臉紅了麼……

好熱……是真的臉紅了麼……

那豈不是讓他得逞了麼!!!

再說了,她真不是小鳥依人,老天作證冤枉啊……她是在這種場合會腿軟,不依附在他身上會害怕的趴在紅毯上的。

結合這次紀典修把她丟進去時是兩個造型師鼓搗她的門面問題,加上現在居然紅毯?然後酒店貌似太輝煌了點,這是個比每次都重要的場合。

不是中式,是艾可喜歡的西式的。

爲什麼這麼討厭中式的呢,因爲中式的要坐在一個桌子上寒暄來寒暄去,有的老頭唾沫星子都噴在艾可的臉上了。

坐在紀典修旁邊很危險……


好像他把她帶來是專門給他擋住不明物體的,o(╯□╰)o

西式的很自在,由於纏着紀典修的人太多了,老少男女一哄而上,這種情況下艾可就可以逍遙自在了,落單了……

哈哈哈……

淑女極了的手包裏震動了,拿出手機,是典點。

“你等會兒我再來吃你。”對一個好吃的戀戀不捨地告別後找了一個安靜的地方接起來。

“怎麼了?”

“我哥你可要看住了,聽說這次有個千年妖精盯上他了……”

“(⊙o⊙)…”道行那麼深的妖精?

吞了吞口水,“妖精不是女的麼,我看到他跟一羣男人在說話呀。”

“女的!可是男人也要防着啊這年頭!別把男人不當情敵!”

典點果真是語不驚人死不休。

好吧,她很好奇男人這麼變成情敵的?

把還等着被她吃的好吃的都忘了,去瞄着紀典修身邊的人。

那個老頭,六十多歲,雖然總是盯着紀典修看,也摸了紀典修的手,可是姿勢不*呀,摸紀典修的手是因爲象徵性的握手呀。

這醋,貌似吃不得,囧。

不是逼不得已,她是不要願意跟紀典修站在一起的,不知道爲什麼,這些人都愛在她旁邊跟紀典修說話,於是,她就用臉接收那些不明物體。

從這個沒人知道的角度來說,她老公每天應酬,還是蠻辛苦的。

那個六十幾歲的老頭撤退了,紀典修端着酒杯搜找着什麼,艾可知道是在找她了,急忙轉過身去掩耳盜鈴,紀典修你看不到我看不到我就是看不到我……

“芥末口味的,草莓口味的,巧克力口味的,哪一個好吃呢……”

一張紛嫩的小嘴看着面前的好吃的喋喋不休。

“你怎麼總是讓我找不到!”

突然的一道聲音。

回頭,**oss正在用看稀有動物的眼神看她。

“我餓……”

除了這麼說不能怎麼說了。

“那就吃啊,這裏這麼多吃的,這家酒店的東西我可以放心你吃。”

紀典修拿過一個裝吃的盤子,拿過叉子挑可以餵養她的東西,艾可那些愛吃的卻是紀典修反對她吃的,一概都不拿給她吃,原因是會影響到年底的養肥計劃。

艾可還沒吃到嘴,就又有人過來打招呼了。

“紀總,這位是……”那人殷勤地笑。

艾可的嘴角抽了抽,爲什麼別的女人站在自己老公面前,打招呼的人都直接叫誰誰誰夫人,到了她和紀典修這兒,這些人總是用看情.婦的眼光看艾可呢。

“我夫人!”紀典修說。

“原來紀總的夫人……真的是幸會……聞名不如一見啊……@#¥%*……”

這個人還說了什麼她沒聽,總之就是奉承的睜着眼睛說瞎話,一會兒把她捧得嫦娥那麼美麗,一會兒某個皇后般貴氣像,剛纔不是還*面向來着。

嘰裏咕嚕,這叔叔一定口渴了吧……

不知不覺的,也不知道是紀典修被纏着的次數太多了,還是艾可太活躍了,她發現自己不知不覺又落單了……

可是這次一回頭,發現紀典修身邊站着一個大美人。

酒紅色綢緞一般質地的禮服,整個後背從脖頸露到了腰部,胸前除了不能露的部位,幾乎都在露着吧?艾可看不到正面。

紀典修還在跟美人說話,說的可熱乎了……

頓時沒有了吃東西神遊的心情,有時候很想能七十二變,這會兒就變成潑婦罵過去,哪裏有那麼多話要說,巴拉巴拉的沒完沒了。

別動,那個女的轉過來了……

嗚嗚嗚,哭死算了。╯﹏╰

哪有是她想象中的暴露嗎,簡直是暴露極了嘛!

