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阿達福拿出一個盒子,裏面有一箱牛皮製作的行軍佈陣圖。

「給你。」

元茶驚訝睜大了眼睛,看到沒有看,又推給了他。

「不用不用,你給我一份假的就行了。」

聽到她的話,阿達福笑了。

「不用真的,怎麼能釣出真的大魚呢?」

看她猶豫的小表情,阿達福覺得可愛極了,忍不住伸手捏了一把,「沒事,你擔心什麼,難道你還不相信我的實力。」

倒不是元茶不相信,而是怕他不相信自己。

她眼神在去看着他,在三確定。

「你確定嗎?」

阿達福回了她一個放心大膽的眼神。

「確定。」

就在晚上的時候,元茶把這件事情也跟烏拉說了,因為烏拉就是監控他她的攝像頭,所以和她說了沒準會打消她的懷疑。

子時,夜黑風高。

元茶偷偷避開了眼線,找了司白夜。

司白夜看着她,「你來的時候有沒有人跟蹤你?」

「沒有,他們現在對我很放心。」

她伸手從口袋裏拿出了一張行軍佈陣圖。

「你說的是這個東西嗎?」

司白夜拿過來一看,眼睛放着光,語氣里是掩飾不住的驚喜,「對,就是這個。」

元茶見他拿到了,也是趁機開口。

「那你答應我的剩下半顆解藥呢?現在可以給我了吧!」

在她看不見的地方,司白夜露出輕蔑一笑。

而後漫不經心道:

「這解藥我沒有帶在身上,等解決了,這次麻煩我再給你。」 「李哥,那後來發生的事情又是怎麼一回事?」

王乾元想起那晚幽暗森林的白衣女子,忍不住問道。

「她嗎?」李寒夜來到窗前,看着外面穿梭而過的飛船,神色思遠。「你聽說過一個故事嗎?」

「什麼故事?」王乾元臉色疑惑。

「在古代時期,有個叫做佛門的宗教。佛祖是這個宗教的創始人。他有個弟子阿難出家前,在城門見一少女,從此愛慕難捨。

佛祖問他:你有多喜歡那個少女?

阿難回答:我願化作石橋,受五百年風吹,五年年日晒,五百年雨打。但求此少女從橋上走過。」

「然而,不僅阿難願意為這女子化身石橋,女子也願意為了阿難孤獨地守在青石板上,等候數千年…..」

王乾元:「……..李哥….你是不是看些狗血電視劇看多了?」

李寒夜也笑了:「你也覺得這個故事很狗血?」

「有一點點。」王乾元點頭。

「但,這就是那個白衣女子的故事。」李寒夜嘆了口氣。

王乾元能感覺到李寒夜說完這個故事後,情緒變得低沉起來。

沉默了一會兒,他忽然說道:「對了,調查小組把我們的行軍背囊全部從臨時營地找了回來。」

「李哥,你有沒有什麼重要的東西放在裏面?」

李寒夜聞言一驚,下意識地摸了自己的衣物,沉聲道:「我身上不是放了本書籍嗎?」

「你是說那本空白一片的泛黃古籍?」王乾元回答道。

「怎麼可能空白……對,就是這本!」

李寒夜剛想反駁,卻聯想起廢墟森林的經歷,可能有些東西只有自己能夠看到?

「我替你收起來了,現在放在我車上。」王乾元輕聲說道。

「那還好。」李寒夜輕輕鬆了口氣。

這時,醫生也走過來,通知他可以辦理出院手續了。

很快,李寒夜便換上了一身黑色運動服,離開醫院,上了王乾元的懸浮飛車。

看着手上的泛黃古籍,上面清晰地寫着《阿難破戒刀》五個大字,李寒夜欣喜萬分地收了起來。

這刀法一聽,就是阿難大師自己創造出來的。

以這位高僧的實力,自創出來的刀法,威力還用說?

「李哥,現在去哪裏?」王乾元問道。

「先去拿我的行軍背囊。」李寒夜輕聲道。

這次的武考,他可是還有武者考核任務的。原本以為行軍背囊丟失,無法完成了。

沒有想到還能被找回來,這也算意外之喜了。

他的行軍背囊不僅裝滿了藥材,還裝着火焰狼的獠牙,可以通過武者考核的任務。

行軍背囊被統一放在武者協會中,要考生拿着自己的身份信息卡過來領取。

在發放行軍背囊的時候,裏面就裝好了晶片,對應每一位考生的身份,不會發生有人冒領的情況。

李寒夜也和王乾元來到武者協會的接待大廳,說明來意。

「李寒夜」

很快,一道有些屬性熟悉的聲音傳來。

李寒夜回頭一看,是上次准武者考核的考官,江通。

他笑道:「聽說你不僅要過來領背包。還要申請通過武者考核?」

「對的,我殺了一頭火焰狼,它的獠牙就在我的行囊里。」李寒夜點頭。

「我明白了,去看看你的行囊吧。」江通微笑道。

李寒夜也沒有遲疑,跟在江通身後,而王乾元則在留在大廳等候。

…….

儲物室內,李寒夜拿出自己的身份信息卡交給江通。

江通拿出巴掌大小的儀器,輕輕一刷。

「滴滴滴。」

立即有行軍背囊發出機械聲響,還閃爍著紅光。

按照規定,李寒夜現在是無法接觸行軍背囊的。

「按照武者考核的規定,還需一位武者協會主管級的高層見證下,才能通過。」江通微笑道,「我已經替你聯繫好,跟着我吧。」

「多謝了。」李寒夜感激道。

跟着江通在武者協會左繞右拐,終於來到一間裝修低調卻不失精緻的辦公室內。

一位相貌儒雅的中年人早在裏面等候多時。

「你就是李寒夜?」中年人饒有興趣地看着李寒夜。

「這位是我們蒼海基地武者協會的主管,雲方。」

江通幫忙介紹道。

「見過雲主管。」李寒夜點頭示意。

「你這次來,是申請通過武者考核吧。」雲方輕聲笑道。

「對的,我的戰利品就放在行軍背囊中。」李寒夜不卑不亢道。

真是有趣的年輕人。

雲方心中暗道一聲。

自己怎麼也算得上蒼海基地的巨頭人物,哪怕是正式武者見了他也是笑臉相迎,可李寒夜不卑不亢的態度卻令雲方另眼相看。

「行,那我就正式開啟吧。」雲方對江通點頭示意。

很快,江通就從李寒夜的行軍背囊中,找到出一顆白色獠牙。

雲方將白色獠牙放在手心上。

這顆獠牙並不冰冷,放在手心反而有種溫熱的感覺。

「是下等蠻獸火焰狼的獠牙。」

「恭喜你,通過了武者考核,正式成為一名武者!」

雲方祝賀道。

「我們武者協會將會給你製作一張新的身份信息卡,明天會寄給你。根據規定,你將自動晉陞成為兩星公民。」江通補充一句。

在大災厄時代,政府將人的身份等級分成了幾個層次。

最底層的便是普通人,一星公民、二星公民,以此類推,最高便是五星公民。

這是政府對於人類社會做出貢獻的人才,特意設立的等級制度。

成為星級公民,將會獲得更多的權利,以及許多的便利,相應的也需要肩負更大的責任。

成為一星公民可以通過很多渠道,最直接的方法就是捐錢。

王乾元便是他老爸捐了一千萬生存幣,直接成了一星公民。

而二星公民就截然不同,除了對人類社會有着重大貢獻外,也只有武者能夠成為二星公民。

這也是為什麼武者被譽為人類精英階層的緣故。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