伸手之前能先說明一下嗎,這樣我很害怕啊。

跟個鬼一樣….湯慶在心裡嘆了口氣,然後發現自己右邊的衣服被人碰了碰,又一隻小手抓了上來。

我擦,幹嘛呢?抓就抓,伸兩隻手過來作甚?

湯慶懵了,無語道:「你這樣姿勢很怪啊。」

然後他拍了拍衣服的某個口袋,喊道:「橙子,出來值班一會電燈泡!」

「嗚!」

一個白色絨毛的大球忽然從湯慶身上里飛出,通體明亮,溫和的白光以它為源,瞬間照亮了這片空間。

「這是….剛剛那個,是你的寵物?」胡一航愣道。

牧長惜和安斯橙同時一怔,後者眼中泛起星星,驚喜的跑了過去,雙臂張開:「啊,好可愛,抱抱、抱抱!」

大魄羅有點害怕,往邊上一湊,結果因為太肥了根本跑不動,被安斯橙牢牢抱在懷裡rua。

安斯橙的雪顏在小傢伙身上蹭來蹭去,超級開心。

妹子對這種可愛的東西,基本是毫無抵抗力。

但是小傢伙似乎不太原因,一直把身體實際的往外拽,然而徒勞無功。

它瞪圓大眼睛,可憐巴巴的看著湯某人,卻看見他無奈的攤攤手,原地裝死。

湯慶心說她是大姐頭,她幹什麼我管不了,你撐一哈哈吧,只要我不是就一定會回來救你的。

魄羅懵了,然後四條小短腿瘋狂亂抖,剎那間掙脫了安斯橙的擁抱,急竄竄的跑回湯慶懷裡。

「可惡,跑什麼呀,再借我揉揉嘛。」安斯橙不滿道。

「方式不對,第一次見面就這樣,是個動物都會害怕好吧。」湯慶笑笑,繼續道:「橙子先放在你們這,等會找個安全點的地方下線吧,等明天起來再去探索工廠。」

「嗯,那你呢?」安斯橙聽出他的意思,似乎要走。

「我接了個委託,要去工廠里找個人…..嘖,感覺來的有點晚了。」湯慶無奈。

畢竟機械巨人強度還是有的,普通玩家遇到了根本就沒有活路,更別談一個戰力弱雞的npc。

一開始湯慶還對這個任務抱著點期待,但是現在想想….可能骨灰都被揚了吧。

但就算這樣,湯慶也得抓緊時間去看看,在他心裡,那個藝術家安全的優先順序自然比不上老胡他們,但還是有點份量。

「晚了就別去了,一起下線,明天再去吧。」安斯橙勸道,「再說了,夜裡你一人走,不帶這個小傢伙的話,太黑了什麼都看不見。」

「沒事,我就潛進去觀望觀望,而且工廠內部是有照明燈的,不算暗。」

「那,那….你自己小心點。」

安斯橙見勸不住他,也不多說什麼了。

牧長惜忽然道:「這樣,我陪你去吧,我還有戰力,能給你提供一些幫助。」

「不需要拒絕,我不在乎作息時間,何況你難得大度,不做點什麼,東西我也拿不踏實。」

「行。」

湯慶看了她一眼,有點無語。

什麼叫難得大度,不就賣你沙鷹的時候沒給多少子彈嗎?

子彈也很貴的好伐?!

接著,四人藉助魄羅的微弱照明,簡單掃蕩了一圈后,找到個還算乾淨的地方。

「不錯啊,感覺像是個書房。」湯慶打量著四周,牆體貼著深色壁紙,屋裡有辦工作和書架,深紅色的地毯鋪滿地板,踩上去軟綿綿的,隱隱有高雅寧靜的感覺。

除了灰多,這房子幾乎沒什麼缺點。

「嗯嗯,可以,就在這下線吧。」胡一航喜滋滋道,明顯是對這裡感覺不錯。

安斯橙摸摸鼻子,不置可否,但臉色不是太差。

對超級豪門的公主來說,這種房子和豬圈也許沒有太大區別,但是勉強還能接受。

兩人簡單的整了整背包,原地下線。

地圖上出現兩個三角樣的坐標,這是野外下線時玩家的身體替代物,如果在此期間收到攻擊,玩家本身也會收到傷害,最後甚至死亡,然後回復活點重生。

上線就在復活點,很難受。

湯慶當然不會讓這種事發生在兩人身上,他檢查了四周環境后,找幾個大型的物件堵死了房門,然後才離開。

….

出了寫字樓,牧長惜和湯慶一前一後的走著。

一會,她好奇道:「你是怎麼進來的?」

「嗯?」湯慶沒聽懂她的意思。

見狀,乞丐妹妹解釋道:「我們被堵在了寫字樓里,當時外面有怪物包圍,內部也全是怪物….後來我們突圍,才撐到你來的那一刻。」

「我是想問,你是怎麼突破外圍怪物包圍的?」

「額,說來話長啊。」湯慶笑笑,繼續道:「當時我看外面圍著的不全是怪物,還有一些玩家,你知道吧,這些人素質吊差的,就想渾水摸魚,等人被幹掉了,就進去摸點裝備。」

牧長惜點點頭。

「然後我去他們身邊跑了一圈。」湯慶嘴角扯起,笑得非常陰險。

他有聚怪功能。

牧長惜:「???」

她沒聽懂,但聽著意思,好像是他把怪物全引開了?還全引到了吃瓜群眾那邊?!

太壞了,真的太壞了….她噗嗤一聲,轉過頭去,肩膀不住的抖動。

沒辦法,蚌埠住了。

….

