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此子心狠,是個做大事的人。」

老者笑咪咪的,並沒有把林鳴的話放在心上。

「不出來是吧,那好,驚濤駭浪!」

只看林鳴靈體金光打坐,靈魂力像海水一般翻起驚天巨浪,每一絲靈魂力都帶著一股極為威猛的灼燒感,朝著老者打去,這一手可是把老者驚駭到了。

魂靈師初入靈魂力大門,居然能使用靈魂類的武技?這可是聽都沒聽說過,可是林鳴他就是使用出來了,事實擺在眼前,勝於一切雄辯。

兇悍的攻勢如同火焰般侵略而來,滔滔不絕,這一招明顯是一招極為高深的靈魂類武技,需要的技巧極強,消耗靈魂力甚為龐大,林鳴本不打算使用。

可是,事關父親的安危,他也顧不上了,就算是拚死也要把這老東西給逼出來。

「小娃娃甚為兇悍,當真不得了。」

老者渾身汗毛倒豎,當然靈體是沒有汗毛的,但他依然臉色煞白,死了幾千年,留有靈體已是極為不易,現在面對如此兇悍的攻擊,連他這種老怪物都不得不謹慎。

他心裡冷哼一聲。

一個小娃娃而已,就算僥倖得到了奇遇,那又怎麼樣,怎麼可能是他這種德高望重的老前輩的對手,如果真被一個初出茅廬的小屁孩鎮壓了,他的老臉往哪放。

嘿,小子,既然你要玩,那就看看老夫的厲害,讓你知道花兒為什麼那樣紅,見識見識什麼叫做姜還是老的辣。 劉雙喜是方遠基地的一名小隊長,在他手下有四名小隊成員,今天正是他和四名守衛軍在基地巡查,現在已是深夜12點鐘,沒有電力和燈光,整個基地一片黑暗。

「小萬,你有沒有聽到附近有什麼動靜?」劉雙喜走在隊伍前面突然停下了腳步,一股陰冷的氣息從心底油然而生。

「沒有啊,隊長,你衣服穿少了吧,白天天氣還好,晚上還是有點冷的!」那個叫小萬的年輕人回答道。

「你們呢?」劉雙喜再問其他兩名隊員。

「沒有,一切正常!」

「那可能是我聽錯了。」劉雙喜鬆了口氣,繼續圍繞著基地視察。

隨著黑暗的逐漸侵蝕,劉雙喜那種不詳的預感越來越重,似乎周圍正有一雙陰暗的眼睛在注視他一樣。

「是衣服穿的太少了嗎?」劉雙喜也在懷疑是不是沒穿羽絨服的原因。

「隊長,我想撒個尿。」一名小隊成員在後面說道。

「就地解決就好了,反正也沒人看到。」小萬嘿嘿笑道。

「你們等我一下哈!」那個隊員說著向一旁的草叢邊上走去,不一會兒便傳來開閘放水的聲音,因為黑暗的緣故,小隊成員只能看到一個背影。

「小田你好了沒?」已經三分鐘過去了,那邊水聲已經停止了,劉雙喜開口詢問道。對方沒有回應,不過可以看到一個黑色的身影開始向眾人緩緩走來。

「好了就跟上隊伍,在走一圈我們就回大門那裡盯著就好了。」見到身影回來,劉雙喜也沒注意,就要帶著隊伍接著向前視察。

「隊長,我感覺有點不大對勁。」身後一名隊員拉住了劉雙喜的衣袖開口。劉雙喜停下腳步,那名方便的隊員已經歸隊,四個身影在黑暗中靜靜佇立,除了夜裡的風聲,似乎並沒有什麼不妥。

劉雙喜的那種不詳預感更加清晰了,周圍安靜的有些異常,附近並沒有死屍的痕迹,但是劉雙喜卻感到陣陣恐懼和不安。

「不巡查了,我們回去。」劉雙喜低聲說道,帶領著眾人快速轉身撤回。

回到基地大門門崗,劉雙喜點燃了房間里的蠟燭,燭光將牆壁照亮,劉雙喜才微微放下心來,那種危險的感覺似乎消失了。

「隊……隊長……」小萬在點燃蠟燭的一剎那連退了好幾步,他看到劉雙喜身後站著一個人影,但是卻不是基地裡面的成員。

劉雙喜也察覺到了一絲異常,他轉頭看去,一隻面色慘白,眼神空洞,渾身長滿屍斑的身影正站在他的身後。幾人發出一陣尖叫,劉雙喜本能地把那個身影推開,踉踉蹌蹌的從門崗辦公室跑了出去。

