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結了婚就要好好過日子,可別再惹出離婚的爛攤子。”

江嶽耀調侃一句。

江湛北難得沒有反駁,反倒笑了笑:“有三哥的祝福,我一定會和雪眠過得很好。”

聽到這話。

蘊知英黑下臉,突然放下筷子就從飯桌上離開了。

氣氛本就不怎麼好,這下是真的讓宋雪眠難堪到了極點,她起身想去把蘊知英請回來,江湛北卻按住她的手,對一直靜默不語的父親江楚山說:

“爸,我知道我娶雪眠不是您和媽所樂見的,但不管你們有多不待見雪眠,她都

是無辜的,因爲是我愛她,才把她帶進這個家,保護她是我的職責,我不勉強你們接受她,但請你們至少尊重她。”

推薦貓貓完結文:《舊愛的祕密,前夫離婚吧!》 “方纔是有什麼人來了嗎?我聽見這裏很是吵鬧。”

“恩,剛纔是清明來了,說是找你有事,我回答了他就急匆匆的走了。”

君墨宇走上前去,將夏宜冰抱在了懷中,動作十分的小心,讓夏宜冰覺得一陣好笑。

“你這是當我是陶瓷娃娃吧,一摔就會破了,我自己會小心的。不過,清明到底是有什麼事?”

君墨宇將眉毛一挑,扶着夏宜冰在石凳上坐了下來,手上拿過一個茶杯給夏宜冰倒了一杯水遞了過去。

“沒什麼事,清明就問我碧玉表妹的住處而已,所以我就將碧玉的事情告訴了他,然後他就離開了。”

聽完君墨宇的一番話,夏宜冰手上的動作一愣,手上將茶杯往桌子上一放,就猛地從凳子上站了起來。

“糟了,清明一定是去找碧玉了!”

君墨宇聽的雲裏霧裏的,卻還是跟着夏宜冰走了過去,兩人趕過去的時候,清明和碧玉正從裏面破門而出,手上的刀劍就像是光一樣,將夏宜冰的眼睛晃得都快睜不開了。

“你們兩個都給我住手,你們這是打算做什麼?!”

碧玉和清明聽見夏宜冰額聲音均是將自己手上的招式停了下來,站在了夏宜冰的兩邊。

碧玉的身上沒有一處傷口,連衣服的破損也找不到一點,反倒是清明身上的衣服已經是被劃得亂七八糟的,臉上還有着一處極淺的傷口正在滲着血液。不用多想,夏宜冰也知道一定是清明過來詢問碧玉爲什麼要騙自己的時候,兩人打了起來。

“你們兩個人也小了,爲什麼總是要做這麼幼稚的事情,今天的事情我可以當做沒有看見,如果還有下一次,你們兩個就去給我好好反省反省!”

碧玉沉着一張臉應了一聲是,看都沒有看清明一眼,就跟着碧玉走了進去,碧玉雖然滿臉的不願意,倒也沒有將清明趕出來。

夏宜冰和君墨宇在門外站了許久,也沒有聽見屋子裏有半點的動靜,夏宜冰的心中難免有了幾分焦急,準備進屋去看看兩人的情況。

君墨宇卻是一把將夏宜冰拉住了,臉上帶着十分耀眼的笑意,讓夏宜冰紅了一張臉,以前看着

君墨宇的這幅樣子她還可以強裝出一副冷靜的樣子,現在卻怎麼也辦不到了。

“冰兒,不要去,就讓他們兩個人自己談談吧,我們先去籌備碧雪的婚禮,你總不想碧雪委屈地嫁給昊天吧。”

聽見君墨宇提起這件事,夏宜冰也想了起來,自己還有很多的事情沒有去準備,瞪了君墨宇一眼,就向昊天的屋子而去了。

而此時在碧玉的屋子裏,清明和碧玉安靜地看着對方,沒有一個人有想要說話的意思,但是那眼眸裏的刀光劍影卻是格外的濃烈。

“碧玉,你爲什麼騙我?”

