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老人家搖了搖頭,正好安千惠在旁邊就說:「看到他們,就想起以前你和清源。」

安千惠抿唇,似乎回到了過去的時光。

兩人回到A市在家過了一段安靜的時光,看看電影,逗逗晚星,日子過得很是愜意。

別人邀請他沒怎麼答應。

薄書硯邀請,他倒是答應了。

顧念一直惦記着薄教授的招牌鹵牛肉,給許橙橙說了一聲。

橙橙表示一定把這道菜記上。

兩人去薄書硯家,帶了晚星一起過去。

晚星長大了些,笑得更開心了。

薄遇小心翼翼問:「媽媽,念念阿姨,我可以抱她嗎?」

在得到肯定之後,他很小心地抱起了這個妹妹,親了親她的小臉。

許橙橙看着江晚星的小臉,覺得小姑娘又漂亮了些。

她皮膚極其白皙,一同出生的小朋友要白上一圈,就像是在牛奶中泡出來的一樣。

薄遇抱着她不撒手,問:「媽媽,我長大了,可以把她娶回家嗎?」 吃飽了的宋宸躺在自己虎皮大袍子上開始消食,一邊想着該怎麼幫助狩獵隊,武器武器是一方面,不過現在部落里只有木製的和骨制的兩種,在沒有金屬武器出來之前,怎麼弄也提升不了多少了。

除非有新武器,新武器,宋宸想到這裏猛的一拍大腿,可以造新武器啊,部落里的遠程武器還是石塊,要是把弓箭造出來,豈不是提升一大截。

除了弓箭,還可以做陷阱啊,打開思路的宋宸接連冒出多個想法,可惜他對這些東西還都停留在電視上,要想做出來還都挺不容易的。

不過對於陷阱,宋宸只知道繩套和陷坑,陷坑明顯用處不大,而繩套在捕小型動物方面還行,大一點的動物就沒啥效果了。

權衡了一下,宋宸還是決定先把弓箭給搞出來,弓箭一直在歷史上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就算在熱武器發達的後世,弓箭也沒有完全消失,甚至還是奧運會的一個重要項目。

在冷兵器時代,弓箭更是扮演着重要的角色,華夏古代上鼎鼎有名的幾個少數民族大多也都靠弓箭發家的。最有名的還是秦朝的弓箭,畢竟大王每到一個地方就放箭,射出了秦朝的赫赫凶名。

發展到後來,牛角弓,鐵胎弓,現代還有複合弓和層壓弓。種類繁多,威力也都非常大,宋宸還記的高中歷史書上記載的宋朝神臂弩,能射四百多米距離,不過這都和宋宸沒有什麼關係,部落里連最簡單的單體弓都沒有發展起來。還是先把簡單的弓搞出來比較實際,後面有條件了倒是可以挑戰一下牛角弓之類的。

簡單的弓箭也不是很難做,宋宸也沒想着弄出來個幾石几石的硬弓,更沒想着能幾十米沒穿甲而過,目前只要做個能在十來米的距離能有殺傷力的就行。

這樣射中小型動物基本上就能一箭帶走,稍微體型大的,被射中了也會大大喪失戰鬥力,就算射不死,也能加大對動物的消耗,至於野豬這類皮糙肉厚的動物,宋宸還沒有想到好的方法,只能等材料突破了。

好好休息了一夜,宋宸精神滿滿的起床洗了個臉,叫起了公輸一起去找做弓箭的材料,簡單的弓箭竹子就能做,不過竹子韌性太好了,殺傷力還是差點意思。雖然古代也有用竹子做的弓,但是宋宸顯然還沒有那樣的技術。

既然做弓,紫衫木自然是最好的選擇,因為紫衫的藥用價值非常高,而且是非常珍惜的樹種,所以宋宸曾經了解過,當然騰蛇部落這裏宋宸也沒看到過有類似的植物分佈,根據宋宸估計,騰蛇部落大概緯度也就後世三十一二度樣子,氣候也比較後世淮河和長江中下游之間的類似。不過這都是宋宸的猜想,糾結具體在什麼位置其實也沒有什麼用,畢竟在哪裏不是活着。

宋宸最終還是決定用棗木或者桑木做比較合適,不過找了一圈都沒有找到棗木,宋宸只好用桑木了,桑木在古代中國應用也非常的廣泛,桑樹皮可以用來做紙,桑枝和桑葉都是良好的中藥,桑葉還可以用來養蠶,可以說桑樹全身都是寶。

野生的桑樹並不難找,騰蛇部落周圍就有一小片桑樹林,宋宸甚至還看到了幾個可愛的蠶寶寶,不過現在還不是養蠶繅絲的時候。那至少也得到部落開始能吃上大米了,那時候才能過上男耕女織的生活。

宋宸挑了一棵比較直的桑樹砍到了拖回了部落里,稍微休整了下就將他剖開了,取了最漂亮的一截砍成了一米三四左右的長度,然後慢慢削成了一個中間略寬,兩邊窄的木條,最寬的地方也就三厘米左右。

