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不過,值得慶幸的是,他倉促間準備的法術並未被打算。

——「二環法術:暗影衝擊!」

於是立即趁聖武士的第二次攻擊尚未斬出去時,抬手施放出一股灰暗的陰影之力,向聖武士的胸口射去。

聖武士明白想要躲避已經來不及了。

他神色一凝,仗著自己強悍的體魄,硬吃下對方的一道法術。

「轟!」

灰暗的能量接觸到鎧甲時,他胸口炸開,發出一聲爆響,爆炸產生的力場能量,讓他不受控制似的倒退了幾步。

緊接著,這充滿腐蝕性的陰影能量以極快的速度,如蛆附骨般向聖武士全身蔓延,

聖武士不慌不忙地伸手拍一下胸口的聖徽,一道神聖之光浮現,輕而易舉的將陰影能量驅散。

看到聖武士被自己的一道法術暫時擊退,獰獅獵人一邊低聲吟唱咒語,一邊抽身倒退,與對方保持一定距離。

忽然,他聽到沉悶的弓弦迴響,臉色一變,想都沒想,本能的把身體猛地一扭。

一根閃爍著淡橙色火光與深紫色電弧的利箭,帶著呼嘯的破空聲,毫不留情的撕開獰獅獵人的防護力場,從他腹部貫穿而過,火焰與電弧順勢蔓延開來。

——「閃現術!」

遭受重擊的獰獅獵人強忍著腹部的疼痛,伸手捂住血流不止的傷口,連忙發動位移法術,在原地消失得無影無蹤,並成功躲開了聖武士的衝鋒和索恩的第二根箭矢。

看到消失的獰獅獵人,索恩立即意識到對方的目標很有可能是自己,於是收起弓箭,摸向劍柄,神情警惕的環顧四周。

——「五環法術:悸動之骨!」

獰獅獵人伴隨著一聲憤怒的嘶吼,閃爍著濃郁負能量氣息的手指毫無徵兆地指向遠處的索恩。

被指到的索恩身形一滯,瞬間感受到一股冰冷的負能量侵入身體。

在這邪惡法術的影響下,他全身的骨骼都在搏動和震顫,彷彿要撕開血肉,跳出來一樣,令他痛不欲生。

——「影手派(傳送技):影躍!」

索恩承受著莫大的痛苦,意念一動,迅速消失在一團陰影能量雲中,堪堪閃過獰獅獵人接下來的一道負能量射線。

儘管他已經與獰獅獵人拉開了距離,但是讓索恩心驚的是,剛剛遭受的邪惡法術卻並未中止。

在體內一股股帶著徹骨寒意的負能量影響下,他可以明顯感覺到全身的骨骼就好似被強拆了一樣,全身血肉不斷鼓動出骨骼的輪廓,接連不斷地傳來強烈的痛感。

——「鋼魂派(應對技):精神御體!」

索恩立即躲在茂密的灌木叢里,隱去身形,發動鋼魂派武技,利用氣之能量驅散體內的邪惡能量。

與此同時,另一邊趁著獰獅獵人被索恩分神的空隙,聖武士猶如流星墜地的攻擊再次向身受重傷的獰獅獵人狠狠地砸了上去。

聖武士的神聖精金闊劍砸中獰獅獵人的瞬間,這位身受重傷的獵殺者不閃不避,周身猛地爆發出一道令人窒息的負能量氣息,瘦弱的身體幻化成一隻體型龐大的亡靈凶暴獅。

這隻凶暴獅的模樣與之前被殺死的凶暴獅極其相同,但體型卻明顯比之前的更加高大,籠罩的負能量氣息也變得極為濃郁。

「砰!」

凶暴獅一聲震顫靈魂的怒吼,利用堅硬的頭蓋骨撞飛措手不及的聖武士。

這一擊猛撞的威力,竟然直接把加持了龍之力量的阿瓦爾撞飛出去十幾米遠。

「吼!」

