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好氣的瞪了這逆徒一眼,姬晚月知道,光憑自己的口舌,應該拿這個逆徒沒辦法了。

繼續說下去,無非就是徒費口舌而已。

恰好,自己還有要事在身,不便浪費太多時間。

「那行,此事,你自己跟你師妹說吧,只要她答應,我沒有意見。」

說完之後,姬晚月轉身就走。

她怕自己在這裏待久了,也會被感染鹹魚毒素。

望着轉身離開的師尊,蘇然換了個姿勢,更舒服的感受天地間的擁抱。

「這種小事,又是磨練師妹的機會,小師妹怎麼可能拒絕?」

縹緲峰師徒三人的住所,大致呈現「品」字形。

蘇然是上面這個口,很大。

而師尊與師妹,則分別是下面兩個小口。

想了想,蘇然利用靈力,束音成線,使聲音盡量傳遠一些。

「師妹……出來一下?」

因為沒有學過束音成線的法門,所以,蘇然第一次使用,有不少聲音在傳輸途中都擴散出來了。

好在的是,小師妹也聽到了。

片刻之後,一道身影自木屋內走出,朝着蘇越的房間而來。

「師兄?」

來到蘇然跟前,李妙戈歪頭叫道,有些好奇。

師兄叫自己來幹嘛?

望着小師妹手上還殘留的一些木屑,蘇然笑道:「師妹,你修鍊又不認真了喲。」

臉色微微一紅,李妙戈趕緊將雙手藏在背後。

「沒有……我修鍊可認真了!」

看着小師妹努力認真說謊的模樣,蘇然就覺得……嗯,很特別!

從來沒有人說謊,能說到自己都臉紅的程度的。

生怕別人看不出你在說謊對吧。

不過,蘇然叫她過來,也不是抓她修鍊上的漏洞的。

「師妹,清霄心法修鍊得怎麼樣了?」

聞言,李妙戈頓時皺了皺鼻子,說道:「師兄,好難呀!」

「怎麼說?很難嗎。」

蘇然有些好奇,難道,清霄心法真的很難?

就連師妹這種背負大氣運,又是九星星格的天才,都不能將其學會?

點了點頭,李妙戈說道:「可難了!我足足看了三遍,才將那些內容全部記住。」

蘇然:「???」

師妹,當個人行不。

一門至高心法,你才看三遍,居然就將其全部記下來了,你還想要怎樣?

來飄渺峰才幾天,別的沒學到,不當人……倒是學得有一手了。

嘴角微扯,蘇然說道:「這……很難嗎?」

從師妹的描述當中,他反正沒聽出太難的樣子。

「太難啦!」

小雞啄米般點頭,李妙戈伸出一根白皙的手指頭。

「那個基礎鍊氣法,我才看一遍,就全部記住了,這個我看了三遍呢!」

「咳咳!」

自覺的轉移話題,避免再受到刺激,蘇然趕緊說道:「師妹,現在有一項任務交給你。」

聞言,李妙戈頓時小臉一肅:「師兄請說!」

. 看着澹臺紅妝那迷人至極的容顏,嚴經緯陷入沉思,他和澹臺紅妝之間,是真的偶遇么?

明珠市這麼大。

為何那天晚上,他們偏偏巧遇在街角處?

雖然澹臺紅妝嘴上說和自己是偶遇,在自己報出名字的時候,才認出了自己,但是……嚴經緯心中依舊保持懷疑態度。

女人的嘴巴,是最不能信的!