很快,兩人來到正門。

那是一扇廢舊的大鐵門,它鑲在圍牆裡,一根根鐵欄上是沉積太久的鐵鏽,都已經凝結成塊,在微弱燈光的照射下顯得無比斑駁。

「舊時代的技術真是不錯,LED太陽能燈過了這麼多年居然還能用。」湯慶咂舌,然後推了下鐵門。

這種看上去廢舊破敗的東西,按理說會發出吱呀一聲,然後螺絲被強行扳開,鐵門橫倒。

但是眼前這個不是,它紋絲不動。

湯慶愣了一下,發現一排文字顯現:

【破敗的鐵門】:耐久度3985/10000,強行破壞指標:力量150。

【備註】:廢的一批,畢竟是米國制的爛門。

湯慶:「….」

敢情這是俄國的工廠?

有可能哦,湯慶想到了伊娜絲夫人,那個看上去少女感十足的麥稈掌權人,似乎並沒有太多東方人的特徵。

其實她和安斯橙都是金髮,但安斯橙怎麼看都是華人,伊娜絲的五官就有點趨向西方人的面孔。

原來是這樣….怪不得我一直覺得安斯橙是最好看的黃頭髮妹妹,這並不是lsp本質的體現,而是骨子裡的審美讓我這麼覺得。

回過神來,湯慶說道:「翻不過去,有別的通道嗎?」

一邊,牧長惜指了指右邊,那裡圍牆塌了,正好漏出一個巨大的通道。

湯慶抽抽嘴角,一般人看到鐵門總會想著這裡是入口不是?

鬼知道旁邊圍牆塌了。

兩人從圍牆進入,剛剛鬆了口氣,就聽到了一聲無比驚恐的慘叫。

如被惡鬼纏身。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將斬月劍收回,葉瀟盤腿坐在紅炎晶血蟒巨大的頭顱上,當即準備施展起攝靈之術。

一堆篝火在紅炎晶血蟒的腦袋上升起,葉瀟望着火焰,口中默念起晦澀的法決,不過多時,火焰便轉為了幽幽的綠色。

「喚靈火燃……喚靈!」

葉瀟咬破手指,將鮮血抹在左目上,觀靈眼一開,他便可以看到紅炎晶血蟒屍身上的殘靈。

觀靈眼下,紅炎晶血蟒的身軀彷彿燃燒成了熊熊火焰,葉瀟坐在這團火焰中,看着一條寸許長的金色小蛇浴火而出,這便是紅炎晶血蟒身上的殘魂。

「你因我而死,可現在,又將因我而生……」

葉瀟輕聲呼喚著,他能夠感受到這金色小蛇心中的疑惑與迷茫,他需要引導着它走向自己的心中。

三團狐火從他的左目里跳出,在金色小蛇的面前,緩緩凝聚成了一隻雀兒的模樣。

「它曾經亦如你這般,孱弱,迷茫,孤獨,恐慌,可現在它重新煥發出了活力,綻放起了生機,以靈的形式重生,自死亡之中重獲新生,你……願意在我的心中獲得新生的機會么……」

葉瀟的聲音柔和,遲緩,他緩緩散開自己的心識,將自己心中的善意表達出來,陽熹的氣息被他引動而出。在初生的朝陽的輝光中,一隻火紅的雀兒展翅遨遊,靈意盎然,在金色小蛇的眼中燃燒出了希望的火光。

「跟我走吧,我將帶着你去歷經一段不一樣的旅途……」

葉瀟將手伸進了火堆中,幽綠的喚靈火在掌心躍動起伏,金色小蛇遲疑了一下,朝着葉瀟掌心游來,他的嘴角露出了一抹笑意。

「我會讓你,宛如那黎明的朝陽一般,永垂不落,光芒不朽……」

葉瀟大手一揮,從紅炎晶血蟒龐大的身軀上湧出一絲絲金色的能量匯聚在一起,在半空中融合成了一顆太陽,葉瀟將這顆太陽抓在手中,使得這太陽陡然間發出了綠光。

火紅的雀兒,金色的小蛇同時朝着太陽飛來,化作一道火光將太陽燃燒融化。三團狐火與紅炎晶血蟒的靈開始了融合,至於最終它們會變成什麼模樣,也是葉瀟心中頗為期待的。

太陽漸漸化作無盡光芒順着葉瀟的左目鑽入其陽熹之中,他的眼中露出些許疲憊之意,馴服紅炎晶血蟒這般實力的靈,實在耗費了他不菲的心神精力,不過好在,圓滿結束,面前的火堆,再次恢復為正常的色彩。

「它們會在陽熹之中汲取著初生朝陽的力量彼此交融,重獲新生……」

葉瀟從紅炎晶血蟒的腦袋上躍下,望着其身上已經黯淡無光的鱗片,輕聲嘆了一口氣,紅炎晶血蟒的靈已經被自己收服,這剩下的軀體,僅僅只是一具廢棄的軀殼而已,血肉骨骼的精華,因為靈的失去而消失不見。

他一指輕點在紅炎晶血蟒的身上,頓時其軀殼便化作一粒粒金色的光塵飛散,所留下的,唯有一具龐大的,靈性盡失的蒼白骸骨。

「爍陽石礦……」

葉瀟沉吟了一下,他穿過紅炎晶血蟒的顱骨,來到岩石邊,這表面閃爍著金光的山岩,正是爍陽石。

「此處有着岩漿暗河的存在,孕育出爍陽石也不奇怪,不過如今,卻是便宜了我……」

葉瀟嘴角微揚,他自然不會輕易放過這些價值不菲的爍陽石,即便用不到,拿來交換元金石幣也是極好的。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