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就憑你們二人,也敢向我出手?」

孔蘭攸猶如一株空谷幽蘭,站在禪院外,抬起一隻手掌,向虛空按了出去。

「嘭!」

「嘭!」

千丈高的山嶺,在一瞬間崩塌,化為一片血霧,同時也伴隨地血聖撕心裂肺的慘叫聲。

血霧沉到地面,化為一座血湖。

天空上,萬千血劍也都全部崩碎,任何威力也沒有爆發出來,直接化為一陣血雨灑落向地面,發出「沙沙」的聲音。

天血聖的身體,早已變成一團血霧,只剩一具晶瑩剔透的聖骨,從半空墜落下去,掉入進血湖。

緊接著,孔蘭攸的衣袖一揮,兩顆星辰一般明亮的聖源,從血湖中飛起來,懸浮在她的手掌心。

聖源散發出來的血色光華,將她那一張蒼白無色的臉,映照得紅潤了一些。

大司空、二司空、小司空同時倒吸一口涼氣,整個人如同石化了一般。

「我的那個乖乖的阿彌陀佛,她……她到底是不是人?」大司空的上牙打下牙,發出「嘚嘚」的聲音。

八百年過去,其實,張若塵早就猜到孔蘭攸的修為,必定達到了一個驚人的高度。

然而,當他親眼看到孔蘭攸出手,卻還是十分心驚。

要知道,那可是兩位達到聖境的存在,然而,她卻像是拍死兩隻蚊子一般輕鬆,就將他們鎮殺。

兩位不死血族的聖者,根本都來不及逃命。

遠處,血雲中的不死血族,全部都被嚇得魂飛魄散。其中,有一些修為略弱一些的不死血族,因為受到驚嚇,無法控制體內的聖氣,氣息紊亂,直接從半空墜落下去,摔得七葷八素。

白骨祭台頂部的魁梧男子,也屏住呼吸,神情嚴肅,不再像先前那麼從容鎮定。

魁梧男子的身份,乃是青天血帝座下的第一王「中贏王」,也被稱為血王中的王者,自身的修為,自然是達到通天徹地的地步。

再加上,中贏王擁有百聖血甲和白骨祭台,恐怕除了青天血帝那種級別的人物,當今天下,已經沒有幾人是他的對手。

中贏王的聲音,顯得頗為沉厚,道:「你到底是誰?」

「孔蘭攸。」孔蘭攸不輕不重的說道。

聽到這個名字,中贏王的瞳孔快速一縮,十分果斷的下令:「退。」

明堂聖祖和佛帝大弟子同時現身,即便中贏王的戰力再強,也只能避其鋒芒,不敢繼續造次。

不死血族的大軍,早就已經被孔蘭攸嚇得魂不附體,聽到中贏王的命令,哪還敢繼續待在此地,如同潮水一般,急速向天邊退走。

「想要走,哪有那麼輕鬆的事?」孔蘭攸道。

中贏王的臉色微微一沉,道:「不死血族無意與明堂為敵,聖祖難道是要主動挑起戰爭?」

「不死血族在踏上崑崙界大陸的時候,已經是明堂的敵人。」

孔蘭攸伸出一根纖細柔長的玉指,指尖的前方,凝聚出一團七彩色的火焰。

火焰的形狀,很像是一根孔雀羽毛,顏色鮮艷,充滿美感,然而卻又蘊含一股毀滅性的恐怖力量。

羽毛形狀的火焰飛了出去,沖向天穹,落入進血雲。

「嘩!」

轉瞬之間,方圓千里的天空,完全變成一片熊熊燃燒的火海,將所有不死血族全部都吞沒進去。

七彩色的火焰,極其可怕,即便是半聖境界的不死血族沾上一點點,也會立即化為飛灰。

半聖之光與火焰觸碰一下,也只是發出「哧」的一聲,立即就會變成一縷縷青煙。

頃刻之間,除了中贏王以外,成千上萬的不死血族軍士,全部都魂飛魄散,神形俱滅。

一個活口,也沒有留下。

要知道,那些不死血族的軍士之中,還包括有數十位半聖。

張若塵的嘴唇,微微動了動,低聲念了一句:「孔雀明火。」

二司空瞪大雙眼,咽下一口唾沫,道:「傳說中焚天煮海的手段,竟然真的存在。」

天空,依舊在燃燒,化為了赤金色,時不時有著一團火球墜向大地,使得地面出現一個個巨大的黑色熔坑。

看到眼前這一幕,中贏王十分惱怒,厲聲道:「孔蘭攸,你實在是太過分。本王便來會一會你,倒要看看,明堂聖祖到底有幾分能耐?」

中贏王從白骨祭台上面飛了起來,站在虛空,從他體內散發出來的黑色煞氣,將天空的火焰全部驅散。

「嘩——」

中贏王身上的鎧甲,散發出猩紅色的光芒,湧出一百尊巨大的聖影,覆蓋了大半個天空。