碧玉看了清明一眼,話說出口的時候,帶了幾分笑意。

“不是你想要的嗎?那個時候。”

清明從喉嚨裏發出了一聲笑意,手上偷偷的牽住了碧玉的手,很多年以前,有人跟他說,愛不時候朝夕相處就會有的,而是因爲緣分,以前他不信,如今他卻是信了。

第二日整個恆王府都格外的熱鬧,那紅色的綢緞就像是最美好的希望在每一個人的眼中格外的閃閃發亮。

夏宜冰站在君墨宇的身邊,站在大殿裏,看着來來往往的賓客,微微眯了眯眼睛,笑意十足,君墨宇側過頭看了夏宜冰一眼,輕輕地牽住了夏宜冰的手,夏宜冰的手帶着幾分涼意,被君墨宇的掌心包住,也感覺到了自己的手慢慢地暖和了起來。

碧玉立在夏宜冰的身後,清明立在碧玉的旁邊,雖然碧玉的表情和平時沒有什麼區別,但是臉頰卻帶着一絲不明的紅暈,清明的眸子裏則是閃着淡淡的光芒。

門外響起了炮竹聲,就看見管家從門外大步跑了進來。

“世子,世子妃,新人來了。”

衆人的目光隨即都是向外面看了過去,碧雪此時被昊天背在背上,頭上的紅綢隨着昊天的步伐微微蕩動,露出了新娘好看的脖頸,卻也十分自然的將碧雪的其餘美好都收進了那一身喜服之下。

昊天揹着碧雪走到了夏宜冰和君墨宇的面前,將碧雪十分溫柔地從背上放了下來牽着手在兩人的面前站定,跪了下去。

“屬下(奴婢)多謝世子,世子妃成全!”

夏宜冰看着今天一

身紅衣的碧雪,眼中忍不住有了幾分溼潤,上一世她沒有珍惜碧雪害得碧雪的下場極爲悽慘,如今可以親眼看着碧雪幸福,如何叫她不高興,手上也連忙將碧雪扶了起來。

“傻丫頭,今天是你大婚的日子,快點起來吧。”

碧雪順着夏宜冰的手站了起來,側過頭隔着紅紗看了昊天一眼,四目相對,一生的約定好像都寫了下來。

碧茗穿着一身極爲好看的粉紅色衣服,快步走了上來,將花球塞進了昊天和碧雪的手中,用着兩人才能聽到的音量,看着碧雪道:“碧雪,你可一定要幸福,不然我真的會打死你這個死丫頭的!”

碧雪噗嗤一聲笑了出來,碧茗也是一笑,站到了夏宜冰的身邊,兩人被媒婆引到了大廳,上座坐得人是夏老太太和君裕。

管家站在一旁,清了清嗓子,大喝了一聲。

“一拜天地!”

昊天和碧雪都被幾名侍女扶着轉過了身去,對着天地拜了下去。

二拜高堂的時候,君裕和夏老太太也是十分不吝嗇的給了兩個人一個大紅包,寓意是長輩的祝福。

兩人本來以爲君裕和夏老太太會喝自己敬的茶已經是大恩大德了,沒有想到君裕和夏老太太竟是會這般對待自己,也知道這其中定是少不了夏宜冰和君墨宇的功勞,也在心中暗歎自己沒有跟錯主子,不然斷是不會有這樣的待遇的。

管家也十分合時宜的喊了一聲:“夫妻對拜。”

景天和碧雪相對着彎下了身子,夏宜冰看着這一幕眼淚再也忍不住,直接從臉頰上滾落了下來,嘴角的笑意也是越發的明顯。

君墨宇也下意識地握緊了夏宜冰的手,忽然的夏宜冰就想起了一首詩。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生死契闊,與子成說。”

婚禮進行到了這個時候,卻是有着一行人從外面走了進來,領頭之人,雖然年紀看起來比夏斌年輕了幾分,但是卻和夏斌長得極像。 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 夏斌和君墨宇對視了一眼,均是知道這人應當就是夏五爺沒有錯了。

夏五爺對於夏斌和君墨宇的防備,微微一笑,手上一揮,天性郡主和何俊成就是帶着幾名隨從將賀禮擡了進去。

(本章完) “他有說什麼時間來嗎?老先生,他有說嗎?”還有半張明明在韓振宇的手裏,那個先生是怎麼得到的啊?

“小姐,我看你這樣子,是想把絲帕從那位先生的手裏買回來嗎?”

“嗯!絲帕對我來說,非常的重要!”

老先生搖了搖頭說:“我看他不願意出手,他也不像是缺錢的人。”

他說着走到了屋子的一角,拿了張彩印宣傳單過來:“這是文翰閣的宣傳單,後天他們有個拍賣活動,我昨天也給了那位先生一張,也不知道他是否感興趣。小姐要是想見他,可以報個名,興許還就見着了。”

“後天?好啊!”

“據我所知,他們的拍品裏面有一串翡翠項鍊,是上品,好多人都是衝着那個去的。”

“謝謝你!老先生!”

