瑤池聖母還是不肯要,白羽直接從倉庫里又拿出兩顆混沌玉。

也不知道是什麼心理在作祟,他總覺得自己必須給瑤池聖母一些東西。

「收著吧…這東西我多的是。」

……

……

離開瑤池后,白羽並沒有用金光遁回青陽宗,而是慢悠悠的飛行。

他在反思一件事,他覺得自己有點濫用技能。

【大界蕭蕭】這種威力的技能本能發揮更大的用處。

回想之前種種經歷,大招秒小怪的事情他也沒少干。

系統給的一次性技能明顯在威力上有區別的,目前來看最強的應該是寒紀元,最弱的不好說。

極道拳威?一拳沒能把龍女打死。還是說是七星流矢跟冥息,被金蟬子完全接住。

現在的情況是,他手裏已經有了不少底牌,他卻不清楚這些底牌威力的大小。

會打牌的人都知道要先把手裏的小牌走乾淨,他倒好,牌扔出去之前威力不知,別人放了一對三,他扔了個王炸出去。

當然,他手裏除了王炸之外,也基本上都是炸彈。

不過這也不能全賴白羽,誰讓系統半死不活,連個使用說明都沒有,也不標註一下技能的威力…

他迫切地想搞清楚剩餘技能的威力大小。.

之前瑤池聖母以及天蓬等都反覆提起過,他使用的技能是古神的招式。

找一個比較了解古神的人,問問他或許可以。

問題是找誰呢?

他認識的人里,誰歲數比較大?

瑤池聖母活了一萬多年,肯定知道不少關於古神的信息。

但他現在回去找瑤池聖母會比較尷尬。

「對了,敖霜是跟瑤池聖母同一個時代的,她也許知道。」

白羽從倉庫里拿出跟敖廣討要的珍珠,以珍珠的氣息為引發動金光遁……

東海龍宮內。

一群年輕的龍族正在結界內殊死搏鬥,場面慘烈。

結界中心,身着金縷玉衣的敖霜坐在純銀龍椅上,四周擺放着成堆的食物,正以讓人瞠目結舌的速度在進食。

她要把著一萬多年欠下的每一頓飯都補回來。

至於這場搏鬥,是她刻意安排的。

她發現如今的龍族一代力量十分孱弱,很多十多歲的幼龍竟然無法單臂舉起一座大山。

太弱了,太廢了。

當然,這跟血脈有一點點點的關係。

但決定性的因素在於一點:怠惰!

龍族失去了血性,失去了意志,變得貪圖安逸,故而失去了上天賜予的力量。

為了激發年輕一代的血性,也為了讓龍族更強大,她將四海的年輕一代分為兩個陣營,封住他們的修為,讓他們每日以肉身之力殊死搏鬥。

每天都有龍受重傷,斷臂斷腿的更是常見,敖霜會以神術為他們治療。

這些年輕的龍族在戰鬥中變得越來越強,越來越瘋狂。

這正是敖霜想要看到的,這才是龍族本來的樣子。

這一代的龍族最讓她滿意的是西海龍王的三太子敖烈,出生三十三天,就跟一群比他大十幾歲幾十歲的龍族打的不分上下。

這種表現就算是放在洪荒時代,也可以及格了。

就在戰鬥進行的如火如荼時,白羽忽然出現在結界內。

敖霜連忙從座位上下來行禮,眾龍族受到感應也停止了戰鬥,跪拜白羽。

「叩見聖主!」

「都起來吧,你們忙,」白羽沖敖霜招手道,「我有事找你,咱們倆找個沒人的地方。」

敖霜領白羽到自己房間內,跟當初白羽第一次見到她時的房間擺設完全一樣。

白羽開門見山道:「敖霜,你見過古神嗎?」

敖霜點頭。

她出生於三萬年前的太古末期,當然見過。

「那你知道他們的絕招都是什麼嗎?」白羽又問。

「知道一些…」敖霜回道。

「好,我問你,」白羽點開了系統界面,「你知不知道【逍遙遊】是誰的絕招。」

「鯤鵬啊。」敖霜不假思索道。

白羽記在心中,又問:「那…『千影繚殺』呢?」

敖霜思索了片刻,道:「聽名字像是『暗神』的招式。」

白羽繼續問:「【虛無】是誰的招式?」

「白神。」敖霜回道,她猜不透主人的心思,這三位古神或隕落或失蹤,早已消逝在時間長河中,連她都只是聽過傳說而已,主人問這些做什麼?

