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元培忠怒瞪林蔭仇道:「你這人好不講理,就允許劉夏傑殺羅刀,不允許羅刀殺劉夏傑,什麼歪理,難怪你們歃血宗,目中無人,到處嗜殺,林蔭仇,你如果敢動羅刀,我現在就和你決鬥。」

「哼,哪有怎麼樣。」林蔭仇不屑道:「想打,我隨時奉陪,我告訴你,我全力一戰,未必會輸你。」

「好了,兩位不要吵了。」韓嬅仙子笑道:「大家何必為了這事傷了和氣,依我看,這劉夏傑先出現殺機的,羅刀這樣做也是正常的,就不要為了一個人吵架了。」

「哼,你們天華門和龍皇天道宗,一個鼻孔出氣,當然幫助了。」林蔭仇冷哼道:「韓嬅、元培忠,我現在就告訴你們,如果羅刀真的敢殺劉夏傑,我出手你們即便聯手,我也要拚死殺了你們。」

……

韓嬅仙子和元培忠看了林蔭仇一眼,微微皺眉,這傢伙就是善惡不分,但是他們也沒法說什麼,畢竟大家都是從大宗門下來的,隨後三人就不說話了,而是看著擂台上的戰鬥。

擂台上。

剎那間劉夏傑面前的陰滅斬被天刀攻破,而此時在他身後的天刀,已經朝著劉夏傑衝去,而此時他才反應過來,想要抵擋,但是發現已經晚了,只能來得及用陰竅劍抵擋,砰的一聲,天刀和劉夏傑的陰竅劍碰上,陰竅劍剛碰上天刀,劉夏傑就被天刀的威力擊飛,朝著身後的天刀飛去。

「噗。」

一口鮮血吐出,而此時劉夏傑正在朝著身後天刀飛去,他急忙拿起陰竅劍,朝著天刀側邊一刺,就因為天刀的威力,朝著左邊的擂台外面飛去,砰,一聲響起,劉夏傑就摔在了擂台下面,而此時劉夏傑口中的鮮血噴涌而出。

羅刀見狀,二話不說,單腿一蹬,就朝著劉夏傑飛去,而此時劉夏傑落在地上,因為重傷不停的口吐鮮血,他飛在劉夏傑身旁,一腳就踩在了劉夏傑的胸口,刀指著劉夏傑,大吼道:「你居然敢在我面前釋放殺機,你想殺我,我倒要看看,你今天怎麼殺我,殺氣,在我面前出現殺機,你是不是想找死。」

劉夏傑沒有一點感情的看著羅刀,而且殺機居然一點沒有減,反而更加濃烈,強大的殺機瀰漫在劉夏傑的雙眼,他現在比剛才,更想要殺了羅刀,而且殺他的殺機,越來越強大,簡直強大到了極點。

「還這樣看我。」羅刀微微皺眉道:「你還敢這樣看我,殺我,我今天就讓你知道,被你殺死的人心裡的感受。」

說完羅刀就準備出手了,他真的太憤怒了,自己和他無冤無仇,但是劉夏傑居然要殺他,這怎麼不讓他憤怒。

「住手。」

就在羅刀剛準備出手的時候,一道暴喝的聲音,突然響起,這一道聲音,突然震得整座山都搖晃了起來,這威力簡直太大了,而且居然有一道壓力,從上面而來,壓得羅刀動彈不得。

「林蔭仇你給我住手。」

就在這個時候,又有一道聲音響起,而此時羅刀身上的壓力突然一減,感覺剛才的那股壓力減退,而此時天空的兩位上仙,突然怒目相對,顯然都非常的生氣。

「好了好了。」韓嬅仙子說道:「既然雙方都沒有損失,就不要動手了,免得傷了和氣。」

隨後韓嬅仙子看了羅刀一眼道:「羅刀,比斗可不允許殺人,你還不趕快放了劉夏傑。」

羅刀看了韓嬅仙子一眼,也知道剛才突然的那股壓力,到底是怎麼回事了,肯定是林蔭仇給他釋放的壓力,而元培忠關鍵時刻救了他,所以他也明白,如果他把劉夏傑殺了,這林蔭仇肯定不會放過他,雖然他心裡不甘心,還是只能把劉夏傑放了。

