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吃吧——」尹無雙將葯塞到凰九厲嘴裡:「看在你是病人的份上,我就喂你好了!」

「你好好休息,我走了!」尹無雙說著便要離開。

可當她起身的時候,凰九厲卻拉住了她的手:「不要走好嗎?我害怕當我醒來看不到你,我真的害怕……」

凰九厲像個孩子一樣,頓時之間,尹無雙母愛泛濫,不對,這麼帥的一個男孩子求自己留下,誰都會忍不住的好吧。

尹無雙拉住了凰九厲的手:「我不走,你快好好睡覺,明天太陽出來之後,一切都會好的。」

_

小酒和李明月兩個人哭了一晚上,眼睛都哭腫了,原諒尹無雙看到他倆不厚道的笑了。

「哈哈哈,你倆這是熊貓眼加紅眼病嗎?」

李明月仍然哭喪著臉:「王爺……怎麼樣了?」

「我家王爺是不是……」

「小酒,你就這麼咒你家王爺嗎?!」

凰九厲從房間里走出來,李明月和小酒頓時又驚又喜。

「王爺,你好了?!」小酒難以掩飾臉上的喜悅,這簡直就是奇迹。

「太好了,王爺,你終於好了。」

。 然後,他們就聽到這些人的聊天了。

「成將軍,你怎麼不答應閣下的建議呢?現在我們眾議院,真的被這個神翊搞得烏煙瘴氣,他什麼都不懂啊。」

「就是,成將軍,我們眾議院是軍事,他一個做生意的,什麼都不會,憑什麼來管我們啊?」

「成將軍,我也覺得還是你來比較好。」

『……「

幾個人,你一句我一句,竟都是在勸這個成樓留在眾議院當掌事人。

成樓沒有出聲。

倒是那個在他後面推著的人,聽到這些后,冷笑了一聲:「急什麼?那姓神的小子,本來就是閣下硬推上去的,現在他把他都給得罪了,還怕他不滾下來嗎?」

「是哦!」

一語驚醒夢中人。

這幾個人,霎時都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

不過又很快,有人開始提到另外一個隱患了。

「我今天看到張德望的老婆好像跟咱們的第一夫人坐在一起啊。」

「對對對,還有那個姓肖的老婆,我的天,我現在才反應過來,她們想幹什麼?這張德望,一直就覬覦眾議院院長的位置,他們該不會是?」

「!!!!」

議論聲,終於安靜下來了。

舊的隱患未除,新的危機又來了,而這一次,因為這個危機遠比舊隱患來得威力大,一時間,每個人的臉上都變得特別難看。

也特別的嚴峻。

確實,依照現在的神家,區區一個什麼都不懂的神翊,對付起來,要容易多了。

可張德望不同,他是海部部長,掌握實權的。

而且,他手中還有很多人脈和勢力,真要是讓他跟白宮新領導結成了一條線,那這個位置,就一定是他的了。

「成將軍?」

「就他?你們不用擔心,他還沒有這個本事!」

成樓冷笑了一聲,直接告訴這幫人,根本就不用去擔心,這個位置會被張德望坐。

這麼篤定嗎?

溫栩栩在不遠處聽得忍不住就想看看,此刻這個人的表情。

可是,她才一動,摟着她的男人,就把她的小腦袋又按回他的胸口處了,直到,這幾個傢伙走了,他才放了她出來。

「呼……」

溫栩栩呼了一口氣,馬上抬起頭,一雙烏黑水潤的杏眸眨了眨。

「怎麼回事?這樣一來,我怎麼就感覺都不關我們神家的事了呢?是我腦子出了問題嗎?」

「……」

霍司爵非常的無奈。

還是傻!

都開始懷疑自己的腦子了,這不是傻是什麼?

他摟住了她,直接帶着她從這個角樓里出來:「可能,我們忽略了一些問題。」

「什麼問題?」

「嗯……」高高大大緊握着她纖細手腕的男人,一邊走,一邊蹙了蹙好看的眉宇。

該怎麼回答呢?

