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他是在秦樂文來到上京市不久,便被派遣過來保護秦樂文的。

暗六在紫金衛中有一個名頭叫做千面。

是因爲除了秦一之外,沒有人見過暗六的真面目,他暗殺的時候從來都是以別人的面孔殺死敵人,從未失手過。

不過秦一還是很快將此事報給了秦淵。

秦淵正在幫乳孃看賬本,聽到樂文的事情之後,眉頭一皺,隨後說道。

“繼續讓暗六暗中保護,不用驚動樂文。”

他自己的人,總該是要看護着幾分的好,娛樂圈魚龍混雜,也不知樂文習不習慣。

萬姑姑沒有說話,安靜的當一個裝飾品,只是她知道很多事情,也明白陛下的心思,隨着南晉之人來到此地越來越多,陛下自然是要看管幾分,人人身邊跟着暗衛,有保護之責,也有監督之責…… 「螻蟻、你不行,哪怕賜予你無上的神力又如何?你只能如莽夫般揮霍,不知其法。」

這種聲音太戲謔,帶着源自於內心最深處的蔑視。

「殺你夠了。」

林凡的回答簡單而有力。

他神情很凝重,在思索剛剛一戰的得失,的確如天之身所言,哪怕葯神賜予他無盡的神力,可不知如何去利用,那是另一種層次的力量,超越了人道極巔。

「這是我聽見過最冷的笑話,一粒微塵也想天海?一隻臭蟲也想屠天。」天之身搖頭,帶着譏誚的笑意。

一步向前,林凡出手,儘管已經身上的星辰鎧甲都已經殘破,但那又如何?

林凡此生與敵交戰,又何曾退過半步?

戰繼續!

這一次,林凡稍微取得些許戰果。

最主要源自於近身一戰,這讓林凡在最多程度上搬回了劣勢。

葯神在一旁仔細而認真的觀看着,當然,哪對眸子內全是林凡的身影,至於這在林凡面前各種高高在上的天之身;他沒有去多看一眼。

葯神不時的驚嘆,又不時的發出惋惜的聲音。

那些驚嘆,是驚嘆於林凡對時機的把握,惋惜,當然是在惋惜,林凡有相應的戰鬥經驗,但真實境界太低了,哪怕捕捉到了戰機也無用,不能有效的絕殺天之身。

其實上,若是同樣的戰機被他掌握,足以在一招之內扭轉所有的劣勢;甚至於直接平掉一天也不是不可能。

「我感覺差不多了。」

又有神影出現,這是一尊儒雅的男子,帶着淡笑。

葯神微微皺眉。

「他還差得遠,最起碼我們還需要給他拖住萬年時光。」雷神開口,很平靜。

「萬年……」葯神似嘆了聲,道:「那些逝去的快要回來了,那些輪迴的快要覺醒了……我們真的還有萬年時光嗎?征戰無數個紀元……我累了。」

雷神微微沉默。

葯神道:「他成長的的確夠快,懷想當年的你我也不過如此,甚至於對比他遭遇的危險等,我們生存的環境真的很平和,但還是不夠。」

「那條路……」雷神苦笑,道:「太苦。」

「可唯有那樣做,才能讓他以最快的速度成長起來,我們都等不了太久了。」

相比起雷神,葯神更加的果斷,眼眸內全是狠辣的光。

「好吧,隨你,但如果你真的那般做,未來你會很慘,最起碼這小傢伙要與你征戰多次。」雷神聳聳肩,且道:「當然,他還是我女婿呢,所以這件事我不插手,你自己安排。」

「讓你佔了個大便宜。」葯神嘆了聲。

雷神嘿嘿一笑,道:「誰讓你這傢伙沒有閨女?」

葯神重重冷哼。

雷神再次一笑:「我走了,這場戰……沒必要下去,能到這一步,已經足以震動古今,怕是那些從輪迴中爬出的老東西都會被驚掉一地眼球。」

「啊……」

突然;天之身怒吼。

他變化出的兩條灰褐色手臂被林凡單手夾住,另一隻手卻是鼓足了神力轟殺向前,竟然是轟爆了一團灰色的氣流,那金光爆綻的拳印從其胸口中殺出。

「馬德,什麼天,老子在打兒子!」

林凡怒嘯,他連續揮拳,剎那百十拳狠狠擊殺而出,讓匯成天之身的氣流爆開一塊又一塊。

「螻蟻!去死!」

天之身獰吼數道黑色的洪流被他從異時空牽引而來,化作天龍,震開了林凡鉗制的手臂,又狠狠的撞殺在林凡胸膛上。

林凡大口噴血跌退十萬丈,蹬碎了大片的長空,且,胸膛上的鎧甲頓時就爆成殘片了,空缺了一大塊。

但林凡在跌退的止步的那一瞬再次衝殺向前,手中誅天嗡鳴,以鎮神鍾開道向前轟殺。

「腐朽。」

冷冽的聲音如陰風吹過,一股詭異的道則向前襲來,本深寒而冷厲的誅天竟然於剎那之間暗淡,這驚悚了林凡,向前橫殺而去,以軀體當下那詭異道則,將誅天與鎮神鍾收回魂海中,並將之放進雷池內。

