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當黃煙塵聽到寒雪叫林岳一聲「師尊」的時候,即便是有心理準備,卻還是如同被雷電擊了一下,整個人都是有些無法呼吸。

寒雪察覺到了什麼,立即向張若塵的身後看去,一雙圓溜溜的眼眸,盯在黃煙塵的身上,頓時嚇了一跳,知道自己闖了大禍。

她可是知道,師尊一直在隱瞞真相,不想讓煙塵姐姐知道他還活著。

現在,她居然當著煙塵姐姐的面,喊出了「師尊」兩個字,豈不是暴『露』了師尊的身份?

「師尊……我……剛才沒看見……」寒雪低下頭,有些自責的道。

張若塵卻是沒有絲毫驚慌,沒有刻意去掩飾,也沒有責怪寒雪。

該來的,終究會來,既然如此,只能坦然的面對。

張若塵沒有轉過身去看黃煙塵,英俊的臉上,『露』出微微笑容,牽著寒雪的一隻手,向神台城中行去,問道:「既然已經歷練回來,為何沒有去參加界子宴?你的修為,已經達到魚龍第三變,還是很有機會,坐穩一個人傑座。」

寒雪的小腦袋,偷偷的向跟在後面的黃煙塵?了一眼,搖了搖頭,道:「我的年紀還那麼小,若是坐穩了人傑座,肯定會惹來很多人的關注。如此一來,必定會有人去查我的底細,萬一查到師尊的身上怎麼辦?」

張若塵略微有些詫異,道:「你的年紀才這麼一點大,就能想得如此深遠,真不像一個只有十歲的小『女』孩。今後,你的智慧和心計,真的是不可想象。如此看來,此次歷練,對你還是有一些作用。」

聽到師尊的誇讚,寒雪當然還是有些高興。

不過,她又悄悄向身後的方向看去,卻見煙塵姐姐一直跟在後面,依舊是那麼清冷美麗,但是,走路的樣子,卻如同行屍走『肉』,冰冷的臉上沒有任何錶情,唯獨只有眼淚不斷從眼眶中湧出來。

「看來我的闖禍了……」

寒雪看著煙塵姐姐臉上的眼淚,咬了咬嘴『唇』,感覺到相當難受。

魔猿與吞象兔是與寒雪一起回來,走在最後面的位置。

它們兩個卻是沒心沒肺的樣子,根本沒有觀察到異樣的氣氛,反而,還在談論界子宴上的聖焰麒麟『肉』,說著說著,二獸的嘴角都是流淌出哈喇子。

沒過多久,三人二獸,來到璇璣劍聖的府邸。

張若塵背著雙手,吩咐道:「寒雪,你先帶著魔猿與吞象兔一旁去玩,待會師尊再來考一考你的修為和歷練的成果。」

寒雪、魔猿、吞象兔離開之後,張若塵與黃煙塵便是向府邸中心的荷塘方向,步行了過去。

此刻,正是黎明時分,荷塘的水面,有著一縷縷白『色』的水霧升騰起來,顯得煙『波』浩渺。

張若塵停下腳步,望著水面,盡量讓自己的情緒,變得平穩一些,低聲的道:「你都知道了吧?正如你所猜想的一樣,張若塵的確沒有真正的死去。」

府邸中,布置有諸多陣法,因此,張若塵可以不用擔心別的聖者在暗中窺視。

黃煙塵站在荷塘邊,身材格外修長,藍『色』的長發,一直垂至腰間,隨著清風微微的飄動,散發出淡淡的香味。

她的雙眸,**的一片,一眼不眨的盯著,眼前這個既是陌生,卻又有些熟悉的年輕男子。

伴隨一團聖氣,在張若塵的皮膚表面涌動,緊接著,他的身形、容貌、氣質,不斷發生出變化。

最後,完全變得與張若塵一模一樣,溫潤的氣質,俊秀的臉。

黃煙塵依舊筆直的站在原地,嬌軀卻是不停『抽』搐,雙眼中,淚水止不住的往下流淌,劃過臉頰,嘀嗒嘀嗒的落下地上。

「為……為什麼……」黃煙塵顫抖著的說道。

張若塵道:「當初,我被抓走,乃是師尊救了我,以假死的方式,助我金蠶脫殼。」

「為什麼……到底……為什麼……」

黃煙塵的情緒,越來越『激』動,心口十分疼痛,到最後,有著一種痛不『欲』生的感覺,蹲在了地上,自言自語的一般:「明明沒有……死……為何不告訴我?為何要騙我,為何要裝著……不認識我。你從來都沒有愛過我,對不對?」

