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趙高手中把玩著小鐵盒,腳下步履匆匆,趕往農會,將嬴政的命令傳達到位。

他盡量不去想這樣的命令背後有什麼深意,也不願意去思考。

在王宮之中,死的最快的人就是特別聰明,愛思考,愛為主上們考慮的人。

命令傳下去之後,農會的丈夫們便即去府庫之中,著了新式鐵甲,操了新式的戈,按著舊時王翦訓練時候的分組,自覺地分成了十個屯,前往絞殺咸陽周邊的龍。

一般的集結進軍,是需要首先考慮薪資、裝備、糧食的。

即便是秦王徵兵對外作戰,也需要先把糧食拉出來給大夥吃個飽,不吃飽大家都不幹活的。

不過農會的這群丈夫是完全不需要考慮這些。

他們在農會之中是自有編製的。

當初王翦訓練士兵的時候,就為所有的丈夫都遍了隊列,平時訓練的只有一千三百人,在接受訓練的丈夫,稱為在編,每天可以吃肉,一天五餐,待遇與旁人不同。

其餘不參與訓練的,則就是和其他人一樣,一天兩餐。

如今王翦帶走了他訓練最多的一千人去參與戰爭,而專門為在編丈夫準備的待遇也就隨即取消。

如今秦王政命令農會之中抽調出五百人丈夫參與任務,便是給了五百名在編的名額。

一應待遇,農會之中早有定製,也就不需要臨時制定,一切有條不紊地展開,農會的丈夫們從接到命令,徵集人手,篩選,編隊,到去領取武器裝備,出城執行任務,只用了三個半時辰的時間。

趙高跟着他們,一齊來到渭水支流時候,內心還是滿滿的恍惚詫異。

實在太快了!

農會的這群人……平時看着憨批兮兮的,一個個都很乖順的樣子,怎麼會有這麼快的速度呢?

趙高想不通。

他看着兩個丈夫穿着鋼製甲胄,腰上綁了繩子,下到河中,在河裏慢慢行走,不遠處,六名丈夫正拉着繩子,其餘人或者手持弩機,或者握持形制特殊的鐵戈,一個個看不出什麼緊張感,有些甚至有說有笑,在討論今晚有肉吃了的事情。

這群人……還是和以前一樣嘛!

趙高掩抑胸中疑惑,驚訝地看着水面泛起微微的漣漪。

一隻龍,綴在一名丈夫身後。

這名丈夫正東張西望,似乎全無察覺。

拉着他身上的繩子的六名丈夫注意到了這一幕,於是他們稍微用了些力氣,將手中的繩子拉直,讓河中的那名丈夫有了警惕。

那名丈夫於是忽然開始向河岸上走。

他身後的龍見到這個情況,於是被驚動了,立刻猛地竄了上來,一口咬在丈夫的腿上。

「嘣」利齒咬在鐵甲上。

牙齒並沒有能夠完全穿透鐵甲。

因為這龍的體型不算太大,它的咬合力並不足以支撐它嚼開丈夫身上的這層鐵甲。

吃疼之下,龍想要退走。

但丈夫平白地受了它一口咬擊,也抓住了機會,高高舉起手中鐵戈,猛力向下劈。

戈牙的尖刃反射陽光,一日兩餐的飽飯養出來的身強體壯的丈夫全力一擊,刃牙如穿透縞布,刺破這條龍身上的甲皮。

鮮血染紅一小塊河水。

龍,沒有死。

它吃了疼,猛烈的掙紮起來。

丈夫的力氣還不足以壓制住這樣一頭垂死掙扎的野獸,於是他拉着戈桿,想要把龍往岸上帶。

而龍雖然並不清楚丈夫的打算,但它的求生本能卻教它拚命向著丈夫相反的方向遊動。

丈夫身後,繩子被拉直了。

拉着繩子的六名丈夫一齊發了力。

於是龍掙扎著被帶上了岸。

幾名持弩的丈夫齊齊觸發弩機。

一陣箭雨下去,龍再不動了。

趙高咽了一口口水。

這群人……

這種看似平常的配合,比起趙高認知裏面那些兵士,根本不一樣的!

農會的這些人,他們簡直就是天生的戰士!

他們之間的相互配合,是幾乎融入骨子裏的默契。

不,不能說是默契,因為他們很多是互相不認識的人。

然而他們沒有在一起經受過訓練,為什麼能夠有如此的默契配合?

趙高不解著.

在他的不解之中,農會的丈夫們將獵上來的龍解開了。

龍皮可以制一身盔甲,龍肉可以拿回去給農會裏的孩子們開開葷,解解饞,牙齒可以製作……

龍渾身都是寶!

一條龍進入了人的世界了。

之後是一條又一條。

人們在歡呼聲中重複著認識新朋友的過程了。

喜歡革秦請大家收藏:()革秦27KK更新速度最快。 瀑上鎮,日落之月,10日,陰。

陰沉的天空,烏雲密布,寒風陣陣,一面面沾染血跡的大旗獵獵作響,站在瀑上鎮城牆上的所有人,神色凝重地望著遠方開闊地帶密密麻麻的身影。

「嘩啦啦!嘩啦啦!嘩啦啦!」

城牆下方連通翡翠河的護城河內,匯聚了一大批面目猙獰的凶暴魚。它們彷彿是一群嗅到了血腥兒的猙獰野獸,紛紛浮出水面,焦躁不安地在水中游來游去,濺起無數洶湧的浪花。

通往瀑上鎮的開闊地帶,大地精軍隊驅趕著運載攻城器械的牛馬與奴隸,駕馭著訓練有素的座狼,吟唱著古老的大地精戰歌:

他們在我們的盾前崩壞,他們在我們的刀下躺倒!

