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如果他遭遇不測,名下的財產在十五年後才能夠按照法定繼承份額來分配。

所以,至今那筆巨額財產滾雪球一樣的日益增多。

“你想拿走?”

靳紹棠很擔心,那筆資產不是個小數目,尤其是那些錦泰集團的股票,份額不輕。 白芨尷尬的“呵呵”笑了兩聲,然後不自在的指了指窗外,“今天天氣不錯啊。”

白芨,你在說什麼啊?她在心裏懊惱的罵着自己,臉上卻掛着明眼人都可以看出來的僵笑。

她前後的話根本不在一個點上,知道她這是在掩飾自己剛剛不小心暴露的小情緒。他輕輕咳了聲,忍下想笑出聲的衝動,可那不受控制上揚的脣角泄露了他的真實情緒。

他淡定的轉頭看向窗外,外面的天空,一碧如洗,他神情認真的點了點頭,“嗯,天氣確實不錯。”

白芨很感謝他給自己一個臺階下。

而這時,只聽他繼續說:“既然天氣不錯,那陪我出去走走吧。”

“哈?”白芨皺起眉。

雲璽恩看着她,那雙深邃如深潭的黑眸此時閃爍着如星光般的光芒,他說:“我們來約會吧。”

……

徐琪琪悠悠醒來,看到熟悉的天花板,她皺起眉,感覺到頭就像是被人狠狠踢了一腳一樣,疼得她想哭爹喊娘的。

她眨了眨有些發澀的眼睛,擡起手揉揉不斷抽痛的太陽穴。

待疼意減輕了些,她動了動身體,卻發現身體也莫名其妙的痠疼着。

意識漸漸清明的她,才後知後覺的察覺到不對勁。

她猛的掀開身上的被子,瞳孔一緊,臥槽!竟然什麼都沒有穿。

爲民無悔 而且……請問橫在她腰上的手是誰的?

昨晚的記憶盡數在她腦中炸開,她和小白到舞池跳舞,有幾個男人圍住了她們,然後……然後……

她忘了。

臥槽!該不會她被其中一個男人帶出來過夜了吧?

一想到自己守了這麼多年的清白竟斷送在一個陌生男人身上,頓時心底涌上了深深的悲涼。

緊接着是怒意,顧不上頭疼,她一個翻身,把被子都裹在自己身上,然後動作迅速的站了起來,一手抓着裹住自己的被子,一手拎起牀頭櫃上的檯燈看也不看就往牀上的男人扔去。

“怎麼了嗎?”被她吵醒的徐長卿,睜開惺忪的雙眼,看到向自己飛來的檯燈,原本還迷濛的雙眼瞬間就清明了,趕忙往旁邊一滾,堪堪的躲開了那個檯燈。

顧不上沒穿衣服,他慌張的翻身下牀,看向牀另一側的女人,語氣着急的問:“琪琪,你怎麼了?”

徐琪琪見檯燈沒扔到他,又掄起牀頭櫃上的一個茶杯,就要朝他扔去,視線一不小心落在他身下的昂揚,嚇得杯子一扔,捂着雙眼驚聲尖叫:“啊!”

她的聲音太過尖銳,徐長卿不適的皺起眉,隨後他低頭一看,眉梢輕揚,他淡定的撿起地上的褲子隨意的套上,然後繞過牀來到她的身前,雙手抓着她的肩頭,沉聲道:“琪琪,看看我是誰。”

熟悉沉穩的聲音。

徐琪琪放下捂住雙眼的手,緩緩擡起頭,一張熟悉的俊臉落入了她的眼中,她怔怔的開口問道:“你是徐長卿?”

聽到她問這麼傻氣的問題,徐長卿忍俊不禁的點頭,“嗯,是我。”

“你是徐長卿!”

與剛剛不同的是,這是一個肯定句,而且尾音微微揚起。

隨後徐琪琪像是瘋了一樣,掄起拳頭捶打他,嘴裏罵着:“壞蛋!你是壞蛋!”

徐琪琪把剛纔所受的驚嚇都化成了怒意發泄在他的身上,都怪他,如果不是他,她怎麼會誤會自己被一個陌生男人睡了呢?

怪他,就該怪他!

