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那怕顧及到與楊蜜的姐妹情,暫時忍下來了,可隨着迪力熱吧後續發展越來越好。

糖大美女如果還能繼續無動於衷!

那麼,只能說這姐,那啥是真寬闊…

———— 艾麗珍聽趙攀說得那麼篤定,不由喜出望外,連聲說:「謝謝,謝謝小趙。」

趙攀客套了兩句,便拿出手機撥通了他父親趙友功的電話號碼,將艾麗珍所求之事簡單地說了一下,最後反覆叮囑他一定要幫忙將事情辦好。

趙友功知道趙攀正在追求陳韻菡,而且他也對陳韻菡相當滿意,覺得她是自己兒媳婦的最佳人選,所以接到兒子的求助電話后,二話不說就答應下來。

趙攀見父親答應得很爽快,心下既興奮又自豪,掛斷電話后,喜形於色地對艾麗珍說:「老師,沒問題了。我爸剛剛說,他立即打謝大隊長的電話,請他們儘快將五十萬元退還給陳教授。」

「好好好,有你爸出面,這事就很簡單了。小趙,等這事辦好了,我一定帶菡菡去你們家,拜訪你爸媽,併當面向他們表達謝意。」

艾麗珍高興得滿臉放光,也不徵求女兒的意見,便向趙攀許下了一個承諾。

陳韻菡瞪了她一眼,有點生氣地說:「媽,我可沒答應跟你去趙家啊,別空口許諾!」

艾麗珍見女兒一點都不配合自己,生怕趙攀尷尬,忙端起酒杯說:「老陳、菡菡,小趙幫了我們這麼大的忙,我們理應向他表達一下謝意。來,都把酒杯端起來,我們一家敬小趙。」

陳翰林皺了皺眉頭,勉強舉起了酒杯。陳韻菡卻端坐不動,對艾麗珍說:「媽,現在八字還沒一撇呢,你就忙著敬酒致謝。等下若是事情沒辦到,趙攀豈不是尷尬?」

趙攀見陳韻菡處處針對自己,明顯就是表現給她情郎看的,心下酸得厲害,嘴上卻說:「老師,菡菡說得對,現在事情還沒辦成,您就向我表達謝意,我也覺得為時過早了。這樣吧,等我爸回電話過來,說事情落妥了,我們再一起喝慶賀酒。」

艾麗珍慍怒地瞪了女兒一眼,對趙攀說:「小趙,不管事情辦不辦得成,你的心意已經到了,就為這個,我也應該向你表達謝意。菡菡年紀小、不懂事,你不要計較。來,我跟老陳敬你一杯。」

三個人一起喝了一杯酒後,艾麗珍給趙攀碗里夾了一個雞腿,問道:「小趙,聽說你爸建了一個古玩陳列館,裡面有很多稀世珍寶,哪天你能請我們去陳列館參觀參觀嗎?」

趙攀見艾麗珍主動問起古玩陳列館,正中下懷,眉飛色舞地說:「老師,說起我家裡的陳列館,有很多專家學者看過後,都讚譽為華夏瑰寶、私人收藏之最。別的不說,單是裡面存放的一件金縷玉衣和一件銀縷玉衣,就被收藏界幾位頂級專家稱為無價之寶。今天我給您帶來的那幅王鑒的山水畫,就是我家陳列館中的一件。像這種品級的藏品,陳列館中還有很多。您如果感興趣,過兩天我邀請您和陳教授、菡菡一起去陳列館逛一逛。」

陳翰林冷不防問道:「小趙,我聽到很多傳言,說你家裡的金縷玉衣和銀縷玉衣都是假的。還說你爸以這兩件寶物為抵押,向銀行貸款幾十個億。這些傳言你怎麼看?」

趙攀漲紅著臉氣憤地說:「陳教授,這些都是別有用心的人炮製出來的謠言,目的就是想詆毀我爸和文達集團的聲譽。我可以負責任地告訴您:我家收藏的金縷玉衣和銀縷玉衣,是經過了多位權威專家鑒定的,他們一致認定這兩件寶物是國寶級珍品,並都出具了鑒定證書。」