「螻蟻……你真的惹惱我了。」天之身再次化作那個威嚴而神聖的身影,他看着軀體上的無數凹陷與貫穿傷,那威嚴與神聖不見了,化作森然的殺意。

「差不多了。」雷神再次開口,道:「繼續下去,他不可能取得任何上風,不可能在得到任何優勢,差距太大,雲泥之別,神凡之距。」

葯神點了點頭,道:「但你我有大收穫,至少證明這小子可以走上那條路了。」

雷神瞳孔微縮,但沒有說什麼。

「是時候加劇某些進程。」葯神開口,並看向雷神:「我建議你們兩口子都出去玩一玩吧。」

雷神苦笑,依舊沒有說話。

「轟!」

林凡在發威。

當然,連續吃虧之後,他明白了,俗世中一戰,他的各種殺招,諸如一元、天雷界等,在天之身面前不夠看,如同虛設,簡單的『腐朽』兩字一出,真有化神奇為腐朽的偉力。

此時,他被壓着打,竟然是連還手之力都沒有。

「逆亂!亂天、亂地、亂乾坤!」

林凡滿腔殺意。

自從踏上修道路,何曾有過如此憋屈的一戰過?

誰知,這逆亂有奇效!

當打出時,天之身慘叫——「你怎會這種式?怎麼可能會這種招?就連葯神也是在第七世才能悟出啊……」

林凡皺眉不解。

當然他也就沒有看見在葯神身旁的雷神臉上的那一抹震撼以及一臉不可置信的葯神。

林凡只知道,逆亂有用,九式逆亂不間斷的橫擊而出,有奇效,讓天之身慘叫連連。

「可惜。」

葯神與雷神同時這般嘆息。

「若他有神境之力,這幾計足以滅此天。」葯神嘆了聲。

雷神點了點頭,道:「戰到這一步足夠了,該你出手,這件事很大,我本來不怎麼同意他提前走上那條路,但現在看來……」

葯神眼眸眯起,雷神消失了,下方的戰被葯神制止。

「你去吧,今日一戰回去好好體會,你將受益此生。」葯神看了一眼林凡。

頓時林凡就覺得,自己被一股無上的偉力排斥着,只是轉眼間,竟然就到了亡天澗外。 陳寧一家,收拾了一些東西,搬入宋家祖宅,暫住兩日。

翌日,正好是周末。

女兒宋清清,跟宋家裏的一幫孩子,在庭院裏打鬧嬉戲。

陳寧坐在庭院葡萄架下的藤椅上,手裏拿着本書,旁邊放着宋娉婷親手沏的茶水,望着女兒等一幫孩子玩樂,他嘴角微微上揚,露出一抹淺淺的笑意。

此時,宋娉婷端著一碟糕點過來,微笑的道:「陳寧,我跟媽親手做的桂花糕,你嘗嘗味道如何?」

陳寧隨手拿起一塊,嘗了一口,眉開眼笑:「味道很不錯。」

宋娉婷笑道:「你喜歡吃,以後有時間我經常給你做。」

陳寧拉着宋娉婷在身邊坐下,微笑的道:「得了吧,你這個寧大集團董事長兼總裁,平日忙得團團轉,哪有那麼多閑工夫給我做小吃呀!」

宋娉婷倒是認真的道:「寧大集團幾個新型癌症疫苗項目,最近都在關鍵時刻。」

「等著幾個項目成功研發,成功上市之後,我就慢慢退居幕後了。」

「畢竟,當一個好妻子,當一個好媽媽,才是我最大的願望。」

陳寧擁著妻子,望着遠處跟孩子們玩鬧的女兒,心中想:我何嘗不想回歸家庭?

不過,林欲靜而風不止。

自己在國外有那麼多仇敵,這些人都想着找機會報復他呢。

即便是在國內,想他死的人也不在少數。

譬如項家葉家等流。

想要放下權柄,完全回歸家庭,談何容易啊!

其次!

新任國主,對他極為器重,且委以重任。

他現在是華夏大都督,身系全國軍事防務重任,也不是說想要解甲歸田就可以解甲歸田的。

他擁著妻子,望着遠處和孩子們玩耍的女兒,輕聲的道:「我也希望,咱們能夠早點退休,回歸家庭,享受天倫之樂。」

宋娉婷跟丈夫,親密的依偎在一起,享受這難得的溫馨時光。

可是!

就在這時候,忽然聽到一聲轟隆的巨響。

宋家庭前大門,竟然直接被人踹飛了。

在一片驚呼聲中,一行人不緊不慢的從大門走進來。

為首一人,身材消瘦,面色蒼白,還帶着一抹病態的潮紅,那病懨懨的樣子,似乎隨時會掛掉。

正是病書生獨孤行。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