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不過,陛下,你為什麼要在這個時候答應漢人的求和,讓原本佔據上風的我們撤退啊,兀顏光咬牙不已,原本這樣,只要拉鋸戰耗下去,兀顏光自問有絕對信心能一戰奪取中原!

沒想到,天祚帝他還是答應了漢人皇帝的要求,將這一戰就此終結,結束了這場原本佔據絕對優勢的對決!

還好,有他們割讓的半個河北和半個山西,有了這些地方,我們消化完這裏的戰爭潛力,以及大量的資源,再補充完騎兵和士氣后,也未必不能在三年內一舉攻克宋朝和那個齊國!

但是,一想到董雙的名字,兀顏光就再一次死死攥緊了雙拳。

董雙,真有你的,居然能破了我的畢生心血,下一次見面,我就是搭上這條命,也會跟你同歸於盡,替大遼除去你這個天大的禍患的!

「給老子起來!」

就在兀顏光思索對策的時候,演武場上的血腥戰鬥也已經到達了最後。

在這個染滿鮮血的枱子上,橫七豎八地躺着至少十幾具屍體。

只是看上去,那些人也都是死狀凄慘,不是開膛破肚,就是身首分離。

出手的,居然是一身重甲,橫持方天畫戟的史文恭。

而他的對手,卻是被鐵鎖鏈綁着手腳的宋軍士卒和百姓,他們僥倖還沒死的在那裏瑟瑟發抖,甚至痛哭着,只怕眼前這個魔鬼再來取他們性命。

「在我眼裏,你們幾個就是一群廢物,沒有骨頭的羊,一群豬狗不如的廢物!」史文恭昂着頭站在台上,眼神從那些趴在地上不敢動彈的人身上掃過,只是再次冷笑:「有膽子的,就給我站起來,來殺了我,來啊!」

然而,那些人只是一言不發,也不敢動,更不敢反抗。

史文恭也懶得再說話,對身邊的幾個金兵眼神示意后,他們便走了過去。

在那些手無寸鐵漢人的慘叫聲下,金兵們拔出了屠刀,只是冷笑着,看向這些他們認為廢物的懦夫。

「行了,這些人怎麼殺也不解氣!」

史文恭只是不屑一顧,換了一件沒有血跡的乾淨外衣后,便走下演武台,他的聲音卻遠遠傳了過來。

「把這裏收拾乾淨,給我把那些俘虜明天再帶幾個過來,要軍銜最高的那幾個人!」

然而,就在當晚,這個歡慶鼓舞的城池裏,變故,再一次發生了。

「轟隆!」

「什麼聲音!」

史文恭披上盔甲拿起方天畫戟就衝出了房間,叫衛兵聚集過來后,他只是怒吼道:「趕緊去查查,這是哪裏來的爆炸聲!」

在城西北角的地方,居然發生了驚天動地的大爆炸!

那個地方,不是火藥庫嗎?史文恭心中想着,頓時就察覺到了這件事的不尋常。

但在與此同時,他心裏卻是興奮不已。

莫非,今天,那個計劃就要行動了?