“話就說到這,我去給你配絲線。”

老先生拿着絲帕去了隔壁的店裏,一會一個小男生過來幫着看這邊的店。

慕一一拿起宣傳單,走到店裏專供客人休息的仿古式木椅上,摸出手機打給了飛鷹,讓她把後天去拍賣場的事情安排好。

然後,她就懷着一顆忐忑不安的心,坐在那裏安靜的等待。

……

AEC中國區總部。

雷御風站在頂層辦公室的巨幅玻璃牆邊,俯瞰着被他踩在腳下的如積木玩具般的城市,自己當初授意他們把總部搬到這座城市裏來的時候,其實心情也是蠻複雜的。

因爲雖然擴大了在這裏的投資規模,可時隔多年,他還是第一次重新踏上這片土地。

“叮鈴”桌上的的電話紅燈亮了,隨即傳來他的助理的聲音:“雷先生,漠南先生來了!”

雷御風回頭看了電話一眼,轉身坐在了書桌前寬大的的皮椅上:“讓他進來!”

辦公室厚重的紅木門被推開了,漠南走了進來,手裏還捏着一張紙。

“雷先生,那半張絲帕我去秦小姐那裏拿過來了。”漠南從衣服口袋裏摸出了絲帕,恭敬的放到了雷御風的面前。

“嗯!”雷御風沒有去拿絲帕,甚至都沒有看一眼。

“還有事?”見漠南還直愣愣的站在那裏,雷御風微眯着眼眸,面色有幾分不悅。

“這個!”漠南猶豫半餉,還是把那張紙遞到了他的面前,“雷先生,‘文翰閣’的拍賣已經開始了……”

“我沒興趣!”

“雷先生,那天我看你拿那張宣傳單,以爲你感興趣,所以找他們要了名單,這張就是他們送過來的要參加競拍的人的名單,上面有……有……”

看漠南支支吾吾的,雷御風沉了臉,伸手抓起了名單。

“第三排,第四個名字是……我估計是慕小姐!”漠南依舊是說得有些含糊,畢竟這麼多年了,雷御風從未提過要去找慕一一的事情。

他拿捏不準雷御風對此事的態度,只是憑着直覺想要告訴雷御風知道。

雷御風犀利的視線落到了名單上的第三排第四個名字,北堂靜三個字牢牢的抓住了他的眼睛。


北堂靜?

是那個女人嗎?

難道這些年她一直都是用這個名字,這個身份? “爺爺,這‘健康成長‘和’幸福美滿’都可以接受,可是這‘精忠報國’是怎麼回事?”季修問道。

他只怕蕭茵見了這樣的尿布都不敢讓孩子用,只怕玷污了什麼特別宏偉的詞彙。

“這你就不懂了吧,我這尿布,是有男有女,女娃就溫婉一點,男娃就硬氣一點,我這個‘精忠報國’就是專門爲男娃縫的。”

季修看着爺爺樂呵呵的樣子,他的手上還有幾塊創可貼,估計也是當時被針扎的,他也就不好再說什麼了,只要老人家高興就好。

蕭茵這會兒正清醒着呢,絲毫不知道樓下發生了什麼。

她正在和夏冰傾視頻,聊着當女人的那點兒事。

“唉我這第四個月,終於好多了,沒有每天再那麼困,現在一天只睡十幾個小時就夠了。”蕭茵把手機對着自己的肚皮,讓夏冰傾看自己微微凸起的小腹。

“天吶!十幾個小時?你是豬嗎蕭茵?我懷孕的時候再能睡也沒有你這麼能睡吧!”手機那頭的夏冰傾驚呼。

“而且我給你講,我現在尿巨多!我都不知道爲什麼,哪來的那麼多,一下午要跑好幾回!”

“哎呀,你現在這個月份的確是這樣的,都四個月了。增大的子宮開始壓迫位於前方及後方的膀胱和直腸,膀胱容量減少,由此出現排尿間隔縮短、排尿次數增加、總有排不淨尿的感到,千萬不要刻意不喝水或憋尿,免得造成尿路感染。”夏冰傾提醒道。

“厲害了,你怎麼連婦科知識都學得這麼好啊?!”

“還不是你家季教授,買了一堆關於孕婦的書擺在工作室裏各種顯眼的位置上,我想不注意都不行!”

“哈哈哈哈哈他可真是的,回頭我說說他!”她雖然嘴上這樣說着,可是心裏卻是美滋滋的。

“得了吧你!少來,你心裏指不定怎麼樂出花來了吧!”

“好了,不跟你說了,我又想尿尿了,憋不住了這回,視頻我掛斷了啊~”蕭茵一臉痛苦的表情。

“誰讓你憋尿了!快給我滾去廁所!!!”夏冰傾在電話那頭咆哮道。

蕭茵可真是要被她的老公和閨蜜感動死了,每個人都這麼疼她。

剛上完廁所回來,就聽見手機又在震動。

一看來電顯示是楊曉峯,她趕緊接通:“峯峯啊~怎麼了的,想我了?”