她打的勁有點大,一拳又一拳的落在自己身上,還是疼的。

可她正氣頭上,也懂得她爲什麼情緒反應這麼大,所以徐長卿任由她發泄着。

等感覺到她的勁越來越輕了,他才握住她的手,把她拉進自己懷裏,輕撫着她的背,柔聲安撫她:“我在,沒事了。”

屬於他的清洌沉穩的氣息撲鼻而入,劃過她的心間,安撫了她狂躁的心。

獵色花都 她漸漸地平靜了下來,臉頰貼在他的胸口,耳畔是他沉穩有規律的心跳聲。

還好。

是他。

不過……怎麼觸感怪怪的?她摸了幾下,垂眸,映入眼簾的是……

裸露的肌膚!

“啊!”她驚呼一聲,然後推開他,往後退了一步,指着他,聲音發顫的質問:“你……你……怎麼……不穿衣服啊?”

殯葬學的那些詭異事 徐長卿眸光深深地凝視着她,脣角勾起一抹魅惑的笑容,“你不也沒穿嗎?”

徐琪琪聞言,低頭,隨後又是一聲尖叫。

徐長卿擡手輕捂着耳朵,皺起眉,她要是再尖叫幾次,他的耳朵恐怕會聾了吧。

徐琪琪手忙腳亂的撿起掉落在地上的薄被,胡亂的裹住自己,然後衝着徐長卿罵道:“流氓!”

流氓?!徐長卿揚眉,“琪琪,你這話可說得不對哦,應該你是流氓才對。”

“你就是流氓!”徐琪琪忿忿的瞪着他。

徐長卿但笑不語,擡腳慢慢靠近她,徐琪琪見狀,邊往後退,邊顫着聲音問道:“你要幹什麼?”

直至她的腿抵到了牀頭櫃,一個措手不及,她一屁股坐在了牀頭櫃上。

而他來到了面前,居高臨下的睥睨着她,那眼神幽深得可怕。

徐琪琪仰着頭,吞了吞口水,在他的目光下,她的氣勢一點點的褪去,最後認慫的說道:“你說得對,我才是流氓。”

眸底掠過一絲笑意,徐長卿低頭,微微一哂:“琪琪,你這也妥協得太快了吧。”

“誰讓你的眼神看起來要把我吃了一樣。”徐琪琪小聲嘀咕着。

徐長卿聽到了,眉梢輕擡,往後退開,雙手環在胸前,一副秋後算賬的樣子。

徐琪琪怔怔的看着他。

“琪琪,你覺得我們爲什麼都沒有穿衣服呢?”他問。

哦,他這不是白癡問題嗎?沒穿衣服不就是……

她倏然瞪大眼,嘴巴張得大大,錯愕的盯着他。

徐長卿上前輕輕把她的嘴合上,然後柔聲道:“看你的表情應該想起我們之間究竟發生了什麼。”

徐琪琪回過神,不確定的問道:“我們真的那個了嗎?”

她醉糊塗了,根本不記得事情的經過了。只是一醒來發現自己沒有穿衣服,身邊又躺着個人,一開始她以爲自己和陌生男人419了。可後來知道是他,倒也忘了最重要的這一茬。

不過按以往的經歷來說,他都是能夠在最後一步剎住車的,這一次應該也是一樣的才對。

徐長卿意味深長的笑了,“是不是真的你感覺不出來嗎?”

徐琪琪一開始沒明白他話裏的意思,隨後她動了動腿,腿心的黏膩和疼意都在告訴她發生了什麼

臥槽!心裏奔過千萬頭草泥馬。 費章節點

學校開家長會還是爲了和家長總結一下孩子們在學校的情況,也是爲了高二文理科分班和家長做個說明

最後一門課考完時,溫羽和小乙的家長就等在了外面,幫着倆人把行李收拾好了拎回家,她們這些人家有車來回也方便

沒了小乙這麻雀嘴宿舍裏顯得有些冷清

牛玉,明天家長會你家會有人來嗎不跳字柯小鷗躺在牀上百無聊賴的問了一句,話一脫口就後悔了,一年了牛玉家裏的人來的次數一個手掌都能數得出來,如果不是宿舍裏掙的外塊,牛玉真的是只能頓頓吃白飯,有可能白飯都吃不飽