「啪。」

羅刀狠狠的一踢,就把劉夏傑踢飛了,同時說道:「劉夏傑,我告訴你,最好不要在我面前,有任何的殺機,還有,你今後再殺人,我定不饒你,你給我記住了,我羅刀說到做到。」

說完羅刀就走到了擂台上,閉目養神,因為接下來的戰鬥,就是對邵霊,而他一定要打敗邵霊。。 方慧笑了笑:「倩倩,現在你知道了吧!」

「你姐夫這個人啊,也就是刀子嘴豆腐心。」

「你的事,就是我們的事。」

「行了,你安心在這裏養病吧。」

「剛好林漠在這裏當科室主任,有什麼事,你只管找林漠。」

「建功,我也不回去了,我就在這裏陪我妹妹啊!」

許建功笑了笑:「沒事,我這幾天也閑着。」

「我去買點雞啊魚啊之類的,回頭給你煲湯拿過來。」

「對了,林漠,醫院的花銷,算我賬上!」

方倩:「姐夫……」

許建功直接打斷她:「別廢話!」

「看不起我是不是?」

「告訴你,我許建功,還不是那種摳門的人。」

「林漠,這錢,你和半夏一分都不許出,全算我賬上,知道不?」

林漠笑着點頭。

許建功這才擺了擺手:「行了,你好好養傷吧,我先回去煲湯了啊。」

「方慧,照顧好,知道不?」

許建功轉身走了。

方倩眼眶含淚,她心裏感動至極。

方慧寬慰了她幾句:「哎呀,你誤會你姐夫了。」

「你姐夫這個人,其實還是挺不錯的。」

「玲玲和方健那事,實在是他們太過分了。」

「行了,倩倩,你先休息吧。」

「我就在這裏陪你!」

「林漠,半夏,你倆也出去忙吧。」

林漠和許半夏走出房間。

許半夏嘆了口氣:「小姨最疼愛琳琳了,一輩子都為了這個女兒活着,她怎麼能做這種事呢?」

感慨了幾句,許半夏也沒在醫院逗留,直接便下樓要走。

她的車停在院子裏,剛下樓,就遠遠地看到幾個人圍着她的車轉來轉去,兩個女孩子站在車邊各種拍照。

其中一個女孩子,甚至坐在了車頭上,擺出各種姿勢拍照。

許半夏眉頭微皺。

你站在我車邊拍照,我倒不說什麼。

可是,你坐在我車頭上拍照,這就過分了啊。

她走了過去,按下鑰匙,等於是提醒這幾個人離開。

幾個人同時轉頭,看到許半夏的瞬間,那幾個小青年的眼睛頓時直了。更新太慢,內容不夠看?更多精彩內容,海量盡在【秀美閱讀】公眾號!

「哇噻,美女啊!」

「靠,這叫白富美,你看人穿的衣服,都是名牌。還有這車,豪車啊!」

「這種美女,要是泡到手,那就爽了!」

「別說那麼多了,先要個聯繫方式吧……」

幾個青年小聲嘀咕,其中一個長得有點小帥的青年,更是雙目冒光。

待許半夏走到車邊,那個青年直接走了過來。

在許半夏伸手去拉車門的時候,他直接沖了過來,用身體擋住車門,朝許半夏微微一笑,還順便吹了一下自己的劉海。

許半夏秀眉微皺,往後退了一步。

青年則是一臉自戀的表情,直勾勾盯着許半夏:「美女,我們是不是在哪裏見過?」

許半夏冷漠地看了他一眼。

青年略有尷尬,旋即笑道:「哦,我想起來了,是在夢裏!」

旁邊幾個青年立馬吹起了口哨,彷彿是在給他鼓勁。

許半夏面色冰冷,懶得回話。

青年見狀,立馬笑道:「美女,你知道我的缺點是什麼嗎?」

許半夏:「你有病吧?」

青年哈哈一笑:「我沒病,我只是缺點你!」

四周幾個青年再次吹起口哨。

那倆女孩更是直接捧了起來:「說的太好了!」

「哇塞,這個人怎麼能這麼甜呢?」

「他要是這樣對我說話,我肯定嫁給他……」【掌中雲文學】,給你全新的閱讀體驗!

許半夏則是面色惱怒,她最討厭的就是這種輕浮的男人,說這種輕浮的話。

「滾!」

許半夏直接冷喝一聲。

青年面色微變,旋即笑道:「美女,你讓我滾去哪裏啊?」

「你知道嗎?我沒有家!」

「因為,沒有你的地方,都不算家!」

幾個青年再次吹起口哨,那倆女孩更是尖叫起來。

許半夏乾脆後退了一步,朗聲道:「保安,保安……」

青年面色一變:「喂,你幹什麼?」

「我跟你開個玩笑,至於嗎?」

「美女,我是覺得跟你有緣,只是想加個微信……」

許半夏直接道:「滾!」

青年面色一寒,再也不掩飾,滿臉猙獰:「賤貨,你他媽給臉不要臉是不是?」

「老子看得起你,才找你要聯繫方式,你他媽拽什麼拽?」

「還叫保安?信不信老子叫幾百個人,把這個醫院都掃平了!」

此時,那個保安走了過來:「喂,你們幹什麼?」

「這裏是醫院……」

青年直接一腳踹在他胸口:「去你媽的,這裏有你說話的份兒嗎?給我滾一邊去!」

之後,他指著許半夏:「賤貨,給臉不要臉是不是?」

「行,老子今天就讓你後悔!」

「走,把她給我拉上車!」

言罷,他伸手直接抓走許半夏手裏的車鑰匙。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