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為了不和陳天龍作對,大長老確實想要將他交給陳天龍!

可是這怎麼行呢?

他若是落到陳天龍手裡,還不是必死無疑?

別說翻盤了,活下去都成了奢望!

上官雷霆惱怒地道:「大長老,你不能這樣對我!當初是你找上我,要覆滅陳家,你怎麼能過河拆橋呢?咱們應該是同一條船上的人!」

呼!

此言一出,陳天龍眼中的殺氣立馬升騰了起來!

當初覆滅了陳家的真兇,竟是眼前這位黑衣老人?

原來八年前那樁血案所隱藏的秘密,都在這位黑衣老人的身上!

「大長老,陳天龍對你已經有殺心了,他不可能放過你的!咱們現在要做的就是殺掉陳天龍,然後守口如瓶,你放心,我所掌握的資金流,給你六成,我只要四成怎麼樣?咱們三七分也行!」

上官雷霆畢竟是一隻老狐狸。

眼看自己就要被大長老賣給陳天龍當成求生籌碼,他三言兩語,便將大長老的後路斷掉了!

眼看著陳天龍殺意騰騰走來,大長老憤怒怨毒地掃了上官雷霆一眼!

他實在很想一巴掌拍死上官雷霆。

但正如上官雷霆所言,那可是滅族之仇啊,陳天龍能放過他?

現在,他似乎只能和上官雷霆統一戰線。

若是這個時候殺掉上官雷霆,自己不僅會繼續被陳天龍追殺,還無法從上官雷霆那裡分到巨額資金!

上官雷霆這傢伙的狡猾程度,自己早有領教,怎麼偏偏在這個時候忽略了他的狡詐?

若是自己能夠提前殺掉他,將他的屍體交給陳天龍,此刻已經可以遠走高飛了!

然而事情已經發生了,無論再後悔都沒用了。

黑衣老人看向陳天龍,森然道:「看樣子,我只能殺掉你了!龍組想要幫你報仇,也得知道兇手是誰才行!外人只知道,你是追殺上官雷霆而死,和我卻全然沒有關係!既然你步步緊逼,那就死在這兒吧!」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卻說鎮元子帶着蘇炎他們回到五庄觀內,那些徒弟一看到他們落下,都圍了上來。

他們手上拿着繩子,看起來是要把唐僧他們綁上。

鎮元子見了這情形,趕緊抱起蘇炎,厲聲喝到:

「你們快些收了武器繩子,去拿些清水,丹藥來!我已查明,此時與聖僧他們無關,人蔘果我已經全部查明,收下,這位道兄已經昏死過去,先把他治好,你們快去!」

然而鎮元子一聲令下,卻是沒有多少人行動,這些徒弟聞言一愣,心中都有些狐疑。

不明白師父為什麼包庇這些偷果子的外人,甚至現在還要救他們。

他們互相對視,都有些不想動彈,只是無人上前與鎮元子言語,但這種行為表明了不想聽他的。

「好哇,為師的話,你們也敢不聽了?!」

鎮元子看到他們這樣的行為,那是氣的不行,一句話說出,怒髮衝冠,威壓十足。

「是是是!謹遵師命!」

直到真的確定鎮元子生氣之後,這些徒弟才趕緊磕頭應是,各自分散下去。

鎮元子見此情形,看到唐僧他們正常的眼神,都感覺是在嘲諷自己,略有些恨鐵不成鋼的說道:

「這些逆徒,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非要我生氣,他們才懂意思,唉!」

「惹得諸位笑話了!」

「不妨事,道長神威,更是神通廣大,法力無邊,只要先治好炎兄就是,門風可以等以後稍作整頓。」

唐僧也第一時間回禮,他們現在幾人都只有這個訴求,那就是把蘇炎治好就行,沒用的別的想法。

鎮元子聞言,大手一揮,帶着唐僧他們上了大殿,先把蘇炎安心放在蒲團上,再把那陣法運轉,一行精純的靈力把蘇炎全身圍住。

做完這些佈置以後,鎮元子才俯下身子為蘇炎把脈聽診,只見他把脈以後臉色就是變了數變,又是長吁又是短嘆,似乎很是無奈。

看的白素貞也跟着臉色大變,隨即上前急切的問道:

「大仙,先生他這是如何了?」

「怎麼長吁短嘆,難道先生??」

「對啊,尊上為何如此,難道恩人?」

白素貞一說,孫悟空,玉龍他們也是跟着着急的問道,看起來倒是比他這個診脈的還要急切。

鎮元子聞言伸出手來,打了個禁聲的手勢,隨即趴在蘇炎胸前,更加仔細的聽起來。

「嘶…金木水火土,五行聽令,來!!」

然而鎮元子在聽了幾分后,突然站起身來,口念法決,大手一張招來五道精純的靈氣。

隨即一點點的輸送個蘇炎,這五道靈氣入體只見蘇炎的氣息馬上平穩了不少,更是比起之前要雄壯不少。

不多時蘇炎的氣息就逐漸穩定下來,沒有像之前那樣出氣多,進氣少。

鎮元子現在一邊全神貫注,為蘇炎輸送五行靈氣護體,另一邊卻是抽空說道:

「那西海的龍太子,我這人蔘果都不知道他放到了哪裏,沒有更好的靈丹妙藥救他,看來是要麻煩你回家找些丹藥來了,記住至少需要七品以上

(本章未完,請翻頁)

!」

「是!!」

鎮元子這話音剛落,玉龍不顧現在還是龍馬模樣,赫然架起祥雲向西海方向飛去,急切的模樣比起自己父母生病都未曾有過。

「大聖!」

「哎,在!尊上有任何吩咐,俺老孫馬上就去辦!」

鎮元子叫玉龍走後,似乎還是不放心,便叫了聲孫悟空,沒想到僅僅只是一聲呼喚,這孫悟空就像是早就準備好了一般。

拍拍胸脯,抱拳行禮,倒是把鎮元子看的有些驚奇,他從未想過有一天那大鬧天宮,不講半分規則的孫猴子。

有一天會露出這真摯的感情,甚至是這般急切,但又彬彬有禮的模樣。

鎮元子不禁對着蘇炎喃喃自語道:

「不愧是你…總是能讓我刮目相看,老朋友我可又是救了你一命,這次要是醒來,我一定要找你取取經,這御下之道到底該…」

「咳咳…」

鎮元子說着說着就想到了其他地方起了,知道看到孫悟空那急切的眼神,他才反應過來,趕緊輕咳了兩聲穩定心神。

隨即出言道:

「我也知道你的本事,我也聞得你的英名,有申通,有本領,現在你們西行是有三界六道牽頭,那玉龍恐怕是很難拿到七品以上的丹藥,但只要你出手…」

孫悟空聞言似乎懂了什麼,抱拳行禮,看似瘦弱的臉龐,刻滿了不求功絕不回的決然,一口答應道:

「這要求俺老孫應下了,但還望尊上能保的先生周全,俺老孫去也!!」

孫悟空話音未落,就已經翻了個跟斗,上了筋斗雲,化作一陣金光忽閃而過。

鎮元子看着孫悟空遠去,他點點頭說道:

「大聖倒是知道尋葯要去的地方,還以為他會走錯路來,現在看來倒是有些多慮了!」

「大仙,大仙,我呢?我能做些什麼?!」

而聽到鎮元子一切安排之後的白素貞忍不住皺着眉頭,站出來說道。

她還以為自己能有什麼事情,亦或者為蘇炎做些什麼,但鎮元子似乎並沒有為她安排,由於擔憂蘇炎心切,她那裏能忍受?

鎮元子聞言,掃眼看了白素貞跟唐僧兩眼,然後閉目思考起來,他倒是沒有想好讓這兩個人做什麼。

據他所知,唐僧似乎啥都不會,就會念經,而這沙和尚聽說是有天庭背景,但天庭向來跟他們這種散仙聯盟,不感興趣。

更是有些仇怨,要是一聽蘇炎是在他五庄觀範圍出的事,估計不會有什麼丹藥相助,不拍手稱快,就是他們有素質了…

所以鎮元子想了半天,最後還是說道:

「聖僧你可是金蟬子轉世,聽聞你腦中包攬天下經文,更是對經文過目不忘,蘇炎現在心神不穩,我只能用五行靈氣穩住他肉體不崩潰,聖僧倒是能為他誦經祈福,穩定心神。」

「好!阿彌陀佛…」

唐僧一聽聞有他的事情,那是連忙擺起架勢,毫不猶豫就頌唱起經文來。

雖然鎮元子本來是不抱有任何想法的,但沒想到是因為唐僧誠心,還是其他原因。

居然這些經文

(本章未完,請翻頁)

還真讓蘇炎的心神穩定下來一些,鎮元子見此都有些吃驚,不由得心生疑惑:

「難道這就是精誠所至,金石為開?還是說功德道意,天人交感?」

正在鎮元子為此思考之時,白素貞再也忍不住了,高聲喊道:

「尊上,大仙,我到底有何事做,師父他們都有安排,難道我只能在旁邊干看着?!」

白素貞這聲音十分尖銳,倒是有些女人哪味兒了,這情急之下,竟然還暴露出了部分原音。

然而被白素貞突然打斷思考的鎮元子,也沒有生氣,倒是有些意外,這看着絡腮大漢的男人,怎麼還能發出女人般的尖叫。

被鎮元子狐疑目光盯的有些不自在,白素貞略微有些低下頭去,但很快又再次抬起頭來,並用近乎乞求的語氣說道:

「大仙…就給我一些安排吧…先生他可是我…」

「好了好了,誰說你沒有工作要做,你就與我做副手,那些徒弟送來的東西都要經過你篩選,並且讓他們送到殿外就可,其餘的讓你來。」

「是!」

哪知道白素貞話沒說完,就被鎮元子打斷,接收到他的安排,白素貞那表情馬上便由憂轉喜了。

「稟報師尊,我們已經取好清水來了,順便還摘來了一些尋常藥草。」

不多時那些徒弟也拿着東西過來,他們說着就要帶着東西進來,然而卻被無形的力量給束縛住了手腳,無法再繼續向前。

只聽得殿內鎮元子威嚴的聲音響起:

「很好,你們把這些東西都送到這位捲簾大將手上,讓他交給我,你們守在殿外就是,不用進來!」

「什麼,這…」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