不會有人來的牛玉的聲音很低,可是掩不住內心的失望

暑期回家要做很多農活吧

我不打算回去,想找點短工掙點錢

那你有目標嗎?不回去可是學校宿舍讓住嗎?你還要找臨時住處吧

最好是能包吃包住的那種,小鷗,你在市裏有沒有人源牛玉平時的話並不多,可是今天有些反常

是不是家裏缺錢了

我奶奶病了,花了好多錢,家裏沒錢供我上學了

我記得你考進來有獎學金的啊

獎學金早就花完了,高二是需要自己交學費的

哦,你別急啊,我幫你想想,我一會給我乾媽打個電話,也許她會有辦法柯小鷗說完就行動,跑去樓下傳達室裏打了個電話給季美玲


也是牛玉的運氣好,當小鷗把情況和季美玲說清楚後季美玲立刻說道自家的阿姨媳婦生小孩了,暫時回不來,讓牛玉去給幫幫忙,月工資50元,包吃住,讓小鷗去問問她同學做是不做,如果不做她在另外想辦法

牛玉,我乾媽家的阿姨家裏有事走了,她問你能不能過去幫上一些時間,工資不高只有35塊,可是包吃住

牛玉並沒有一口答應,在她心裏想着做保姆要低一等,要是給別人知道了要嘲笑她的

小鷗看出了她的想法,她安螱着說道牛玉,人無貴賤,只有分工的不同,用勞動換取報酬並不可恥,我乾媽人很好,家裏平時也沒什麼事要做,洗洗衣服,打掃一下衛生你應該能做的來吧別的你不用擔心,這事只有我和你知道,對我你儘管放心,我不是那種愛多嘴傳小話的人

小鷗的勸解起了作用,牛玉答應拿了成績後就去季美玲家,小鷗又趁機和她說了一些乾媽家的規矩,特別是那些家用電器,讓牛玉使用時一定要當心,不會的事就多問問,嘴甜的孩子有糖吃

夜晚宿舍樓裏異常的冷清,窗外的蟬蟲叫個不停,在牛玉睡着後小鷗也拉上牀幔進了空間,雖然她現在的身體對冷熱沒太大的反應,可空間裏到底是空氣要清新的多了小鷗沐浴後披散着溼漉漉的長髮坐在靈玉牀上運轉起了木乙訣,修練至今木系法術她都能熟練的運作,但是她最爲喜歡的還是裏面的(萬物逢春)因爲只要這個術法一施展,花木都能在片刻間含苞綻放每次需要採備化妝品廠原料時她都會施展這一招快速的收取各種植物

婺源縣位於瓷都景德鎮的北邊,前世高速公路開通後到黃山只需二個多小時的車程,到上海也就是六小時左右前世婺源縣因爲某個領導人被開發成了旅遊城鎮,那裏的青磚黑瓦都成了古樸的象徵,還有劇組去那裏取景拍電影可是八六年這裏還是一個破落的小縣城,和發達城市裏的鄉鎮沒什麼區別

婺源縣最出名的是茶葉和狗肉和油菜花,春天成片成片的油菜花非常的有震撼力到了冬季整個縣城又都迷漫着狗肉的香味,白斬的紅燒的燉的煮的五花八門,而華興就在離婺源縣城與瓷都交夾處的大山羣裏,如果不是華興這裏的水質不好,小鷗還真想在這裏收購大量的土地用做以後大隱於野的地方,必竟她對這裏還是有很深厚的眷戀

現在小鷗家裏炒菜的油全是從鄉下收購來的菜籽自己提煉的,每到秋季鷗爸就會騎上他的二八大槓下鄉收農產品,雖然這些不能比上空間出產關鍵是量大,如果讓柯小鷗這個懶人在空間裏種油菜花再收籽煉油的話,她寧可僻谷不吃飯了但就是這樣鷗媽也不放過她,知道自家女兒有那麼一個空間合成器和超級廚房,今天讓合成一瓶什麼汁,明天烤個綠豆餅再不然就烤個蛋塔披薩之類的,要不就去哪買些她想吃的東西回來,可是矯情的很了,讓柯大林是笑個不停,直道自家老妻也有孩童般的性情,而柯小鷗每次收到老媽新發佈的指令後都要拍着額頭罵自己活該

*春之源化妝品廠是一直按着小鷗定製的方針在運行,雖然貨品供不應求可就是不肯擴大生產力,羅利德幾次和小鷗提議說要把調料生產線也架起來,可是都被小鷗給否決了,因爲調料都是合成器製作的,真正的製作工藝自己也不是很清楚,不象化妝品,主要以生物萃取加上勾兌的井水那樣簡單

