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們都走了,只剩自己來抗這面大旗,有些喘不過氣……

現在也就是看看自己引出來的「退役」節奏,逗逗悶子了……

此時,後面一隻非常好看的手越過了xiaohu的頭頂關掉了電腦,而蜷縮在椅子里的xiaohu也被嚇了一跳,直接失去平衡,整個躺在地上。

但是被嚇了一跳的xiaohu看著那張帶著該死笑意和帥氣的臉龐,只有心安! 在主力中鋒缺陣的情況下,籃網隊面對全力出擊的熱火隊頂了三節,只落後5分,這是一個不差的結果,考慮到史蒂文斯治下的籃網隊非常擅長第四節的決勝時刻,現場的球迷還是信心滿滿的。

然而,第四節的開場讓現場的球迷們失望了,斯波爾斯特拉將德文韋德留在了場上,帶領替補陣容與籃網隊周旋,這位本賽季做出犧牲,已經有些被看輕的巨星用自己本賽季迄今為止表現最好的3分鐘帶領熱火隊展開進攻,突破,中投,搶斷,快攻,甚至連最不擅長的三分都有命中,一個16:2的攻擊波后,分差被拉大到了19分!

比賽的大部分時間裏,史蒂文斯安排喬治,費爾南德斯,萊昂納德輪流對付韋德,詹姆斯這兩位巨星,效果只能說還行,但是,付出的精力也是巨大的。史蒂文斯安排科沃爾和費爾南德斯搭檔,頂上這幾分鐘,加上內線安排了坎比做護框用,然而,卻依然被韋德突成了篩子。

你不能怪科沃爾能力不行,畢竟,聯盟里有韋德這種單打能力的得分後衛屈指可數,對上大部分人,他都有一搏之力。更讓史蒂文斯嘆息的是老將坎比的表現,球隊的防守策略安排,整體是放投不放突,坎比的用處也就是護框,然而就這,他都沒做好!

相比較輸掉這一場比賽,更讓江銘亮憂心的就是坎比的融入。貝恩斯,萊特作為替補確實有些特點,但是這兩個人打首發,球隊在季後賽中實在是難以有所作為!

眼見敗局已定,史蒂文斯沒有固執的派上主力追分,還是多讓主力球員休息休息吧!

87:104,籃網隊輸的還真的有些慘。但是,又有誰能一直贏下去呢?

比賽的失利不影響江銘亮的心情,畢竟,作為體育行業的從業者,大部分比賽的輸贏已經看的很淡了。就是最強的公牛,一個賽季還要輸10場球呢,輸一場就鬱悶一場,怕是早就得抑鬱症了。通常情況下,江銘亮只有在球隊遭遇絕殺的時候稍微不爽一下,亦或者球隊被淘汰,結束這個賽季的那天,會有些遺憾。

作為東道主,他也帶領前來球館打卡的四人發出了邀請,請他們到家裏吃晚餐。

「因為時間有些晚了,而且這兒畢竟不是紐約,所以吃的會比較簡單,明天吧,明天有人陪你們去紐約轉轉,到時候會帶你們去好一點的餐廳。」江銘亮推開了自己家的門,引領幾個人一同走入。

豪華別墅,裝修精緻,四面大燈全開着,落地玻璃、金碧輝煌的天花吊燈,後面還有花園、泳池,一個個大燈照的四野通明……有錢人的生活,讓人羨煞!

「哇,真的是,要是在魔都。。。。。。」baby遐想道。

「我在魔都都沒買這種別墅。這兒房價便宜些罷了。」江銘亮吐槽道。

當然了,湯臣一品的房子也不比別墅便宜到哪去了!但是美國的房價確實便宜,加上江銘亮是真的有錢,所以整棟別墅看起來真的是高大上。甚至,很多江銘亮平時注意不到的點,在鄧朝,歐陽冪他們看來都值得羨慕。

「我不是炫耀,但是我想到了我小時候第一次意識到家裏條件還不錯的時候。」派餐車的服務人員將江銘亮點的菜肴擺放到外面草坪上的餐桌上,江銘亮對幾人說道。

「說說看,你是什麼時候意識到家裏這麼富裕的?」baby感興趣道。

「初中的時候,當時跟同學視頻,商量出去玩的計劃。然後同學跟我說,『你家好漂亮』,然後我回他,『這是我房間』。」

這逼裝得。。。。。。。

江銘亮嘴上說今天的晚餐比較撿漏,但是吃起來還真的是相當的地道。牛排很不錯,肉香味很誘人,賣相也是上佳,牛排淋著番茄汁配上嫩黃的雞蛋、碧綠的西蘭花和勁道爽口的意大利麵,色香味俱全。

