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幾條狗而已,也敢擋我去路!」

王敏不屑,雙手放下,那輕言細語中帶著凌冽之氣,桃花眼更是涼薄。

這千軍萬馬,她不放在眼中!

在鴻門之中高坐的秦雲,看見了一切,也聽見了一切。

對於王敏的強勢,很是不喜。

豐老彎腰低聲道:「陛下,不如讓項姑娘出去搜身?」

秦雲搖頭:「不用了。」

「豐老,你親自請她進來吧,既然到了這一步,朕也不想爭論這點尺寸。」

「畢竟夫妻一場,朕給她最後一點尊嚴和禮遇。」

「至於後面的生與死,就全看她自己了。」

豐老點頭:「是。」 黃家父子等人,全部都被抓走了,立案嚴辦。

蘇定國等領導們,也沒有敢多做打擾,紛紛跟陳寧告辭離開。

病房內,最後只剩下典褚典雅跟典民,還有陳寧以及八虎衛。

直到現在,典民跟典雅還沉浸在震撼之中,沒有回過神來。

典雅激動的拉着典褚的手,興奮的問:「哥,你真的是少帥的警衛隊長,你真的是上校,高級軍官了呀?」

典褚笑着點點頭!

典民更是忍不住詢問:「兒子,這位陳先生,他就是您的首長,也就是北境少帥嗎?」

典褚再次點頭,認真的說:「爸,這位就是咱們軍中的大英雄,北境統帥,華夏戰神。」

典民激動的不行,止不住的說:「我們家兒子,竟然當上上校了,而且還是少帥的警衛隊長,我們典家榮幸啊!」

陳寧笑道:「典褚是個很優秀的戰士,而且也是很優秀的軍官,這一切都是他自己努力得來的,他確實是你們典家的驕傲。」

典褚罕見的靦腆起來,連忙的道:「爸,這次我回來省親,少帥正好在蘇杭公務,他便提起要來探望探望您。」

典民滿臉紅光,激動的說話都哆嗦了:「多謝多謝,首長真是太看得起我們典家了!」

當日,典民執意要出院。

村民們得知典褚當了少帥的警衛隊長,一個個都跑來道喜,讓典家掙足了面子。

並且,村長黃百萬被抓之後,村長的職位就空缺出來,典民被推當了村長。

典家前所未有的風光!

有很多平日不跟典家來往的親戚,也都紛紛跑來了。

其中還包括典褚的一個遠房表哥,劉超。

這劉超也是個職業軍人,在蘇杭軍區內當兵,上尉銜級。

劉超這兩天正好放假在家,他聽說表弟典褚混出頭了,都已經是少校了,就連忙跑來道喜。

晚上,典家大擺農村宴席,既是招待陳寧,也是招待親戚朋友們。

席間,劉超喝了幾杯,人微醉之後,就小聲的對典褚道:「表弟,你可出人頭地了,而我呢現在還是小小的上尉。」

「我這輩子也沒有什麼大志向,只希望能夠再升一級,從尉級升到校級,我就心滿意足了。」

典褚微笑的道:「好好加油,一定有機會的。」

劉超又喝了一杯酒,然後壓低聲音說:「機會一直都有,可是我沒錢呀!」

「我就尋思表弟你能不能讓少帥幫我打聲招呼,讓組織幫我提拔一級?」

坐在典褚身邊的陳寧,聽到了劉超這話,敏感的察覺到了什麼,立即眯起了眼睛,望向典褚。

典褚明白了陳寧的意思,他不動聲色的對劉超道:「表哥,你說的什麼意思,我不是很懂呀!」

已經有幾分醉意的劉超,聽到典褚這話,以為典褚不肯幫忙,立即有點不高興:「表弟,我說讓你幫幫我,你是不是不肯幫呀?」

典褚道:「不是這個,是你說機會一直都有,可是你沒錢,這是啥意思?」

劉超聞言眼睛裏的醉意消散了許多,也警惕起來,表情怪異的道:「你是真不懂還是假不懂?」

典褚道:「當然是真,不然我問你幹嘛?」

劉超壓低聲音道:「你不知道呀,一切銜級晉陞,都是可以花錢搞定的,據說都有價格,幾十萬到上千萬不等,看銜級收費。」 看看神情激動的這一位位至強吧!

四王、鴻鈞、祖龍、羅睺、造化……

有了這些至強的加入,下一場大劫的精彩程度可想而知。

——這都是證道混元的好苗子啊!