「快去報告大隊長,我們似乎遇到了不尋常的東西了!」劉雙喜幾乎嚇傻了,正常人哪能承受這種場面,簡直比死屍襲擊還要可怕。

不一會兒,張想帶著幾個成員來到了門崗處,張想經歷了那麼多,膽子也是增長了不少,帶著人推開門,直接走進了那個詭異的房間。

「這個是……死屍?」張想看著毫無反應的恐怖屍體,也是忍不住一頭冷汗,這不是普通的死屍襲擊事件了,這具屍體明顯和死屍不同,再聯繫小萬和劉雙喜的一番說辭,這個屍體的出現處處透露著一股詭異。死屍的樣子已經見怪不怪了,但是這個屍體的樣子比死屍還要可怕,還是頭一次遇見這種東西。

「這東西什麼時候來到門崗房間的,對了,小田呢?」劉雙喜稍微平息了一下情緒,猛然想起來,回到門崗處的時候,一直就沒看到小田的身影,難道他早就脫離的隊伍,那個跟他們一起回來的莫非是這個玩意?劉雙喜盯著躺在地上的屍體,身體再次顫抖起來。

「離開這個房間,在外面看好這個屍體,我去通知老大,讓他過來看看什麼問題。」張想也覺得心裡發冷,這件事超出他的能力範圍,他只能去找方遠來解決問題。

在方遠的帶領下,眾人找到了失蹤的小田,他已經死了,倒在了方便的草叢中,看樣子似乎是被什麼東西嚇死的,奇怪的是,隊伍里混進了一個莫名奇怪的東西,劉雙喜竟然沒有絲毫察覺。

「把小田的屍體帶回去,明天好好安葬吧!我再去看看那個死屍。」方遠低著頭不知在思索著什麼,正在他要回門崗處理那個詭異屍身時,一名隊員急匆匆地跑過來說道:「老大不好了,那個屍體站起來了。」

「什麼?」方遠聞言眼皮一跳,剛才分明檢查過分明是死去已久的人類屍體,而且沒有變換為死屍的跡象,怎麼可能又重新復活?死屍病毒可以把活人變成死屍,但是那可是一具已經腐爛的屍體,看樣子已經埋在地下起碼一個多月了,身體布滿了屍斑,充滿了屍臭味,這就說不過去了。死屍災難有跡可循,那是神秘雨水攜帶病毒導致的死屍感染,可是這種情況簡直就像是靈異事件,就算世界末日了也令人難以置信。

方遠回到了門崗處,果然,那個已經死去多時的屍體又站了起來,周圍的隊員將其關在房間內,那個屍體在房間里來回徘徊,就像一個人睡著了夢遊一樣。

「這是個什麼東西,不像死屍那樣見人就咬,看樣子倒像是個脾氣好的傢伙!」方遠打開屋門走了進去,身上的皮膚開始變成金紅色,他不確定這具屍體有沒有危險,詭異的變化不得不讓他謹慎一些,那個屍體嗅到了人類的氣息也不暴動,反而圍繞著方遠仔細旋轉了起來,方遠試圖用一隻胳膊攔住他的去路,可是沒用,這具屍體的力量出奇的大,方遠都被他帶著搖晃了一下。

「超越超級死屍級別的力量。」方遠心裡一驚,這玩意不是死屍,但是力量方面幾乎遠超超級死屍,幾乎和那些產生靈智的死屍一樣了。方遠這次認真了,手臂上的紅色紋路變得鮮艷起來,神力基因鏈的能量放大,方才制止了這個屍體的行動。

「不咬人,但是卻會跟著人走,奇怪!」方遠把屍體的脖子扭斷,那具屍體立刻靜止不動。方遠提著他走出基地,在外面將它的腦袋給掰開,裡面並沒有死屍腦海里的感染源,這具屍體不是靠著感染源而存活的。似乎正印證了方遠的猜測,方遠將它置之不理一會兒后,屍體的腦袋開始自動癒合,脖子也開始一點點恢復原狀,已經死去的屍體再次從地上爬了起來。

「這樣也不會死嗎?真是個可怕的東西!」張想站在方遠背後詫異的說道。

「這玩意不是死屍,叫它鬼屍更貼切一些,死屍被打開腦袋必死無疑,這東西腦袋都被掰成兩半了還能存活,簡直不可思議。」不知道何時,老郭也來到了基地門口,晚上發成的這一切太過驚悚,甚至還死了一名小隊成員,沒有人能在安心睡覺。

「鬼屍么?」方遠心裡思索了一下,認可了這種稱呼,這玩意超出常理,確實更像一隻鬼一般的存在。

「把它的頭摘來下,看它什麼反應!」方遠吩咐道,一旁的劉雙喜拿著菜刀一把將屍體的腦袋砍了下來。

被砍掉腦袋的屍體倒在地上,可是恐怖的事情出現了,十分鐘之後,沒有腦袋的屍體再次動了起來,趴在地上反覆摸索,似乎在尋找著什麼。這下子方遠都感覺到恐懼了,也難怪劉雙喜的小隊成員會嚇得發抖,這的確不是正常人心裡能夠承受的景象。

「點火把它給燒了,這玩意太特么詭異了。」方遠開口命令道,活著的人類被咬后變成死屍,死去的人類屍體變得更加難以置信,這真的是現實中發生的事情嗎?為什麼感覺一切都那麼的超乎常理! 「你昏迷兩天兩夜了,蘇酥昨天就離開了。」

紅玫瑰挑了挑眉,道:「而且,你閉關的時候遇到了很大的麻煩,渾身冒血水,一直在嘶吼,也是蘇酥救了你。」

「蘇酥救了我?」

聽到這話,陳天龍微微挑起眉頭。

陳天龍依稀記得,自己昏迷前經歷過短暫的劇痛!