緊接著,凶暴獅怒吼一聲,全身黑色宛如實質般在骨骼的縫隙中流轉,只見他縱身一躍,裹挾著凜冽的負能量氣息,向尚未穩住身體的聖武士撲了上去。

——「超自然能力:驅散不死生物!」

面對凶暴獅的猛撲,穩住身體的聖武士不慌不忙地在烈日下舉起聖徽,一道淡金色的光陣迅速將凶暴獅籠罩。

「滋滋滋……」

凶暴獅發出痛苦的嘶吼,沒有一絲血肉的骨架上冒著被烤焦的霧氣,籠罩全身的負能量氣息也暗淡了許多。

不過,他依然悍不畏死地從驅散光陣里沖了出去,龐大的軀體將聖武士撲倒在地。

聖武士阿瓦爾揮出一劍抵在凶暴獅頸部頭骨的縫隙間,讓他鋒利的獠牙無法撕咬自己的身體。

另一邊,躲藏在灌木叢里的索恩還在艱難的抵抗體內負能量侵蝕,同時,看清楚了交戰的狀況。

看到聖武士被凶暴獅逼得連連後退,他非但沒有擔心,反而露出一絲笑意。

「塔靈,可以出手了。」索恩用衣袖擦了擦額頭的冷汗,咬牙堅持著全身尚未消散的疼痛,意念一動,與巫師塔建立起了連接。

在他準備支援聖武士時,就一直讓塔靈幫他分析這名馬拉獵殺者的實力,然後幫他制定出狙殺對方的戰術。

塔靈給出的方案里,除了派遣鋼鐵魔像強勢斬殺外,另一個辦法就是等到他化身為亡靈形態的凶暴獅后,針對他的屬性弱點進行攻擊。

索恩自然不會選擇鎮守高塔的鋼鐵魔像,於是便讓塔靈準備實施第二個方案。

「……收到!」一道熟悉的冰冷之音在他耳畔再次響起,一道道指令飛速下達:「……目標已鎖定!……傳送門已打開!……請各單位做好戰鬥準備!」。 「猛虎掏心!」

陳青山一步衝上前,使出了猛虎壯骨拳中的招式。

他右手鬆開鐵棍,五指捏成拳轟出,體內骨勁隨之涌動,隨着這一拳迸射而出,狠狠的轟在鷹鈎鼻男子心臟處。

咔嚓一聲。

鷹鈎鼻男子的肋骨直接斷裂,刺入到心臟當中。

同時,鷹鈎鼻男子的身軀也是被巨大的力量轟飛了出去,最後重重的砸落在地面上,搽出一道刺眼的血痕。

「噗嗤!」

鷹鈎鼻男子的身軀一落地,便是一口鮮血狂噴而出,然後身體不斷的抽搐著,嘴角鮮血止不住往外流,沒過多久便是沒有了氣息。

「呼!」

陳青山也是長長的吐了一口氣。

近身搏殺,比起他用弓箭果然要艱難得多。

在用弓箭進行遠程攻擊的時候,施展出爆裂箭技,只用了兩支黑玄箭便是解決了達到練骨境的兩個綠林賊首領,根本就沒有花費多少力氣,而近身搏殺,他可是使出了全力,並且在戰鬥過程中還將風雷棍法提升到第五層,這才殺死對手。

但也幸虧他修鍊了近身搏殺的兵器類武技,不然就危險了。

雖然解決了鷹鈎鼻男子,但現在還不是放鬆的時候,在場還有十四位綠林賊首領,其中一人還是達到練臟境的高手。

陳青山身形快速掠出,脫離了戰場,來到了陳家莊的一處制高點處,可以大門處正在廝殺的綠林賊和陳家莊護衛。

他不是臨陣脫逃。

陳青山明白自己所擁有的優勢,相比起正面與綠林賊搏殺,他的箭術無疑能夠綠林賊帶來更大的威脅。

一千多人的廝殺,場面非常的混亂,想要在這種情況之下用弓箭射中目標,難度非常的大,但陳青山雙眼經過了靈液強化,能視遠如近,視快如慢,在加上高超的箭術,要在混亂情況下射中目標並不難。

