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蕭何叫他先說,他頓時受寵若驚!

周圍的人,全都朝他投來羨慕嫉妒恨的眼神!

「感謝蕭總給我這個機會!」沙瓊鞠了一躬,然後才一臉嚴肅,問蕭何道:「蕭總,麻煩您先說一下您的感情經歷……我才好幫您分析!」

「需要全部說出來嗎?」蕭何猶豫了一下,這般詢問!

「對,所有的全部說出來,我才能分析出,你們的感情到底哪裡出了問題!」沙瓊推了推眼鏡,一臉的嚴肅!

「好吧!」蕭何回憶了一下:「這要從哪裡說起呢?對了,就是幾個月前,我從邊荒退役,來到了沈家,當時沈溫婉還是一個被燒傷毀容的女子,我治療好了她……」

「七省聯盟找沈家的麻煩,我動用特權,讓他們向沈家服軟!」

「戰龍商盟不將沈家放在眼裡,我也讓他們付出了代價!」

「總之,我在沈家一直都是任勞任怨……我不明白,我為她付出了這麼多,為什麼她還是要跟我離婚!」

蕭何說的話,讓圍著他的一群感情方面的專家,學者,大師……全都大驚失色!

沙瓊臉帶恐懼,有些猶豫的問了一句:「冒昧問一下,您到底是誰?」

蕭何問道:「這跟挽回我這段感情有關嗎?」

沙瓊猶豫了一下,神情有些驚恐的點了點腦袋!

「我是龍國龍王蕭何!」蕭何說出自己身份!

噗通!噗通!噗通……

旁邊坐著的那些感情方面的專家,學者,大師……一個個全都摔倒在了地上!

「您您……不光是中鐵商貿集團背後的大老闆,還是龍國龍王蕭何?」眾人驚恐!

誰也沒想到,沈家上門廢物女婿,竟然就是龍國號稱戰神的男人。

這真的實在太令他們震驚了。

「繼續幫我分析我的感情問題吧!」蕭何冷冷道!

「這這這……」剛才還口若懸河的眾人,此時都有點說不出話來了!

他們現在也一點都不羨慕沙瓊了!

因為,誰他瑪敢在龍王面前胡說八道啊!

稍微不注意,可能都會斃了!

「別緊張,說的對不對,我都不會為難你,大不了不給你們報酬就是了!」蕭何開了一個玩笑,這裡的氣氛,終於緩和了幾分!

那個叫沙瓊的戀愛分析專家,伸手推了推自己的眼睛,他對蕭何道:「冒昧問一句,您為什麼不直接告訴沈溫婉小姐您的身份?」

「不管是您中鐵商貿集團背後老總的身份,還是龍國龍王的身份,都不可能讓她移情別戀到另外一個男人的身上!」

蕭何嘆了一口氣道:「能說我早就說了!我現在就想知道,我已現在沈家上門女婿的身份,如何能挽回這段感情?」

沙瓊想了想,對蕭何道:「愛情是兩個人一起的付出,但根據您剛才說的,一直都是您一個人在默默的付出……」

「不說那些暗中你幫她做的事情!就是在現實生活之中,你想一下,你們之間的地位是平等的嗎?你為她付出的時候,她是不是也為你付出了?」

「如果沒有,你們之間的平衡就已經被打破!你成了她可有可無的替代品!」

「或許短時間內,她會因為良心的不安,不與你分開!」

「然而一旦出現更優秀的人,你的那些付出,立刻就會在她眼裡變的一文不值!」

「所以,那個時候,她一定會無比堅定的離開你!」

沙瓊說完,蕭何感覺他說的十分有道理!

他在暗中幫了沈溫婉很多,這些沈溫婉不知道,沒有感激他……他可以原諒!

但是正常生活之中,他也是一直任勞任怨,沈家有麻煩,他都是第一時間幫忙解決。

如此沈溫婉還是對他一點感激都沒有,這就真的實在說不過去了!

「那我現在該怎麼辦?」蕭何詢問!

「很簡單!」沙瓊笑道:「不要在對她那麼好!你要讓她明白,你的付出,不可能是免費的,你要讓她拿出一些東西來交換!」

「在說直白一點就是,你不要再像以前那樣老實低頭默默無聞的幹活了!你得讓她清楚,要是沒有你去干這個活,她就會有多麻煩!這樣一來,你幫她做的每一件事情,她都會感激……時間久了,這種感激,就會變成依賴,然後變成感情,在變成愛情,你們就可以長相廝守的在一起了!」

「好!」沙瓊說完,這裡想起掌聲!連蕭何都沒忍住要股掌,這個沙瓊,真的不愧是戀愛方面的專家。

在他說完之後,其餘人也踴躍發言!讓蕭何收穫頗多!

總之就是一句話,蕭何不能再像以前一樣一個人默默的付出了,他現在做的每一件事情都必須要有回報,要讓沈溫婉知道……蕭何不對她好,她將會有無窮的麻煩!

「我居然在感情上開導龍王,這他瑪要是傳出去,老子生意一定爆火!」離開中鐵商貿集團,一群感情方面的裝甲,學者,大師,全都興奮無比!

「管好你的嘴巴,泄露龍王身份,你有幾條命?」有人提醒,眾人立刻噤若寒蟬!的確……這不能說出去,不然只有死路一條!

……

黃家別墅!