那種痛苦,即便現在已經醒來,卻還有種心有餘悸的感覺。

本來陳天龍以為自己是硬扛過來的,沒想到是被蘇酥所救,可蘇酥連內力都沒有,她是怎麼救自己的?

陳天龍疑惑地看向紅玫瑰。

不過不等陳天龍開口,紅玫瑰已聳了聳肩,道:「蘇小姐是怎麼救你的,我們也不知道,所以你也不用問我們。另外,蘇小姐離開之前,給你留下了一個文件夾還有一封信。」

說着,紅玫瑰轉身從旁邊的茶几上拿起文件夾和信封,轉交給了陳天龍。

陳天龍微微挑眉,接過文件夾和信封,打開看了看。

文件夾里,是蘇酥在宅子裏居住的這段時間裏所畫的畫。

這些畫,被蘇酥按照順序排列好,存放在文件夾里。

接着,陳天龍又打開信封,將信紙攤開,上面是蘇酥秀氣的字體。

「還記得你剛回來的時候,我曾和你說過,要和你說三件事嗎?」

「第三件事,便在文件夾里。」

「承蒙你多日以來的照顧,除了山水劍,我還有一份禮物要送給你。」

「陳先生不妨將所有的畫攤開,按照九宮格的方式,把畫按順序擺正。」

「另外……我救了陳先生,陳先生也救了我。」

「蘇酥筆。」

看完信紙上的內容,陳天龍微微挑眉,有些疑惑。

蘇酥最後那句話是什麼意思?

她救了自己?

自己也救了她?

蘇酥救了自己,這件事情,陳天龍已經從紅玫瑰口中得知了。

但自己什麼時候救過蘇酥?

這句話,着實讓陳天龍有種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的感覺。

不過既然想不明白,便乾脆將這件事情拋諸腦後,陳天龍將目光投到了那文件夾上。

蘇酥說,她有一份禮物要送給陳天龍,那份禮物便在這文件夾中。

陳天龍將文件夾里的畫全部拿了出來,總共八十一幅畫,按照九宮格的方式攤開,總共有九個九宮格。

「咦!」

忽然,陳天龍的眼睛猛地眯了起來!

因為當他把這些畫按照九宮格的方式拼出來后,會發現每一個九宮格的中心處,都有一個黑色小人在擺弄姿勢。

原本陳天龍怎麼都看不懂蘇酥的畫,直到此刻才意識到,蘇酥的畫之所以看不懂,是因為蘇酥畫的僅僅是畫作的一部分。

將這些畫拼出來之後,除了有擺弄姿勢的黑色小人,還有能夠銜接在一起的幾段口訣。

甚至在後面,還有四個大字:魅影鬼步!

剎那間,陳天龍瞪起眼睛,恍然大悟!

身法武學!

蘇酥離開之前,竟然給自己留下了一門身法武學!

武學分為很多種,有劍法、刀法、掌法、拳法,但這些都是極富攻擊力的進攻武學。

除了進攻武學,還有防禦武學,比如陳天龍現在所掌握的金剛不壞。

還有非常罕見的音波功,陳天龍也剛用三萬積分兌換了獅吼功。

還有暗器,陳天龍目前已經掌握了細雨飛針的第二層。

唯有身法武學,是陳天龍一直所欠缺的。

雖然輪迴十八式之中糅雜了一些身法,但輪迴十八式中的身法畢竟只是輔助,沒有辦法和專業身法相提並論,畢竟術業有專攻。

而蘇酥居然從一開始住進這宅子,就開始想着,將這門身法武學留給陳天龍了!

她這些日子,也一直在畫這個所謂的「魅影鬼步」!

「真是個……」

陳天龍想要形容蘇酥一下,一時間卻發現自己有些詞窮。

但看着地上的這些畫作,陳天龍實在有些感動。

事實上,自己並沒有幫到蘇家什麼,只是照顧了蘇酥幾個月而已。

而蘇酥卻給了他山水劍和魅影鬼步,還讓蘇家下人幫陳天龍尋找陳穎兒,甚至前兩天還救了他的命……

也許在蘇酥看來,二人是還清了彼此的人情。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