陳翰林搖搖頭說:「小趙,金縷玉衣、銀縷玉衣何等罕見,老朽這輩子只在湘省馬王堆的漢墓出土文物中,見到過一件金縷玉衣。這樣罕見的寶貝,你父親是從哪裡得來的?」

趙攀答道:「這兩件寶貝的來歷史很清楚的。幾年前,我爸到一個西歐國家出差,在一個朋友的引薦下,拜訪了一位私人收藏家,在他的家裡看到了這兩件寶貝。據那位收藏家說,這兩件寶貝是清朝末期,他的祖先在湘省一個有名的盜墓賊手裡收購的。我爸爸不願看到這樣的國寶落到外國人手裡,便花費巨資將其買了下來。我爸還說了:這兩件寶貝在我家的陳列館展覽幾年後,便會無償捐獻給國家。」

艾麗珍豎起大拇指說:「小趙,你爸有這樣的想法,真是太好了,證明你爸不僅有高風亮節,還有濃厚的愛國情懷,令人敬仰。」

陳韻菡撇了撇嘴,忽然對艾麗珍說:「媽,唐昕在古董鑒定方面有神奇的技能。要不,你把那幅王鑒的山水畫拿出來,讓唐昕看一看,辨一辨真偽,怎麼樣?」

艾麗珍還沒答話,趙攀的手機突然響了,是他爸打過來的。

「爸,事情辦得怎麼樣?謝大隊長答應將五十萬元退還給陳教授嗎?」電話一接通,趙攀就迫不及待地問。

趙友功沉默了片刻,答道:「你告訴陳教授和艾老師:這事不好辦,那五十萬元可能要不回了。」

趙攀好像一下子掉進了冰窟窿,急得臉都白了:「爸,你跟謝大隊長不是兄弟嗎?就這麼點屁大的事,他也不給面子?」

「小攀,你聽我說:謝大隊長並不是不給我面子,而是因為此事涉及到了原則問題,他不好做主。他剛剛跟我解釋:陳教授的五十萬元已經打到了盜墓賊的賬上,交易已經完成,這錢就是贓款了,必須予以沒收。陳教授雖然事先不知道對方是盜墓賊,但他私下購買出土文物,其實也是觸犯了法律的,只不過他是無心之過,且情節輕微,所以公安機關才沒有對他予以處罰。但是,那五十萬贓款,是不能退的。」

趙攀聽到這裡,知道此事已經萬難挽回,只好鬱悶地掛斷電話,紅著臉對艾麗珍說:「老師,真對不起,我爸沒有將事情辦成。要不,明天我讓他親自去文物稽查大隊一趟,看看能否——」

他剛說到這裡,陳韻菡忽然打斷他的話說:「趙公子,此事不勞你費心了,讓我男朋友再給謝大隊長打電話試試吧!」

隨後,她轉眼看著唐昕,柔聲說:「唐昕,請你再打個電話給謝大隊長,看他願不願意幫這個忙。」 兩人漫步在小道上邊走邊聊天,剛開始聊了許多和專業有關的東西但是當他們聊完專業的東西以後又發現似乎沒有其他的東西可以繼續聊下去了於是雙方再次陷入沉默。

