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她偷偷瞄了一眼那「傢伙」,莫丞州身上沒有衣服是凌亂的,如果不是她剛剛撞見,光看莫丞州她根本就不知道這裡面有多香艷。

難道,莫丞州不行?

「你說什麼?」

莫丞州站起身來,眼神半眯著,變得危險起來。

江枝暗道不好,自己剛剛是不是又不小心說出來了,看著逐漸靠近的莫丞州,江枝只覺得絕望。 「當然有辦法改變!」

「在所有內門弟子中,由於你只是這一屆的第一,你的排名只是中游偏上而已,你可以想辦法,提高自己的排名!」

「一旦你名次高了,那些酬勞高的任務差事,自然由你優先挑選!」

「一些頂級任務差事,一次都能賺上千,乃至數千,甚至數萬貢獻點!」

晴嵐微微笑道。

聽到這話,林逸不由吞咽一口口水。

一次賺數千,乃至數萬貢獻點。

這賺取速度太快了。

比起一次賺五百貢獻點,不知道快出多少倍。

這樣的路子,才是最為節省時間。

「師姐,如何提高排名?」

「是不是要和師兄師姐們比試戰鬥?」

林逸望著晴嵐,連忙問道。

他剛入門,在這些同齡人裡面,他的實力是頂級。

但和那些師兄師姐,只怕還是有不小差距。

有好多師兄師姐,甚至都晉陞為蛻凡境弟子,實力更是強大無比。

「你想哪去了?」

「我們飄渺宗,是一個百花齊放的宗門,又不是純粹的劍修門派!」

「若是靠戰鬥實力來決定名次,那些專攻煉丹的弟子,專門制符的弟子,專門煉器的弟子,專門豢養靈獸的弟子,專門為宗門經商的弟子,豈不是都要排名墊底?」

「對於宗門的發展來說,他們和征戰弟子,可謂是同等重要!」

「靠戰力決定排名,這顯然不合理,也行不通!」

晴嵐一本正經道。

「還真是!」

「是我想簡單了!」

林逸撓撓頭,訕訕笑道。

一個宗門的規則,肯定是要兼顧合理性。

「師姐,宗門裡面,有這麼多內門弟子,分工各有不同,擅長方面也完全不同,如何來給他們做出排名區分呢?」

林逸好奇問道。

孟瑤,姬歆雨,何穗,汪清雪,姬騰五人,面上也都充滿好奇,想要知道究竟。

「按照貢獻來排!」

「誰賺取的貢獻點更多,誰的排名就更靠前!」

「這樣無關分工,純粹看對宗門的貢獻,也算是比較公平!」

晴嵐正色道。

「這個貢獻,不是貢獻牌里的貢獻點,借來的不算,而是看自己親自賺到的貢獻點?」

林逸認真問道。

「沒錯!」

「借來的貢獻點,不算數的!」

「每個弟子在任務貢獻碑這裡接任務,你們賺到的貢獻點,都有記錄,都有匯總!」

「你看看這任務貢獻碑右下角,就是你的排名!」

晴嵐指著任務貢獻碑右下方,笑著說道。

「真有意思!」

林逸看著任務貢獻碑右下角,顯示的排名,不由興緻盎然。

他在所有兩千三百七十五位內門弟子中,排名第八百六十五名!

確實是排在中上游。

但在他前面,還是有著八百六十四師兄師姐。

這些師兄師姐,將酬勞高的任務差事,都提前挑走了。

留給他的任務差事,酬勞最高的,也就五百貢獻點。

當然。

排名更為靠後內門弟子,所能接到的任務差事,酬勞更低。

「我總共賺取的貢獻點是零,卻排名中上游!」

「這是因為我奪得入宗考核第一的緣故?」

林逸笑著問道。

「沒錯!」

「本來你成為入宗考核第一,其實也頂多是將你排在一千五百名左右,這是你進入宗門的初始排名!」

「但你同時又是煉丹考核第一,這兩個方面加起來,讓你的初始排名達到八百六十五名!」

「對比以往的入宗考核第一,你這排名都算是很高的了,可以說是一騎絕塵!」

晴嵐微笑點頭,讚歎道。

「看來我這一番血拚,非常值得!」

「我這初始排名很高!」

林逸欣喜不已。

每個弟子,只有在進入宗門的時候,通過入宗考核,有改變初始排名的機會。

進入宗門之後,一切就都得靠自己。

通過為宗門做貢獻,賺取貢獻點,來提升自己的排名。

他現在起步確實很不錯。

但若是不努力的話,那些排名比他低的人,也很有可能超過他。

當然。

他怎麼可能會不努力呢?

坐擁這麼好的機會,他肯定會好好珍惜。

「師姐,按照這麼說的話,我想要提升我的排名,豈不是也要從頭開始?」

「我這要賺取多少貢獻點,才能超過我前面的人?」

林逸不由鄭重問道。

「你前面一位,一共賺取了八萬三千六百貢獻點!」

「你需要賺到這麼多貢獻點,排名才能超過他!」

「但是在你賺取貢獻點的同時,人家也不會閑著,人家的貢獻點也會繼續增加!」

「所以,你想超過他,可能都得需要十萬,甚至更多貢獻點才行!」

晴嵐認真道。

「這麼難!」

林逸面色一滯。

孟瑤,姬歆雨等人,面色也都變得凝重起來。

「林逸排名比這個師兄更低,他的任務差事,都是這個師兄挑剩下的,任務酬勞也都更低!」

「除非這個師兄整天睡大覺,非常懶惰,不然的話,同樣每個月完成三個任務差事,林逸怎麼可能超過對方?」

孟瑤不由替林逸打抱不平。

「就是!」

「這上升空間,完全被鎖死了!」

「強者越來越強!」

「後面的人,和前面的人,差距只會越來越大!」

「這怎麼可能追趕得上?」

姬歆雨應和道。

「所謂看總的貢獻,其實不就是比拼資歷!」

「資歷晚的,永遠比不過資歷早的!」

姬騰憤憤不平道。

「這就是階級固化了!」

「下面的人,不太可能上得去!」

「逆襲趕超,最起碼要有超過的條件才行!」

「現在根本就沒有這個條件,只能將希望寄托在那些師兄師姐很懶惰上,這顯然不太現實!」

汪清雪聲音帶著清冷,搖頭道。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