就在嚴經緯盯着澹臺紅妝看的時候,澹臺紅妝彷彿從嚴經緯的歌聲中清醒了過來,重新睜開那雙動人的眼睛。

「完美!」

澹臺紅妝嘴裏吐出兩個字,有些意外的看着嚴經緯說道:「我以為,要讓你唱好幾遍,才能錄下完美的歌曲呢,誰知道一遍就過了!」

「你要我錄下這首歌幹什麼?」嚴經緯問道。

「聽啊?這首歌,你唱得最好!」

「呵呵,我錄歌曲給你聽,你得給我一些好處吧?」嚴經緯上下打量著澹臺紅妝,眼神之中故意透出意味深長的味道。

「你想要什麼好處?」澹臺紅妝眼神熠熠。

「咱們孤男寡女呆在一塊,我一個正常的男人,你覺得我想要什麼好處!」

「嚴經緯,你這是在玩火!」

澹臺紅妝的聲音冷了幾分。

「你大晚上邀請我來你住的地方,如果說玩火,也是你先玩!」嚴經緯走上前,一把抓住澹臺紅妝柔軟的小手,然後目光緊緊的盯着澹臺紅妝的雙眼。

澹臺紅妝揚起俏臉,和嚴經緯對視。

四目相對。

兩人就這麼看着彼此的眼睛。

都說,一個人無論怎麼說謊,但眼睛是無法騙人的,眼睛,是心靈的窗戶,直通內心深處。嚴經緯發現,澹臺紅妝的眼神之中和他那天晚上剛剛認識的妝妝一模一樣,眼神深處,沒有任何的變化。

澹臺紅妝,難道……

她真的沒有掩飾什麼,把最真誠的一面給了自己么?

嚴經緯鬆開澹臺紅妝,如果一個人的眼睛都能偽裝,那隻能說明這個人太可怕了!

「要不要參觀下我自己設計的這棟房子?」

看到嚴經緯鬆開,澹臺紅妝臉上露出笑意。

「行!」

嚴經緯點點頭。

在澹臺紅妝的帶領下,他跟着澹臺紅妝離開了二樓那間錄音棚房間。

澹臺紅妝的別墅設計很獨特,一樓全部都是公共區域,超大的客廳,中西餐廚房,以及配套的各種設施。至於二樓,有剛才他們進去的那個錄音棚房間,還有一個面積很大的健身房,裏面依舊配套各種健身設施,健身房旁邊,還有一個獨立的瑜伽房。

「這是誰的房間?」

參觀完健身房,瑜伽房后,嚴經緯在走廊樓梯位置看到一間房間,房門鎖著,澹臺紅妝沒有打開房門給嚴經緯參觀的意思,這讓嚴經緯有些好奇。

「這是我助手流流的房間!」

「流流?」

嚴經緯腦海中冒出一個漂亮的身影,流流,就是澹臺紅妝跟在澹臺紅妝身邊那個漂亮女人了吧!

「流流一個女孩子的房間,你就不適合參觀了!」

澹臺紅妝說着,指了指樓上,道:「上去看看吧。」

三樓?

嚴經緯跟着澹臺紅妝的腳步,走向三樓,看着澹臺紅妝妖嬈的背影,嚴經緯不知道為啥,有一種心跳加速的感覺。

這棟別墅只有三層樓。

一樓是公共區域,二樓是健身房瑜伽房和助手流流住的地方,至於三樓是幹什麼的,傻子都知道,肯定是澹臺紅妝住的地方,嚴經緯沒想到,澹臺紅妝竟然打算帶他參觀自己住的地方。

一上三樓。

映入嚴經緯眼帘的,就是一處開放式是書房。

書房佈局設計依舊是極簡風格,但是擺滿了琳琅滿目的書籍,在書房另外一面牆上,嚴經緯發現上面掛了幾幅字,一看到這幾幅字,嚴經緯的目光就被吸引住了。

這幾幅字,有一幅行書,一幅草書,一幅楷書。

無論是行書,草書,楷書,字面散發出來的味道,大氣磅礴,透出一股子鋒利。

這些字,是誰寫的?

難道是澹臺紅妝?她一個女人,能寫出如此大氣磅礴的書法么?

心中帶着疑惑,嚴經緯走近了幾步,他的眼睛看向落款處的位置,落款處寫着這幾幅字具體書寫的日期,還有書寫者的名字:妝妝!

看到妝妝二字,嚴經緯情不禁看向身邊的澹臺紅妝:「這 戴華斌看着絕望的赤王,以及白虎所發的漫天劍陣,皺了皺眉頭——殺死赤王?

不,這可不是他想要的。

現在他殺了赤王和瑞獸,亦或是放了它們,兩種情況估計都會引來獸神帝天。

他的身上讓人難以理解的地方太多了,比如說白虎與窮奇,就足以引來獸神的興趣!

原著玄老他們最後被帝天威脅和窺視的情節,戴華斌可不敢忘記!

到那時,自己的白虎虛影早就消散了,而憑自己又難以短時間逃出森林。

最後的結果極有可能被帝天逮到!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