原來禮服可以是兩種材質組成的呀,前面是黑色網布的,那麼通透,那麼性感,胸前那讓人噴鼻血的東西簡直就是全都露出來了麼。

她這麼遠都看到了……

紀典修那麼近,怪不得聊得這麼久,原來是*很美。

(╰_╯)#(╰_╯)#(╰_╯)#(╰_╯)#火!火這次真的燒到眉毛上了……

艾可決定不過去攪合,哼!

好想她是個怨婦似的!好像她沒有那個女的漂亮似的!好像她很嫉妒似的!

好吧,這些心裏想法要反過來想就都是現實,唉,現實你爲什麼這麼殘酷呢……嗯?怎麼這麼殘酷!╯﹏╰

不知道自己在這兒站着多久,總是高跟鞋讓腳很痛了。

現在她需要發泄!

發泄一下這種情緒。

“在想什麼?”身後有人問。

“我在想我要不要去勾搭一個帥哥氣死那個混蛋!”艾可嘴巴裏吃着一個不知道是什麼好吃的地好吃的,忽然覺得不對頭,這個聲音怎麼這麼熟悉,突然地一回頭,是……混蛋……

⊙﹏⊙b汗,怎麼可以搞突然襲擊,害的她把真話都說出來了。

紀典修蹙眉看她,“混蛋……是我?”

“怎麼會……”艾可無比諂媚地一笑,“是一個剛纔說我嫁不出的男的,他混蛋……”

撒謊多了都不用打草稿了,主要是**oss很兇殘的,不撒謊應付說實話是要付出體罰的代價的……

話說回來,她還想補充一點,**oss你說‘混蛋……是我?’這句話的時候不該用疑問句的,應該說‘混蛋是我!’

“那個男人在哪!”

紀典修皺眉找着,難不成,要幹仗?!

“是走錯地方的,說完我就離開了——”

⊙﹏⊙b本善良誠實的孩子撒謊都是語無倫次的。

哎呦呦,不好了……

那個女人過來了,紀典修沒處理好還敢來她身邊呀!

“紀總……”那個胸前透視裝的女人對紀典修微笑的遞過來一盤甜的糕點,一股酒味的糕點,看上去還有一層軟滑的巧克力醬,艾可好想吃。

當這個女人看到艾可,並沒有問艾可的身份,這種女人最聰明了,艾可也不生氣,這才是比她更聰明的聰明,想讓她現原形,不可能!體罰還是訓斥都要回家的!

“這個很好吃的。”女人笑。

紀典修接過來,遞到艾可眼前,“你喜歡吃麼?”

“我……”

艾可喜歡吃,可是知道情敵的東西不能吃,她又不是傻子。

紀典修真怕這個傻瓜會說喜歡,迅速打斷她的話,把好吃的還給那個女人,“她牙齒不是很好,吃不了這個……”

(⊙o⊙)…

不給吃就不給吃,至於這麼埋汰她麼。

“我哪有牙齒不好,我才多大年齡。”艾可覺得自尊被紀典修剁碎了。

紀典修*溺地親了親她說話的小嘴兒,“乖……你不是因爲吃甜食有蛀牙了麼,兒子都沒有蛀牙你有,是不是很丟人呢?”