「『迷鏡黯歌』,聽說過嗎?」白羽又問。

敖霜搖頭。

「『殤』?」

敖霜再次搖頭,這兩種神術她都沒聽說過。

「唉..」白羽嘆了口氣,一屁股坐到石凳上,「還是行不通。」

敖霜關心道:「主人,您有什麼煩心事嗎?」

白羽先是搖頭,又點了點頭,問道:「敖霜,這些古神都是什麼年代的人物?有多強?」 張若塵還沒有到達神力波動最為強勁的地方,已經看到血屠。

沒辦法,此刻的血屠,身軀足有數萬里高,背上八對血翼,如同梵天惡煞,身上湧出的血氣,衍化成了無邊血海。

不死血族的神靈,因為血氣最為濃厚,所以神軀是各族神靈之中最大的。

當然,並不是說神軀越是巨大,就越強。

畢竟神軀越大,越是容易遭到攻擊。

所以,真正在戰鬥的時候,若非必要,不死血族的神靈都不會讓神軀完全呈現出來。只有死了之後,神軀不受控制,才會巨身化,就像荒古廢城中的神屍一樣。

「他瘋了嗎?居然在荒古廢城中,這麼高調的破境成神。」

在張若塵看來,黑暗之淵和荒古廢城都不是破境成神的地方,就算要破境,也該躲進神尊級神屍體內。

這麼高調幹嗎?

就算你血屠喜歡高調,也得分時間,分地點。

在荒古廢城高調,與作死有什麼區別?

張若塵找到一處隱秘角落,暫時藏身,隨後釋放出無極聖意感知這片天地。

成神之時,最忌被驚擾。

稍有不慎,前功盡棄不說,還有可能因為控制不住體內神氣,爆體而亡。

剛剛成神的神靈,體內聖氣轉化為了神氣,修為提升了何止十倍,這些力量,是需要花費時間掌控和適應。

武道成神,比精神力成神要兇險得多。

所以,地獄界的神靈破境,大多都會選擇去往本族的神殿,這樣可以保證絕對安全。

沒過多久,有神靈趕到這片區域。

「嘩——」

一柄白色戰劍,橫空飛過,如流星一般撞擊向血屠的頭顱,欲要趁機將他殺死。

張若塵早有察覺,手指一引,赤子劍飛出去。

「嘭!」

兩劍相撞,鏗鏘震耳。

毀滅性的能量波,向四方湧出。

白色戰劍的主人,來自劍神界,是一位看上去三十來歲的白髮偽神,名叫霍伊,藏身在暗處。

與他站在一起的,還有劍神界的下位神,司徒雲琳。

霍伊驚呼一聲,道:「是商子烆的赤子劍,張若塵必定藏在附近。」

「很好,正愁找不到他。」

司徒雲琳極其年輕貌美,雪膚流動熒光,穿白色貼身神衣,盈盈一握的纖腰和手腕上,都掛有一串銀白色的飾品。細看,是一柄柄米粒大小的劍,串聯在一起。

她碧青長發,束在身後,以一根玉簪固定。

司徒雲琳和霍伊,與在劍南界被張若塵殺死的偽神楚寒,都是劍神界名劍神座下的弟子。

他們乃是奉名劍神之命,尋找一件與古劍界有極大關係的寶物。司徒雲琳查閱了很多資料,又根據種種分析,最終,將目標鎖定在張若塵和冥王身上。

冥王太強,而且常年在血絕家族閉關修鍊,他們根本沒有出手的機會。

只能先對張若塵下手。

司徒雲琳也懷疑過,那件寶物,可能落入了命運神殿手中。但是想到,如果真的在命運神殿,別說是她,就算是名劍神,也不可能將之盜出來。

所以,只能希望,那件寶物在張若塵手中,這樣才最容易奪取。

司徒雲琳和霍伊本來是不敢進入黑暗之淵,可是,見到大批地獄界神靈進入,才壓制住心中的懼意,跟了進來。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