小鷗每個月會給廠裏送去濃縮過的原料,這些定點會出現在小燕辦公室的保險箱裏,剛開始小燕很震驚,甚至有些驚慌,後來慢慢的也就習慣了,自家三妹這些年來的變化家裏可能是屬她觀察的最爲仔細,可是她從來沒有問過,姐妹倆就這樣一直保持着某種神祕

小鷗和大姐說過,如果哪一天大姐遇上喜歡的人了,第一時間一定要告訴自己,小燕不能理解,可是小鷗把前後事情給她一分析,讓小燕明白現在自己所處的位置和手上掌管的這筆無形的財富,讓她明白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的這個道理還好小燕從第一次初戀後認清了自己的幼稚,一年來在社會上的歷練也讓她能夠從容的面對一些牛鬼蛇神,對那些異常殷勤的男人保持着一定的距離雖然有些人懷有一種不可告人的目的,因爲小燕身邊兩個24小時貼身保鏢也無法實施

*家長會是在考試結束後的隔天進行的,知道自家老爸會來,小鷗早早就把自個收拾的利利落落,一套粉藍色的運動衫襯得原本就雪白的肌膚更是晶瑩剔透,長長的頭髮編成了兩條辮子垂在了胸前,整個人顯得是相當的俏麗

一直以來小鷗對自個這烏黑順溜的長髮是相當的滿意,前世自己也養了很長的頭髮,後來離開家去打工長髮打理起來相當麻煩雖然不捨,還是狠狠心的剪掉了這一世小鷗沒打算剪頭髮,學生時期很簡單,但是踏入社會後這個頭髮可以盤起來,你見過一身古代仕女服卻留着現代短髮的淑女嗎?那個多不協調啊,修仙者不是都穿長袍的嗎,飄飄然的衣裙加上長髮飄飄,凌空站在飛劍上(錯,是飛剪)大夥能想像不?哈哈,柯小鷗是早就給自己以後的形象定了位(^_^)

柯小鷗百無聊賴的趴在窗臺上看着樓下不多的進出人羣,神識早就散發出去盯着校門口對面的公交車站,老爸一下車自個就能第一時間趕過去

因爲要去開家長會柯大林一大早就起牀了,涮牙後就把剛露出一點的胡茬又刮了一遍,回到房間裏拿出一件煙灰色金利來短袖套在了身上,又選了一條黑色的卡嘰布西褲,他將短袖的下襬塞進了西褲裏面,腰間繫上了鍍銀頭的金利來皮帶,腳上也穿着的也是平時捨不得穿的皮質涼鞋,這些都是小鷗在上海給買回來的

這麼多年來他一直保持着部隊裏那種簡短的髮型,平時穿着也很隨意,咋舒服咋穿,可是今天這一身打扮完全讓小文和小雅看呆了眼,連自家老妻也掩着嘴偷偷的樂着

五十二歲的柯大林因爲小鷗,身體保養的比三十多歲的中年人還要好,古銅色的皮膚顯得人非常健康,剛毅的臉頰上一雙有神的眼睛看着那麼熟悉,哈,因爲柯小鷗的眼睛隨了鷗爸,是杏眼

老柯,這一身打扮是去吃酒啊路上的同事和廠鄰紛紛與他打着招呼

喲,老柯這一身打扮可比小年輕還俊俏了啊打趣的話語也傳了過來

我家老三學校開家長會,我這是要去學校呢柯大林高昂着的頭象是一隻鬥雞,心裏非常的得意

你可是有福氣的啊,幾個孩子都這樣爭氣

聽說你家三丫頭放棄了中科大少年班,你們咋能由着孩子亂來啊,到時候可不要後悔啊不和諧的聲音也在人羣中傳出來

我聽說學校王老師的兒子也被選上了呢邊上還有人在說着

呵呵,那是丫頭自己定的,放棄有她的理由吧,我們做家長的在邊上看着她不走歪路就行,這些事不摻和柯大林想着自家女兒的事,聽到別人的議論心中也有一絲想法,這大半年來好象都沒見王烜來找小鷗過,可能他們中間出了什麼事,算了,兒孫自有兒孫福,女兒大了不是自個能管的了

柯大林打扮一新在那等車,可是他沒注意到在馬路對面的洪菊正在細細的打量着他(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手機網()訂閱,打賞,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是 由. 95 演講風波 手打 VIP

