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書卷-樹皮術】,德魯伊技能書……。」

棘齒鎮里哪有什麼德魯伊?楊禕看完就覺得沒戲了,他把這個技能書收起來。

「捲軸的任務是建設死水綠洲,但是要怎麼樣才能算是建設死水綠洲?」

楊禕摸不著頭緒,他想了一下后還是決定先不想了,他跑去找湖泊邊上的兩個牛頭人。

想要為死水綠洲的新據點招商引資,首先得把牛頭人拉過來,這樣開拓者才會相信並願意投錢。

楊禕來到兩個牛頭人面前,他問道:「傑瑞克,貝恩最近怎麼樣?好久沒見到他了,見到他的時候帶我向他問聲好。」

傑瑞克知道楊禕和貝恩的關係不錯,於是他回答道:「貝恩還在進行他的狩獵試煉,等傑瑞克見到貝恩的時候會把你的問候帶給他。」

「感謝你傑瑞克。」楊禕感謝道。「對了,你們說等這死水綠洲的樹林和湖泊都恢復從前的模樣,那時候要是又被那些科卡爾半人馬佔據了,那可怎麼辦?」

「不能再讓科卡爾半人馬佔據,他們只知道破壞和毀滅。」傑瑞克憤怒地說道。

「半人馬雖然也信奉德魯伊教義,但是這些半人馬從來沒有表現出哪怕一絲一毫的對自然的崇敬,半人馬一心只想統治自然,以實現個人的野心。」德魯伊圖加也開口說道。

半人馬和牛頭人間的仇恨早已深深的刻在了本族的文化之中,牛頭人不會願意看到辛苦努力才恢復新生的死水綠洲再次被半人馬佔領。

「要想讓新的死水綠洲不再被半人馬佔據,那麼我們要先一步在死水綠洲建立一個防禦力強大的據點,這樣半人馬再來的話我們就能藉由這個據點地來抵擋他們。」楊禕說道。

兩個牛頭人聽完楊禕的話后都是默默點頭,這確實是個辦法。

「你們魚人想要在死水綠洲上建一個新的據點?」傑瑞克問道。

「不,不是只有我們魚人,只要不願意看見半人馬重新佔據死水綠洲的人都可以來。到時候可以一起合作建一個大的據點,或者也可以分開來各建各的。」楊禕試探著提議道。就算各自建各自的據點也沒關係,到時候作為鄰居的牛頭人總不能見死不救。

「但是,要建立一個可以抵擋半人馬大軍的據點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之前部落聯軍建起的防禦措施也沒有能夠抵擋住半人馬的進攻。」圖加說道。

「那是因為部落聯軍的臨時防禦措施建的太過簡陋,我打算要建一個大型的村莊,單單材料等費用就至少需要一萬金幣。」楊禕說道。

「一萬金幣,這麼多!」

兩個牛頭人都很驚訝,牛頭人以前一直過著游牧的生活,也不怎麼喜歡經商,因此基本沒有牛頭人大財主的存在,他們完全沒想過建立一個據點要花費這麼多的金幣。

「放心,建設所需的人力和物理都由我來想辦法,你們只要派一些牛頭人戰士幫忙守著就可以了,以後新的據點建起來后你們牛頭人佔一半。」楊禕說道。

「新據點牛頭人佔一半?」

兩個牛頭人更加驚訝了,派點牛頭人戰士過來就能分到一半的據點,哪裡有這麼好的事情。

楊禕其實想過了,牛頭人從來沒有和魚人族合作過,目前除了貝恩、圖加和高山等屈指可數的幾個牛頭人對魚人有好感,大部分牛頭人對魚人的認識仍然還停留在低智商、殘暴、排外這一類的負面觀感之中。這些牛頭人根本不願意和魚人接觸,更不用說和魚人做鄰居了。

這一次很可能大部分牛頭人第一次嘗試和魚人接觸,需要給牛頭人足夠大的誘.惑他們才願意邁出這一步。

扯上牛頭人的這張大旗對於新據點來說至關重要,不論是吸引開拓者的投資、抵擋半人馬的進攻還是防止獸人來要死水綠洲,這些都需要有牛頭人的存在。如果牛頭人占的份額太小,到時候效果就不好了。