再在木條的兩邊刻上淺淺的兩個凹槽用來系弓弦,這樣弓的主體大概也就完成了,宋宸又多次用火燎了弓柄的兩側,又用力壓了壓,使弓柄兩側向內彎曲,這樣一把弓柄基本上就做出來了,宋宸把他放在離火稍遠的地方慢慢烘乾。

稍微麻煩的還是弓弦的材料問題,弓弦用蠶絲,馬尾,牛皮做自然是最好的,不過部落周圍連馬和牛都沒看見,就更別說牛皮馬尾了,蠶宋宸剛才倒是看見了幾個,不過想要那幾個蠶的絲,還不如現在就去找馬去呢。

退而求其次,宋宸只好用植物的纖維來代替,不過這些都是過度用的材料,只要短期能把作用發揮出來就好,至於好用不好用,以後弄新材料代替就是了。

宋宸最終選用的是老蕁麻樹的樹皮,畢竟現在還是初春,這種多年生的草本植物是比較好的選擇了,而且蕁麻樹也有比較好的粗纖維。

宋宸將蕁麻樹皮扒下來以後,撕成一根根比較細的,然後慢慢搓成一條長一米左右的麻繩,這樣的長度和宋宸做到弓柄也比較匹配。

先將做好的弓弦在弓柄弓柄凹槽上扣上一環,然後又繞了兩圈半,又稍微壓了弓柄一下,將另一頭也這樣安了上去。宋宸用力拉了拉,感覺彈性還不錯,用儘力氣也才堪堪拉一半不到。當然這也是他身體還小的原因,換成壯他們肯定能夠比較輕鬆的就拉開了。

只是試了幾下,宋宸就將另一頭解開了,畢竟用的是新鮮的桑樹,一直緊繃着弓柄很容易就會變形,一旦失去彈性,這張弓基本上也就廢了,雖然只是過度用的東西,不過這可是他的第一作品,宋宸還是想好好的保護一下。當然,烘乾以後的弓柄韌性會好很多。

如法炮製,宋宸和公輸將另一半也做成了這樣的弓,下面就要做箭矢了,弓箭弓箭,二者缺一不可。

簡單的箭矢用一根木頭削尖了就行,不過這顯然不是宋宸想要的,宋宸還是想做有一定穿透力了箭,這樣才能在捕獵中發揮用場。

箭桿宋宸就地取材,用的就是做弓柄剩下來的桑樹,以後倒是可以用硬木來做,不過現在還只是初步實驗,就沒必要搞那麼好,能用就行。今天搬家了,住了三年的地方,東西特別多,電腦沒有組裝好,用手機碼字,實在是沒啥靈感,所以,今天的內容,明天一塊碼出來。

抱歉。

《都市:影視綜合世界當神豪》請個假,今天的明天補。 如意滿目憂愁,蕭玉嬋卻十分自若。

見如意搖頭,她也不指望她了。

她也剛穿越過來,對大衍國的律法也不清楚。

不過不清楚大衍國律法,卻清楚如何運用皇家的臉面和權威。

蕭玉嬋看着杜娘子,臉上沒什麼過激的表情,「知道我是誰嗎?」

杜娘子冷篾道,「知道你是王妃,那又如何?一個不受寵的王妃,有什麼資格在我這裏囂……啊!」

『囂張』二字還沒說完,杜娘子伸出來,指著蕭玉嬋的那個手指頭就被蕭玉嬋捏住。

用力一掰,給掰彎了。

杜娘子疼的臉部抽搐,渾身都在冒冷汗。

她想要開口說話,可實在是疼的厲害,舌頭都在打結。

旁邊的婆子們驚的目瞪口呆。

蕭玉嬋捏著杜娘子的手指頭,一點一點加大力量。

她沒手軟,直接將杜娘子的手指骨給掰斷了。

咔嚓一聲傳來,杜娘子疼的尖叫。

「啊!」

叫聲,凄慘無比!

蕭玉嬋看着她疼的抽搐的臉,這才勾起唇角,「現在知道我究竟是誰了吧?」

杜娘子點頭,疼的說不出來一句話。

蕭玉嬋又扭頭,看向旁邊一眾嚇的魂不附體的婆子們。

婆子們立刻撲通一聲跪了下去。

「奴婢參見王妃!奴婢眼拙,沒看見王妃過來,實在罪過!望王妃大人不記小人過,饒恕過奴婢!」

那畢恭畢敬的模樣,跟先前那會兒,真是判若兩人。

蕭玉嬋心想,果然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

不給她們點兒顏色瞧瞧,她們真當她是病貓子,老鼠都能來踩上一腳!

