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黃龍溪竟然直接要給蕭何兩千億!

這還了得!

有了這兩千億,哪裏還需要她女兒去巴結什麼蕭公子!

他們沈家,直接就可以一躍成為江海的頂級富豪!

「黃某說話算話,不過聽說,你要讓我恩人跟他老婆離婚?」黃龍溪又冷笑詢問!

「沒有,沒有……」宋藍芝趕緊矢口否認,並轉頭沖着沈溫婉的卧室大聲喊道:「溫婉,趕緊出來給蕭何泡茶!」

着筆中文網 私房菜館的營業時間一般都在下午和晚上,上午的客人並不多。

陳醫生考慮的很周到,定了一個包廂。

「這裡的烤羊排和椰子雞都做的不錯,嘗嘗?」

時繁星無所謂:「都可以,你定就好,不用點太多,我們幾個吃不了浪費。」

陳醫生叫來了服務生,就點了三個招牌菜,笑著說道:「我還以為……你怎麼著都曾經是封太太,不至於這麼勤儉節約。」

「勤儉節約是傳統美德,跟我是誰沒有關係。」

「也對。」

時繁星懷裡還抱著小辰,小傢伙再瘦,一個姿勢抱的久了胳膊也有點酸痛,她輕輕變換了一下姿勢,讓孩子在自己懷裡睡得更舒服一點,同時也終於解放了早就酸麻不已的左手,來回甩了甩。

陳醫生道:「還好嗎?」

「沒事,」趁著孩子睡著,時繁星抓緊時間問道:「陳醫生,您是這方面的專家,我想諮詢一下你,肝臟移植手術會有多大風險?」

陳醫生沉吟了一下,道:「以目前的醫學水平,手術難度並不算太大,最讓人擔憂的是排異反應。還有就是肝源的健康程度,比如捐贈者是否有過吸煙史,酗酒史,或者是過渡肥胖導致的脂肪肝等等。」

「吸煙的,也喝酒,肥胖倒是沒有。」

「不肥胖也不代表就沒有脂肪肝,這個還得做進一步化驗才能知道。」

時繁星低下頭,看了看懷裡的小姑娘,有些擔憂:「可是時間不夠了,除了這個捐贈者能匹配的上,我怕短時間內找不到其他捐贈者了。」

陳醫生點頭:「也對,這個時候就要分清楚輕重緩急了,還是先救命要緊。」

「那術后的護理……」

叩叩叩——

包廂的門被敲響了,外面的服務生力氣有點大,動靜不小,時繁星懷裡的小辰悠悠轉醒。

時繁星沖陳醫生搖了搖頭,示意他先不要說了。

這個大個手術,她怕孩子心理上先承受不住。

服務生把烤羊排的碳爐放好,然後是一整塊油滋滋的羊排,已經刷好了厚厚的一層醬料,光是看著都讓人食指大動。

「先生,太太,這是用來切割羊肉的刀,十分鋒利,你們帶著孩子呢,還是小心些。」

太太?