兩個牛頭人聽完楊禕的誘人計劃后都沒有多做表示,不久后木小蘭他們回來,雄性平原獅的爪子也交個了傑瑞克。

單憑一個爪子傑瑞克沒辦法製作出一個凈化圖騰,他需要去一趟十字路口。

傑瑞克去了十字路口,圖加需要去收集各種植物的種子,木小蘭他們也跟著圖加一起去幫忙去了。

「希望牛頭人會對這個新據點的計劃感到滿意,不然的話就只能在死水綠洲建一個小型村子級別的據點,到時候守不守得住還不知道。」楊禕期望著。

楊禕經過一番的察看和思考後已經決定了要子在死水綠洲中建設據點,現在的問題只是建設的規模的大小了。於是楊禕派了一個小隊的魚人回去報告,讓老瞎眼安排鎮里魚人建築工人來死水綠洲,並讓魚人帶著建築材料和食物等物也一併過來。

魚人建築工和建築材料運來了之後首先要建要建的是圍牆和箭塔,棘齒村之前的圍牆和箭塔的建設圖紙都是以前楊禕買來的非消耗性圖紙。

這些只有建築功能沒有建築效果的建築對建地點是沒有等級上的要求的,也就是說可以隨便找一個合適的地方就能建建造。

不像楊禕用抽獎系統抽.出來的有建築效果的建設圖紙,那些建築必須建立在相應等級的村鎮的範圍之內才有建築效果,比如小型村子修建城鎮級別的城牆不會有建築效果,海貝養殖場建設的位置超出了棘齒村鎮的範圍也不會有建築效果。

棘齒鎮的魚人建築工開始投入緊張的建設之中,楊禕等待著牛頭人的答覆。

時間一天一天過去,一直到牛頭人傑瑞克離開后的第五天,一隊五十人的牛頭人科多獸騎騎兵伴隨著轟隆隆的響聲來到了死水綠洲。

楊禕聽到沉悶的轟隆聲后就從建設工地走了出來,他發現牛頭人貝恩和傑瑞克都在隊伍之中。

「貝恩,很高興你能來。」楊禕高興的說道。

「朋友,你的提議讓人無法拒絕,所以我帶著部族的人來了。」貝恩笑著說道。

楊禕一聽本恩這麼說,他懸著的心就放了下來,他知道牛頭人是打算和棘齒鎮的魚人合作了。

「對了,你的新名字想好了沒有?」貝恩突然問道。

「新名字?」楊禕遲疑了一下,接著他很快就開口說道:「新名字想好了,就叫做『波塞冬』,『波塞冬·棘齒』。」

想要認真的取個好名字,對於楊禕來說是個痛苦的事情,這個波塞冬·棘齒的名字其實是他剛剛短暫遲疑后隨意決定的。

「波塞冬,貝恩記住了,這以後稱呼你就方便了。」貝恩說道。

「魚人波塞冬,這名字不錯。」傑瑞克也跟著說道。

楊禕把自己新想出來的名字告訴兩個牛頭人後就開始談論正題,他問道:「你們牛頭人決定了要和我們棘齒鎮的魚人一同建設死水綠洲?」

「決定了,死水綠洲是個好地方,何況波塞冬你給出的方案我們很滿意。」貝恩說道。

「那麼,合作愉快。」楊禕笑道。

「合作愉快。」貝恩也笑著說道,然後他從科多獸背上取出一個大木箱子遞給了楊禕,「波塞冬,這裡有一些建築圖紙,其中包括城牆和防禦塔等建築,這次建設死水綠洲用得上。」

牛頭人不是那種愛占他人便宜的種族,貝恩帶來了十幾來張大型村莊和小鎮級別建築的圖紙。

「那可真是太好了,正好缺少這些建築的圖紙。」楊禕知道貝恩的脾氣,他也不客氣,伸手就把木箱接了過來。

楊禕和兩個牛頭人又聊了幾句,得知這隊牛頭人科多獸騎兵只是先頭部隊,後面還有一個大隊的牛頭人戰士正朝著死水綠洲過來。

從貝恩·血蹄那裡得知牛頭人願意合作建設棘齒村,楊禕馬上就準備開始進行引資計劃。

「要引資,首先得把廣告打出去,到時候人來的多才能有選擇。到目前為止都從來沒有聽說過有原住民願意接受開拓者的投資來一起建設村鎮,何況這裡還有貝恩·血蹄和他的牛頭人在,應該有人多人想要加進來。」

投資建設一個大型村莊級別的據點,那花費可不是一個小數目。新的據點怎麼給那些開拓者好處呢?到底投入多少的錢能分到多少的利益?