一想到那個計劃幾乎將要開始實施,史文恭就只是大笑不已,他一邊看着空中那爆炸的氣浪和沸騰煙火,卻只是雙拳緊攥。

這一次,必定是我們大金的勝利! 回家的路上,林朗走在前面,平時總是嘰嘰喳喳的許安寧跟在身後,不說話。

林朗有點不太習慣,他有點擔心許安寧會去告他的狀。

他也在想如果剛剛比賽前再多一點時間研究研究戰術,說不定可以早點結束,也許……

實在不行,他也應該提前告訴老大一聲,讓他們去接安安啊,怎麼也不該把她一個人丟在那裡,一個多小時。

無論如何,還是他錯了,他必須道歉,而且得馬上道歉,起碼到家之前得哄好吧,不說別的,目前,打起架來,他自認為還不是林驍的對手。

「安安,我錯了」林朗攔在許安寧前面,張開手臂:「你先別走,咱倆聊聊。」

「不要,我餓了,我要回家吃飯~」此時此刻的許安寧,不怎麼想要搭理他,繞過他繼續往前走。

「別介啊~「林朗又一次攔住許安寧,這一次他直接拉出了她的小書包:」這樣,一會兒到了前面的玩具店,我把上次你想要的的芭比娃娃給你買了,行不行?三百多塊呢。」

「我不要,那個錢你自己留著吧。」許安寧看著林朗緊緊拉著她書包的手:「你放開,我回家了。」

「哎呀,你說句話嘛,你要什麼,我都給你買~」你可別回去告狀啊。

「今天的事兒我不和老大說,行了么?」許安寧知道,林朗最怕林驍,否則,他也不會在這死乞白賴的沒完沒了。

「真的?「林朗不敢相信,小傢伙不是最喜歡告狀了么。

許安寧白了他一眼,把書包從他的手了拉了出來:「你不是就怕這個么,我不說,以後我也不用你送我了,你就去打你的球,我也不願意當你的累贅。」

「誰說你是累贅了?」林朗覺得許安寧有點不可理喻:「這快半年了,我不就遲到過這一次嗎?」

「你又不是真的想接我,送我,你是怕老大罵你,怕他說你,你根本就不是為了我~」許安寧的話是嚷著說出來的,聲音帶著一點點哭腔。

「你管我為了誰呢?我接沒接?我送沒送?我接都接了,送都送了,你還有什麼不滿意的?為了誰重要嗎?」林朗也覺得有點委屈,合著他這大半年勞心勞力,費錢費時,竟然沒落著一點好。

「重要!」許安寧繼續大嚷。

「重要什麼呀重要,有完嗎?」林朗有點著急,再往前走上三百米,拐個彎就要到小區門口了,許安寧要再這個樣子,就算她不主動告狀,林驍也不會發現不了。

「你怎麼那麼麻煩呀?許安寧!我們養著你,還出錯來了?我們供著你,供出了個祖宗是不是?你要是覺得我不好,你就別理我,實在不行你就回你的孤兒院去~」林朗立刻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屁話,馬上看向許安寧。

許安寧也正看著林朗,聽到他的話,嘴一撇,大顆大顆的眼淚掉了下來:「我不走,你不喜歡我,老大和翠芬姐喜歡我,我以後不用你接送我,我自己去,我也不和你鬧了,我以後都自己玩,反正你別想讓我走。就算你想讓我走也沒用,一對二,你不能讓我走。」

「不是,沒有,我瞎說的~」林朗也是欲哭無淚,這個破嘴怎麼就……哎呀……

憋屈,真特么憋屈,看著眼前一個不知道被誰扔在路邊的易拉罐,林朗死命踢了一腳,誰知道,易拉罐裡面的飲料根本沒喝完,沒踢飛不說,倒下來還撒了他一鞋,剛買的白球鞋。

「操~媽的,你也和我作對~」林朗用足力氣一踢,易拉罐飛了出去正好落進不遠處的垃圾桶里。

「這還差不多~」

心情似乎好了一點點,回身再去看身邊的許安寧。她正獃獃的看著自己:「你和傻子似的。」說完意識到什麼似的,馬上捂住嘴:「我不說了,我不說了。」

啊~~~~你說吧,你罵我吧,我求你了!!!

「我剛剛真的是瞎說的,安安,你知道啊,我最喜歡你了~」林朗有點無力,蹲在許安寧前面哄著她。

「你不是讓我回孤兒院嗎?」許安寧還在抽泣。

「不會的,我發誓,誰要是想讓你回孤兒院,我第一個不答應。」林朗發誓自己說的是真的。

是,他承認,家裡突然出現這麼一個小丫頭,尤其還長得那麼像林薇,他是有點不習慣,可是許安寧很乖,雖然有時候鬧點小脾氣,但大部分時間很乖,嬌嬌的很可愛。

況且,養著她又不用自己花錢,逗她玩,倒還挺有意思的,幹嘛要送回去呢。

「反正好話壞話都讓你說了,我回家了,你再攔著我,我肯定告你的狀。」許安寧又一次越過林朗,往家走去。

林朗站起身,跟了上去,算了,大不了被罵一頓,他活該~ 眼前,是一尊先天高手的存在?

對於面前,有些人而言。

他們甚至不知道,何為先天層次…!

在數十年前,一次動亂之中,古武世家逐漸隱沒到了幕後。

而,這也給了無數小勢力的機會。

讓他們趁機,有了發展的可能。

而,現在。

各方古武門派,在逐漸……浮出水面。

退潮之後,方知誰在負重前行。

如金陵,寧王族,以及宋王族,就是在這些年間崛起的。

兩大王族,只能佔據一座城市。

甚至…

還被覆滅了。

而,此刻。

吳庸眸光平靜,看向前方,「你們,還是一起上吧。」

「我不想浪費時間。」

唰…!!

聽到這句話。

四周的人,都是面帶怒意!

這,簡直…

狂妄至極!

「讓我來會會你!」

此刻,一道冷哼聲中。

一名中年人,滿臉絡腮鬍,一步踏出!

轟……!!

地面,都是一陣搖晃!

那名壯漢,身影一閃,已經出現在了曹家莊園門前!

他眼神冰冷,雙手一抱拳,「在下樑北關,陳野!」

「請了…!!」

但,此刻。

吳庸卻是面色平靜。

「是么?」

「倒是未曾聽過。」

唰…!!

聽到這句話。

陳野面色一變,浮現出了一絲怒意!

而,四周。

同樣一片嘩然…!!

這,簡直。

面前的這傢伙,未免……也太狂妄了!

梁北關,陳野。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