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明明每年生日的時候很想要蕭野的一句祝福想要蕭野的生日禮物,結果每次都裝作不在乎的樣子。

他覺得季唯一把感情想的太複雜了,喜歡就是喜歡,不喜歡就是不喜歡。直接說出來不就好了,大不了就是離婚。

與其這樣跟蕭野維持這段這麼辛苦的婚姻,還不如早一點坦明自己的心意,哪裡還用難受這麼多年。

只不過每個人對待感情的想法都不一樣,他總不能把自己的想法強加給季唯一吧,所以對蕭野這個人,葛冬就只是把他當成跟季唯一結婚的對象。

見葛冬準備走,蕭野這才出聲道:「對了,我能方便問一下,現在唯一住在哪裡嗎?」

不問孫錦洲是知道孫錦洲肯定不會跟自己講的,但是葛冬應該不一樣,因為他並沒有從葛冬身上感受到一星半點的討厭。

要不就是真的不討厭自己,要不就是他的演技實在是太好了。 小運動員們愧疚的低下了頭。

姜焱當年被迫退役,本想以國家主教練身份回歸體壇,卻因為資歷不夠,根本不給通過。

國家主教練必須任教五年,且隊員比賽勝率百分之八十。

因為這一條,姜焱和體壇打賭,賭他任教的隊員,一年內,大小比賽勝率百分之百。

這條賭約,當時震驚了整個體壇。

如今,他們這些隊員卻輸給連專業級都達不到的業餘選手。

怎麼有臉面對體壇?

怎麼有臉面對曾經支持焱神的粉絲?

「下面,有請我們今晚MVP對守擂boss發出挑戰。」

主持人嗓音激動,攝影大哥把機位全部對準台上的蘇衡。

小運動員們回過神,看向擂台。

按照比賽規矩。

蘇衡要按下奪擂的按鈕,大boss才會出來。

觀眾席的粉絲一下子炸了。

「卧槽!好久沒看焱神打了,這特么,太刺激了吧。」

「焱神上場,那這國武隊不是輸定了。」

「那還用講?焱神可是拳王。」

他們就是來看焱神的。

作為死忠粉,比賽輸了就輸了,又不是焱神親自打。

誰還沒個豬隊友?

但焱神上場就不一樣了。

雖然國武隊牛逼,但作為小粉絲,私心當然偏向姜焱。

他們攥緊拳,盯著台上的蘇衡。

「快按啊!讓我家焱神趕緊出來。」

蘇衡,沒按。

他慫!

別看這小子長的魁梧兇悍,但面對喬鈺,那都是從小慫到大的。

他心想。

晚上還要留著力氣挨揍,要是現在和姜焱比,到了晚上,豈不是連求饒的力氣都喊不出來了。

師叔揍人可疼了。

加上,要是輸了,估計會揍的更狠。

「請問,我可以把名額讓出去嗎?」

導演室一愣。

名額讓出去?

讓給誰?

「可以讓。」胡導通過內線傳到主持人耳返里:「他估計想讓給那位小姑娘。」

主持人聽著耳返,沖著蘇衡標準一笑。

「當然可以,請問這位選手,要把這個名額讓給誰?」

「我想讓給我們主教練。」

要是師叔上場,估計晚上就沒力氣揍他了。

蘇衡小算盤打的叮噹響。

現在不是講兄弟情義的時候!

小命重要!

卻不想,話音剛落,全場嘩然!

不僅是姜焱的粉絲,喬鈺的小粉絲老粉絲也炸了。

靠!

你小子特么是不是挑事?

國武隊主教練VS國斗隊主教練?

萬一輸了!

這面子可就丟大了!

「趕緊切廣告,快快快!」

胡導冷汗都冒出來了,喬鈺是能打,但那可是拳王!

萬一被揍的狠了,他爸還不削了他?

導演室亂了。

而台下觀眾,直接吵起來了!

「焱神跟國武隊主教練打?還是算了吧,這不是欺負人么。」

「那可不一定,我們國武隊,比的是實力,誰贏還不一定呢!」

「我說你特么的跟誰橫呢,僥倖贏了兩場比賽,就牛逼了是吧。」

「你吼什麼,是不是輸不起!贏了就是贏了,贏了就是牛逼!」

好傢夥!