蕭玉嬋甩開杜娘子,不管她疼的像掉了半條命的樣子,開口道,

「本王妃的院子需要粗使的打掃丫鬟,你給安排兩個過來,晚飯前本王妃要看到院子裏乾乾淨淨,要是多留一片樹葉,本王妃就再斷你一根手指頭!」

她彎下腰,看着疼的坐在地上,拚命吸著冷氣的杜娘子,漆黑的眼瞳里滑過嗜人的冰冷。

「你可以去告狀,只不過,端王和側妃目前都不在皇城,不在府上,你就是告狀,也得等他們回來。當然了,你也可以寫信,但遠水救不了近火,即便信到了他們手中,他們也鞭長莫及。」

「你的主子們幫不了你,你也可以去告御狀,向皇上澄清你的委屈,如果皇上覺得你真的做的是對的,本王妃倒不介意向你賠個不是,或者,本王妃自斷一個手指,算是還你。但你敢去嗎?」

「一個奴婢,見到堂堂的正王妃,不下跪,不行禮,平起平坐,還惡言相向,以下犯上,這事兒就是捅到了皇上面前,你也是失理的吧?到時候,也許斷的就不是一根手指了,而是你的命!」

她又站起身子,撣了撣袖擺。

「告不告御狀,在你,本王妃倒是不怕的,在你的靠山主子們沒回來之前,你也最好聽話,本王妃可不是個好糊弄的。」

杜娘子眸底全是狠毒的恨意,可她也清楚蕭玉嬋說的都對。

她是不敢告御狀的,明顯今天的事情,她不佔理。

目前端王和側妃不在府上,又遠離皇城,一時半刻是回不來的,他們也不可能因為她一個奴婢受了委屈就急急忙忙趕回來。

她當然也不敢寫信,她敢欺辱蕭玉嬋,卻不敢欺辱端王和側妃,她一個奴婢受了委屈,給主子們寫信,那叫什麼事?

她不會寫信,如今兩個靠山又不在,她就只能忍氣吞聲。

杜娘子安排了兩個得力的丫鬟,去給蕭玉嬋打掃院子。

蕭玉嬋達到目地,拍拍衣衫,不帶走一片雲地瀟灑離開。

大約是她怒斬杜娘子一指的事迹在端王府里傳開了,兩個來打掃院子的丫鬟十分認真,別說一片樹葉了,就是一星點兒的灰塵,都不給留。

丫鬟們打掃完,戰戰兢兢的去復命。

蕭玉嬋坐在屋內喝茶,這茶葉也是剛剛她讓如意去找杜娘子要的,給的全是上好的新茶,喝起來,着實清新無比可口之極。

她看着兩個丫鬟,「去給杜娘子說,本王妃餓了,讓她安排晚飯過來。本王妃剛奔波一番回來,需要進補,讓她好好準備,少魚少肉,本王妃就去找她算帳。」

兩個丫鬟說聲是,連忙走了。

晚飯自然極豐盛。

杜娘子現在對她又恨又懼,哪敢再怠慢她。

……

蕭玉嬋很滿意,剛拿起筷子要吃,小院裏來了兩個不速之客。

小安,以及周太醫。

…… 張若塵微微皺眉,道:「豈不是說,就算掌握《無形無相三十六變》,也並沒有多大的用處?」

璇璣劍聖笑道:「三十六般變化,本就只是一種神奇的手段,並不是修鍊的大道。當然,若是利用得好,自然可以發揮出無窮的妙用。」

「比如現在,你若是能夠修鍊成其中一兩分本事,至少可以從容的變化成另外一個人。有它傍身,前往東域邪土,是不是會更安全幾分?」

「而且,你掌握有《四九玄功》第四卷,若是結合在一起修鍊,說不定能夠讓三十六般變化,變得更加神奇。」

張若塵終於明白,璇璣劍聖將《無形無相三十六變》傳給他的原因。

的確如此,若是他能夠變化自己的身形和容貌,要殺帝一,肯定會容易很多。

要知道,璇璣劍聖先前施展《無形無相三十六變》,變成九幽劍聖,將萬兆億都給騙過。

由此可見,《無形無相三十六變》根本不是幻術可以比擬,不僅能夠改變修士的容貌和身材,更能改變修士身上的氣息,就算是聖者也難辨真偽。

張若塵想了想,取出一隻空間戒指,遞給了璇璣劍聖,道:「師尊,這一隻空間戒指裡面,有《四九玄功》第四卷的抄錄本。將它參悟,或許能夠讓師尊的三十六般變化,變得更加精妙。」

璇璣劍聖並不推拒,將空間戒指收了起來,再次交代道:「三十六般變化,乃是由聖氣做為支撐。所以說,必須要等到你修鍊到魚龍第四變,開闢出第一條聖脈。到時候,你就能通過聖脈,將真氣轉化為聖氣,施展出變化。」

「當然,你也不要將太多精力,耗費在三十六般變化上面,卻荒廢了劍道。」

張若塵雙手抱拳,躬身一拜,道:「弟子一定謹記師尊的教誨。」

璇璣劍聖深深的盯了張若塵一眼,半晌之後,才道:「江湖險惡,人心叵測,今後,就只能靠你自己。或許,你能夠以另一個身份,功成名就。又或許,你會以另一個身份,死在他鄉異地。」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