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蘇北這段時間閉關潛修,學校也在篩選著交流賽成員。

蘇北這個隊長是沒有爭議的。

而其他成員很快也確定下來。

主戰隊:蘇北、韓旭、李然、方文翔和張振光。

韓旭11月份任務賺的僅次於蘇北,也有上千萬。

強大壓力下韓旭甚至選擇兌換能源石,加速修鍊,此時也淬鍊了112塊骨骼,邁入二品高段。

剩下三人,也靠著11月份賺的錢突破了二品中段。

京武備戰隊的五人也給選出。

魏樹傑、龍濤、劉浩明、張一川和楊帥。

除了魏樹傑二品初段,其他四人都是一品巔峰。

龍濤本來有希望突破二品的,只是之前受傷讓他在床上躺了大半個月,耽誤了太多的時間。

不過也沒多少區別,這次備戰隊,很可能就是一個形式,去走個過場。

突破二品后,氣血、實力的差距更大。

主戰隊里任何一人,都有能力打穿備戰隊。

1月9日,京武在蘇展帶隊下到達魔武。

看著前面迎接的魔武導師,蘇北好奇問道。

「導師,你和唐獅子誰強?」

吳明是京武明面上的六品第一,唐峰也是魔武明面上的第一。

這兩個也不知道誰強啊。

吳明沉默片刻,又看向錢嶸。

「唐峰還沒有精血合一,比武,我更強。

但若是生死戰,不好說。

別看我用刀,他用拳,年輕時瘋起來他比我瘋!

他身上的恐怖血氣,足矣抵消我精神力方面的優勢。

不過六品,若說誰更強,你不該問問旁邊這人么?」

錢嶸原本正在自娛自樂呢,突然話題扯到自己身上。

「關我什麼事,我還沒精血合一,氣血都沒有達到極限。

我就是一個普通的小小六品好不好。」

吳明死死盯著錢嶸,對方面色卻始終不改。

「普通么?也許吧!」

吳明一直看不透錢嶸。

外人傳言錢嶸突破六品巔峰不久,實力沒有多強。

至於精神力具現,除了白校長,也沒有別人知道。

可他卻隱約在錢嶸身上,感受到很大的威脅。

每次下地窟,錢嶸手上必有地窟六品鮮血。

卻從未有人能夠逼出他真實戰力。

不過現在也不重要了,一年左右他就能突破宗師。

六品強弱,他也並不在意了。

前方,兩位宗師交談完畢,京武眾人也入住魔武旁邊的賓館。

蘇北原本還想看看,方平現在實力如何。

卻被告知方平有事外出了。

罷了,明天就該知道,方平什麼實力了。

1月10日,陽光明媚。

整個魔武徹底熱鬧起來。

中央政府、三部四府的高官,商界一位位大佬,還有交流賽成員的親友團。

原本冷清的魔武大門,此刻陸續有人進入。

各大電視台、網路新媒體早已開啟直播。

這是武者這個神秘的群體,第一次展現在普通人面前。

七八分鐘后,在魔武的疏導,眾人紛紛湧入魔武體育館。

這時,教育部一位張姓副部長,走上台,簡單宣布了一條條紀律規則。

緊接著,直接宣布:

「第一屆全國新生交流賽,正式開幕!」

後台,蘇北好奇望著台上說話那人。

教育部副部長張北浩,八品金身強者。

「台上那位姓張,和張部長有什麼關係?」

吳明淡淡說道:「能有什麼關係,只是同姓罷了。」

「不會是私生子吧?」

這話一出,吳明瞬間呆住了。

小子,你是不是飄了,你以為聲音小點宗師就聽不到了么?

尤其是教育部的宗師。

台上,張北浩餘光撇了眼蘇北。

很好,我記住你了!

我多大度,宗師肚裡能撐船,豈能和你一個二品計較。

放心,我會把這話原封不動傳給部長。

想來他九品大宗師的胸懷,更不會和你計較吧。

嗯,一定不會。

如果計較了,那一定是你的錯。

魔武黃景此刻也是笑著說道:「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不過對宗師還是應該有一定尊重的。

蘇院長,這應該是你孫子吧。」

蘇展點點頭,驕傲說道:「這小子確實有點飄了。

自從上次見過幾位魔武新生后,殺了個三品,有些自大了。

回去我一定好好訓一訓。」

黃景有些語塞,片刻后淡淡說道:「戰力強很好,但下三品,更多的還是得看修鍊速度。

你要明白,士別三日,當刮目相待!」

蘇展點點頭。

「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這次在他眼中,最大的對手還是魔武。

就看看,能給黃景這麼大信心的魔武,有什麼表現吧!

ps:太感謝各位支持了,成績越來越好,現在每天增加的推薦票已經兩百多塊三百了。還有打賞,也是越來越多。

12點還有一章,這兩天的打賞,會在那時一起感謝! 晚上,宋顯來了。

為了安全起見,她沒有把兩個孩子帶過來。

江南曦不放心:「你不會把兩個孩子,留家裏了吧?」

如果只是江小狼一個人,她倒不擔心,但是多一個許喬喬,她就不放心了。

宋顯說道:「沒有,我把他們送我爸媽那裏去了。他們早就盼著要抱孫子呢,就讓他們稀罕一下吧。」

江南曦扶額,真是愧對兩個老人家。

宋顯問:「喬伊人呢?」

恰好喬伊從卧室走出來,她睡了一覺,精神明顯好多了。

但是她的狀態並不好,頭髮亂糟糟的,身上的衣服也皺巴巴的。

她看到宋顯,說道:「你來的正好,你和南曦去我家,幫我收拾下行李吧,我明天去唐城。」

江南曦擔憂道:「你可以嗎?」

喬伊說道:「我沒事。本來我只想明天去一天,參加個開機儀式,就回來。現在,我改主意了,我要在劇組多住幾天,真實體驗下拍戲,這對我以後寫作,很有幫助。」

江南曦蹙眉:「你這是在逃避!」

喬伊望着她,眼圈有些發紅:「我能怎麼辦?我不想離婚,可是我也接受不了事實。我容忍不了他背叛我,所以,我要冷靜一下!」

宋顯說道:「其實,我早知道!」

「什麼?」江南曦和喬伊異口同聲。

宋顯說:「其實不是我發現的,是小狼。就是之前,江雲深誣陷南曦,氣暈江董事長那次,小狼控制了媒體,然後就發現了許文昌的秘密。他不知道怎麼辦,就把這件事告訴了我。

這些天我也沒閑着,一直在調查取證。我現在已經有足夠的證據……」

「不要說了!」

喬伊突然有些失控地大喊。

她做人是有多失敗,一個孩子都能發現的事,她竟然一點察覺都沒有。如果不是今天恰好在商廈遇到,也許許文昌就和孫思悅分手了,兩個人當什麼事都沒發生一樣!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