“哎喲姐妹兒啊,我不跟你廢話了,你快看看新聞吧!這是怎麼回事來着啊?整個娛樂圈都炸鍋了!”楊曉峯緊張又焦急的聲音傳來。

“怎麼的呢?”蕭茵心裏一緊:“能出什麼事兒啊?”

“那幫媒體造謠!說你是小三!”楊曉峯一急,嘴上沒個把門兒,就直接說了出口。

“什麼?!”蕭茵臉色瞬間變了,這都是什麼時候的舊八卦了,怎麼又被挖出來了?

“上面說的一板一眼的!跟真的一樣!說季修本來有老婆!跟你在一起之後跟老婆離婚了!”楊曉峯誇張道,蕭茵已經能想象這個男人此時此刻臉上是什麼表情了。

“其實媒體說的也沒錯,我的確是在季修還沒和他老婆離婚之前在一起的。”蕭茵淡定的回答。

“什麼?!!!”楊曉峯的三觀差點被震碎,張口結舌了半天才繼續說道:“沒事……我還是會拿你當我最好的姐妹的!我不會因爲這件事歧視你的!”

蕭茵差點笑哭,這個楊曉峯,怎麼這麼可愛的啦!

“具體的事情你也不清楚,改天講給你聽,反正我其實算不上小三,他們倆結婚之後,連牀都沒有上過。”蕭茵試圖讓楊曉峯不要再那麼激動。

“莫非……季修不舉?”楊曉峯開始猜測。

“你才不舉呢!你全家都不舉!”蕭茵怒道。

“哦哦哦~我知道了!”電話那頭的楊曉峯眉飛色舞道:“我猜肯定是這樣! 三國之黃巾神將 一向不食人間煙火的大教授季修,從來不喜歡任何女人,對自己的老婆也一直不舉,兩個人的夫妻生活苦不堪言!結果後來他遇到了你,花癡的蕭茵同學,他一下子舉起來了!”

蕭茵差點要被楊曉峯的話給笑死,這都是什麼跟什麼啊!

“唉……這事不是被壓下來了麼,爲什麼還會有人報導啊?是哪一家媒體你知道麼?”蕭茵惆悵的說。

“就是上次咄咄逼人採訪你後來被季修懟的那個矮個子女記者,橘子日報。你的團隊估計也在處理這件事,暫時還不敢告訴你,你也別動怒,想想辦法。”

“我就是想告訴你,這件事不僅跟橘子日報有關係,我找別人打聽了一下,說是那個記者背後有人支持。”

“有人支持?誰啊?我好像也沒得罪別人吧?我這都快退隱了呢!” 總裁老公,輕點愛 蕭茵感到很委屈。

“你傻啊你,上個月白玉蘭,你是跟誰在爭奪最佳女主角?你每次拍戲,是誰跟你戲路差不多?還有你新聞發佈會之後變成話題女王,看你不爽的人可多着呢!”

“你得了獎之後事業蒸蒸日上,現在又家庭美滿,隨隨便便開個新聞發佈會,還被發現老公都那麼完美,這兩天又是頭條話題高居不下,你說別人不嫉妒你才怪呢!”

“我暗搓搓的幫你打聽了一下,別人只是暗示了我一下就是顧藍在背後支持的,她最近不是有一部劇要播了嘛,她怎麼可能平白無故被你搶了風頭,就是想把你名聲搞臭,然後達到自己的目的!”

楊曉峯分析得那麼仔細,簡直滴水不漏。

“我靠!這女人也太毒了吧!簡直不是人,我還懷着孕呢,她這是想把我氣死!”

“好了你先別煩,我正在找人幫你擺平這事,但是你最好告訴你家季教授啊,他有勢力,比較好搞。”

“我真是想不通了,那個顧藍是不是有病啊!我當初多討厭你啊,我也沒想出來這個招害你,這都是什麼仇什麼怨吶!”

“……”

掛掉電話,蕭茵立馬打開了手機裏的娛樂新聞,果然,第一條就是《美滿家庭背後不爲人知的祕密——當紅女星蕭茵竟是小三上位?》。

看着這個煞有其事的標題,蕭茵哭笑不得。 “我聽聞今日恆王府世子妃的貼身婢女大婚,所以特意請人送來了賀禮,並不是多麼名貴的東西,還請不要見怪。”

正所謂來者是客,雖然並不知道對方的目的,但是該有的禮貌還是應該有的,夏宜冰看了夏五爺一眼,心中猜測着他和國公府的關係,卻並沒有上前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