看到她如此痛苦,即便是以張若塵堅強的心,雙眼也是有些濕潤。

可以想象,黃煙塵並不是此刻才這麼痛苦,只是這個時候,才將所有的情緒,宣洩了出來。

張若塵將黃煙塵攙扶了起來,隨後,將她緊緊的抱住,一隻手摟著纖細的『玉』腰,一隻手卻是放在她的背上,給她足夠用的安全感。

久久之後,黃煙塵的情緒,終於逐漸穩定下來。

張若塵道:「我並非是有意想要騙你,只是,當初有著很多顧慮,使我不得不想清楚,到底該不該告訴你。」

黃煙塵抿了抿嘴『唇』,一雙幽藍『色』的美眸,直勾勾的盯著張若塵,道:「有什麼難嗎?我是你的未婚妻,我們差一點點就已經成婚,即便你有再大的苦衷,我都可以理解你。」

「只要你告訴我一聲?你還活著,我可以立即放棄現在擁有的一切,與你一起隱姓埋名,哪怕流亡天下。可是,你卻沒有。」

張若塵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閉上雙眼。

黃煙塵的雙眸中,『露』出一絲痛苦的神情,掙扎了許久,還是問出來,道:「因為星靈對不對?她就是魔教的那位小聖『女』吧?」

「她早就知道你沒死,也知道你就是林岳,所以,在書山上,你為了不傷到她,寧可自己受傷。她為了你,也可以出手打傷魔教的奪命劍客。你們之間的感情,肯定十分深厚。至少……是比我更加深厚……」

說出這話的時候,黃煙塵的十指緊緊的捏在一起,雙眼中『露』出茫然是神情。

能夠再次見到自己的未婚夫,明明是相當高興的事,不知為何,她卻相當酸楚,有一種已經被拋棄的感覺。

不得不說,『女』人真的很敏感。

張若塵正想解釋,黃煙塵卻又道:「你的死訊,傳回東域聖城,緊接著,星靈就跟著失蹤,再也沒有回過聖院。你是第一時間,就將消息告訴了她?」

張若塵也知道該哭,還是該笑,道:「你莫非認為,我之所以沒有告訴你真相,就是想要與端木師姐長相廝守?如若真的是那樣,恐怕我現在並不是在兩儀宗,而是已經加入魔教,成為了木家的乘龍快婿。」 十月初五一早,康熙抱着哈豐啊去了勤政殿,婉妍趁著機會換上寶藍色的冬裝去關雎宮請安,她高燒的這幾日,哈豐啊一直粘着她,誰叫都不走。

