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那麼該如何做,才能讓對方忽視掉他的存在呢?

「等等,我怎麼忘了殺生丸跟犬夜叉?

別的不說,單單犬大將之子這個身份,體內流淌著斗牙王之血這點,醒來后的龍骨精,便不可能放過這倆兄弟吧?」

被人摁在地上摩擦了一頓之後,還被對方手黑的封印了兩百年。

媽的、是可忍孰不可忍啊!

只要有點脾氣的,在解封之後,多半都會前去尋仇、報復回來。反正換做他楊某人,絕對是報仇不隔夜。

「所以說,我或許可以等犬夜叉到來…」

借那兩兄弟之力削弱龍骨精?

那倒不是。

他只是需要那倆中的誰,幫着分擔一點壓力,分散一些龍骨精的注意力。如此,他從內而外的吞噬龍骨精,便能輕鬆許多了。

「你沒把握?」

灰刃坊還以為計劃要破產,都準備着打道回府了呢。

「硬碰硬,我並不懼這傢伙,但完全沒有那個必要…」計劃趕不上變化,既然可以少廢些力氣的輕鬆一些,何必累死累活呢?

另一邊。

鐵碎牙因被悟心鬼咬斷,剛給刀刀齋用犬夜叉自身的牙齒代替犬大將的牙齒修好。不過因為犬夜叉遠不及其父,使得重鑄的鐵碎牙、重量大大增加,導致二狗子因無法有力揮控而吃了很多苦頭。

眼下,犬夜叉已經獨自踏上了尋求解決之道的修行之路。

這不,在刀刀齋的指引下,正往武藏國龍骨精之谷而來。

「冥加爺爺,還沒到嗎?」陡峭光滑的懸崖絕壁之上,二狗子一邊嗅着溫柔的山風,一邊正熟練的利用自己的爪子,吃力的向上徒手攀爬著。

「還有一點點,再往上一點就能看到了。」

小妖怪冥加,是一隻有着四隻手、體型極小、非常可愛的小跳蚤,是犬夜叉父親犬大將麾下的家臣。見多識廣、神出鬼沒,明明十分忠誠,但一有危險卻也逃的最快。

「你帶的這什麼破路?」

岩壁的凸起往往滑不溜秋,一個不小心就有可能墜入下方深淵:「誒,誒…」

等翻過這座大山、登上前方一座山峰的頂端平台,入目的,是連綿山體之上的一座巨大山谷:「犬夜叉少爺,就是那裏了!」

呼嗚,終於到了。

「嗯?那就是龍骨精?好大的塊頭!」

哪怕隔着前方的峽谷,犬夜叉也有種直面一座大山的錯覺。

對方的一根小爪子,貌似就比他整個人還大。

「沒錯,而且您父親留下的那根爪子,就是封印的關鍵所在,爪子刺進去的地方,便是龍骨精的心臟!」

犬夜叉的肩頭,冥加爺爺面色前所未見的凝重。

活了兩千多年的他,此番不知為何,總有一股隱晦的危險感縈繞心頭,但他卻又說不出這種感覺來自何處。

於是只能叮囑自家小主子:

「犬夜叉少爺,一會兒你一定要小心,用鐵碎牙斬擊龍骨精、沐浴這廝心頭血的時候,千萬不要破壞了您父親留下的封印,眼前的這個傢伙可是非常恐怖的。一旦解封,」

哪怕因為兩百年的封印,如今實力很可能不足三成!

「冥加爺爺,你這話怕是說晚了!」

盯着前方的犬夜叉,一臉的戾氣。

「咋了?」

冥加不解的眨了眨眼,然後,小跳蚤額頭冷汗狂冒,總算知道心頭的危險感來自哪裏了。

「奈落!你這傢伙怎麼會在這裏?」

「哼哼哼,犬夜叉,好久不見…」

甚是想念啊!

「奈落,你到底來幹什麼?」

犬夜叉也莫名生出了要遭的感覺。

便見披着銀白色狒狒皮毛的青年,蹲下身以手觸及了一下巨大的爪子,讓體內的紫色瘴氣侵入其中,侵蝕消融犬大將留下的封印。然後,僅僅幾個眨眼的功夫,原本大半個籃球場大小的巨爪,便被腐蝕融化成了大量灰黑色的煙氣與滴落的溶液。

「咯,封印的爪子被…」

冥加瞠目結舌,同時心頭大感不妙:「哈啊啊啊…」

隨着封印的爪子與奈落身影的消失,龍骨精胸口位置,原本被巨爪刺穿的傷口,一陣紅光閃過。

Bgm響起!

下一刻,鑲嵌在山壁上的龍骨精,陡然有了反應。

先是龍爪輕輕的動了動,兩百年來沉積在上邊的塵土紛紛剝離掉落。

緊跟着,晴空萬里一下子陰雲密佈,隱約可見閃電雷霆游弋其中,濃厚浩大的妖氣自山谷中宣洩而出,肉眼可見的影響了周遭數十里區域的天象。

「呼嗚…」

山風,瞬間不那麼溫柔了,吹得人心底哇涼哇涼的。

「哈啊啊啊…」

冥加爺爺早被驚出了一身冷汗,因為曾經的某些不美妙回憶,甚至腿肚子都在抽筋。

倒是犬夜叉,心臟賊大,初生牛犢不怕虎,哪怕清晰的感受到了漸漸壓迫而來的氣息,卻也沒怎麼當一回事。

「噼啪…」

閃電劃破天空,龍骨精睜開了龍頭雙眸與人面雙目。

「哼哼哼,龍骨精啊,在你面前的,就是封印了你兩百年之久的那個可恨之妖、斗牙王的兒子!盡情的戰鬥吧!復仇吧!

