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雖然洪寧寧當時戴着口罩,但一旦知道了這個人是她,就還是可以從她的妝發、眼妝等特徵清楚的分辨出來。

而從視頻中,可以清楚的看到,洪寧寧在換裝后,便直接進了一間更衣室。

到這裏時,服裝店的經理還特意點了一下暫停,並面向所有人轉了一圈。

她提醒道:「大家注意看她手裏捏著的東西,等下她從更衣室出來的時候,這東西就沒有了。」

畫面繼續。

就如她所說,洪寧寧進了一趟更衣室出來,懷裏多了幾件衣服,但手上明顯已經沒有了剛剛那個黑乎乎的東西。

最後的畫面,是洪寧寧趁著無人注意時,把懷裏的衣服隨手一丟,走了出去。

再回來時,她又換回了原來的衣服。

並且,在每一次試衣服時,她都是搶在慕安安面前,進入更衣室。

就像是怕那間更衣室會被慕安安佔據了一樣。

至此,監控錄像播放結束。

服裝店經理收起ipad,給了洪寧寧最後一擊:「我剛剛已經讓人將更衣室裏面的針孔攝像頭取下來了,從外形特徵來看,跟這位客人在視頻中,拿着進入更衣室的那個東西,是相符合的。」

說話間,經理拿出那個針孔攝像頭,放在手心上,供眾人圍觀。

原本寂靜的人群,頓時沸騰了起來!

「天哪,真的是這個小姑娘自導自演的?被人發現了不承認,還倒打一耙?真是太可怕了!」

「她都有膽子用這種方式炒作自己了,怎麼就沒膽子承認呢?還是想藉機再給自己加一個被人陷害的白蓮花人設,既要當婊子,又要立牌坊?」

「太噁心人了!虧我剛剛還替她說話來着,真是晦氣!」

……

周圍的議論聲越來越大聲,那些話更是不堪入耳。

但洪寧寧這個時候已經徹底傻眼了。

根本不知道該怎麼反駁!

一名警察走到慕安安面前,客氣的詢問道:「安安小姐,這人涉嫌誹謗以及散播黃色信息等罪行,現已證據確鑿。您作為被誹謗的受害人,請問是否要將犯人移送法辦?」

慕安安嘴角輕勾,聲音帶着極致的冰冷。

她只說了兩個字,「帶走!」

「我明白了。」

警察會意的點點頭,轉身比了個手勢。

另外兩名警察立刻上前,直接給洪寧寧上了手銬。

任憑洪寧寧怎麼掙扎求饒,最終還是被強硬的帶走了。好吧,其實劫後餘生是最讓人興奮的,所以大家的心情都很好,探礦船里每天都充滿了歡聲笑語,這樣過了一周之後,大屏幕的星圖上就出現了一個近在咫尺的小紅點。

「尼曼星,直徑三萬公里,位於卡洛斯版圖中心偏下位置,是拱衛帝星的十二顆守護星球之一,同時也是卡洛斯所有殖民星中綜合實力排名前十的發達星球,三個小時后,我們將會到達尼曼星的航空港口。」金家船員迅速向所有人報告了這個好消息。

「唐兄弟你儘管放心,我們金山財團……

《晶武獨尊》第229章修鍊的意義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第二節比賽開始,陳凡和施耐德依舊沒有登場,場上的陣容為羅伊德,克拉克,威爾肯斯和拉斐爾,以及詹姆斯。

而歐弗萊克中學則是全員首發,所以在第二節的開場3分鐘內,加菲爾德在局勢上並不佔據什麼優勢,好在羅伊德進攻梳理的並不差,防守上受限於替補球員的身體天賦和自身實力並不能遏制住對方的攻勢。

但是反過來在進攻上,這些人也能接續上,羅伊德更是沖分發揮出了其里突外投善助攻的能力,倒也能跟得上對方的得分。

在又一次攻守回合中,克里斯蒂安在三分線外控球,利用霍爾敦實身體給他做的掩護,繞過霍爾直接來到右側。

不過與之對位的羅伊德沒有放棄,而是強行繞過霍爾,再度出現在身前克里斯蒂安的面前。

克里斯蒂安對於羅伊德的出現略微有些驚訝,不過隨後臉上露出一絲鄙視的神情,在羅伊德面前連續做了兩個胯下,隨後右手一抖,一個行進間的in&out動作,瞬間將羅伊德的重心給晃開了。

不過克里斯蒂安並沒有趁勢強行加速碾過,而是又將球拉了回來,做了個crossover,往左邊抹去,這就讓本來就因為in&out而被騙開身位的羅伊德只能又將身體重心給強行拉了回來,導致腳下一個踉蹌,直接摔到在地。