「那個對面有個小賣部,你有什麼需要購買的嗎?」

「真的耶似乎那邊真的有個飲料店正好我有些口渴了不如咱們去買一瓶水吧。」

「正好,我也口渴了。」

就在兩人剛進店的時候老闆一眼就認出了羅言。

「小夥子你來啦!是不是要的和之前一樣?」

「啊?額等會兒我問下。」

「你想喝點什麼?」

「emm~我看下,西瓜汁吧。」

「好。」

「老闆來一杯西瓜汁給這位同學,我的仍然和之前一樣。」

「好好好呵呵。」就在老闆離開準備的時候他們不知道的是老闆看向他們的眼神就猶如嗑cp一樣,不久過後老闆把他們點好的果汁都帶了上來。

「謝謝老闆。」兩人禮貌回復。

「好好好,你們慢慢喝現在人不多。」之後兩人又聊了一些關於興趣方面的東西看起來平淡無奇實際上兩人的關係在冥冥之中已經靠近了一步。

很快就到達了結賬時間,羅言前去老闆那邊結賬的時候老闆好奇地詢問道:「小夥子不錯呀,這麼快就談戀愛了?」

「老闆你在說什麼呀?沒有的事只是單純同學關係而已。」

「真的同學關係嗎?」

「真的,比金鎮銀針還要真。」

「那你可真的是個大渣男。」

「???」

「你沒看出人家小姑娘對你有意思嗎?」

「呃~」

「聽叔的一句勸吧,你要是也對人家有感覺就趕緊表白吧,你要是對人家沒感覺那麼就別吊著人家浪費人家小姑娘的青春。」

「不是的叔不是你想的那樣。」

「得了吧小夥子我看你為人挺正直的我才和你說不然我都是一笑而過的。」看着老闆一副正義凜然的樣子羅言也沒有多說什麼。

「明白了叔我會和人家說清楚的。」

「不過我看你似乎還沒有確定心意呀,你是不是還不確定自己對人家小姑娘的感覺?」

羅言沒有說話而是默認地點了點頭。

「果然我就知道你這個小夥子不是什麼大渣男還有救,你就好好想想你今天為什麼會和人家小姑娘在一起吧?是什麼原因讓你來尋找這個小姑娘的。」

「好,我明白了,謝謝叔。」就在羅言想要趕緊離開這裏的時候那位叔再次抓住他。

「叔,還有什麼事嗎?」

「也沒啥事,抓住機會哦,我看人家小姑娘挺不錯的。」

「好啦,知道了,謝謝叔的操心。」

「你這臭小子瞧把你緊張的。」

之後羅言和苑小婷一起離開了飲料店。

「你剛剛去結賬時遇到什麼困難了嗎?我怎麼感覺你在那裏有點久並且你的表情也有些慌張。」

「沒什麼啦只是和老闆聊了一下天而已。」

「對了,我看那老闆似乎和你非常熟?」

「嗯,因為我經常去他的店看書並且點的飲料永遠都是那幾個循環的款式所以他就記住我了。」

「去飲料店看書?你的興趣挺大的呀?」

「也沒什麼啦,主要是圖書館座位不夠管理又差所以我對圖書館並沒有什麼好感而已。」

「原來你和我也一樣呀!也對圖書館管理有些不服!」

「終於找到和我想法一致的同學了,之前和舍友們說他們都不以為然。」

「我猜猜是不是他們都不去圖書館所以才不會體驗到其中的痛對吧?哈哈。」

「看來你的處境和我差不多呀,不過你以後有興趣可以和我一起來這個飲料店一起看書,他後面的招待室非常安靜安外的吵鬧聲一般都不會傳到後面。」

「嗯,以後有機會我一定去。」

看着苑小婷的笑容羅言竟有些不知不覺地就扶摸上去,當他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晚了他的雙手已經觸摸到了苑小婷的臉頰,羅言發愣,苑小婷也發愣。

最終還是羅言率先反應過來那開了捧在苑小婷臉頰上的手掌,不好意思地說了句。

「那個,不好意思。」說完他剛想跑開結果苑小婷直接在後面喊道。

「等會兒!」緊接着苑小婷跑了上來氣喘吁吁地說道。

「你今天過來是不是因為我不小心打過去的電話?」

「並··並不是···」

「別撒謊了,我看得出來。」

「好吧,的確是,不過我本來的確打算出去散步的但是不知道為什麼莫名其妙地就來到了你的宿舍樓下···」

苑小婷聽到后不但沒有生氣反而還笑了起來。

「其實我的那通電話並不是因為我困了砸到臉上誤觸撥過去的···」

「那是?」

「其實我今晚一直開着手機觀看你的電話號碼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我突然無意間就撥通了電話但是由於我膽小所以我很快就掛斷了。」

「對不起我騙了你。」

羅言不但沒生氣反而也笑了起來。

「其實我也看出來了。」

「?」看着苑小婷一臉疑惑的樣子羅言竟覺得她有些可愛,他解釋道。

「別忘了我有學習犯罪心理學誰騙不騙人我都能一眼看出來。」

「好呀你竟然耍我。」

說着苑小婷便伸出手跟羅言打鬧起來他們不知道的是此時的他們已經像小情侶一樣相處起來很自然。

「哎呀,我錯了哈哈。」

「看你以後還敢不敢騙我。」

以後?羅言想到以後便鼓起勇氣向苑小婷表白道:「所以你願意成為我的女朋友嗎?小婷?」

剛剛還在打鬧的苑小婷面對突如其來的表白還有些震驚有些不知所措說話也是支支吾吾的,她本來想說「給我時間考慮考慮。」的可是樓上突然傳來舍友的聲音。

「婷子呀,你看人家那麼真誠你就答應了吧。」

「對呀對呀!哈哈哈。」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