他們過來看比賽,就是沖著兩隊主教練過來的。

選手輸贏就當個樂。

現在不同了。

這直接上升到榮譽之戰了!

誰想輸?

場上頓時火藥味十足!

「喬鈺,你真要上場?」

「嗯。」。 風笑天走了,莫名其妙的來說了幾句話就走了,葉楓無所謂的聳聳肩,絲毫不覺得風笑天能當自己的對手。

當然,這主要是因為原著中火舞對風笑天的態度本就不好,葉楓才會這麼想,並不是他自大的以為他本身的魅力能征服所有人。

雖然比賽還沒有開始,但等在休息區的各學院隊員們還是能夠清晰地聽到外面觀眾們此起彼伏地歡呼聲。

最引起觀眾們注意的,無不是出線地熱門人選。

而為了讓比賽變得精彩,在每天的不同輪次,這些隊伍都是交叉出現的。

除非像前一天那樣藍霸學院對上了熾火學院,才會有兩支強隊同一輪出場的情況。

葉楓靜靜的站在那裡,看著休息區遠處角落中正聚集在一起商量著什麼的蒼暉學院,眼神中充滿著平靜。

有著系統給的御女心經,葉楓在昨晚和柳二龍的交戰過後,原本虧空的魂力也早就補齊,現在的他可是生龍活虎,能一個打十個!

沒有等待太長時間,隨著前兩輪比賽的結束,第三輪參賽的隊員們該出場了。

藍霸學院是和蒼暉學院隊員一起走出休息區的,雙方隊員都在注視著對方。

蒼暉學院的七名隊員身上流露著森然氣息,眼中閃爍的陰狠目光似乎要將藍霸學院眾人吃掉似的。

葉楓也不甘示弱,一雙眼睛一閃,一股好似從死亡之地散發的氣息盯向蒼暉學院,那股氣息讓蒼暉眾人本能的打了個寒磣!

蒼暉學院的七名隊員都是男性,統一的月白色隊服,氣息內斂,看著倒是像點樣子。

在他們入場的同時,剛剛結束了一輪比賽的熾火學院隊員們也正好從比賽場地走回來。

葉楓沒有注意到他們,可熾火學院的眾人卻將目光落在了他們身上。??尤其是火舞,第一時間就從藍霸學院戰隊中捕捉到了葉楓的身影。

她的大眼睛又是好奇又是生氣的看著葉楓,這個傢伙昨天明明是答應了她要和她場下見面的,結果她苦等了許久,也沒見葉楓后。

雖然後來聽說他為了救人受了傷,但火舞依舊是有點不爽,畢竟救的人又不是她。

越想火舞就越生氣,眼中帶著狠狠之意,腳下故意一個踉蹌,肩頭直奔葉楓撞去。

雙方隊員交錯而過,葉楓突然感覺到有一股勁風撞向自己肩膀,幾乎是下意識的,他的身體立刻作出了反應。

沉肩錯步,肩膀先是后收,讓過了火舞的一撞,在火舞的肩膀去勢已盡,舊力未生的瞬間,他的肩膀幾乎是貼著火舞的肩膀頂了出去。力量在外送的最後關頭驟然爆發,火舞頓時驚呼一聲,整個人直接飛跌了出去。

看清楚人後,葉楓立馬反應了過來,直接閃到了火舞身邊,穩穩的接住了她。

葉楓左手抱著火舞,頭往她臉上靠,一張帥氣的臉上有著如風似是溫柔。

他看著火舞,輕聲說道:「你沒事吧!」

火舞愣了愣,心中小鹿亂撞,葉楓那近在咫尺的帥氣臉龐讓她心動不已,特別是那雙深邃的眼睛,更是讓她著迷。

「沒…沒事」

她有點緊張的說了句話,然後就不敢看葉楓了,這一點和她原本的樣子倒是有點不像。

葉楓笑了笑,將火舞放下,輕聲說道:「沒事就好……」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