而原本應該趁勢突破的克里斯蒂安竟然收球停了下來,看了一眼蹲坐在地上的羅伊德,眼神中滿是不屑,在羅伊德掙扎著站起來防守的時候,克里斯蒂安跳投出手,一個長兩分到手。

克里斯蒂安的舉動,殺傷不夠,但是侮辱性極強,羅伊趕緊叫了個暫停,防止出現什麼意外,陳凡等人趕緊上前擊掌。

「別放在心上,等下我幫你找回場子!」陳凡走到羅伊德身旁,小聲地說道,拍了拍後者的屁股。

「嗯!」羅伊德點點頭,他知道這個時候差不多也是該換主力的時候了,對於陳凡的保證,他從來不會懷疑,陳凡有實力做到任何他有關籃球場上的承諾。

暫停過後,加菲爾德高中果然實行了五下五上,此時比分來到了47:45,加菲爾德反而落後了2分。

「陳凡,我現在的得分和助攻可是比你高哦?」克里斯蒂安洋洋得意地說道。

此時他的數據是15分1籃板5助攻,而陳凡的數據是11分4籃板4助攻1蓋帽1搶斷,確實克里斯蒂安所說的兩項數據沒他高。

陳凡臉上露出笑容,也不動怒,問了句:「那你的場均呢?」說完之後陳凡都沒有等克里斯蒂安回復,就直接去底線接發球了。

「可惡!」克里斯蒂安看着陳凡那雲淡風輕的樣子心中就惱怒,暗自氣憤道。

陳凡接到威廉姆斯發給他的籃球,順勢一個背後運球躲過克里斯蒂安的貼身搶斷,隨後馬力全開,以最快的速度往前沖,瞬間拉開了與克里斯蒂安的距離!

克里斯蒂安一看陳凡將速度提到極致,當下也緊咬牙關,埋頭向前猛地衝刺,希望能追上陳凡,並嘗試從身後斷球。

不過誰知道陳凡這才剛衝刺了兩步,便瞬間停了下來,使出吃奶力氣往前追的克里斯蒂安一時間剎車不住,直接和陳凡發生了追尾,陳凡立馬變得踉踉蹌蹌,似乎就要摔倒一樣,不過手中的籃球始終控制的非常穩當。

底線裁判適時地吹響了哨子,判罰了克里斯蒂安的犯規,後者雖然無奈,不過也知道自己確實撞到了陳凡,而且就在裁判眼皮底下,只能無奈的伸出右手認罰。

「你就不能堂堂正正的跟我正面對決嗎?」在陳凡重新接球的檔口,克里斯蒂安貼著陳凡氣憤地說道。

「如你所願!」陳凡餘光瞄了求戰心切的克里斯蒂安一眼,淡淡地說道。

再次接到威廉姆斯的傳球,陳凡穩穩的運著球,而克里斯蒂安這次也不貿然伸手搶斷了,之前就是因為想要嘗試一下,結果被陳凡瞬間拉開了距離,這才有後面他追尾的犯規。

這次他學乖了,直接且退且防,不給陳凡起速的機會,不過陳凡似乎也沒有打算擺脫克里斯蒂安,兩人一直到了三分線外。

克里斯蒂安顯然對於陳凡之前的比賽有深入的研究,站在三分線外一步進行防守,不給陳凡輕鬆出手三分的機會。

陳凡面對克里斯蒂安將防線外擴也不以為意,左手控球,右手拉了拉球衣肩膀的布料。

克里斯蒂安眉頭皺了起來,這突然的手勢顯然是告訴隊友打什麼戰術,不過具體什麼戰術他並不知道,不過有很大的概率是擋拆,一般球隊在比賽前都會定下什麼手勢代表什麼戰術,而且基本上每場都會換著來,不然豈不是就是明著告訴對方我們接下來打什麼戰術。

在比賽中,幾乎每一個攻防回合都是在飛馳電掣中發生的,所以克里斯蒂安也不會在這上面花太多時間去思考,潛意識的覺得陳凡的用意是讓隊友上來擋拆,好擺脫他的防守。

所以便將注意力完全集中在陳凡的肩膀和眼睛,後者果然右邊肩膀一個沉肩,右腳往外邁了一大步,閃電般地向右邊衝過去。

注意力高度集中的克里斯蒂安身體下意識的往左邊快速平移,想要擋住陳凡的突破路線,不過他也留了部分力,防止陳凡是個假動作。

果不其然,陳凡左手飛快地將已經處於身體右側的籃球拉了回來,一個山姆高德的運球動作,克里斯蒂安瞬間停住左移的身體,腳下右移了一個小碎步,重心也往右側了一點點。

不過剛做完一個山姆高德動作的陳凡,左手緊跟着將籃球從背後拍到身體右側,右手順手接住彈起的籃球,身體重心再次往右邊移。

克里斯蒂安此時身體已經有些失去控制了,不過想要跟陳凡一絕高下的心,迫使他強行控制住自己的身體,身體再次往左移動。

可惜陳凡前面所做的還是假動作,右手控球再次做了一個crossover,將球往左側拍去,這直接導致克里斯蒂安以一個平沙落雁式摔坐在地板上。

陳凡甚至往左突破的間隙,還特意回頭看了一眼摔倒在地上的克里斯蒂安,隨後直接以一個無人防守下的跳投,將球穩穩地射入籃筐,47:47.