如果說高中的同學們都特別是高三的,每天都頭上都有一根叫做高考的名詞給懸樑刺股,挑燈夜讀。

邁入大學除了學習之外,就要開始考慮未來的職場生涯改如何選擇,改如何適應等等問題。

很多學生進入大學後,就會開始體驗實習、兼職等職業,先小步邁入社會,瞭解職場,積累工作經驗,以便出了校園不會被大批的大學生給淹沒掉。

校方也會針對性的邀請社會上有實力,有人氣的企業家前來學校講課,順便推薦學校的傑出學生前去實習。

陸逸然迷一樣的男人,一年前由盛豐電子的總裁身份出現在大家面前,他高大,他狂野,他神祕,他獨特的墨綠色眼眸,加上身價猛增,魚躍龍門以黑馬姿態進入a市所有女人最想嫁的黃金單身貴族前五的排名。

而盛豐電子前段時間和夢之源共同合作的活動,在暑假造成轟動,創業傑出代表蘇寶兒、學生會會長文思翰,被校方安排爲接待員,爲學校和外界做橋樑。

“哇,寶兒寶兒,待會你能不能幫我跟陸逸然要個簽名啊?”

某女同學雙眼冒着粉紅泡泡遞上一本簽名筆記本。

“我也要,我也要,最好是簽名照片。”

哎呦,這個更直接。

“要是能夠讓我跟陸逸然合作一次,我今生將死而無憾啊!”

好了,文藝腔的也出來了,所以說大學的女同學傷不起,特別是還處於崇拜名人階段的小女生更加傷不起。

“昨天你們不是還聲稱是學生會會長文思翰的擁護者嗎,今天這兒快就見異思遷了啊?”

蘇寶兒很是不解這些女同學怎麼這麼可愛,不禁故意打趣她們,一雙水眸似笑非笑,像是天邊的雲層五彩霞光溢出,萬丈風華,奪目耀眼。

在寶兒的心目中,陸戰已經是第一名了,也是全部,她的心很小,喜歡的人有限,特別是在感情方面,本來就不豐富的感情用在陸戰身上就已經是極致。

何況,對於陸逸然。

一年前差點被他害的同歸於盡的那一件事情還是記憶深刻的。

想起他現在人模人樣的紳士打扮,不禁惡意的想,如果讓他用以前那種土匪般的形象,還滿臉絡腮鬍,滿身殺氣,出現在大家面前,不知道還會不會這麼人喜歡呢?

“哎呦,寶兒小妹妹,這就是你的不對了。”對於蘇寶兒這個感情方面的小白,有同學立馬充當知心大姐姐,出面教育,“這男人啊,特別是高富帥的男人,一定要會欣賞,當然如果能夠勾搭成功,嫁入豪門下半輩子也就不用愁了,但是,你要記住,男人不是一切,偶們可以欣賞,可以喜歡,但是不能比他們的外表給迷失了本性,所以,我們同時欣賞好幾個男人,只能說明我們認同了他們的優秀,他們的榮幸,我們的幸運,明白了嗎?”

蘇寶兒想不到平時看起來花癡般的女同學居然可以說出這麼一大堆道理,不由得愣在那裏,不知道是佩服還是反省自己覺悟太低,沒有發現身邊有這麼厲害的人材。

她的反應看在其她同學的眼裏,覺得心情平衡了,蘇寶兒一如學校就是風雲人物,身上貼着成功的創業大學生,最美的企業總裁等光環閃閃的名詞,還沒有見到她人的時候,都覺得這樣的人應該是高不可攀,性格孤僻高傲的人,想不到接觸下來,特別是在軍訓是,她的親民,她的智慧,她的衣食住行都顯示着其實她就是普通的大學生,跟她們並沒有兩樣。

平時話雖然不多,但是脾氣很好,也樂於助人,學習成績又好,長相漂亮更加不用說,沒看到剛進學校就被大家推上校花的位置嗎,於是便成了大家公認的完美女神。

接觸多了,瞭解也多了,這個完美的不行的蘇寶兒童鞋,在工作和學習上絕對是一等一的優秀,百年難得一遇的人材,但是在感情上就有點白癡了,好多男同學都藉着各種問話啊,問路啊,探討學習啊,瞭解工作啊等等問題想要跟她搭訕,結果這丫根本沒有半點察覺,對誰都是笑的暖暖的,一點嬌羞什麼的意思都沒有。

就連起初大家都以爲她和文思翰是一對,後來發現,也不是那麼一回事,貌似也是文思翰的單相思。

最近又流傳出有個祕密男友,聽說是社會精英,但是都是捕風捉影,誰也沒見過,所以,完美女神不再完美。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