幾人大快朵頤之時,忽然別墅的電子門緩緩拉開,一輛霸氣十足的梅賽德斯平治slk55amg開了進來。跟江銘亮一樣,霉霉也挺喜歡德系車的。

「嚯!」看着霉霉停好車裊裊的走來,江銘亮驚嘆了一聲,起身迎接了過去,只剩下四人紛紛互視間流露出笑意。

「這麼晚了,招待朋友?」霉霉也看到了一邊正朝着自己揮手的幾人,隨意給與了回應。

「嗯,他們一起到塞班做節目,然後來紐約轉轉,今天就招待他們一回。」江銘亮解釋道。

「OK~」霉霉自然而然的挽上了江銘亮的胳膊,跟他一起走了過去。

「啊~不用我介紹了吧?你們應該都認識的!」

后布蘭妮時代的歐美女歌手中,霉霉在華夏的知名度應當是能排進前三的。比不了以雷人裝扮閃耀全球的雷迪嘎嘎和北美不咋地,亞非拉人氣爆棚的艾薇兒,但要比阿黛爾,水果姐,甚至蕾哈娜要更加符合亞洲人的審美一些。而她早期的鄉村曲風也更容易受到華夏聽眾的青睞。

「當然認識了,藏得很深啊你!」鄧朝吐槽了一句,起身跟霉霉握手。

年紀最大,相對而言他也算最克制,相比較而言,彭宇晏和baby見到霉霉也跟其粉絲見到自己別無二致。

只是,霉霉在看見baby的衣服和飾品之後,臉色稍微有些異樣。

「我先進去換衣服!」霉霉對江銘亮說道,隨即湊上前去,在他臉頰上吻了一下,然後翩然走開。

目送霉霉進入屋子內,江銘亮不動聲色的提醒眾人,不該往外講的就當沒看見。對此,眾人當然是不會有什麼意見。

霉霉突然出現,多多少少有些影響到了大家聚餐的氛圍,尤其是歐陽冪,見到正主之後,臉色顯然是不太好看。心情不好,吃什麼都等同於嚼蠟,草草的結束之後,江銘亮安排車送四人回酒店,自己則回到了屋子裏。

沙發上,霉霉已經把江銘亮書架上的電子相框拿了出來充電,相框裏,有很多江銘亮以前的照片,一家三口的,江銘亮和母親的合照,江銘亮從小到大的照片,以及,江銘亮和前女友潘政如的照片。

其中,某一套圖集,潘政如的衣着打扮,跟今天的baby一模一樣。江銘亮只當是巧合,但是霉霉卻有些敏感。。 下午,王野按照計劃,和陳黎一起到了藥材大會的選拔現場。

和鑒寶大會比起來,藥材大會倒是顯得有些冷清。似乎大家更看重的,是鑒寶大會。

不過選拔賽還沒開始,王野就先看到了幾個不友好的面孔。

楊俊生和周天豪,還有袁宏明,也來參加這次藥材大會了。

「袁宏明經營醫館,楊家也有藥材生意,他們是藥材大會的熟人了。」陳黎也看到了他們,便在王野耳邊解釋一番。

「原來是這樣!不過袁宏明醫術淺薄,倒也不值得擔憂。」王野一臉淡定。

不論是比醫術,還是比武力,王野都不害怕他們。他們要是敢找茬,王野絕不會退縮。

「嗯,反正別理會他們就是。像他們這樣的,一旦招惹上,是很難纏的。」陳黎很清楚王野的實力,所以當然也不會擔憂什麼。

她也就是覺得,招惹上他們很麻煩而已。畢竟他們那些人,就跟無賴一樣。

但是陳黎和王野這樣想,並不代表就沒有麻煩了。

楊俊生三人一看到王野和陳黎,立刻就盯上了他們。

「表哥,他們竟然也來參加這次大會了。咱們一定要趁著這個機會,好好收拾他們。」周天豪一臉兇狠的模樣。

楊俊生看了王野一眼,目光之中透著不屑。

「一個小小的王野而已,弄死他,只是動動手指的事情。現在最重要的,是拿到藥材大會的冠軍。老子掌管的藥材業務,最近情況不是很好。要是再沒有點起色,老爺子會生氣的。」

楊俊生倒也不完全是個紈絝子弟,他的腦子裏,還是裝着家族事業的。和周天豪比起來,楊俊生確實要強上好幾個檔次。

「表哥,生意是生意,報仇是報仇,這不衝突啊!看我的,我先去給那小子一點顏色看看。」周天豪腦子裏想着的,只有復仇。

袁宏明也是對王野恨之入骨,便跟了過去。

「小子,你來這兒做什麼?換了身皮,就想入上流社會了?」周天豪走到王野面前,一臉高傲的嘲諷道。

「周天豪,你又想做什麼?這裏不是你搗亂的地方。」陳黎立馬瞪了周天豪一眼。

有人欺負王野,陳黎當然是第一個不同意的。

「搗亂?陳黎,你可搞清楚了,搗亂的人不是我,而是這小子!你看這小子,一臉窮酸樣,一看就是沒見過世面的,哪有資格參加這種級別的藥材大會啊?」周天豪目光落在陳黎的身上,立馬露出覬覦之色。