他們的家園由我們征服,他們的後世為我們奴役。

修羅場!修羅場!

勝利屬於我們!

大地上回蕩著成百上千戰靴的迴響,黑壓壓的軍隊整齊地向著瀑上鎮的方向行駛。

「嗚嗚嗚……」

昂揚的戰角被吹響,瀑上鎮的城牆下方,一排排軍容整齊的大地精軍隊驅趕著奴隸出現在城牆上所有人的視線內。

「噗嗤!」

這時,一名全身包裹著深黑色重甲,塗抹深紅色條紋的大地精軍團長,揮動手中鋒利的巨斧,瞬間劈死一隻早就被捆綁好的豺狼人,洶湧的鮮血濺出五六米遠。

隨後大地精軍團長踏上15米高的攻城塔,呼嘯的寒風中,猩紅披風被颳得獵獵作響,只見他揚起手中鮮血淋淋的斬首利斧,在「擴音術」的加持下,對著瀑上鎮城牆上所有人咆哮道:

「瀑上鎮的兩腳螞蟻們聽好了,在偉大的地精守護神,至高無上的大酋長,無可匹敵的戰爭領主,大能者馬格魯比耶的注視下,赫魯克大地精的戰旗將永遠插在你們城牆的最高處,滲血的斬首利斧將會為你們每個人帶來靈魂最深處的痛苦與哀嚎,勝利將永遠屬於赫魯克大地精!」

「為了大能者的榮耀!」大地精軍團長嘶聲力歇的咆哮一聲。

「為了大能者的榮耀!」呼喊聲迅速擴散,從軍容整齊的大地精戰士最前排,一直到最後一排,一千多名大地精戰士的聲音加入到大地精軍團長的呼喊中。

所有的大地精都沸騰了。

瘋狂的呼喊聲持續中,在大地精軍團長手中舉向高空的斬首利斧劈下去的剎那,聲音一下子停止了,所有大地精的目光全部集中到攻城塔的軍團長身上。

「祭旗!」大地精軍團長再次咆哮一聲。

「嗚嗚嗚……」

激昂的戰角被再次吹響,一群混合著豺狼人、蜥蜴人、食人魔以及狗頭人的俘虜被裝備精良的大地精戰士押出來,整齊地排成一排,站在軍隊的最前方。

伴隨著斬首利斧的『咔嚓』聲響,一道高過一道,所有凄厲哀嚎的俘虜全部被放倒在血泊之中,殷紅的鮮血匯聚成一道道溪流駛向瀑上鎮的方向。

濃郁的血腥味兒在寒風的裹挾下瀰漫,護城河中的凶暴魚們紛紛張開猙獰的大嘴,一雙雙閃爍著猩紅之光的瞳孔貪婪地注視著一切獵物。

「為了大能者的榮耀!」大地精戰士們再次沸騰了,瘋狂的吶喊響徹天地。

當大地精軍團長手中斬首利斧再次舉向陰沉的天空時,聲音一下子又停止了,所有大地精的目光再次全部集中到攻城塔的軍團長身上。

「雲梯車衝鋒!」

七座帶著輪子,配備防盾、絞車、抓鉤等器具的雲梯車被一群食人魔奴隸推出來,向著瀑上鎮的城門方向發動衝鋒。

「所有奴隸衝鋒!」

地精、熊地精、豺狼人、食人魔、巨魔、蜥蜴人等等密密麻麻的俘虜們在大地精的驅趕下,拚命地攀爬著雲梯車,向著瀑上鎮的城牆靠攏。

「攻城塔!弓箭手!強弩手!掩護!」

大地精軍隊的後方,一排排軍容整齊的大地精弓箭手,一排一排有序地向前移動,大地精強弩手們紛紛爬上15米高的攻城塔,在眾多俘虜的推動下,向前行駛。

「彈射投石車!重型投石車!準備!」

一架架早已組裝好的投石車被推到攻擊射程內,一群群大地精戰士正在忙碌著裝填和瞄準工作。

……

瀑上鎮的城牆上。

早已嚴陣以待的軍隊紛紛從城牆上探出閃爍著寒光的利刃,阻擊一切來犯之敵。

下城區的兩位首領卡洛斯與托爾維均面色沉重地望著即將接近攻擊範圍的敵人。

一條條指令被頻頻下達:

「列陣!阻擊!」

大批裝備精良的戰士躲在城牆的掩體處,嚴陣以待,陣陣『咔嚓咔嚓』的聲響,密密麻麻的強攻硬弩準備就緒。

「弩炮!準備!」

十幾架重型十字弩被一群戰士推出來,迅速準備著裝填、瞄準、發射的工作。

「弔掛大鍋!準備!」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