陳凡進球后快速回防,路過克里斯蒂安的時候再次低頭看了一眼,兩人眼神對上,陳凡既沒有開口說垃圾話,也沒有多做任何舉動,就這麼後退著,直到走道中場了,才伸出手指指著替補席方向的羅伊德,意思不言而喻。

而此時替補席上的加菲爾德球員們早就已經各種慶祝動作了,光白色的毛巾陳凡就看到了三四條在空中揮舞著。

攻守轉換,換成是克里斯蒂安控球,面對陳凡的防守,克里斯蒂安似乎是為了報剛才被陳凡晃倒的一箭之仇,面對自己隊友霍爾的上提竟然揮手讓他拉開,意思是不用擋拆,他要單挑。

場下歐弗萊克的主教練萊斯利此時眉頭微微皺起,不過想到克里斯蒂安上一回合剛被晃倒,這一回合讓他找回面子也未嘗不可,便沒有多說什麼。

陳凡見此情景,不禁樂了,體現在臉上就是終於有了表情,是的,開心,這個克里斯蒂安似乎忘了現在是比賽,而不是兩個人的鬥牛。

若他堅持打擋拆戰術,那陳凡還真的不好防守他,只能寄希望於隊友的換防,但是現在對方放棄了歐弗萊克隊成功率最高的擋拆戰術,而是拉開單打,那就正好落入陳凡的下懷。

陳凡到現在為止,防守端最厲害的還是有球的單防,結果克里斯蒂安正好是以己之短攻陳凡之長,下場可想而知。

克里斯蒂安在陳凡面前來回運了很多遍,各種招式都使了,還是沒有擺脫陳凡的防守,陳凡臂展長,速度快,反應也靈敏,而且防守實力在高中籃球屆也可以說是拔尖的,自然沒有那麼好突破。

就這麼幾次試探,歐弗萊克這個回合的進攻時間只剩下七秒了,沒有辦法的克里斯蒂安只能選擇強行突破,不過依舊無法擺脫陳凡的防守,最後沒辦法只能兵行險招,一個急停跳投,希望通過急剎車來來獲得一個安全的投籃機會。

可惜他高估了自己,或者說是低估了陳凡的防守實力,陳凡看到他急停收球了,既沒有衝過頭,也沒有立即起跳封蓋,而是緊緊地跟着克里斯蒂安,不給對方造犯規的機會。

克里斯蒂安迫於無奈,此時也只能硬著頭皮上了,直接一個略帶着漂移的後仰投籃,希望能拉開和陳凡的距離,不過陳凡的身體天賦比他好多了,飛快的彈速和彈跳,超長的臂展,直接將克里斯蒂安的投籃在空中攔截了。

落地之後陳凡抄起就掉在身邊的籃球,速度全開,直接沖向歐弗萊克中學的籃筐,面對已經完全起速的陳凡,就連一心追防想要找回面子的克里斯蒂安都沒有任何機會。

前場1打0的快攻機會,原本應該是衝起來的陳凡個人表演秀,無論是扣籃還是上籃都行,但是陳凡卻表演了一個成功率最低的三分線外的急停三分。

讓克里斯蒂安恨得牙痒痒地是,球還進了!

陳凡轉身,路過克里斯蒂安身旁,嘴唇微動。

「這就是你要的正面對決!」

殺了人!還誅了心!

************** 君十一看到溫初柳調的溫度,下意識地說:「太冷了吧。」

「沒有16度的夏天是沒有靈魂的。」溫初柳滿臉認真地對着君十一說:「再說了,要不是空調最低只有16度,不然我直接按到1度。」

「話說到底是為什麼,君奕汝每次看見你就跟看見仇人一樣。」君十一仰著頭看天花板,繼續道:「明知懟不過,偏要衝上來找罵。」

不過不得不承認,看到君奕汝吃癟的表情還是很爽的。

溫初柳聽到她的問題,停下來手上的動作,看着窗外的景色,陷入了深思。

……

原本高一進來,她本着交朋友的信念和班裏女生打交往,說來也可笑,她的第一個朋友就是君奕汝。

那時候她們關係還算不錯,一起吃飯,一起上廁所,一起逛街,一起談論喜歡的男生。

但也許是因為溫初柳長得太與眾不同了,她不僅一進來就把蟬聯三年校花的位置奪了下來,還成功吸引了君奕汝喜歡的一個男生。

那一天她是真的很懵逼,好好的走在大街上買東西,突然被那個男生用玫瑰花表白,周圍人還在起鬨。

可她的懵逼,在君奕汝眼中就是做作,所以她直接把溫初柳的手大力甩下去,哭着跑走了。而溫初柳因為被那個男生困着,沒有第一時間去追她。

從那件事情發生的次日起,只要她一出現,所有人都會躲開她,並且發出這樣一種聲音。

「你看她,搶閨蜜男朋友……」

「你看看,又有個男的跟她表白了。」

「結果都不用猜,肯定是賤人拒絕唄。」

但很奇怪,不管她們說得多難聽,君奕汝一直陪在她身邊,安慰着她。

所有她也就覺得說話難聽也沒事,當做犬吠就好。

但是,有一天,這些言論突然惡化……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