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秦慕言收回目光,面無表情的走進牢房。

「皇上命本王賜你一杯毒酒,來人,呈上來。」

太尉冷笑一聲:「能得楚王相送,是下官的福份,只是不知道殿下,還能囂張多久。」

「可惜了,無論本王囂張多久,你也見不到了。」

他冷笑:「怎麼見不到,就算做了鬼,我也要飄回來看看你怎麼死!」

太尉端起毒酒,一飲而盡。

秦慕言俯低身子,輕聲:「做人斗不贏,難道做了鬼就能贏?放心,我會送他們下去跟你團聚的。」

太尉猛的睜大了眼睛,鮮血從嘴角源源不斷的流出來。

秦慕言不再看他,轉身出了天牢。

……

相國府。

上官雲曦躺在床上,吃了葯,睡了大半天,感覺好多了,就是腰痛,爬不起來,只能躺著。

孔佩如坐在床前繡花,上官雪落在一旁觀摩學習。

顧靈兒在廚房給她煎藥,容子鈺在外邊算賬,算盤打得霹靂啪啦。

整個房間既安靜又熱鬧,大家都停了工,在這裡守著她,讓她很過意不去。

她把玩著莫書白送來的千年暖玉,這東西果然是不可多得的珍品,不知道是什麼材質,暖融融的,又不燙手。

「雪落,你鏢局沒事了?」

「天大的事都沒有姐姐重要,我今天就守著你不走了。」

孔佩如也點頭:「我店裡有人守著,王妃姐姐不用擔心,對了,你想吃點什麼,我去給你做。」

上官雲曦略有些鬱悶。

「哎呀,一點小事,你們這樣守著我,弄得我好像快死了一樣。」

歐陽雪落:「呸呸,胡說八道什麼!你是不是覺得無聊?不如我們來玩麻將吧。」

上官雲曦來了精神,麻將她會玩一點,爺爺退休后很喜歡打牌,耳濡目染之下,硬是學會了。

「行!那就玩麻將!不過說好了,我不大會。」

外邊的容子鈺扔了算盤,也不工作了。

「怕什麼,我來教你,讓你們見識見識朱雀街小霸王的厲害。」

容子鈺經營賭坊,牌技好,也不嫌棄她們菜。。 董家的宴會,除了何公子責罰安喜一事,並沒有發生其他的意外,一天下來,還算是賓主盡歡。

晚飯過後,董夫人將女眷送走後,就攙扶著董老太太回了院子,並順勢聊了聊今天宴會上的事。

董夫人喝著茶嘆氣道:「兒媳如今是越來越不中用了,一場宴會下來,感覺骨頭都要散架了。」

董老太太笑睨了兒媳一眼:「你呀,趕緊給元軒娶親,有了兒媳,你就能鬆快了。」

董夫人放下茶杯:「家裡舉辦了好幾次宴會了,母親可有看重的人選?」

董老太太臉上的笑容淡了一些,不甚滿意的說道:「這地方官員家的姑娘們,模樣、家教都還算可以,可就是家世都差了些,有些配不上咱們永嘉侯府。」

董夫人:「……母親,侯府的爵位日後是由大哥繼承的,和我們這一房沒什麼關係,兒媳覺得咱們可以稍微降低一下門第之見。」

董老太太立馬不贊同的說道:「這怎麼可以,就是因為你們這一房不能繼承爵位,所以才要找一門顯貴的親家,日後元軒也能好有個幫襯。」

董夫人不是特別看重門第,不過老太太的話她也覺得有道理,娶一個高門顯貴的兒媳,兒子日後會輕鬆很多。

董老太太沉默了一下:「你也別著急,若是咱們在地方上選不好,就回京城選,去年我就寫信回去讓你姑奶奶幫著相看了。」

董夫人點了點頭,又聊起了何公子處罰安喜一事。

董老太太聽了,冷笑一聲:「在別家宴會上鬧事,何家還真是可以,真以為調去了京城就可以不把咱們家放在眼裡了?何家在地方上還算有點勢力,可到了京城,這又算得了什麼呢,但願他們日後求不到咱們面上來。」

董夫人連忙道:「母親實在用不著因這種事生氣,咱們呀,當笑話聽聽就好。」說著,笑了笑,「倒是怡一那妮子,我還真是喜歡,今天要不是她和詩語幫襯著元瑤,還指不定會鬧出多大的動靜來呢。」