用眼前小鬼的鮮血,洗刷你曾經的恥辱!」

「吼昂…」

大地與山體開始劇烈震動,宛如視頻被不停晃動一般。

隨着龍骨精的龐大身體從鑲嵌的山體中剝離出來,無數石塊也被帶着掉落向下方的山谷,最後更是演變為一座山頭的塌陷。

Boss出場的bgm,悄然進入高潮階段!

同一時間,數十裏外的刀刀齋、日暮戈薇、以及彌勒珊瑚等一行人,輕鬆歡快的氣氛驟變。

「那…那邊是怎麼回事啊?」

刀刀齋的額頭,只一瞬便沁出了細密的汗珠。

他感覺,犬夜叉那廝很可能莽撞的給天捅出了一個大窟窿。

「喂喂,有沒搞錯?這麼猛烈的妖氣…」一貫淡定的彌勒,驚得趕忙收回了摸向珊瑚翹臀的咸豬手。

「發,發生了什麼?」七寶雙眼瞪得滾圓,驚得半天合不攏嘴。

「咕嗚…」便是性格溫順的雲母,也寒毛炸立呲牙咧嘴的、反應極為強烈,更是不可避免的縮了縮尚未變身的小身板。

「刀刀齋爺爺,難不成是犬夜叉…」戈薇關心的問道。

「那個獃子肯定是讓龍骨精覺醒了啊!」摸著光禿禿的頭頂,刀刀齋一陣的牙疼。

「這種不同尋常的妖氣…

犬夜叉,你是在跟這種對手戰鬥嗎?

誒等等,不對呀,那邊怎麼會有四魂之玉的氣息!」

早先隔得還遠,楊小偉也極力收斂著不曾動用,戈薇這才沒有發覺,但隨着一行人的靠近,終於還是讓這丫頭給捕捉到了。

「四魂之玉?!」

幾人對視一眼…

「應該是巧合吧?」色鬼彌勒仍然抱着一絲僥倖。

「不會錯的,確實是四魂之玉的氣息,而且很是強烈,至少有着五片,不,應該有着十片甚至更多的數量!」戈薇非常肯定。

十多片?

那沒的說,肯定不是意外了。

刀刀齋此刻,眉頭幾乎擰成了疙瘩:「今天還真是個大凶之日啊!」

麻煩了! 江小晚有些意外的看著江平,她都有些懷疑自己面前的江平是不是被心魔附體了,他竟然會給這隻虎妖取一個這麼正經的名字,完全不符合他的風格啊!

可江平從來不會讓人失望,他接下來的話直接掐滅了江小晚對他的質疑,「當然了,我起的名字自然不會讓你失望的,不過這個名字雖然很好,但是卻有失霸氣。

不如這樣,我給你起一個霸氣無比的代號,等你碰見敵人的時候,只管爆出你的代號,保管讓他們憤怒無比失去理智,以至於讓他們實力受限!你意下如何?」

「真的?」長林君兩眼放光的問到。

「當然!」江平露出了一個高深莫測的笑容,。

「大哥!快給我起一個!」長林君有些急切的回應到。

肯定了長林君的意見,江平陷入了沉思之中,像是在給長林君琢磨一個響亮霸氣的代號,江小晚卻是用近乎憐憫的目光看著趴在一旁,用期待的小眼神盯著江平的長林君。

「咳,既然你是虎族那麼霸氣自然是不可缺少的,而你又是天賦異稟的虎,將來必定霸氣席捲四海八荒,所以你的這個代號不如叫霸八如何!」江平擲地有聲的說出了這個代號。

「霸八?好名字!我長林君定會把這個名號發揚光大!」長林君細細的品味著江平給他起的這個名字,越想越興奮最後竟然大吼了出來。

江小晚因為憋笑一張俏臉被憋的通紅,她甚至已經想象到了,這隻虎妖在面對敵人的時候,突然大吼一聲。

「霸八在此!」

那吸引仇恨和火力的功效絕對是一頂一的,再看到在旁邊一臉平靜的江平,心中不由腹誹到,平時看他不聲不響的,實際上也是一肚子壞水啊!

江平表面上不動聲色,其實心裡早就樂開了花,其實他有意把長林君培養成無塵妖城的猛將,作為猛將除了以一當百的霸氣之外,還應該有吸引仇恨的能力。

可長林君那一副鐵憨憨的樣子,也不像是那種能夠吸引仇恨的虎,所以江平只能反其道而行之,既然本身的氣質吸引不了仇恨,那就只能在言語上找補了。

雖然現在明面上靈均兒是無塵妖城的妖城主,無塵妖城也是寒月妖城的附屬城,可他們都是忠於江平的,所以他為無塵妖城做的這些,其實也就是為了擴建他自己的勢力而已。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