「算了,現在用不著想這些問題,反正先把廣告打出去,把人吸引過來,到時候要投資的人自然會主動提出各種要求。」

楊禕思考了一會兒,感覺有點頭大,不過他很快就豁然了。。(未完待續。) 雖然蕭千亦知道越凜性格一向如此,但是他依舊聽出來這語氣有些不對勁兒。

「你這是在生氣?」

越凜此時有些不耐煩的道:「有事說事,沒事我要出門了。」

「……沒什麼事,就是想聽一下你的聲音。」

「有病就吃藥。」

越凜說罷便把電話掛了。

蕭千亦聽着電話那端的嘟嘟聲便勾了勾唇角。

他非常確定越凜肯定生氣了,這語氣就能聽出來。

他倒是覺得這是一個好兆頭,最起碼這個女人對他還是有點反應的。

不過這種事情不能拖得太久,他得立馬回去解決一些事情才行。

根據他得到的消息,瑟琳娜還沒有回來。

越凜到了學院后,一下車就看到了不遠處的李揚。

她微微挑了挑眉,她倒是沒想到李揚倒是挺勤快的嘛。

也不知道這個貨被綁了多久才被找回去的,越凜倒是有些好奇。

「怎麼,一大早這麼有功夫?」

李揚見越凜走了過來,便立馬乖寶寶似的站好。

「你也沒有留聯繫方式,我不知道怎麼聯繫你。」

越凜勾了勾唇角,接着便拿出一張名片遞給他。

「這個號碼就能聯繫到我,有什麼事我會主動找你的,沒事的時候你繼續玩你的。」

越凜說完便轉身進了學院。

李揚雖想發作,但是想到自己現在的情況,根本沒有那個底氣。

他從未想過自己竟然會栽到對手的手中。而且他拿這個女人一點辦法都沒有。

他上車后便一臉煩躁的將西裝扔在了一旁。

昨日的事情歷歷在目,讓他一下就放下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李、李少,我們去哪?」

「老地方!」

如今他也只能用各種方式麻醉自己了,讓自己忘卻這事兒。

對於李揚的表現,越凜倒談不上多滿意。

她知道這個人不會那麼乖巧,所以才用了這種威脅他的手段。

實際上越凜並沒有給他吃什麼毒藥,不過是她平時吃的維生素而已。

光天化日之下,她上哪搞那麼多毒藥去?

但是人心裏有鬼的時候,不管你說什麼對方都相信,甚至會往更壞的地方想。

中午越凜正準備與梁悅去吃飯時,便又接到了越青瀾的電話。

「小凜兒,你跟你朋友什麼時候有空啊?我們一起吃個飯。」

聽筒內傳來越青瀾清亮的聲音。

「不是才吃過,你這時間安排的是不是有點緊?」

「也不算緊啊,那人天天都得吃飯嗎?再加上卓銘時間本來就不多,他本來都想着乾脆住到你們家去呢。」

「那就住過來好了,又不是沒有房間。」

「啊,你同意了?你都不讓我住,這也太區別對待了吧!」

越青瀾聽到越凜這話表示非常意外,同時有點不滿。

「你什麼時候說過要來我們家住了,你仔細回憶回憶。」

越凜說完后便看向梁悅問道:「你什麼時候有時間,我們一起吃個飯。我哥他們回來了,正好一起。」

梁悅有些不解的道:「你哥回來了,你去跟他們吃啊,你還叫上我幹什麼?」

「一個人沒意思,你陪我去唄。」

越凜才不會說,她是為了介紹人認識,所以才搞這麼一個局。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