黃煙煙在哭:「爸爸,您答應我的,會把蕭何請來給我過生日,他怎麼不來?」

黃龍溪一臉的無奈:「爸爸儘力了,給了他兩千億,他還是不肯來,爸爸能有什麼辦法?』

黃煙煙撒嬌道:「我不管,反正你要把他請來,不然我可能活不過這個生日!」

黃龍溪無奈嘆氣道:「好好好……爸爸這張老臉不要了,哪怕是給他下跪,也要把他求來給你過生日!」

著筆中文網「待我不薄?」朱孝天仰天大笑,臉色儘是不屑。

陳遠皺眉,閃電不時照亮夜空,雷聲轟鳴。從若隱若現的朱孝天臉上,他看到了一張極其猙獰的臉,如地獄來的鬼魅。

「當」的一聲,朱孝天奮力把長刀插在地上。

「是啊,承蒙朱棣的厚愛,我的父母被他殺死。兄弟姐妹,被殺的被殺,被侮辱的

《大明威寧侯》第一百三九章恩怨 宋斐是在睡夢中被敲門聲給吵醒的。

外面的噪音吵的他不得不用被子蒙住頭,但是依舊無濟於事,那些聲音就像是蟲子一樣瘋狂的往他腦子裏鑽。

就算是用被子捂住了腦袋也沒辦法隔絕。

不耐煩的宋斐從床上起來,臉上滿是被吵醒的不耐:「好煩啊,到底在幹什麼。」

摸索著找到了眼鏡戴在臉上,看了一下牆壁上掛着的鐘錶。

晚上7:06。

這個時間倒是也說的過去,至少已經讓他安心的睡了一下午了,但是距離夜班的時間還要等兩三個小時。

「外面怎麼了?」

宋斐打開門,門口一片狼藉,還有一地的鮮血,而那些製造了噪音的人卻已經不見了。

一時間,整個走廊都安靜了下來。

寂靜的可怕。

看到了滿地鮮血的宋斐慌忙的跑到廚房將菜刀拿在手中,緊張的咽了一口吐沫,小心翼翼的走出了房門。

也許是因為剛才暴亂的原因,走廊上的燈罩晃蕩著沒有停下來,而暗黃色的燈光也跟着閃爍。

走廊盡頭的黑暗中傳來了細微的啃噬聲音。

就像是什麼兇猛的野獸在撕咬血肉一樣。

宋斐緊張的走了出來,一隻手拿着手機,另一隻手則攥緊了菜刀。

越往裏面走,鮮血就越多,聲音也越來越響亮,大型猛獸的嗚咽聲就在耳朵旁回蕩著。

手機自帶的手電筒一照。

一張帶着鮮血的臉轉過頭來,漆黑的眼睛,咧開的大嘴,滿身的鮮血,宛如地獄爬出的惡鬼。

宋斐整個人都呆住了,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甚至因為太恐懼了身體都僵硬了起來,臉上滿是獃滯的神色。

「吼!」

那異變的怪物可絲毫不介意有送上門的血肉,張開了大嘴猛撲了上來。

宋斐甚至能夠聞到那直撲面門的腥氣,但是他的身體卻沒有辦法給與他半分幫助,在這種極度恐懼下,身體已經完全僵硬。

「完了,要死了。」

這就是宋斐最後的念頭了。

「臨戰之時,閉上眼睛可不是好選擇。」

平淡的聲音在宋斐的耳邊響起。

聲音平和,而且他也沒有感覺到身上有什麼疼痛的地方,這才睜開了眼睛。

異變了一半的怪物確實已經衝到了他的面前,但是卻被一件東西給擋住了,正好順着他的臉頰擋住了那個襲來的怪物,甚至牢牢的釘了過去。

宋斐趕緊讓開,轉頭一看才發現那是一柄巨大的屠刀,一看就是那種重兵器,屠刀的脊背是蒼白色的動物脊柱。

最令他驚訝的是手持屠刀的人,對比了一下他才發現這人似乎比他還矮一些。

身着膠皮衣服,帶着曲棍球面具,從容的看着屠刀對面的怪物。

「你……」宋斐剛想要說些什麼。

那拿着巨大屠刀的人只是猛的一揮,怪物的腦袋應聲而落。

姜夜只是在鈎子前等的時間太久了。

他等了五分鐘,祭壇鈎子才剛剛伸出惡靈的手臂想要刺入那些異變怪物的屍體,也就是說完全獻祭完至少需要十分鐘。

所以姜夜這才走下來準備在每一樓層多建造兩個鈎子祭壇,用來吸收怪物。

甩了一下手中的碩大屠刀,屠刀上的血液被甩在了牆壁上。

姜夜回頭看了一眼,雖然走廊內血液不少,但是好像並沒有多少屍體,也就黑暗中還有兩三具屍體,頗有些疑惑的呢喃了一句:「這一樓層沒什麼屍體嗎?」

宋斐咽了咽口水,一臉緊張的看着姜夜,握著菜刀的手還在顫抖著:「那個是什麼東西……」

姜夜看向宋斐說着:「不知道,不過應該是全世界範圍內的感染。」

姜夜把屠刀放在一旁開始搬運屍體建造祭壇。

其他的屋子內有不少的動靜,姜夜頓時瞭然:「原來這一層的人基本上都躲在屋子裏沒有出來。」

姜夜把屍體弄到一起,從背包里拿出了祭壇模具。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