董老太太面色也柔和了起來:「顏家大姑娘確實不錯。」

董夫人眸光閃了閃,試探道:「母親,要是把怡一說給元軒,你覺得怎麼樣?」

房門外,來找母親有事的董元軒剛準備進門,就聽到了這話,心中頓時一震,不由收了腳步默默的站在房門外聽著裡頭的話。

董老太太擰了擰眉,瞅著兒媳:「你怎麼會有這種想法?」

董夫人笑道:「兒媳是真的很喜歡怡一那丫頭,爽利、大方、還能幹,前幾年就開始幫著李夫人管家了,和元瑤相處得也好,和元軒呢,也是從小認識的,知根知底……」

門外的董元軒聽著這話,雙眼越來越亮,臉上的歡喜之色壓都壓不住,引得站在一旁的小廝連連看了他好幾眼。

然而,屋裡的董老太太卻打斷了董夫人。

「顏家的家世太低了,和他們家結親,別說幫襯元軒了,說不定還得靠元軒去幫襯他們,不行。」

門外,董元軒聽到董老太太毫不猶豫的拒絕,眉頭頓時皺了起來,一個沒忍住直接抬步走了進去。

看到董元軒,董老太太和董夫人都有些意外。

董夫人問道:「前院的客人都送走了?」

董元軒點了點頭,進門后他就冷靜下來了,笑著走到一旁坐下:「我來就是想看看祖母和母親,今天宴會這麼忙,沒累著?」

孫子孝順,董老太太頓時笑眯了眼:「累什麼累,只要是能幫你挑選到合心意的媳婦,就是再累,我和你母親也是樂意的。」

見兒子面露不好意思,董夫人和董老太太都笑了起來。

等兩人笑了一會兒,董元軒才開口問道:「祖母和母親剛剛在說什麼呢?」

董夫人看了一眼董老太太,笑道:「沒什麼,就說了一下怡一今天給你妹妹解圍的事。」

聞言,董元軒眸光閃了閃,心裡有些掙扎。他知道小王爺喜歡顏妹妹,可他還是想為自己爭取一下。

畢竟小王爺的親事他自己做不了主,而顏妹妹也不可能給他做妾,那麼他想求娶顏妹妹,也不算對不起小王爺。

遲疑了片刻,董元軒笑著說道:「顏妹妹和妹妹交好,兩人向來是焦不離孟孟不離焦的。」說著,又故作隨意道。

「說起來,顏家這些年起來得還真是快,想當初我第一次見到顏家兄妹的時候,顏大人還只是一個縣令,如今才幾年過去,不但顏大人成了知府,連顏老太太和李夫人,都已經是誥命夫人了。」

「文修中舉之後,也開始跟著蕭師爺做事,今天父親考教了一下文修,接連誇了他好幾次,說他日後必定是個當官的好料子。」

董夫人瞥了一眼兒子,臉色有些詫異,兒子很少和她們聊這種事的,今天這是怎麼了?

想到剛剛和婆母談論的事,董夫人心中一動,兒子這是相中怡一了?

想到這個,董夫人笑了笑,順著兒子的話說道:「顏家這幾年確實發展得還不錯。」

董老太太興緻並不是很高,只是道:「不過一個家族要想走得長遠,還得看後輩有沒有出息,觀看現在是看不出來什麼的。」

董元軒笑道:「祖母,顏家兄弟當然有出息了,不說文修,就是文凱和文濤,如今他們也在跟著小王爺做事呢,日後前程錯不了。」

董老太太搖了搖頭:「小王爺……馬側妃扶正後,他自己的前程都還未可知呢,更何況是跟著他的人?」

董元軒凝眉:「不能,小王爺雖說和平親王的關係不是很親近,可皇上對他還是很好的,再說了,小王爺是正妻弟子,馬側妃只是繼室而已,蕭燁辰還不成還能和小王爺爭王府爵位不成?」

董老太太不贊同的看著孫子:「你呀,還是太年輕了,皇家的人向來利益為上,皇上或許對小王爺有些許疼愛,可這點疼愛在利益權衡面前,又算得了什麼呢?」

「還有,不要小看後院的女人,馬側妃當年能逼走前王妃,又讓小王爺在王府里過不下去,到現在,京城裡的人提起小王爺,幾乎都還是不好的印象,你可以想象她的手段有多麼的厲害。」

說著,搖了搖頭。

「如今小王爺人在中州,還能躲些清閑,他要是回了京,等著瞧,麻煩事肯定少不了。」

「這人的精力都是有限的,他被雜七雜八的事纏住了,你還能指望他去博了好前程?要知道,皇上的侄子可不止他一個呢。」

董元軒默了默:「祖母,你不了解小王爺,真要回了京,馬側妃還想像小時候那樣詆毀小王爺怕是不能夠了。」

董老太太不甚在意:「也許,不過,小王爺的路肯定是不好走的。行了,別人家的事咱們就別去管了。」 誰都未曾想到

在整個民族熱情高漲,歡呼國外科學家來華訪問時,居然會發生這樣的事。

26家葯企!

聯合發表聲明對好未來集團提起訴訟!

理由:南山營養價格太低,不正當競爭。

無數人看到這聲明,憤怒地眼睛都紅了起來。

好未來集團是什麼?

那可是他們唐國的良心愛國企業!

他們中華的榮光!

如今,卻被自家的資本企業如此對待。

為了所謂的金錢,他們同室操戈,這才是最令人寒心的事!

而且,還是在這個時節

「p!明知道今天外國專家到,早不出來晚不出來,真特么噁心!」

「家醜不外揚,這特么狗屁企業啊!」

「這就是資本家的噁心,這要是打戰,他們很可能當漢奸!」

「樓上自信點,把很可能三個字去掉,我現在嚴重懷疑他們是國外滲透的,就和上次方信子一樣。」

「不用說,這特么絕對是打入國內,來操控國內藥品價格的,難怪大家買葯花這麼多錢,價格一直降不下來,我淦!」

「」

整個唐國,此刻都陷入了憤怒。

憤怒的原因有很多

其一,這是國家的大好事!

其二,這是百姓盼星星盼月亮盼來的大好事!

其三,自家人在外人面前打自己兄弟的臉,丟國家的臉!

其四,資本企業對愛國企業的打壓!

其五,長期壓抑的醫患衝突!

任何一條爆發,都能夠推到風口浪尖,惹得群情激奮。

更別說數條加起來。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