「藥材大會也不是你主辦的,你沒有資格說這些話!」

陳黎說着,也沒興趣跟周天豪爭論,拉着王野的手說道:「我們走。」

「等等。」

周天豪卻攔在了兩人面前,「誰允許你們走了?藥材大會雖然不是我主辦,可是誰都知道,雲城最有實力的藥材商,是楊家!我表哥楊俊生,可是這次藥材大會的裁判之一。」

楊俊生站在一旁本來不想摻和,但是聽到周天豪這麼說,不得已只能站了出來。

「閉嘴!」楊俊生一臉嚴肅的訓斥了周天豪一句。

周天豪頓時就懵了,這表哥不幫自己,竟然要幫王野?

「藥材大會,有能者,都可參加!要是濫竽充數的廢物,自然是會被淘汰的。」楊俊生接着說道。

聽了這話,周天豪明白了。楊俊生這是明著罵自己,但是暗裏卻是在羞辱王野啊!

這樣的做法,明顯是要高級很多。

「說得沒錯,要是濫竽充數的廢物,當然會被淘汰。」王野回應了一句,說這話的時候,他的目光落在了袁宏明的身上。

楊俊生以為王野是個濫竽充數的廢物,但他不知道,其實袁宏明才是。

袁宏明自然也知道王野是在針對自己,所以他當然是很不高興了。

於是立馬就怒視王野說道:「小子,你什麼意思?難道你把我當廢物?」

王野淡淡一笑,「我沒有這個意思,不過你要是這麼認為,那我也不反對。」

「小子,你找死?」袁宏明氣得兩眼發紅。

就在兩方衝突加劇的時候,另一道不同的聲音傳了過來。

「哎喲,什麼情況,這麼熱鬧啊?」

幾人朝着聲音發出的方向看去,竟然是譚龍。

這譚龍癱瘓了很久,終於是恢復了身體。所以現在是巴不得到處炫耀,展現自己。

周天豪一看到是譚龍,心中的怒火立馬燃燒起來。

譚龍打他的那一巴掌,他還沒報仇呢!

「譚龍,你怎麼在這兒?難道,你也來參加藥材大會?」周天豪仰仗着有楊俊生在,所以也不害怕譚龍。

「怎麼?不行嗎!我譚龍,也是有點醫術的。」譚龍一臉痞氣的說着。

「就你還會醫術?真是笑話!」周天豪不屑道。

譚龍不屑於和周天豪爭論,將目光移向了楊俊生。

「楊少,聽說這次藥材大會,你是裁判之一?就你這水平,能當裁判?」

楊俊生和譚龍對視了一眼,走到譚龍身邊,耳語道:「譚龍,你打我表弟的事兒,我還沒跟你算賬呢!別囂張。」

「有什麼話就說出來,不就是算賬嗎?隨時奉陪,怕什麼!大聲說出來!」譚龍直接高聲道。

楊家雖然有些實力,但是譚龍毫不畏懼。在譚龍的眼裏,楊俊生就是個普通的紈絝子弟而已。

譚龍這樣做,讓楊俊生有些難堪。

但是楊俊生竟然沒有生氣,而是沖着譚龍不屑一笑,隨後轉身離開了。

「表哥,你……」周天豪看到楊俊生轉身就走,很是疑惑。

但他也只能跟着楊俊生離開,不過離開之前,還對譚龍說道:「譚龍,你別猖狂,早晚你會知道錯的!」

面對周天豪的威脅,譚龍面不改色,絲毫不把他放在眼裏。

在譚龍看來,周天豪不過是楊俊生的一條狗而已。

「小神醫,就他們這幾個廢物,你不用在意,有我呢!」

譚龍隨後走到王野面前,拍著胸脯說道。

王野微微一笑,「客氣了,我只是個普通人而已,怎敢當神醫二字!」 溫栩栩:「……」

好一會,她站在這門口,聽到自己問了句:「你們剛才說的這件事,是從哪裡聽來的?怎麼樓下一點風聲都沒有?」

「啊?」這些人,頓時有點支支吾吾了,「是……是早上法務部的人打來電話找林助理,然後我們才聽說的。」

法務部?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