「寰宇神碑掌。」

兩隻蒲扇大小的手掌,緩緩的抬起,雙掌之間,凝聚出一塊黑色的石碑,有著密密麻麻的血文,浮現在石碑的表面。

中贏王的手臂越抬越高,黑色石碑的體積,變得越來越巨大。到最後,黑色石碑已經變得足有一座山體一般大小,還沒落下,已經散發出一種可以毀滅整個世界的驚人氣勁。

即便是有因陀羅的庇護,張若塵、大司空、二司空、小司空,也倒都感覺到窒息,只能強撐身體,才沒有倒下。

孔蘭攸卻依舊神態自若,道:「寰宇神碑掌乃是不死血族的第一掌法,當年,血后在世的時候,將它修鍊到登峰造極的底部,曾經一掌擊傷了青帝。血后逝世了這麼多年,沒想到,不死血族之中,又有人將寰宇神碑掌修鍊成功。可惜,可惜……」

「可惜什麼?」中贏王問道。

孔蘭攸道:「雖然,你將寰宇神碑掌修鍊到了大成,然而卻沒有足夠的修為,將掌法的力量完全爆發出來。你也只是藉助百聖血鎧,才能勉強施展出這一招。與血后比起來,你還差得太遠。」

「口出狂言。」

中贏王的雙手交錯在一起,將掌印向下拍去。

巨大的黑色神碑,猶如域外的隕石撞擊大地一樣,急速向下落去。

可以想象,神碑一旦落地,這一片地域,恐怕立即都會變成死亡之地,寸草不生。

(第二章還差幾百字,稍等。)(未完待續。) 「若是本尊不答應呢?」

湯佑文嘴角微微上翹,露出一絲邪邪的笑容。

二護法龍初二聞言,雙眼頓時眯成一條縫隙,看向湯佑文,嘴角露出一絲戲謔的笑容,道:「你不肯?滔天魔尊湯佑文,這麼一個天大的機會擺在你的面前,你可要想清楚了再回答!」

湯佑文聞言,冷笑一聲,傲然道:「二護法大可放心,本尊已經想得很清楚了。要本尊臣服紫龍殿,這是絕對不可能的!就算本尊答應,本尊的魔門之內,千千萬萬的弟子,也是絕對不會答應的!你們說是不是?」

湯佑文掃視了附近的無數魔門弟一眼。

「不錯!誓死不降!」

「魔門萬歲!滔天魔尊無敵!紫龍殿算個什麼東西,有種就放馬過來吧……」

「殺了這幾條瘋狗,為死去的魔門弟子報仇……」

聽到湯佑文的詢問聲,無數魔門弟子,頓時高聲大呼了起來。

煽動人心,身為一個炎黃子孫,哪個不行啊?

湯佑文聞言,嘴角頓時不由微微上翹,浮現出一絲笑容。

他本來還有些擔心,這些魔門弟子會畏懼紫龍殿,卻沒有想到,自己口頭一煽動,魔門弟子之中,幾乎無人說了一個「降」字,反而要求殺了紫龍殿的這五位護法。如此看來,魔門經過這段時間的調整,差不多所有人,都已經完全對自己忠心耿耿了。

湯佑文的想法絲毫沒錯,如今,不僅幾乎所有的魔門弟子都完全忠心於他。而且,幾乎所有的魔門弟子,都已經將湯佑文當成了自己的偶像,他們的目的,就是想像湯佑文那樣,神通廣大,法力無邊,無所畏懼,縱橫天下,所向披靡,叱吒風雲,越級挑戰。

看到湯佑文和無數魔門弟子的反應,這紫龍殿的五名護法,還有他們身後的幾十名玄仙之境的紫龍殿強者,臉色頓時變得難看了起來。他們原以為,以紫龍殿的威名,只要威逼利誘之下,湯佑文肯定會臣服的。就算湯佑文不臣服,他門下的弟子,也絕對會臣服的。但他們卻萬萬沒有想到,會碰到如今這種場面。

「二護法,既然如此,咱們也不要跟他們廢話了,統統殺了便是!」

這時候,一旁的三護法龍初三法開口道,他舔了舔嘴唇,眼中釋放出一道強烈的殺意。

「以我之見,只要殺了這滔天魔尊湯佑文,他們群龍無首,自然會乖乖的臣服的。到時候,咱們照樣可以到殿主面前邀功!」

四護法龍初四揮了揮長袖,眼中閃過一絲狡黠之色。

「不錯,咱們只要殺了這滔天魔尊湯佑文,大事可定!不要遲疑了,二護法,下令動手罷!」

紫龍殿五護法龍初五,此刻有些迫不及待了。他早就聽聞湯佑文的威名,今日非常希望,能夠親自斬殺湯佑文,揚名天下。

「斬殺湯佑文!斬殺湯佑文!斬殺湯佑文……」

五名護法身後的幾十名玄仙之境的強者,此刻也是齊齊高呼了起來。他們在紫龍殿之內,養尊處優,何時受過如此屈辱,如今早就耐不住性子了,想要殺掉湯佑文,給自己立威!

