教,感同身受的索恩也陷入了沉思。

亞斯原本是一名武器格鬥技巧出色的戰士,為了快速進階為咒劍士,取巧兼職了術士職業,獲得了施法能力,但是他卻並沒有去鑽研法術知識。

導致他即使可以成功的將各種威力強大的法術引導或者儲存於符文長劍之上,對付非施法者的確可以佔據優勢,但面對施法技巧嫻熟的巫師們,就會像剛才那樣,粗糙的法術被對方輕而易舉的破解。

與此同時,也敲響了索恩內心的警鐘,讓他明白了自身尚未意識的巨大缺陷。

對於九劍體系的招式,他從來就沒有去刻意訓練和研究過,通常都是只要修行點足夠,直接解鎖想要學習的招式。

這種方法雖然可以讓他快速掌握各種威力強大的招式,但始終無法與那些實打實的通過訓練學習后成功掌握的人相比。

這就好比一個天生的富二代所經歷的人生沒有他們父輩爬模滾打出來的那麼精彩一樣。

而修行點就好比是一筆不菲的錢財,每當他需要什麼,直接花錢購買就可以,卻完全無法體驗到通過自己的努力一點一點積累獲得的成就感。

「看來以後必須對所有掌握學習的九劍招式進行加強鍛煉。」索恩神色中流露出一絲敬意望了瑪爾維莎一眼,心中暗自做著以後的打算。

很顯然,地精巫師瑪爾維莎剛一出場就點破他的身份,然後毫不留情地指出咒劍士亞斯最致命的缺陷,存在著下馬威的意味,但聽完對方一番言論后,索恩內心卻沒有產生反感,因為對方說的句句在理,讓他受益良多。

雖然修行點這種便利,可以使他快速掌握招式,但他也不能因此就對其疏於訓練,不管不問。

修行點與經驗值本身就是他們在這個世界中自帶的先天優勢,而他以後需要做的就是將這種優勢與自身的努力完美地結合在一起,唯有這樣才能發揮出他們的真正優勢。

「受教了!」

亞斯望向地精巫師瑪爾維莎的神色中流露出一絲敬意,隨後雙手抱拳對她恭恭敬敬的說了一句。

即使是真正的大師都永遠懷著一顆學徒的心,更何況他們這些流落異界的普通人,對於對方能夠精準的指出自身的缺點,對號角鎮成見很深的亞斯並沒有一絲不滿,流露在他臉龐的只有敬重與沉思。

「這麼說,那位狗頭人術士的超大號火球也是經過你的指點,鑽研出的一種施法技巧。」索恩望了一眼拍打著翅膀漂浮在半空中的狗頭人術士,說出心中的疑惑。

作為一名等級高達9級的狗頭人術士,能施放出威力如此強大的火球,的確將他震撼到了,讓他明白了法術的威力並不是一成不變的,是可以被很多技巧玩出不同的花樣。

由此可以看出,他的九劍招式同樣也能夠訓練出這種控制自如的技巧。

這種技巧應該屬於一種對魔法的掌控力,而他如果想要掌握類似的技巧,那麼就必須提高氣之力量的運用技巧。

「你才是狗頭人!你們全家都是狗頭人!」地精巫師尚未開口,莫名其妙躺槍的術士尤金,拍打著兩隻小皮翼飄到索恩身前,帶著不滿的尖細嗓音充斥在他耳邊辯解道:

「你見過這麼健壯的狗頭人嗎,睜大你的眼睛看清楚,我的種族屬於鶚德人。在遠古巨龍帝國時期,作為最初的一批龍裔,狗頭人只不過是為巨龍們挖掘寶石黃金,擴建帝國要塞的工人,而我們鶚德人則是他們的保衛者,不光掌握著強大的武力,同時也是狗頭人王國的上層貴族,竟然拿我與狗頭人相提並論,真是一個無知的半精靈。」

「強大的武力?狗頭人王國的上層貴族?」注意到有點聒噪的尤金,索恩彷彿想起了什麼,眼神瞥了他一眼,說道:「只不過是一群臨陣脫逃,背負原罪的鶚德人而已,沒什麼值得炫耀的。」

之所以說這種長著雙翼神似狗頭人的鶚德人背負原罪,主要是因為在遠古巨龍帝國崩塌之時發生的一些事情。

由精靈引導的傳奇法術「龍狂迷鎖」,導致整片大陸上大部分真龍都陷入了瘋狂之中,這些陷入瘋狂的真龍們親手毀滅了自己的帝國和附庸於他們的狗頭人王國。

面對瘋狂的龍群,狗頭人要求鶚德人們承擔起保衛族人撤退的工作,將瘋龍們阻擋在外,直至瘋狂結束。

當時的鶚德人首領卻選擇帶領所有會飛的鶚德人棄國逃走,以至於不能飛的狗頭人在面對瘋龍時,陷入一面倒的屠殺。

由於狗頭人是真龍的造物,幾乎無法對真龍提起抗拒之心和仇恨,所以狗頭人便將這種仇恨轉移到逃跑的鶚德人身上。

時至今日,狗頭人仍舊在憎恨著這些臨陣脫逃的鶚德人,當他們看到眼前飛過的鶚德人時,都會率先發動攻擊。

然而,出乎預料的是,眼前的鶚德人玩家也不知使用了什麼坑蒙拐騙的辦法,竟然還能指揮狗頭人群,這讓索恩不由意外瞭望了一眼漂浮在眼前的尤金。

「遠古時期留下的罪孽,關我們玩家什麼事,總之,你們以後不能叫我狗頭人,誰再叫我跟誰急。」尤金顯然沒有想到索恩也知道一些關於鶚德人的一些密辛,惡狠狠的反駁一句,在地精巫師的眼神示意下,拍著翅膀飛走了。 演武場聚集了一群人:李乘風、諸葛長空、楊榮榮、楊雄、飛雪、司馬峰、阿大還有常明、宋開、趙小寧、宋威、常宇、關達。還有楊旭及幾名小夥伴。

「宋開、常宇,你們二人是後天中期武者,不要上場!」常明叮囑道。如果宋開和常宇去,就是以大欺小,勝了臉色也沒光。

「是!」宋開倒是有點想去,但是常明不讓,他只能撇嘴聽着。常宇則是連去的想法都沒有,對於這件事,他對楊旭幾人的沒有太深的看法,反而對宋開這個善於惹禍的傢伙心中意見更大,向著等這次任務結束,離這個傢伙遠點。

「趙小寧、宋威、關達,你們三人誰去和楊旭比試一下。」

三人對視,趙小寧向前一步。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