當即,陳青山挽弓搭箭,雙目凝視,在廝殺的人群當中尋找到目標。

隨着陳青山集中精神望向廝殺的戰場,那廝殺的人群在他的眼中,彷彿是開了慢倍速一般,整體動作都是變得有些遲緩起來。

普通人的動作,那是慢如蝸牛。

那些練骨境武者的速度,也是放慢到了正常狀態。

很快,陳青山將目光鎖定在一個有着一雙三角眼的男子身上。

這位三角眼男子的對手,就是陳家莊內除了陳青山之外使用穿雲弓的三位弓箭手之一,這三位弓箭手也是使用了靈液強化雙眼。

對於弓箭手來說,近身搏殺是最為吃虧的,拉開距離才能展現出優勢。

所以,陳青山準備先幫助這位弓箭手解決掉對手,而且此時,這位弓箭手面對三角眼男子的進攻也是處於弱勢,若是沒有人幫助的話,要不了多久就會落敗身亡。

陳青山將弓拉至滿月,骨勁湧出,匯聚到黑玄箭的箭頭上,不斷的凝鍊壓縮。

經過剛才一翻大戰,他體內的骨勁也是大量消耗,但也還能施展出三四次爆裂箭技。

崩!

弓弦暴響。

黑玄箭破空而出,就如同一抹黑色閃電般,從混亂的交戰人群縫隙當中穿梭而過,期間居然連這些人的衣袖都沒有碰到,筆直的射向三角眼男子。

「不好!

三角眼男子全身汗毛倒豎起來,本能的感覺到了巨大的危險。

蓬~~~

三角眼男子感受到危險,但是他的身體還沒有來得及反應過來,身後便是傳來了爆炸之聲,然後一支黑色的利箭貫穿了他的身體,體內五臟六腑都是被狂暴的力量所攪成一團。

他的意識開始模糊,漸漸的已經無法控制身體。

最終,砰得一聲倒在地上。

「爆裂箭技!」

看到三角眼男子倒在地上,陳家莊的弓箭手也是知道這是陳青山在暗中幫助他,他也是沒有過多的停留,立即脫離了廝殺,來到了另一處制高點,觀察著戰場,準備隨時出箭。

崩!

一聲暴響,陳青山又是一箭射出。

黑玄箭在交戰的人群中穿梭,準確無誤的刺入一位使用銅錘的壯漢身上。

又一位綠林賊首領,死在陳青山的箭下。

同時,另一位使用穿雲弓的弓箭手,也是對着綠林賊首領發起了攻擊。

隨着一位位綠林賊首領被射殺,局勢對陳家莊越來越有利。

不一會兒,沖入陳家莊的十五位綠林賊首領,就只有剩下了六人,死去的九位綠林蕆首領,其中有六人之死,都是直接或間接死在陳青山箭下。

若是算上之前射殺的兩位,十八個綠林賊首領有八人都是被陳青山所殺。

「所有人,撤退!」

那位達到練臟境的絡腮鬍男子見局勢不妙,立即下了撤退的命令。

他雖然是練臟境武者,除了同為練臟境的陳嘯天之外,其餘的練骨境武者根本難以對他造成傷害,但是力量也有用盡的時候。

一旦他罡勁用盡了,那麼就隻身下肉身力量了。

要是所有的綠林賊首領全部都被擊殺,讓陳家莊的練骨境武者騰出手來,與陳嘯天一起圍攻他的話,那他也是雙拳難敵四手。

等到力量耗盡,那就真的只有死路一條了。

所以,趁現在還有餘力,絡腮鬍男子便是立即撤退。

頓時間,已經是沒有什麼戰意的綠林賊人馬,在得到撤退命令的時候,立即是如同潮水一般退去,倉惶的逃出了陳家莊,只留下了一地的屍體。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