「好!」

二護法龍初二見狀,嘴角露出一絲猙獰的笑容,突然抬起頭來,看向湯佑文,那冰冷的目光之中,射出一道無情的殺意:「滔天魔尊湯佑文,我們殿主本來打算招安你的,既然你不識好歹,也休要怪我們了。」

「二護法,讓本護法前去領教一番,這滔天魔尊湯佑文的手段吧!」

這時候,五護法龍初五突然開口道,他的眼中,閃爍著強烈的戰意。

三護法龍初三聞言,頓時不由呵呵一笑,道:「老五,你的老毛病怎麼又犯了,此刻見到這位名氣不小的傢伙,又準備跟我們搶了!」

劉護法龍初六聞言,也是笑道:「老五,你這好戰的性子,什麼時候能改改啊!」

二護法龍初二聞言,看了五護法龍初五一眼,道:「既然如此,這滔天魔尊湯佑文,便交給你了。不過,這小子既然能夠殺死司馬雄風和金剛龍,說明他的確有些手段,你可不要太大意了!」

五護法龍初五聞言,頓時大喜,笑道:「二護法儘管放心,司馬雄風算什麼東西,若不是當初天辰星距離我們的地盤太遙遠了,本護法早就滅了他了。金剛龍的實力,我也清楚,他雖然是金仙之境的強者,雖然比司馬雄風要差一些了。但是,他和司馬雄風都不是我的對手。這滔天魔尊湯佑文,能夠殺死金剛龍,估計也是使用了什麼卑鄙的手段。這一次,便讓我殺了這小子,為金剛龍報仇,揚我紫龍殿之威!」

龍初五說著,整個人頓時消失在了原地,如同離鉉的弓箭一般,飛快的撲向湯佑文。

湯佑文見狀,卻是絲毫也不驚慌,氣定神閑,泰然自若。只見湯佑文隨意的揮了揮長袖,雙眼之中,爆射出一團精光,冷喝一聲,道:「滔天魔尊!」

隨著湯佑文一聲落下,頓時,一股強大無比的冰冷氣息,從湯佑文的全身上下,緩緩散發開來。湯佑文的一頭黑髮,緩緩轉變成了詭異的紫色,湯佑文的雙眼,也轉變成了嗜血、殺戮的血紅之色。一對對巨大的黑色翅膀,緩緩從湯佑文的背後伸展開來,一共三對。一股股淡淡的黑色煙霧,將湯佑文整個人都籠罩在其中,如同一尊滔天魔尊,君臨天下。

此刻的湯佑文,正是已經變身成了滔天魔尊的第三形態。雖然。湯佑文完全可以變身成滔天魔尊的第四形態,但是,以龍初五的實力,以第三形態滔天魔尊的力量,對付他便綽綽有餘了。

龍初五看到湯佑文變身的這一幕,臉色微微一怔,緊接著冷哼一聲,不屑的嗤笑道:「早就聽聞你有一門可以突然提升實力的秘法,今日一見,果然如此!不過,任你將實力提升得再高,在本護法面前,你都只不過是螻蟻一般的存在罷了!」

龍初五說著,整個人已經撲到了湯佑文的面前,右手呈爪,閃爍著寒光,抓向湯佑文,大吼道:「秋來相顧尚飄蓬,未就丹砂愧葛洪。痛飲狂歌空度日,飛揚跋扈為誰雄!滅魔獨龍爪!」

紫龍殿五護法,龍初五一爪抓出,頓時整片空間,都裂成一片。四周更是傳來無盡的風雷之聲,滾滾入耳,氣勢好不恐怖。

「好厲害……」

「果然不愧為紫龍殿的強者……」

「難怪他們膽敢前來滔天星搗亂,果然是有些本事……」

魔門一些弟子見狀,頓時心中不由暗驚。

我想你的芬芳,想你的臉龐,想念你的嬌艷芬芳。 吳庸哈哈大笑,神色狂放,黑髮飄揚,「可惜…猜錯了!!」

轟!

他再度一拳,隔空轟出!

You may also like