康熙寅時上朝前,悄悄抱着熟睡的哈豐啊去了前面,不知道現在可有鬧騰了。

「大嬤嬤,你去前面照顧哈豐啊,小傢伙頭一次離開我這麼久,阿諢肯定製服不了的。」婉妍擔憂康熙收拾不了。

「主子,您安心關雎宮,小主子不會搗亂的。」大嬤嬤保證道。

婉妍聽到保證后,算是安心了,坐着軟轎去了關雎宮。

她坐在轎子內,雙手捂著暖爐,小臉微微扭向右邊,順着轎子的窗帘縫隙瞧著外面。

行宮內的情況慢慢好轉了,內務府的總管們派遣了幾個眼線,趁機多得到一些主子們的消息。

路過迴廊時,在當差的奴婢們都跪在地上請安,婉妍卷着手帕閉目養神,幾日不出門了,再出來恍如隔世,行宮內外都喜氣洋洋的,不像生病前那麼冷清了。

「臨近頒金節,皇後娘娘特意讓人準備了不少的東西,從京城內送來,就全部佈置上了。」鈴蘭在轎子外面回稟。

轎攆被抬入關雎宮的院落落地,婉妍踩着鹿皮靴下了轎子,右手搭在玳瑁的手上。

關雎宮內的奴才們全部跪在了地上,一個個低垂著頭,好似很怕婉妍。

婉妍捏了玳瑁一下,主僕二人又交換了一個眼神,才繼續往前走着。

邁入大殿,皇后坐在鳳椅上,正與四嬪在交談,長生與長華二人都已經長大了,在惠嬪和榮嬪的身邊戳著,皇后曾教養過長生、長華,他們二人卻一臉放了被的瞧著皇后。

「給娘娘請安。」婉妍規矩的行禮。

「佟妹妹快快坐下,這幾日你身體不適,現在可有好轉?」皇后瞧著婉妍問道。

「多謝娘娘娘關心,我身體好了很多,已經不燒了。」婉妍笑眯眯的說道。

皇后和婉妍都不提發燒的原因,康熙歇在關雎宮,卻與皇後分床睡,甚至還大發雷霆。

不少消息靈通的世家都得到了消息,有些更用書信的方式,告知給了宮妃們。

「再過幾日是頒金節,你們三個帶着阿哥的都要準備妥當才是。」皇后看向兩位小阿哥說道,「今日怎麼沒瞧見哈豐啊呢?」

「娘娘,哈豐啊今日被阿諢帶去了勤政殿,阿諢上回答應大伯和阿瑪帶着哈豐啊過去的。」婉妍稍作解釋道。

皇后眼神微微一閃:「佟妹妹的娘家到底是得力。」

「娘娘,眾人皆知,噶布喇大人是阿諢最重視的人。」婉妍恭維道。

大家表面恭維,心中均明白實情。

自從索尼大人去世后,赫舍里氏算是慢慢落沒了,皇后能坐穩后位,與家族不顯有關係,兩位貴妃娘家地位超然,康熙一直用兩位貴妃相互制約對方。

「貴妃,你最近沒出來,不少的福晉們都在打探你身體狀況。」皇后先給婉妍打預防針。

外面的官眷們紛紛猜測,婉妍是否身體出問題了,若是婉妍生病,康熙身邊就沒人伺候了。

婉妍嘴角微微上揚,這些人大概是想從皇後娘娘這裏得到允許,送人進行宮。

康熙一直拒絕任何送過來的人,官眷們紛紛找各種出路了,求的宮妃們的支持。

「娘娘,您可有什麼叮囑的?」鈕祜祿貴妃瞧著皇后問道。

「鈕祜祿妹妹、佟妹妹,你們二人有幾日沒來請安,對萬歲爺的安排不是很清楚,我這裏先告知給你們,」皇后把康熙的意思說了,「關外的秀女已經篩選完畢,不許落選的秀女進行宮。」

幾次的詳細叮囑,婉妍懸著的心算是落地了,皇后剛抵達行宮時,算是態度曖昧,婉妍和鈕祜祿貴妃紛紛告病不見客,皇后當然是被放在明面上,短短三日的時間,皇后見了不少人,在白日裏連休息的機會都沒有。

「娘娘說的是。」婉妍應道。「您最近的身體如何了?可有恢復,我瞧著您的臉色算是好多了。」

「算是緩過來了,佟妹妹也要多休息,千萬別因為庶務傷了身體。」皇后緊緊握著權利,不準備放權,康熙一再明示暗示,皇后只能從兩位貴妃身上出手了。

「是!」婉妍頷首,「哈豐啊最近很是調皮,我需要大量的時間照看,娘娘您處理庶務便是,等有了結果,請告知一下。」

皇后聽了婉妍的保證,算是安心了。

長生和長華在殿內呆的有些久了,小孩子難免脾氣上升了。

「娘娘,奴婢求您讓嬤嬤們帶着長生阿哥回去。」惠嬪請求道。

婉妍扭頭瞧著兩位小阿哥,發現長生和長華微蹙著眉毛,雙眸一直往門外瞧著。

「是我的不是了,兩位嬤嬤,先帶着小阿哥們回去吧,小阿哥們正是待不住的年歲。」皇后趕緊說道,「你們可要好好照顧兩位小阿哥,小阿哥若是有事兒….」

嬤嬤們趕緊跪地說不敢,長生和長華二人邁著小腿靠近嬤嬤。

「去吧。」皇后揮揮手,讓嬤嬤們離開了。

「娘娘,您最為心善了。」德嬪在旁邊說道,「幾位小阿哥身體不適,您是最擔憂的。」

「烏雅氏,你約束好家裏,再有一次內務府的事兒,別怪本宮不給你顏面了。」皇后聽了烏雅氏求饒,才鬆手放了烏雅威武一馬。

「娘娘,奴婢醒的。」德嬪雙頰微紅,算是顏面盡失。

德嬪一直站在皇後身後,此次幫襯皇后,如今,皇后卻拿她立威了。

鈕祜祿貴妃瞧著的德嬪,臉上露出一抹笑容:「娘娘開恩,德嬪要心存感激才是,千萬可別心理在咒罵娘娘的。」

「鈕祜祿貴妃娘娘,奴婢不敢。」德嬪趕緊表忠心。

婉妍捏着手帕擋着嘴巴,每次瞧著德嬪吃癟,她的心情就極好的。

「娘娘,瞧著德嬪是個守規矩的,應該不會有問題的。」惠嬪趕緊說道。

婉妍奇怪了,惠嬪與德嬪一直水火不容,在皇後面前為何聯手了?

。 女人們其實被蒸得難受,童妍娜已經將自己脫得精光了。

周婉瑜脫得只剩下比基尼,何夕顏則左瞧瞧右看看,似乎在考慮要不要脫,吳欣本來就穿得不多,脫不脫效果一樣。

唯獨秦雪一副警惕的樣子,跟防狼似的防著葉飛。

而且,她就坐在葉飛的對面呢,濕身狀態下的她,一衣服緊緊貼合在肌膚上,勾勒出了極其美好的曲線,惹得人邪火難耐,不斷地吞咽口水。

「喂,臭流氓,你還看?要不要臉啊?信不信葉飛把你的眼珠子摳出來?」秦雪下意識地抱緊了自己的胸口,霞飛雙頰,額前有大滴的香汗沁出來。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