我滴媽呀……

紀典修你要不要這麼溫柔的淌水了呀……

“嗯,蛀牙。”往往艾可是受不了**oss的美男計的。

按理說艾可是生氣來着,雖然紀典修沒有動手摸人家的透視胸,可是可是,看了吧……

這麼久,她就看到屬這個女的跟紀典修攀談的時間比較長。

雖然後來這個女的上來挑釁,不過也被紀典修給用言辭擊退了,看在他表現的這麼好的份兒上,是不是該表揚表揚他!

絕對不會!

不過心裏對於紀典修在外人面前這麼把她放在第一位,艾可心裏滿足極了。

宴會完事之後,艾可坐上了紀典修的車回家。

“你……看見了麼。”

艾可覺得自己家老公,討論一些有色話題沒什麼呀。

而且她心裏不舒服,總覺得紀典修很喜歡那個女人的胸部來着。

“看見什麼。”裝糊塗。

不知道真的假的,好像是在裝糊塗艾可覺得。

這叫她怎麼說的出口,**oss不是應該很聰明一點就通的麼。

“就是……那個女人的……星……”

“嗯?什麼?星?”紀典修皺眉。

他老婆是不是病了。

艾可從牙縫說出來的胸居然變成了星,“胸!”

紀典修倒是沒有太大的表情,開着車,而後點上一支煙蹙眉吸着看向艾可,“要不要我找一處暗一點的地方停車?”

“幹什麼!”艾可似乎看到了一頭兇猛的狼。

紀典修勾脣而笑,“看看你的胸!”

艾可生氣了,他這是逃避話題,撅嘴巴嘟囔,“那下次我也穿她身上那種衣服。”不就是胸麼,她又不是沒有。

雖然是開玩笑的話,紀典修卻當真了,路上艾可不知道他當真的,回家了她才知道紀典修當真了……

被推*,艾可看到紀典修瀟灑俊逸地站在*邊,一邊扯着領帶一邊指着她,“自己數一數今天說錯了幾句話……就幾次……”

這一向是**oss懲罰她這只手無縛雞之力小蝦米的霸氣主義邏輯。

艾可嚇得立刻伸出手指頭,着急的數着,穿那種暴露的衣服這算一句錯的,還有被他從身後攻其不備那句說找個帥哥氣死混蛋……還有什麼……還有什麼……

“啊啊啊——”

慘叫中,她還沒有算清楚呢,他怎麼就壓了上來。

“媽咪,爹地……你們在幹嗎……”

門縫開着,艾寶小手揉着眼睛,明顯困的眼睛就是一條縫兒了。

“啊寶貝快來……今晚媽咪抱着你睡……”

艾可像是找到了救星,還是以後摟着兒子睡比較穩妥,這種**oss想召幸就召幸的日子真的不是人過的!

兒子,女兒,還有兩個紀典修寶貝的不得了的那對兒雙胎胎姐弟,她要輪着抱着睡……

於是乎,艾寶可能遺傳了**oss的專橫性格,在**oss把親兒子丟出去之後,他親兒子叉腰大踹**oss的房門。

最後搞瘋了一羣人之後,**oss一副艾可明天收拾你的眼神後走出去別的房間睡了,嗯,艾可抱着兒子睡的又熟又香。

翌日清晨。

雖然陽光明媚,艾可卻感覺到**oss昨晚沒睡好,有氣一定是要往自己身上撒。

“找什麼呢,車鑰匙嗎。”

在紀典修要打開車門時,她一副宮女伺候皇上的姿態遞上這高檔車的車鑰匙。

“你不上車?”

紀典修不懂地問剛剛對他明顯狗腿過的女人。

“我……我開自己的……車……”

她有qq,**oss忘了嗎,今天**oss心情不爽,她絕對不敢坐他的車。

-----

滅哈哈,明兒咱可可的車就要報廢了! “你確定要開你的qq上班去?”紀典修將眸光從那輛小車上轉移到艾可的臉上。

“有什麼問題?”破車也是車啊,boss大人怎麼可以有歧視觀念?

紀典修玩着手裏的車鑰匙,點了點頭,“ok。跟上來。”

“才不跟。”艾可故意氣死他。

“跟不上,你就要小心了……”boss大人警告了這麼一句便打開車門上了他的高級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