神逆很滿意,站的高度不同了,思維也就不同了,這些老對手們準備證道混元,神逆不僅不會反對,還會支持!

那如何支持?神逆和他們打一架嗎?那他們恐怕是要灰飛煙滅。

天道出世和盤古歸來都太過遙遠。

如今的洪荒,已沒有可與神逆一戰的對手了。

神逆要利用大劫來提升子民的實力!

之前說過,神逆從洪荒本源中感悟到了三點。

其三便是神逆可以初步掌控大劫。

其實這是天道的權力,但由於神逆在天道出世之前便統一了洪荒,取代了天道的權力。

當然,這並不代表天道沒有了掌控大劫的能力。

畢竟對於洪荒本源來說,天道是親兒子,神逆只能算是女婿!而盤古,那就親爸爸!

至於神逆和天道對大劫的掌控誰更強,這就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了。

但不管未來如何,現在的洪荒是由神逆說了算。

神逆看著一個個子民渴求強大的模樣,為什麼不把他們送入大劫歷練呢!

只要運營得當,把控完整,布局全局,大劫將不再是如初次大劫一皇功成萬骨枯的那般慘烈,而是成為神逆治下的試煉場!

還有什麼試煉是比入劫更能提升實力的呢!

神逆胸有成竹,眼中滿是果決與堅定,儘管將劫完全掌控,成為自己的利刃,會是無比的艱難。

但朕有何懼?

就從下一場大劫開始!

——下一場大劫,是眾生求道歷練,證道混元的開始!

也是神逆掌控大劫的開始!

這時,「轟」的一聲爆響,一股威壓出現,三光閃耀。

神逆連忙看去,還道誰能有這麼大的陣仗,原來是素卿!

嘖,完咯,神逆咂舌,描繪的前景太美好,這下好了,自己的老婆要入劫了!

在神逆關於「大劫試煉場」這個設想中,自己與素卿是不能入劫的,否則就破壞了平衡與公正。

不過神逆鬆了一口氣,幸好素卿只是頓悟。

只見素卿周身突現一白蓮,一玉笛,一紅花。

凈世大道,音樂大道,花之大道,這三道僅僅與無限極限沾邊,並不是直接體現。

就在素卿冥思苦想之際,感受到自己被一股溫暖的愛意包裹,想到神逆,素卿瞬間明悟,愛!愛之大道,可不正是無限道。

就這樣,素卿的感悟眨眼便是數萬年。

在這期間,眾生髮覺皇上沒有繼續講道,以為是自己的激動衝撞了皇上。瞬間緊張惶恐。

「吾等一時心潮澎湃,導致御前失儀,放浪形骸,請皇上恕罪!」

眾生齊拜告罪。

神逆對此一言不發。

面對神逆的沉默,眾生更加忐忑不安。

無論眾生如何央求,如何請罪,神逆終究不發一言。

面對這種情況,群臣聚在了一起。

「檮杌道友,你是獸王,又聰明絕頂,更得皇上歡心,都怪我們,惹皇上生氣,你說說,該如何是好!」

檮杌呵呵一笑道:「諸位道友,你們與皇上相處時日太過短暫,你們可能不知道,至今為止,皇上的怒火從不對內,向來都是對外宣洩!而且,皇上的心胸何等博大,豈會因區區失態而遷怒於我們!」

「既然如此,皇上停止講道有何深意?」

群臣聽后,很快想到了皇上的做法別有深意。

「皇意難測,本王不敢揣測,諸位道友可以觀察一下厲大元神,祖龍道友,或許有所收穫。」

檮杌抱拳笑笑,給群臣指點了一條明路。

群臣聞聲尋找厲獸與祖龍。

只見他們都在閉目沉思,感悟大道。

群臣納悶,其實他們早就發現了這一點。但群臣實在不知還有什麼需要感悟的道意。

群臣欲再問時,只見檮杌已與三王交談。

群臣無法,只好盤坐起來,不管能不能感悟什麼,閉目沉思吧!

其實檮杌早已知曉神逆深意。

除獸靈二族之外的眾生實在太激動了!

四王也激動,但更多的是在謀划大劫。

比如四王現在談論到,若是他們聯手,當今的洪荒,好像除神逆之外沒有修士能打過他們。

那入劫還有什麼意義,註定證不得混元!

除此之外,眾生中有感悟者沉浸道韻,有聰慧者閉目沉思,有無奈者惶恐嘆氣……

隨著時間的推移,眾生都在靜坐沉思。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