說那個剛剛還在扮演着壞角色,讓他被整場宴會孤立的人,那個人,應該有問題嗎?

不,他不能這麼說。

他更應該找到證據,而這一點,估計從當初陳輕留在這個白宮裏的東西,就可以得知這一切了。

霍司爵帶着身邊的女人迅速離開了白宮。

而就在他離開的時候,張德望的厄運,真的開始了,包括那個空部參謀長,就一個晚上的時間,十幾封有憑有據的舉報信,就送到了白宮廉政廳。

這動作,還真是迅速!

翌日。

觀海台神宗御在得知這件事後,也是震驚到眼珠子都快要掉到地上來了。

「舉報信?這是誰幹的?他們真的做了這些?!!」

「……」

瞧瞧,這做了他們一輩子上司的老頭子,居然還不相信這些人會幹這些事。

所以說,真正的軍人,他的信仰是特別純粹的。

他保家衛國。

他也相信自己的戰士。

可是,誰曾想,到頭來,黃土都埋半截了,卻給了他這樣一個打擊。

神宗御很長很長時間都沒有說話。

霍司爵沒有理他。

直到,沒多久后,白宮那邊又傳來了消息,說廉政廳根據舉報信,帶人到張、肖兩家搜查后,確實翻出了不少古玩還有各種房契和地契。

他這才指了指自己盯了很久的電腦屏幕:「他這個,是不是軍人才會有的習慣?」

啊?

沈副官和神宗御兩人一聽,馬上抬起頭來了,湊到了電腦前。

卻發現,這一次,這電腦顯示的,可不是什麼紅點部署圖,也不是昨晚的那個宴會現場,而是變成了一間辦公室。

而這個辦公室的佈置……

神宗御忽然瞧著有點眼熟。

「這是?」

「朱成文,認不出來?」

霍司爵就很不耐的看了他們兩人一眼。

結果,話音剛落,站在他旁邊的老頭子,立刻氣得揚起巴掌就要拍下來了!!

這個孽障啊,他這是要上天嗎?竟然連國家最高領導人的辦公室都給監視上了,那是不是明天他就直接把監控還弄人家睡房裏去了啊?

神宗御恨不得拍死這個小孽障!

「你幹嘛?」

就這麼一句!

這老頭,「啪」的一下,蒲扇大的手掌,整自己身上去了。 第101章兩人進宮見秦王

雨已停了,林宇拉着趙穎兒的手,跳下馬車。

他囑咐說:「荊軻,你繼續趕路,我和穎兒騎馬先行,咱們咸陽城見!」

荊軻忙提醒:「兩位的打扮怪異,沒我所帶的使臣文書,恐怕難以進城。」

林宇說:「你別瞎操心,走吧!」

荊軻點點頭,命令馬夫揚鞭前進。

趙穎兒長吁一口氣,如釋重負:「終於不用坐馬車了,真受罪啊。」

林宇故意問:「你願意騎馬,日夜狂奔?」

趙穎兒說:「那多瀟灑呀,我喜歡!」

林宇說:「你拍過的古裝劇,出現不少策馬奔騰的鏡頭,看來,你的騎術不錯嘛!」

趙穎兒笑着說:「嘻嘻,其實那些鏡頭,是找替身演的,或者,我騎一匹假馬。」

林宇說:「卧槽,簡直愚弄觀眾!你們這些新生代的流量小花旦,光靠臉蛋和身材,沒有真正的實力!

趙穎兒說:「當今演藝圈,有幾個真刀真槍真身進行危險表演的女藝人呢,都讓我們包攬了,那些替身演員豈不失業啦?」

林宇笑着說:「既然你騎術不精,就不能騎馬趕路,否則到了咸陽城,你的兩條腿會變成四十五角的圓規,幾天都合不攏。」

「圓規?」趙穎兒的腦海中,浮現兩腿叉開走路的搞笑畫面。

她頓時明白了,臉色微紅。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