時繁星蹙眉剛要解釋,就聽到懷裡的小姑娘一字一頓地說道:「他們不是先生太太,這是我媽媽,那個人我不認識。」

服務生當即有些尷尬:「啊……對不起對不起,是我弄錯了。」

小辰噘著嘴,小眼神像是小刀一樣的往陳醫生那邊飄:「我媽媽只能跟爸爸在一起,我們才是一家人。」

「不好意思啊小朋友,是姐姐認錯了……」

「沒事,」時繁星接過話來,輕輕捏了捏小辰的手輕輕搖了搖頭,然後笑著對服務生說:「這裡我們自己可以,謝謝你的提醒。」

服務生點了點頭,「那你們慢用,我先出去了。」

看著包廂的門緩緩關上,小辰輕輕搖了搖她的胳膊:「媽媽。」

「嗯?」

「爸爸今天會來接我們嗎?」

「爸爸很忙的。」

「又要去拯救人類打壞人了嗎?」

「……他有他的責任和使命呀,一會兒我們打車回去也是一樣的。」

小辰跟圓月不一樣。 但是沒跑幾步,魔女突然感覺胸腔內劇痛傳來。

「啊,胸口好痛。我胸口好痛啊。」

然後,她又一屁股坐到了地上,雙手捂著沉甸甸的巨峰巒。

羽塵頭也不回,繼續前行。

白鶴仙姬哀求說:「公子,別拋下我,我真的很痛啊。沒騙你。」

羽塵見她叫得如此凄慘,這才回頭查看她得情況。

雖然沒了靈氣,但羽塵的一雙眼睛還是可以看病的。

他掃了一眼。

果然,白鶴仙姬胸腔內積血甚多,內臟都腫脹、畸形了。

這是嚴重內傷,看來是被炸到了。

羽塵坐下來,伸手在她胸口輕輕按壓了一下。

白鶴仙姬疼得嘴直咧。

「怎麼樣,公子,我的傷嚴重嗎?」

「我先看看。」

羽塵醫術全開,替她做了個全身檢查。

很快,他眉頭緊鎖。

白鶴仙姬有些緊張得問:「怎麼樣?」

羽塵實話實說:「很嚴重,處理不好的話,估計就剩幾天的命了。」

「那可怎麼辦啊?」白鶴仙姬哭喪著臉,她可不想變成屍姬啊。

羽塵:「我都說了,要是處理不好的情況下,你才會死。」

說著,羽塵從懷裡取出一顆四品培元丹:「好了,現在問題來了。這顆救命用的培元丹,能不能換你的口中的秘密呢?誰能告訴這虛界的秘密。這四品培元丹就歸她的了。」

白鶴仙姬這下被羽塵制的服服帖帖,一點脾氣都沒有。

「好嘛好嘛,我把秘密告訴你還不行嘛。」

說著,她伸手要取羽塵手裡的培元丹。

培元丹里有充足的靈氣,能讓她傷勢緩解,但卻又不至於讓這魔女恢復到全盛形態,對自己不利。

這方面羽塵控制得恰到好處。

見白鶴仙姬要拿丹藥治療傷勢,羽塵手往裡一縮

「呵呵,不急。先說秘密,再吃藥。」

白鶴仙姬白他一眼,心裡咕噥了一句

「奸商。」

但她沒辦法,只能老老實實的將這虛界的秘密告訴羽塵。

這類世界名為虛界,是被神魔拋棄了的虛無世界。

虛界的特點就是沒有一絲靈氣,這裡環境比魔界還要惡劣,因為沒有靈氣孕育,萬物無法生長。

至於為什麼會有這樣的世界,白鶴仙姬是這麼和羽塵說的。

「因為這個世界的靈脈被你們崇拜的神仙給採伐空了,因為手段過於惡劣,其靈氣稀薄程度,不僅僅只是末法時代能形容。凡人甚至連下一代都無法孕育。後來神仙的惡行引來凡人的反抗,於是他們使用了七日滅世的巨神兵,把這個小世界變成了虛界,也就是你看到的那種。如無意外,你們的世界很快也要變成虛界了。」

對於白鶴仙姬的一番激烈批判言辭,羽塵半信半疑。

就算採伐靈礦,也不需要弄到別人斷子絕孫的地步吧。

一般來說,弄個末法時代,神仙們也差不多該結束採伐靈脈了。

而再採伐下去,也沒什麼油水,反而給自己惹下極大的惡因,種下極大的惡果。

神仙雖然視凡人為螻蟻,但還是很重視因果的。

把一整個小世界變成這副虛無的模樣,就算是大羅金仙也受不住這樣的因果呀。

不過,正如白鶴仙姬說的。

天界創造了七日滅世的巨神兵,這也是事實。

然而白鶴仙姬也是個擅長說謊的魔女。

她的話,真的只能信一半。

至於真相到底如何,還有待觀察。

白鶴仙姬:「好了,現在我把事情都告訴你了,你總該給我治傷了吧。」

「給你。」羽塵將丹藥給了她,自己也服食了一顆丹藥,補充自己體內的靈力。

不過,一顆丹藥吃下后,雖然暫時補充了靈力,但卻補充進來的靈力卻揮發得極快。

白鶴仙姬只能立刻運轉魔功,在丹藥內的靈力揮發乾凈前,用盡全力修復體內傷勢。

同時,她焦急得求羽塵說:「公子,你幫幫我。」

羽塵既然答應了她,也就好人做到底。

脫掉了她的袍子和衣衫,美背顯出,然後一直手貼在她的雪白的背部,將剛剛從丹藥里得到的靈力緩緩輸送入白鶴仙姬的體內,為她療傷。

當羽塵一隻滾燙的手掌貼在她的背上時,白鶴仙姬全身不禁一抖。內心突然狂跳不止,任由他施為。

雖然她時常施展媚功,但也從來沒有過這樣觸電的感覺。

但她也有著一絲絲的好奇,羽塵究竟要怎麼替自己治療?

呼!

羽塵將靈力輸入后,然後隨手從醫療包中,取出了幾百根銀針,手速極快,扎在了她全身幾百個穴道上。

「哎喲,不要,疼。」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